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旗 第三十九章 司空有为
作者:浅茶满酒的小说      更新:2019-04-06
    楚锋眼角余光扫过,发现那吐出‘住手’两字的并非是炼狱魔宗的高层。

    因此,楚锋去势不变,一脚继续踏向了刚刚摔落在地的折秋!

    与此同时,那御剑之人一脸铁青,“混账!”剑速更急,直射炼魔台!

    但速度再快也是来不及了,毕竟距离太远!

    “咔擦!”楚锋一脚重重跺在了折秋心脏位置,一刹那折秋的心脏部位整个瘪陷进去,折秋脸部抽搐,张嘴吐出一块块染血的内脏碎片。

    紧跟着,折秋在怨毒的看了楚锋一眼后,脑袋一歪,没了声息。

    折秋死了!

    整个外门不可能再有弟子是楚锋对手!

    王长老直接开口,“本长老宣布,外门第十八峰直接晋级外门第一峰!楚锋,外门弟子第一人!”

    话落,楚锋尚未来得及感谢、谦虚几句,刚刚大声让楚锋住手的那道御剑身影已然来到了炼魔台空,直接落下。

    那同样是一位青年,穿着一身一尘不染的月白长袍,面容冷峻、高傲,气度非凡!

    但不知怎的,楚锋看到青年的第一眼莫名的不爽!

    同时间,炼魔宗的众多高层却是齐齐注视着青年的长袍右肩之处,那里赫然绣着三个漆黑的‘魔’字,层一个,下层两个,彼此叠加!

    青年的来历已经呼之欲出!因为敢于穿着这种衣物的修士,除了魔道超级势力众魔殿,不会再有任何人!

    众魔殿!号称殿内有尊王级大能坐镇,麾下的域界、念变境高手也是层出不穷!

    可以说,只要众魔殿愿意,那么摧毁炼狱魔宗只是反手之间的事情!

    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在炼狱魔宗众多高层心头,众多高层相视一眼,在夜月的带领下,降下身形,正要往青年走去,询问青年到此的缘由,那青年却是直接无视,反是一步一步逼向楚锋!

    “混账东西,本公子让你住手,你是聋了还是想死?”司空有为很是生气,作为超级势力众魔殿一位实权长老的嫡孙,别说是眼前一个小小的丹生修士,便是放眼大陆那些显魂高手,又有几人敢忤逆自己!

    而且,这还只是开始!

    楚锋接下来的反应让司空有为更加愤怒,“哼,你又算什么东西?你既不是我炼狱魔宗的高层,又不是我楚锋的朋友,你让我住手,我要住手吗?什么玩意儿!”

    “找死!”司空有为脸色更沉,一掌隔空拍向了楚锋,那浩荡的真元在须臾间化作一只楚锋还大的巨掌,要将楚锋一举拍碎!

    但楚锋却是一动不动,因为楚锋相信,当着这么多宗门弟子的面,炼狱魔宗的高层绝不会让一个外人,因为几句话将自己这个刚刚得到外门弟子第一人称谓的杰出弟子给抹杀!

    楚锋猜对了!

    真元幻化的巨掌刚刚拍向楚锋,不远处王长老是一指点来!

    这一指其速之快骇人听闻,其势之烈所向披靡!

    指光方一点司空有为的巨掌,巨掌豁然破碎,气机感应下,司空有为微微闷哼一声,脸色愈加难看!

    司空有为压下有些沸腾的气血,立刻转身,看向王长老,“老头,你又是谁?胆敢阻我众魔殿司空家族之人!”

    众魔殿、司空家族!

    王长老一皱眉,炼狱魔宗其余顶尖高层也是颇感棘手,但当着这么多门下弟子的面,总不可能因为时空有为的一两句话直接示弱,那样一来,炼狱魔宗的脸又要往哪里放?

    但同样不能在司空有为明显吐露身份后再对司空有为有半点怠慢!

    毕竟司空有为的自傲、嚣张,的确有着相当的本钱,炼狱魔宗远远惹不起众魔殿!

    在王长老不知怎么继续,在其余长老会成员苦苦冥思的时候,炼狱魔宗的宗主夜月突兀一声大笑,“哈哈哈,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不知司空公子前来,倒是我炼狱魔宗失礼了!这样,本宗代表我炼狱魔宗向司空公子先陪个不是,怎样?”

    “哼!不怎么样!听你口气你是炼狱魔宗的夜月宗主了吧,也好,倒是省得本公子再去寻你。先抛开这找死的小子不提,本公子问你,令爱夜冰寒呢?让她速来见过本公子!”

    “毕竟,本公子今日是为她来的,可千万别让本公子失望!”

    “这…....”夜月心顿时一跳,难道司空有为是那司空长老定下的人选?看这做派,若抛开出身、修为、长相不论,又哪里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

    夜月深深吸了口气,尽自己最后的努力,“司空公子,你真是司空长老安排的……”

    “废话!以本公子的身份,难不成还要冒充他人进行骗婚?夜月,你看好了!”司空有为从怀掏出一物,在夜月面前晃了晃,又收好。夜月最后的侥幸心理即刻破灭!

    但事情早已定下,炼狱魔宗又惹不起众魔殿,再加还指望着靠众魔殿,将同地域内的邀月斋给压制甚至是抹去,所以夜月也是反悔不得,只能将不满压在心底。

    不仅如此,夜月的脸还要保持着笑容,尽管那笑容颇为艰涩。

    只见夜月向着炼魔台边缘处走了几步,对着下方人群招手“冰寒,司空公子要见你,你还不来?”

    “是!”夜冰寒点头,脸一片冰冷。

    “抬头,让本公子好好看看!”司空有为的目光落在了夜冰寒身,从到下肆无忌惮的到处游走。“啧啧,算得难得一见的美女,不错,不错,皮肤够白,柰子够大,屁股够挺,蛮对本公子的胃口!是脸色太冷了些!”

    “快,笑一个给本公子看看!”说着话,司空有为又向着夜冰寒靠去,伸出一只手,想要抚摸夜冰寒的脸庞。

    只是,夜冰寒却是一下子退开了几步,避开了司空有为的爪子。

    说实话,司空有为粗鄙不堪的言语早已经激怒了夜冰寒,更是让夜冰寒对自己这将来要委身的男人印象跌到了谷底。若不是心还存有理智,夜冰寒不是闪身避让这么简单,而是一剑剁了司空有为敢于冒犯自己的那只手!

    反之,一手摸空,司空有为先是一愣,继而脸升起了一股戾气!

    要知道以司空有为的地位,但凡是看的女人又有几个不是主动投怀送抱,遑论夜冰寒竟敢当众拒绝!

    司空有为只感觉自己的面子掉了一地,自己身后的司空家族威严也受到了挑衅!

    所以,司空有为狠狠的盯着夜冰寒的脸庞,竟是不顾夜月等炼狱魔宗的高层在场,直接喝道,“贱人!你竟敢让开!你信不信本公子一个不开心直接回禀殿内,让殿内高手将你炼狱魔宗整个抹去?”

    “识相的,自己将脸送门来,让本公子好好摸个够!反正以后也要是本公子的人了!”

    “若是不识相,本公子也不为难你们,这走,到时候你算是跪着求本公子摸你,玩你,自己剥光衣服躺在本公子面前,本公子都懒得看!”

    伴随着司空有为的话语,整个炼魔台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唯一剩下的只有粗重的呼吸声。

    夜月担心的看了夜冰寒一眼,心既恨不得夜月抽司空有为一个响亮的耳光,又希望夜冰寒能从大局出发,为了宗门安危,为了宗门鼎盛,忍辱负重!

    在夜月复杂的心思,夜冰寒的娇躯颤了颤。夜冰寒转头,看向了夜月以及众多炼狱魔宗的高层,但在夜冰寒的眼神下,包括夜月在内,所有炼狱魔宗的高层都选择了沉默!

    夜月忽然笑出了声,自己是不是有些傻?

    不是早决定了吗?不是早主动要求父亲夜月了吗?自己愿意为炼狱魔宗的崛起付出所有!

    但为何,真到了这一刻,自己竟又有着浓浓的不甘!不愿!不舍!

    不甘,是不甘自己要为了宗门前程赔自己,而宗门竟无一人为自己说话!

    不愿,是不愿自己冰清玉洁的身躯要遭到人渣的轻薄!

    那不舍,不舍又是为谁?

    父亲?妹妹?师父?

    不!除了这三人,夜冰寒发现在这一刻,自己心底烙印的某道身影竟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甚至超过了前三位!

    楚锋!

    不知何时楚锋竟然成为了自己最不舍的人!

    但,楚锋知道吗?

    夜冰寒心重重一抽,脸却是笑得愈发迷人,夜冰寒决定好好再看楚锋一眼,让他记住自己的笑容,然后……罢了,此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吧!

    夜月看向了楚锋,脸的笑容无璀璨,漂亮的双眸更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楚锋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楚锋的双拳不自觉的攥得死死的!

    而这时,司空有为有些不耐烦了,“贱人,你真不过来?本公子再数三个数,三个数内,你若不主动送门,本公子掉头走!”

    “三…….”

    “不用了!”夜冰寒开口,语气清冷,脸的笑容也是如同风一般消逝。但夜冰寒却动了,抬腿,一步,一步走向司空有为!

    眼见如此,司空有为不由得意一笑,以司空有为对于女人的经验早看出了夜冰寒对于自身的抵触,甚至是厌恶!

    但那又如何!自己的背后是超级势力众魔殿!实力强横,百万里内,能与其并肩者,屈指可数!

    只可惜,炼狱魔宗远没那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