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55章 初次立威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4-05
    建国沉吟了片刻,阴着脸问道,“倩倩,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

    一听这话,徐燕茹,曲天臣,盛天来等人立刻就听出了这里面可能有事儿,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的等着好戏上演。┡ww w..

    朱倩心里一惊,“我没有去哪儿啊!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大姑昨天过生日,白天咱们在一起没有空,我就只好晚上去了呀!”

    陶建国根本不信,直直的盯着朱倩问道,“是吗?你确定?”

    “陶哥你怎么了?你连我都不相信你了吗?”朱倩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了,可是表面上还是强装镇定的说着。

    “那好,你拨通你大姑的电话,虽然时间晚了点儿,但是电话里送个生日祝福还是应该的,再说了,我也顺道问一下小丁在公司里的工作情况。”陶建国不为所动的说道。

    朱倩只是被陶建国包-养的二女乃,陶建国本来和她们家八竿子也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是朱倩的大姑跟前儿有个不争气的儿子叫小丁,二十好几了,也没有上过大学,也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的本事,每天就知道游手好闲东游西逛。

    朱倩的大姑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朱倩和陶建国的关系,按说一个正经人家的大人长辈,如果知道了自己家的侄女是给人当二女乃的话,不把她的腿给打断了就算不错的了。

    可朱倩的这个大姑倒是好,顿时有了种一飞升仙的感觉,又是夸朱倩命好,又是说朱倩有福气,最后,硬是死皮赖脸的想通过朱倩的关系,让陶建国把她的儿子小丁给安排到盛广大通公司去工作。

    朱倩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很在意大姑的对自己的看法,有点儿掖着藏着的,可后来一看大姑竟然是这样的态度,也就放开了,可着劲儿的吹。

    最后在一次被陶建国狂轰滥炸过自己的“后庭花”之后,就给陶建国提起了这事儿,陶建国也很膨胀,仗着自己大小是盛广系股东的身份,没过多久就在公司里给小丁安排了一个工作。

    “别了吧,我大姑她婆婆前几天听说病了,我大姑作为儿媳妇每天都要在医院忙活呢,生日的事儿反正也过去了,没什么的。再说小丁现在也开始工作了,一切都很好,我代我大姑先谢谢你了行吗?改天吧陶哥!”

    朱倩一听就心虚了,赶忙想要找话儿那这事儿给岔开。

    “没关系,打个电话说几句话而已,占不了多长时间的。”陶建国压根儿就没有放弃的打算,自己包-养的女人什么品性自己还能不知道?

    “陶哥,还是算了,多大个事儿啊!”朱倩还是死活都不肯打电话。

    陶建国的脸色更沉了,“倩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呢?”

    朱倩一听心里就更慌了,赶忙拉着陶建国的手,摇摆着自己的翘-臀撒娇道,“陶哥,你今天是怎么了,不就是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胡乱说了几句话吗?难道就因为他这几句话,您就开始怀疑我了?难道咱们俩的感情就这样的经不起考验?”

    感情?陶建国心里冷笑,你不过就是我的一个玩-物而已,哪儿来的什么感情?还考验!我-靠-你倒是真的。

    但是,就算是我陶建国玩儿烂了的的玩-物,那也只能是我陶建国的,别人想都不要想!

    见到朱倩百般理由的就是不打这个电话,陶建国心里已经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同时心里的无名妒火也噌的一下就蹿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张运东已经感到了事情的不妙了,悄悄的就想趁机溜走。

    陶建国一眼就看到了张运东的反常,“东子,你要去哪儿啊这是?”

    “我,我,我尿急。”张运东已经开始结巴了。

    陶建国阴着脸一把就抓向了张运东,“别急,我和你一起去。”

    但是也许张运东走的太急了,也许是陶建国抓过去的手用力过大了,嘶啦一声,张运东右胳膊上的半袖一下子就被拉扯开了一个大口子,右肩头上一个很深的牙印就这么突然的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一眼看到这个牙印,陶建国憋了半天的怒火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双眼瞬间就布满了血丝,头上的青筋也突突地暴了起来,一脚就把正要转身的张运东踹在了地上,“哎呦!”

    “女马的,活的不耐烦了,竟然敢泡我的女人。”陶建国对着张运东说道。

    紧跟着转过身,一个巴掌就抽向了朱倩,“你个臭-婊-子,这就是你昨晚去给你大姑过生日了?啊?他身上的牙印是哪儿来的你告诉我,告诉我!”

    看到事情败露,朱倩的脸色当即就白了,知道从此以后再也不会从陶建国那里大把大把的花钱了,哇的就哭了出来,“陶哥,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我是真心爱你的,我,啊~”

    陶建国哪儿还有理智听朱倩说,立刻就对着朱倩拳脚交加了起来。

    徐燕茹,曲天臣,盛天来等人均是愕然的看着这急转的一幕,然后眼神全部都集中在了庞学峰的身上,只有庞学峰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一本正经的吃着桌上的一盘孜然脆豆腐。

    陶建国那个气呀,心想果然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

    别人不知道,他陶建国哪儿能不知道啊,每次和朱倩做到高-潮的时候,朱倩都会有一个特定的习惯,那就是用牙狠狠的咬住陶建国的右肩头,而陶建国还偏偏的就好享受这一口儿,但是因为朱倩咬的很用力,有的时候岂止是咬的深,出血都是很正常的,不过个几天,咬痕根本就不会消下去。

    麻痹的,昨天你给你大姑过生日?过鬼去吧!

    事情到现在,陶建国也想明白了好多事情,昨天朱倩走了以后,陶建国一时无处氵世,就找张运东一起去夜总会找小女且,可向来是个偷-腥猫的张运东却第一次说不行,说要陪一个南方来的老板去应酬,要做对方在本地的总代理。

    想来想去,越想越气,哦,你特么的做代理?做来做去把我的马子都代理到你的床-上去了?想着想着,对着朱倩和张运东又是一顿好打,末了,陶建国抓着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朱倩的头就拖出了包间。

    临走前对蜷缩在地上张运东又补了一脚,恶狠狠的说道,“张运东,你的生意要是能做过今年,我陶建国的名字倒着写。”

    片刻后,张运东也捂着肚子离开了包间,但是面色却死灰一般,他知道自己完了,因为自己做的的电脑耗材,生意的最大客户就是江林市的巨无霸盛广系,而且就今天的事情来看,就是自己今后开拓新的客户也于是于事无补了。

    陶建国就算再小,那也是盛广系的股东,他只要和生意场上的朋友歪歪嘴,就不会有人再敢和自己有生意来往了,很简单,就因为陶建国的背后有个盛广系,别人就算肯得罪自己十遍,也绝不敢有得罪盛广系的一丝想法的,自己除了离开江林市已经没有别的出路了。

    就因为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庞学峰,自己多少年的努力,都完了!

    陶建国,朱倩,张运东三人都走了,包间内终于安静了下来。

    不多时,徐燕茹第一个给庞学峰鼓起了掌,随后,曲天臣,盛天来,廖新科,周贤民,均都眼神惊异的看着庞学峰鼓起了掌,曲天凯虽然没有什么动作,但也是满眼好奇的盯着庞学峰,眼中的敌意似乎也淡去了许多。

    曲天臣起身端起酒杯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今天,庞先生真的是让我再次开了眼界了,话不多说,我先干为敬。”说完,曲天臣也不含糊,一口就将一小杯白酒喝干了,而且对于管一个小了自己一半都多的年轻人叫先生,曲天臣丝毫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

    众人这才现,刚开始的时候,曲天臣对庞学峰是很客气,甚至还带着少许的尊敬,但是还远没有达到更深的程度。

    但是就在刚才,庞学峰只不过戏耍了对方一通,外带的说了几句略显晦涩的话,就令对方明显奉命前来搅局的三人产生了内讧,这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了。

    而且在座的除了那个似乎有点儿玩世不恭的周贤民外,哪个不是久经世事的老江湖,最后那一出儿大家可是都看出来了,朱倩肯定是背着陶建国和那个张运东背地里搞到一起去了,张运东右肩头的那个咬痕大家也都看在眼里了,都是过来人,谁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啊!

    否则那个陶建国也不至于恼羞成怒到那个地步啊。

    而这个挑事儿的人,只不过在看了对方几眼之后就给办到了。

    精彩!真特么的精彩!

    想通了后,大家也终于明白了刚才曲天臣称呼庞先生的时候,为什么已经开始多少带着点儿敬畏的语气了。

    “庞先生,民间奇人啊,我也敬您一杯。”盛天来当即也起身举起了酒杯。

    “还有我的,庞先生。”市工商局的廖新科居然也起身端起了酒杯。

    “哥们儿,今儿我算是真的服了,你牛-逼!”周贤民也起身端起了酒杯,虽然还是衣服玩世不恭的样子,可眼神儿里却多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曲天凯虽然依旧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也磨磨唧唧的起身端起了酒杯。

    最后起身的是徐燕茹,只见徐燕茹柔柔的看着庞学峰说道,“大家的酒一定要干的,不过少喝点儿。”

    庞学峰看着徐燕茹,“嗯。”然后看向大家,“多谢大家夸奖,我其实也没有大家说的那么神,碰巧了而已,碰巧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