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324章 非得逼着哥们儿张扬一把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4-05
    不错,当庞学峰听到左老师说原本调任的学校竟然是在临省的锡江省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周佩芸的父亲,锡江省第一常务副省长,周屹昆。

    “小庞?”周屹昆接听了电话,这可是除了在和周家人见面儿的时候,庞学峰第一次给周屹昆打电话。

    “周叔,没有打扰你吧?”庞学峰也知道,周屹昆是常务副省长,那可不是一般的忙人。

    “正准备去开个会,没事儿,你说吧。”周屹昆和蔼的说道。

    一听说周屹昆正准备去开会,庞学峰就长话短说了,“是这样的周叔,我女朋友的老师原本准备调任到重阳市的一所大学里去工作,所有的交接手续都已经办妥了,可是她之前得罪过的一个原单位的领导却暗中使绊子,在即将报道的节骨眼儿上,给对方的接收学校了一份追加处分,结果就被对方拒绝接收了。”

    周屹昆默默的听着,“嗯,那你的意思是?”

    庞学峰呵呵一笑,“我想让周叔帮帮忙,看能不能帮帮那位老师,让她继续去学校上任。”

    周屹昆由于自身工作的缘故,一接到庞学峰的电话就下意识的感到绝对有事儿,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只是这么一件简单的调动工作的小事情,于是说道,“她原来是教什么的?后来谈好的接受单位又是那所学校?”

    “啊,左老师原来是系辅导员,后来谈好的接收单位是……”可庞学峰正想继续说呢,却突然现刚才问的有点儿太急,忘了是哪所学校了。

    于是又再次不好意思的问向左老师,“左老师,不好意思刚才没记住,是哪所学校来着?”

    左老师就在庞学峰的身边儿,庞学峰的电话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不禁就好奇的看着庞学峰,心想这个看着比姜明妃荣军他们还要小上几岁的年轻人,竟然还能有外省的关系?

    但是却不知道庞学峰嘴里这个所谓的周叔是谁,更不会知道是什么身份了,想来极有可能是他的亲戚吧。

    这个时候儿雷德生和雷晋海也在一旁一脸不屑的看着庞学峰装逼。

    对,在他们的眼中,庞学峰这就是在最后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为了面子而在装。

    雷德生是打死也不会相信,一个看上去只不过才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难道还能比他大半辈子经营下来的关系网更牛?

    不过听到庞学峰这么一问,左老师还是说道,“是锡江省重阳市的重阳科技大学。”

    庞学峰听后不好意思的一笑,然后又接着对周屹昆说道,“周叔,是重阳市的重阳科技大学。”

    周屹昆听到后说道,“原来是重科大呀。”

    庞学峰听到后却并不知道周屹昆为什么这么说,于是问道,“周叔,怎么了,是不是不太好办?我也知道那个追加处分挺恶心人的,可是……”

    可是庞学峰还没有说完,周屹昆就笑着说道,“不,小庞,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嗯?”庞学峰一头雾水的嗯了一声儿。

    误会?

    “我问你,这个老师是不是当初对你的女朋友很好?”周屹昆突然问了一句题外话。

    而周屹昆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他见过太多托路子找关系的人了,只不过大多都是老师找关系帮自己的学生。

    而像庞学峰今天这出儿学生帮老师找关系的,说实在的,别看周屹昆现在是第一常务副省长,可就连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所有也才有了这么一问。

    庞学峰不明所以的说道,“岂止啊,左老师对全班同学都很好的,这么跟您说吧,今天本来就是我女朋友当年的全班同学自组织起来为左老师开欢送会的,可就是因为那一份追加处分所以才给搅黄了,要不然这会儿都已经开始聚餐了。”

    周屹昆听到后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样吧,别去重科大了。”

    庞学峰一听心里就是一沉,心想完了,都他女马的是那份追加处分给搞的鬼,看来这次还真的是没戏了,于是立刻就说道,“周叔,您能不能想办法再帮帮左老师,现在能让学生们自心底爱戴的老师可是真的不多了呀!”

    可是庞学峰说完后,却只听到周屹昆微微一笑,“你呀,又误会我的意思了。”

    庞学峰一听就更加的懵了。

    什么意思?

    怎么又误会了?

    “这么跟你说吧,你问一下那位左老师,重科大就别去了,如果她仍然想从事教育行业的话,锡大有没有兴趣?她之前做过辅导员,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先给她安排一个党政办副主任的职位。”周屹昆说道。

    党政办副主任庞学峰听说过,哪所高校里都有。

    可是西大?

    什么西大?

    庞学峰从前只是听说过扶桑国有个东大,可是国内什么时候儿有了个西大了?

    说实话,庞学峰虽然也上过大学,对于沿东省内的高等院校还有一定的了解,可是对于外省的就两眼一抹黑了。

    倒不是他不关心,只是庞学峰上大学的时候儿,除了必修的课程之外,其余时间里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能摆个地摊儿,或者打个零工用来补贴一下自己的生活费,如果碰巧是运气好的时候儿,才有可能攒下来一点儿钱当做下学期的学费。

    不过庞学峰虽然不知道,但是左老师知道啊,但是姜明妃袁茜荣军他们知道啊,但是雷德生和雷晋海知道啊!

    什么是锡大?

    锡江大学啊!

    江林工学院只是国家承认的普通类一本大学,左老师原本准备调任的重阳市科技大学虽然也是一本,但是和江林工学院比起来,无论是业界的名声和实力,都要稍微的逊色一些。

    不过左老师是再也不想看到雷德生和雷晋海的那副嘴脸了,这才毅然决定去重阳市科技大学的。

    但是锡大那可就不一样了,虽然同样都是一本大学,可是锡大那可是响当当的二一一院校啊,而且还是华国屈指可数的副部级大学,江林工学院只是个正厅级而已,完全的没办法比啊!

    不过庞学峰还是说道,“左老师不好意思,重科大看样子是去不成了,不过锡大有没有兴趣?”

    左老师一听就傻了,瞪着那双静的大眼睛问道,“小庞,你说什么?”

    庞学峰也是懵懵的说道,“我朋友问你,锡大有没有兴趣?”

    “小峰你说什么?锡大?真的是锡大?”左老师还在那里继续懵,然而姜明妃却已经迫不及待的替左老师问道。

    庞学峰也有点儿纳闷儿了,怎么反应都这么大呀,“是锡大不错,可是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大惊小怪的呢?”

    “你朋友在哪里工作?”为了确保不是空欢喜一场,姜明妃还是得确认一下。

    “锡江省啊。”庞学峰如实说道。

    姜明妃一听果然是锡江省后,立马就兴奋的用手挠了挠庞学峰的头,“我的傻小子,锡江省的锡大呀,那可是重点里的重点院校啊,二一一啊,副部级啊我的哥!”

    庞学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个锡大啊!

    袁茜这个时候儿也惊喜的问道,“那如果去了之后做什么呢?”

    庞学峰说道,“说是什么党政办副主任。”

    这一下,左老师,姜明妃,袁茜,包括一直在一旁听着的雷德生和雷晋海也都傻了。

    什么?

    党政办副主任,如果真的是锡大那种副部级高校的话,那最起码也得是个副处级啊!

    “我愿意!我愿意!”左老师也看得出来,庞学峰不会在这个场合和自己开玩笑的,于是当即就红着眼圈儿答应了下来。

    于是庞学峰赶紧的给周屹昆回了话,周屹昆说道,“那好,后天吧,你让她来锡大报道,我亲自安排人去接她。”

    “好嘞,那真的多谢周叔了。”知道了锡大在高校中的地位后,庞学峰也兴奋说道。

    不过庞学峰还有一件事儿放心不下,“对了周叔,那处分的事儿……”

    周屹昆笑了笑,“放心吧,我来处理。”

    和体制里的人打交道多了后,庞学峰也知道,他们这些人说话一般都是很保守的,尤其是位置越高的人越不会大包大揽的打包票,而今天周屹昆居然敢这么肯定的给庞学峰答复,那只能说明庞学峰在周屹昆心里的位置确实很重。

    “吹!接着吹!可劲儿的吹!今天你要是不把这牛给吹死了,你以后都不好意思跟人说你吹过牛!”

    正在这个时候儿,雷晋海突然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为什么非得吹牛啊?”庞学峰听着十分的好笑。

    雷晋海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庞学峰,“你一个电话就能把人给安排进锡大,都这样了你还不够牛啊?老子我当年找了多少关系都没有能进到锡大,就凭你一个电话?我就纳了闷儿了,你这么大的本事你咋不去当地球球长呢?”

    “算了晋海,他这也只是打肿脸充胖子而已,还进锡大呢,你以为你是市长的亲戚啊!”雷德生也不以为然的说道。

    庞学峰一听就拗劲儿上来了,“我当然不是市长的亲戚了,但是我朋友的父亲是副省长。”

    雷晋海当即就假装怜悯的看了一眼庞学峰,摇了摇头说道,“打肿脸到这种程度,我也是服了。”随后突然又戏谑的问道,“那你朋友的父亲叫什么呢?”

    庞学峰说道,“周屹昆。”

    这话一说出来,雷德生和雷晋海同时就愣住了。

    周屹昆?

    这可不是一个连锡大都不知道的人就能随便编出来的名字啊。

    雷德生和雷晋海突然想到,去年代表工学院去锡大交流学习的时候儿,亲自接见他们的最高领导,就是锡江省的第一常务副省长,周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