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207章 你们以为我会闲着吗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4-05
    不过高长顺毕竟身居高位多年,修身养气的功夫做的还是不错的。Δ 学迷ww w..

    听到庞学峰的话后,只见高长顺起身离座,同时说道,“年轻人,不要让冲动占据了你的大脑,我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我也知道你认识一些还算有点儿能量的朋友,其中甚至包括市局的局长曲天臣,不过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当初既然能把曲天臣从副市长的位置上压下去,今天就能继续把他从市局局长的位置上拉下来,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抱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这句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儿大,不过庞学峰还是不由得小惊讶了一下,曲天臣原来曾经做过江林市的分管副市长啊!

    而且看样子是曾经得罪了这个高长顺,所以才被抹去了市长的位置,而只保留了市局一把手的官职。

    说实在的,这种职务分工庞学峰还真的曾经多少听说过,不过也只限于听说过而已,总的来说,庞学峰对于体制里的弯弯道道还只是停留在一知半解的状态上。

    不过这却并不妨碍庞学峰想通了另外的一些事情,比如这次对自己的拘捕,虽然后来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之下,区国良也出示了省厅对自己的拘捕手续,但是这种事情按说直接交给市局去办就可以了。

    因为关于马博忠的案子,自己最多就是有个动机而已,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线索的。

    再有就是,这个案子本身也不是什么特大的,恶忄生的,社会反响特别强烈的案件,就算需要调查自己的话也不可能这么劳师动众的直接惊动省厅吧?

    怪不得这次的拘捕行动直接的绕开了江林市局呢,原来是因为曲天臣和高长顺还有这么一段儿纠葛呀!

    不过这段儿话敲打庞学峰的意图也就十分明显了,曲天臣我都能拿下,你庞学峰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别耍花样儿!

    想通了以后的庞学峰看着高长顺说道,“你的意思就是,在你们这些权势老爷们的面前,我就是一个可以任你们摆布的小人物而已,是吗?”

    听到了庞学峰的话后,高长顺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庞学峰,说道,“想好了之后,直接喊门外的警卫就行了。”

    说完喊了一声,立即就进来了两个精壮的警察,不由分说的就把庞学峰的双手给铐在了椅子靠背的铁管上,并同时给庞学峰戴上了一个完全遮光的眼罩。

    随后,又将庞学峰的手机和钱包等物品一并搜了出来,正巧这个时候儿庞学峰的手机来电话了,可其中一个警察看了一眼后就给直接挂断,并将手机给关机了。

    感受着这一切,庞学峰并没有任何反抗,只是突然颇为感叹的自言自语道,“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只是为了得到本来就不属于你们的东西,你们竟然可以如此的滥用职权,亵渎律!甚至连人的生命在你们眼中看来,也都只是你们交换利益的工具而已!”

    “不过高厅长请记住,我庞学峰向来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不管是谁,今天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他曰必将百倍偿还,从前的那几个人是如此,今天,你高厅长也不会例外!”庞学峰此时虽然戴着厚厚的眼罩,手被铐着,但是却毫不在意的说道。

    高长顺脚步一顿,眼皮微跳,随后紧跟着就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审讯室。

    随着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审讯室里立刻就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放佛这里顿时成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

    直到估计快晚上的时候儿,审讯室外面的走道儿上才终于传来了脚步声,和两个年轻人说话的声音。

    “哎,真倒霉,孙哥,您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大晚上的还要临时被抓来值班,害的我女朋友刚才在电话里对我好一顿的埋怨,要不是我答应她下个月开了工资以后给她买一部最新的苹果7,估计今天她还真的能给我急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说道。

    “呵呵,你才刚来不久,时间长了就会习惯了,干咱们这行的,哪儿有什么准时准点儿的休息曰啊!”另一个明显年纪偏大的声音说道。

    “诶对了孙哥,今天关进来的那个是什么人啊?我怎么刚才听楼下的小张说,竟然连咱们的高……”

    可刚说到这里,刚才那个年纪明显偏大的声音立刻严肃的打断他说道,“小赵,我知道你家里有关系,可你仍然要记住我今天早上对你说过的话,警校里也许教会了你很多东西,但只有当你真正的离开警校进入了体制之后你才会明白,有一样东西,比警校里教给你的任何本事都更重要的多。”

    被孙哥这么一说,小赵也赶忙警惕的问道,“孙哥你可别忽悠我,到底是什么啊?”

    “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问的不要问!”孙哥说道。

    “……”

    脚步声由远及近。

    终于,在一阵钥匙声儿响后,审讯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孙哥和小赵两个警察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其中小赵的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是两个馒头和一碗米粥一样的东西。

    咣的一声放在了庞学峰面前的小桌子上,然后那个叫小赵的警察就给庞学峰打开了手铐,同时说道,“吃吧,这是你今晚的晚饭。”

    小赵说话的口气中明显的带着情绪,似乎还在为今天被临时叫来值班,并且刚才还被孙哥给小小的教训了几句而气结中。

    庞学峰也听出来了,可是却并不在意。

    看到手铐打开了,饭也给庞学峰送到了,叫孙哥的警察就率先出了门儿,而叫小赵的警察在不屑的瞥了庞学峰一眼之后,也紧跟着转身离开了。

    不过就在小赵走出了审讯室,已经将门给空带上,正准备从一大串儿钥匙上找到其中的某把来锁门儿的时候儿,突然间,就好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的一动不动了。

    和他一样的,刚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儿烟,正往嘴里送的孙哥也保持着这个动作,好像正在看着的电影突然被点了暂停一样,一动不动的定格在了那里。

    紧跟着,只见用t恤包裹着手的庞学峰就轻轻的拉开了审讯室的门儿,看了看此时的孙哥和小赵一眼,就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然后用t恤包裹着的手再次的把审讯室的门儿给空带上了。

    庞学峰刚走了几步,可随即又折返了回来,从小赵的外裤口袋里掏出了他的钱夹,从里面抽出了一张二十元的钞票,然后又放了回去,随后又从孙哥的烟盒里抽出了一根儿烟后,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开了这栋位于华路上的三层小楼。

    直到离开这里有一条街之后,街上的行人才突然间的恢复了先前的动作,该遛狗的遛狗,该跳广场舞的跳广场舞。

    庞学峰这才看了看天色,已经黑干净了,起码也是晚上快九点的样子了。

    庞学峰左右找了半天,才终于在一个小巷拐角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用自家的临街房改建成的小卖铺。

    小卖铺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此时正坐在屋里一边儿磕着瓜子一边儿在乐呵呵的看着电视,不断的笑声儿连路上老远的行人都能听得到,似乎是在看着一个什么搞笑的综艺节目,而在小卖铺靠外面的小窗口那里则放着一部公用电话。

    “婶儿,我打个电话。”庞学峰对着屋里头的妇女喊道。

    妇女估计正看得起劲儿呢,只是扭头看了庞学峰一眼就说道,“行啊,你打吧,正好还没有关呢。”

    说完,就扭回头继续津津有味的看起了电视,似乎这个时候儿看电视才是头等的大事儿。

    呵呵,正好!

    庞学峰拿起电话拨出了号码,片刻后,对方终于接通了,“喂?哪位?”

    庞学峰说道,“是我,说话方便吗?”

    听到了庞学峰的声音后,对方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你是……”

    “嗯,是我。方便的话咱们现在见个面儿吧?”庞学峰直接问道。

    这个时候儿,对方显然也已经确定了庞学峰的身份,“好,你说吧,在哪里?”

    庞学峰想了想说道,“我现在在雁区,我记的这里好像有个公园叫雁鸣园,就在那里的南门儿碰头吧。”

    “好的,雁鸣园南门儿见。”对方也不多问,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可随后让庞学峰哭笑不得的是,就连要付电话费的时候儿,也是庞学峰喊了至少五六次才把那位中年妇女给喊了过来的。

    庞学峰随后用剩余的钱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雁鸣园的南门儿。

    此时庞学峰等的人还没有到,庞学峰就用最后剩余的一点儿钱买了一包最便宜的烟,坐在了一个石头墩儿上,一边儿抽着烟看着公园广场上的广场舞,一边儿等着人。

    直到一个戴着墨镜,穿着花格子衬衫和七分休闲裤的人出现在雁鸣园南门儿的时候儿,庞学峰才走了过去。

    庞学峰什么也没有说,上去直接撞了那人一膀子,然后就头也不回的往公园里走去了。

    被庞学峰给莫名其妙的撞了一膀子,眉头刚刚拧起来的墨镜男子,一下子就认出了庞学峰,于是也二话不说的就跟了过去。

    直到来到一处几乎没有游人的小水沟旁的时候儿,庞学峰才停下了脚步笑着说道,“要不是我多少还有点儿认人的本事的话,今天说不定还真的就找不着你了呢,曲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