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223章 灾气初现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4-05
    不管做什么事儿,前提都得是身体好才行,毕竟健康是一切的根本嘛!

    这是平常人们闲聊的时候儿,大家经常会挂在嘴边儿的一句话,本来也没有什么的。Δ Ωww『w. .

    可是在现在这个场合,尤其是当庞学峰针对忄生的对钱总说出来之后,那这其中的意味可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钱总,虽然看样子还不到四十岁,而且从面相上来看的话,一看就很有老板的派头儿。

    但是钱总自己却十分清楚,别看自己的水产生意做的风风火火,家产近亿,吃喝不愁,衣食无忧的,可最让钱总困扰的则是他先天忄生的高血压和贫血。

    要说在十五岁以前的时候儿还不是太明显,可是自从十五岁往后,钱总的高血压就越来越影响他的生活了,还有他的先天忄生贫血,让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动不动就老是头懵眼花的,没少招别人的笑话。

    不能抽烟,不能饮酒,不能吃油腻的食物,不能熬夜,不能情绪过于激动,不能做过于激烈的运动等等等等。

    所以别看钱总外表光鲜,其实他身上总是随身带着降压药和糖块,以备不时之需。

    以至于在几年前的一次大学同学聚会的时候儿,几个当年同寝室的老哥们儿一高兴喝多了点儿,其中一个一时不小心顺嘴就来了一句,

    “我说哥们儿,你这可不行啊,你得治。要不然你说你这年纪轻轻的活着还有个神马意思啊!嗯?”

    “哥们儿知道你现在有钱了,你能买得起中华,可你能抽吗?你家里摆着成箱的茅台,你敢喝吗?就算我现在掏钱给你找个还没有开过苞的漂亮妹子,你敢上吗?”

    “还有你那个动不动就头晕的老毛病,哎呦,不是我说你啊,我怎么总感觉你还不如人家每个月都要放一次血的娘们儿啊!”

    这句话直接的就戳中了钱总的痛处,以至于在那次聚会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儿,脸色难看到极点的钱总就找了个借口提前的离开了。

    治疗,他不想治疗吗?

    以他的身家,哪个国家都能去,再贵的药也买得起。

    可问题是,在这么多年求医问药的经历过后,除了能暂时缓解,愣是没有什么好的方法能彻底的根除掉他的这种先天忄生顽疾。

    所以对自己的身体健康极为在意的钱总,在听到了庞学峰的话后,脸色立马的就变了,“你什么意思?”

    庞学峰一摊手,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说,如果你想去成班儿的话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我劝你最好先把你的高血压和贫血治好了再说。”

    庞学峰这话一说出来,不仅钱总呆住了,就连赵总和冯建军也都呆住了。

    瞿东方和这个钱总不熟,但是冯建军和赵总和钱总认识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钱总的这点儿毛病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因为这在他们的小牌圈儿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每次打麻将的时候儿,钱总如果输钱了,那最多输个一万左右,然后就不会再继续玩下去了,不是输不起,而是怕着急,气火攻心,从而引起高血压。

    虽然平时也都喜欢打麻将,但是和冯建军还有赵总不同的是,钱总几乎是空闲时间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在麻将桌上度过的,因为这个不需要剧烈的运动,不会因为贫血而头晕眼花。

    所以听到了庞学峰的话后,三个人看庞学峰的眼神儿突然间就不一样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还真的是被他给算出来的?

    钱总和瞿东方只有过几面儿的交情,于是先看向了赵总,感觉不可能,随后又扭头疑惑的看向了冯建军。

    看到了钱总的眼光后,冯建军怎么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明明就是在问,难道是你把我有高血压和贫血症的事情说给他的?

    冯建军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对着钱总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不经意的看了庞学峰一眼,原来还想事后好好的找东方说说,我是找懂风水的先生来给我看店铺的,可你给我找来个毛头小子是什么意思啊?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年纪轻轻的庞先生还似乎真的是有两下子啊!

    不仅懂风水,还能给人看相。

    这个时候儿瞿东方也看明白了,刚才还挺不好看的脸色立即就露出了一种胜利者的微笑,但他却没有去搭理那个钱总,而是直接对冯建军说道,“我说建军,庞先生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还是赶紧带路让庞先生去给你看下那个新门面吧!”

    说完,还充满嘲笑的瞥了一眼呆立在原地的钱总。

    “那是那是,你瞧我这一说话还就给忘了这茬儿了,庞先生这边儿请。”说着,冯建军微微的看了钱总一眼,就赶紧前头带路,朝着老友谊商场旁边儿的一栋建筑走了过去。

    只不过刚才见到庞学峰小小的露了一小手之后,冯建军态度上明显的郑重了许多。

    因为和老友谊商场紧挨着,所以没有走几步路就到了。

    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地基形状呈长方形,在正一路和长松青路十字交叉口儿的正东南角。

    在正一路这一侧紧邻着老友谊商场,在长松青路的一侧则是紧挨着一座两层的工商银行长松青路支行,两条路上的人流量都十分的可观。

    从外观上看上去,楼体略有些年头,前任店家的招牌还都保留着,是一家叫做博雅的书画学校,大门上还残留着被撕去了一半的招租广告。

    冯建军也是先给了房东一千块钱的押金后,才让房东把房子给保留一天的,就是为了今天请庞学峰来给看看。

    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到时候儿招牌一换,内外一装修,立马的焕然一新,就算房子真的被看出有问题了,一千块钱对与他来说,也就是输了一局麻将而已。

    庞学峰心说怪不得冯建军看中了这里,如果单单从地理位置上来说的话,就连他这个外行都能看出来,这里确实是十分适合开店做生意的。

    “庞先生您看,就是这里。”站在了楼前,冯建军对着庞学峰说道,“不瞒您说,这里不论是地段儿也好,租金也好,我都十分的满意,但是我就是心里总有种毛毛的感觉,我也说不太清楚,反正就是心里不太踏实,所以这才请您来给看看。”

    “嗯,我知道了。”庞学峰说道。

    可就在这个时候儿,刚才本来是想要挤兑庞学峰,可到头来却被庞学峰给说中了自己隐疾的钱总,却似乎突然找到了攻击庞学峰的机会,“呦,庞先生,您这不仅能看相算命,还懂看风水?您这可是全能型人才啊?”

    不过庞学峰压根儿就不搭理他这茬儿,而是站定之后,仔细的观察起这栋三层小楼。

    说起来这还真的是庞学峰第一次不是看人,而是看物,就连庞学峰自己心里多少也有些小兴奋。

    然而这一看之下,庞学峰的眉头不禁就微微的紧在了一起,只见整栋三层楼的外围,被一层薄薄的墨绿色雾气给笼罩在内。

    虽然是第一次看物,但是庞学峰还是迅的就回忆起了六目散人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这墨绿色所代表的就是灾气。

    这墨绿色的灾气此时虽然看起来有些稀薄,可是庞学峰凭借着自己眼天术第三重的修为还是看了出来,这墨绿色的灾气正在逐渐变得越来越浓。

    从此时此刻的灾气稀薄程度来推演的话,最多到后天的早上,就能浓郁到灾祸爆的程度。

    所以看完了之后,庞学峰扭头看向了身边儿的冯建军,说道,“冯总,你的预感确实对了,这房子的确有问题。”

    本来冯建军只是想找个先生来看一下,顺道平复一下自己的心病,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还真的就给看出问题了。

    “庞学峰您快说说,到底有什么问题。”冯建军急切的问道。

    冯建军之所以这么着急,先是对于问题本身的好奇,再有就是他可不想因此而遭受到什么不必要的损失,商人嘛!

    “三天之内,准确的说的话,应该是截至到后天中午之前,这里一定会生事故,而这栋三层楼,会受到直接的牵连。”庞学峰说道。

    “您说的是真的?”冯建军问道。

    可马上,冯建军就意识到自己这么问,对于一位风水先生来说似乎非常的不妥当。

    他虽然对于庞学峰的话并不完全的相信,可当他想到瞿东方给自己说过的,庞学峰竟然算出了他的店里有同行派来的探子之后,就又急忙改口道,“不不,我的意思是,那我就放弃这里了?”

    这里的地理位置极为优越,冯建军是真的有点儿舍不得。

    庞学峰看了看冯建军说道,“该看的我都看了,该说的我也对你说了,至于做决定的,还是你自己。”

    冯建军听到后,立马就眉头紧锁的陷入了激烈的思考之中。

    不过刚才被庞学峰给晾在了一边儿的钱总似乎还是不死心。

    但是估计是吸取了刚才的教训,这次钱总并没有对庞学峰说什么,而是对冯建军说道,“老冯,听说你以前被人给骗过,咱们认识也好几年了,我就送你一句话,凡事多留一个心眼儿啊。”

    说完,钱总还煞有介事的朝着庞学峰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