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女房东 第32章 把徐燕茹铐起来
作者:玉米加农炮的小说      更新:2017-04-05
    庞学峰嘴角微微一翘,本命元晶旋转了起来,一片光晕瞬间笼罩全身。『『 Ω『学『迷wwㄟw.*.

    吴斌手持电击器正在朝着庞学峰走来。

    “我说,你们也太嚣张了吧,私设公堂也就不说了,可你们用管制器具刑讯逼供竟然连监控都不用关,我真的是好佩服你们啊!”面对来势汹汹的吴斌,庞学峰笑呵呵的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的说道。

    吴斌听到后还真的就抬头看了一眼房顶一角的监控摄像头,楞了一下,随即很快便恢复了刚才的狠戾之色,“哼,监控算什么,老子好歹也在派出所经营了这么多年了,如果连这点儿小事儿我都搞不定的话,那我岂不是白混了,今儿个老子我还就是在摄像头底下办你了,我看咱们俩到底是谁能笑到最后。”

    “嗯,没有关掉最好,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庞学峰看着监控摄像头,自言自语着。

    “哼,死到临头了还装疯卖傻,那我就成全你!”说完,吴斌就拿电击器的触头朝着庞学峰扎了过来。

    这种警用电击器庞学峰只是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电流数据,不过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个五十万伏到一百万伏之间,麻痹的,你跟哥们儿倒是真的不客气啊!

    庞学峰的神识瞬间来到了识海内,一眼就看见了本命元晶旁边的一缕半透明病气,那是当初姜明妃上大学时右手腕拉伤所产生的病气,就是它了。

    神识一念间,那缕半透明的病气便径直飞向了吴斌的右手腕,只听见吴斌一咧嘴,“嘶”,右手便好像抽筋儿似的抖了一下,而手里的电击器脱离了手的控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开关按钮正好碰在了地上一个有着小凸起的地方,按钮向前一推,刚好挨到脚脖子的前端触头就一阵“嗞嗞啦啦”的响了起来。

    “啊!”

    胜利路派出所的审讯室里传出了一声令人汗毛直竖的惨叫。

    庞学峰根本就没有停歇,再次神识一念,因为给戴小雪治疗颈椎而获得的那缕病气也应念而出,直接飞向了袁继业的左脚脚踝处那里。

    见到吴斌摔倒后,袁继业就紧跟着去拉吴斌,可当他看到吴斌被莫名其妙打开的电击器电的嗷嗷直叫的时候,想停下,却已经刹不住身形了,正巧这时候那缕病气直接飞向了袁继业此时作为支撑脚的左脚脚踝。

    只见袁继业就好像在奔跑中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一般,一下子便扑倒在了此时正被电击的吴斌身上,“啊!”

    胜利路派出所的审讯室里再次传出了一声令人直竖汗毛的惨叫。

    庞学峰看着此时倒在自己脚下的两个人,脸色白如纸,头炸如巢,一个个还跟比赛似的翻着白眼,耷拉着舌头口吐着白沫,手和脚都好像得了鸡爪疯似的造型那个各异,全身蜷曲,不时一阵阵的抽搐着,哎呀,那模样,是要多惨有多惨啊!

    就连庞学峰看着也是条件反射般的打了个哆嗦,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呵呵,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以此同时,一股子那啥的骚味儿已经弥漫在了审讯室的空气里。

    可就在这时,庞学峰突然就听到了门外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骚乱,“我再说一次,给我让开。”

    嗯?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声调不高,嗓音带着一股磁性,同时还透着一股威严,很好听,嗯,不止很好听,还很……耳熟?

    “你这个女同志哪个单位的?干什么呢这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就乱闯,这是派出所!是国家机关,你这样是要犯错误的你知道吗?”一个男人的声音紧跟着吼了起来。

    “小刘,快拦住她。”

    “站住,立刻给我站住,否则我”

    “哎呀,你怎么硬闯啊你?”

    就在庞学峰左猜右想着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说话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的时候,审讯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成熟雍容的身影立即进入了庞学峰的视线。

    ……

    “徐燕茹?徐姐?”

    来人确实是徐燕茹。

    其实就在今早袁继业和吴斌来到了庞学峰家找茬儿,并引来楼道里的邻居围观的时候,老太太中间就有徐燕茹所住的二单元里的那个赵姨。

    也是巧了,赵姨早起出门儿遛弯儿是多少年的老习惯了,可是今早这才刚出楼梯口,就听到了不时的有声音从一单元里传出,虽然庞学峰住在六楼有些高,可是架不住围观的人啊,就算听不清说话的声音,但是那么多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嗡嗡声还是藏不住对。

    赵姨好奇心下也就前去凑了个热闹,到了跟前儿了竟然现,这不就是那天给燕茹她爸治病的那个小伙子吗?

    后来随着事情的展,庞学峰被带去派出所了,赵姨这才反应了过来,因为早期锻炼没有带手机,赵姨又赶紧的返回了二单元来到徐燕茹家告诉了她。

    庞学峰就算想破脑袋也不可能想的出,自己会在这个地点这个场合再次见到徐燕茹,她怎么来了?难道是知道哥们儿被派出所的人给带走了,所以前来……搭救我的?

    不过看样子,这次估计还真的是让庞学峰给猜对了,徐燕茹进来的一瞬间就看到了地上的袁继业和吴斌,然后紧跟着就问道,“学峰,你没事儿吧?”

    声调依然不高,嗓音依然带着一股磁性,可那其中的关切之意却是毫无误差的传递了出来。

    “我没有事儿,徐姐,你这是?”庞学峰莫名其妙的问道。

    徐燕茹没有说话,只是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庞学峰有些哭笑不得。

    只见徐燕茹把手伸进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拍照功能,然后一瞬间便开始进入了一种准专业的状态了。

    庞学峰的脸部特写,全身特写,手铐的特写,然后就是倒在地上的那两陀的各种特写,最后是审讯室的各个角度的特写,最最后徐燕茹把重点全部放在了那支电击器上,至少拍了有十几张。

    但是拍完了之后,徐燕茹看看电击器,又看看虽然被铐着手铐,但是却安然无事的庞学峰,眼中充满了浓浓的好奇。

    庞学峰看着都是一头黑线,心想徐姐啊,您当社区居委会主任之前是搞摄影出身的吧?

    当徐艳茹把该拍照的都拍过照后,这才看着庞学峰说道,“没事儿就好,其余的你就不要管了,我来处理。”

    说话间,走廊里又是一阵骚乱,“孙所长你可来了,那人现在还在还在审讯室呢。”

    “我听说是个女的?”孙所长说道。

    “对,是个女的,说实话有点儿面熟,不过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嗯。”孙所长不再多说什么了?

    没有几步路的时间,大肚子,小眼睛,黑镜框的孙所长已经来到了审讯室。

    看到了徐燕茹和庞学峰眉头就是一皱,似乎正想要火儿的时候,视线一瞥,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袁继业和吴斌,当然也看到了那个掉落在一边的电击器,脸色立刻就黑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居然有人大白天的敢在派出所里袭警?这还有没有王法了?”不过当他看到此时带着手铐的庞学峰和徐燕茹一个大美妇的时候,眼中也是顿时闪过了无数的疑问,可随后定睛一看,嗯?这不是花南巷的那个美女主任吗?

    孙全顺就算不熟悉徐燕茹那也是见过的,一个是社区的领导,一个是所属辖区派出所的领导,打交道的机会不能说太多,但是也绝对不能说少。

    不过也难怪孙全顺这么吼,吴斌就不说了,虽然是他孙全顺派系的,但是算不上核心,就是逢年过节的给孙全顺送过礼而已,但是袁继业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孙全顺的老战友啊。

    别的不说,就单说自己的老战友,现在的得力部下,被别人在自己的地盘儿给干爬下了,这让他这个副所长的脸面往哪里放呀!

    不过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两个大男人,一个电击器,竟然对付不了一个人身被限制住的人?

    这时候,刚才那两个给庞学峰带手铐的年轻警察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袁继业和吴斌,惊叹之余,谁也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麻痹的,你们俩傻蛋啊,两个人外加一个电击器,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双手带着手铐的人?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我救人啊?”孙全顺终于话了。

    于是立马有人捏着鼻子上前把他们给抬了出去,上了所里的警车,立刻朝医院开去了。

    孙全顺毫不在意的看了看被铐住双手的庞学峰,然后把目光移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徐燕茹,镜片后的眼中瞬间闪过了一丝贪婪,没办法,徐燕茹这个熟透了的年纪,加上那么风韵迷人的身材,和那隐而不显的雍容气质,无时无刻的不再吸引着雄性的牲口们,当然哥们儿就不……啊,也算哥们儿一个吧!

    孙全顺很快的回过神儿来,但还是用地头蛇般的口气问道,“就是你擅闯国家机关?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

    徐燕茹看着这个肥头大耳的孙全顺,哪儿能不知道他在装蒜啊,于是淡淡地说道,“呵呵,看来是孙副所长贵人多忘事啊,我是胜利路街道花南巷社区居委会主任许艳茹。”

    “孙副所长,我们社区的居民被你们的两个民警以需要协助调查为由带来了派出所,可现在你也见到了,我们社区的居民竟然被你们像对待嫌疑犯一样的关进了审讯室,还被戴上了手铐,孙副所长,我需要一个解释。”

    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上,除了所长,他孙全顺就是土皇帝,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着和他说过话,嗯?

    徐燕茹?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社区居委会主任吗?连个公务员都不是,你嘚瑟儿个什么劲儿啊?我们派出所得归你管着吗?你是我们派出所的上级单位吗?你是我们派出所的主管领导吗?我们怎么办案还用得着你来指挥了?

    越想孙全顺的心里月越不舒坦,打了我的人还跟我得瑟上了,什么玩意儿啊,不就是个小小的社区主任吗?你这一辈子就没有当过这么大的官吧?

    越想越不是个味儿,越想火越大,长期在所属辖区内说一不二的性格让孙全顺最后转身就走,同时撂出了一句话,“把这女的也给我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