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旗 第四百六十六章 请战
作者:浅茶满酒的小说      更新:2019-10-12
    静屋外,楚锋与南宫凌霜突然都沉默了。 .kshu.co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楚锋的表情透着一丝不自然,南宫凌霜却是一直盯着楚锋的脸孔不放。

    良久之后,南宫凌霜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而后,又故作认真的道,“好,楚少的话,小女子自然是相信的,那么小女子就先告辞了!”

    “请!恕楚某不送了!”

    “楚少不必客气。”南宫凌霜再次深深看了楚锋一眼,这才身形一纵,飞上了虚空。

    眼见着南宫凌霜的背影逐渐远去,楚锋的脸色变了几变,终究是忍不住传音道,“凌霜姑娘,三天后,皇灵丹依旧有你一颗,并且三天后的皇灵丹品质还要高上一些,你不可忘了!”

    南宫凌霜的衣袂飘飞的身形顿时顿了顿,隐隐约约间,似乎回头望了楚锋一眼,这才彻底失去了踪影。

    原地,传音之后,楚锋却是突然有有些后悔了,这他么的不是没事找事么?只怕要与南宫凌霜撇清关系是更难了!

    楚锋拍了拍额头,一脸的黑线,但潜意识中,似乎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感。

    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楚锋再次进入了静屋,并且关上了屋门。

    屋内,楚锋既没有急着炼丹,也没有急着修炼,而是慢慢调整心态,使得心境趋于平和。等心境平和之后,楚锋心念动处,洪荒鼎化作三尺大小,嗡的一声落在了楚锋面前。楚锋手一挥,一大堆炼制皇灵丹的珍贵宝物倾洒而出,依次悬浮在洪荒鼎前。

    跟着,楚锋手指洪荒鼎,洪荒鼎的四只鼎耳蓦然绽放出青红蓝白四色光华。光华亮起,楚锋体内的玄黄金焱也是在楚锋的操控下,直接出现在洪荒鼎底部。洪荒鼎的温度立刻上升,进入了温鼎的过程。

    但之后,一切炼丹的过程都不是楚锋,而是洪荒鼎自行操作,这也是楚锋修为提升后,挖掘出洪荒鼎更多秘密和功用的结果。

    一株株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先后没入了洪荒鼎中,鼎内渐渐是淬炼出了药液的雏形。再之后,楚锋早就准备妥当的源精也在洪荒鼎的吸引下,自主投入,鼎内,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天地意志之力刹那弥散开来……

    而楚锋本人却是在所有药材进入之前就第一个落入了洪荒鼎内。这也是楚锋一早就有的打算,利用洪荒鼎炼丹的过程,同时淬炼自己,帮助自己更快的提升修为。

    当然,若是炼制的普通丹药,楚锋是不会这么做的,可炼制皇灵丹,这个过程却对楚锋有着极大的裨益。炼丹时,那种源精释放而出的天地意志彼此交融演化,最终分别潜入一颗颗皇灵丹中,这个过程会带给楚锋很多对于修炼的灵感。

    除此以外,楚锋还可以吸收洪荒鼎中,那些必定会被洪荒鼎本身撮取的一部分药力。要知道那部分药力才是每一次炼丹的最精华所在。对于修士的帮助也是非常之大,只是,平常时候,楚锋却知道,洪荒鼎也需要靠着那些药力弥补它的消耗,从不打这个主意。

    但如今不同,如今危机迫在眉睫,若想在三天之内,再次完成修为的提升,楚锋能想到的唯有这么一个办法。

    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着……

    除楚锋外,骆家以及南宫家,所有的高层和精锐都陷入到了疯狂的修炼当中。为了能够更大可能的存活下来,两家也是下了血本,拿出了多年积攒的对于修炼有着帮助的所有宝物,任由族内之人取用。

    当然,资质太差者,或本身修为太低者,是没有资格在这个时候浪费的。

    劈天阁。

    当日领头的那位半步神境,神色颇为难看的站在劈天阁阁主之前。那阁主的脸色倒还平静,听到最后,并未有任何的责怪,反是摆了摆手,示意那半步神境宽心。

    “好了,事情本阁已经清楚,本阁的意思是暂且放下,不去理会。”

    “阁主,为何这么做?那样一来,楚锋和骆家的好处,我们岂不是得不到?”

    那之前的半步神境却是有些着急了,但他也是为劈天阁着想。

    劈天阁阁主淡淡一笑,“四长老,你错了。因为本阁料定,即便是本阁如你所愿,亲自带队,调集阁内所有半步神境,只怕一样是讨不到多少好处!”

    “除非,与荒古斋,大欢喜神宗,以及那黑衣派合作。要不然,本阁单独之力,比之你们当日的联手也强不了多少,你们当日的结果怎样?”

    “而若选择与那三个势力联手,你觉得真可以做到彼此一心吗?”

    “更为关键的是,听你所言,大欢喜神宗明显与那楚锋有着天大的仇恨,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坐山观虎斗?以本阁之见,他们要真正分出个胜负也没有那么容易!”

    “你没发现我们对于楚锋此人的调查结果吗?这小子可是怪异得很,曾遇到过太多的绝境,但没有一次是真正吃亏或陨落的!本阁以为,楚锋这小子,非常不简单!或者,他的背后,有我们看不出的存在!”

    “让大欢喜神宗与之死斗是最好的方法。说不定,大欢喜神宗的宗主在吃亏之余,会向他背后的主子求援,那样的话,我们掺和进去,更不可能得到好处,除非我们背后的靠山同样出马!”

    “但,我们背后的那些家伙,你觉得他们真不清楚这里的事吗?他们在等,等出手的时机!所以,我们也要等,免得白白损失!”

    “这……是!老夫明白了,多谢阁主指点!”四长老一脸佩服,仔细想想的确是这么个理。

    同样的事情也在荒古斋发生,但黑衣派,也就是那骆中贤没有认出的二等势力却不这么想。

    “来人,通知各位皇极九重及半步神境的长老,速速前来议事殿!”黑衣派宗主,面露精芒,语气铿锵有力。

    那之前与劈天阁、荒古斋以及大欢喜神宗一道攻打骆家的黑衣派领头半步神境则是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脸上满是狰狞、阴狠,以及一丝得意。

    如他所料,他黑衣派的宗主,在听得旋风城的好处不只是一个骆家秘法,还有懂得炼制皇灵丹的楚锋外,完全是按捺不住了,要亲自出马,将这两者都夺回来。

    如此,他不仅可以一扫此前心头恶气与郁闷,还可以跟着得到好处。

    毕竟,半步神境,在哪个二等势力中,都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有好处,还能少得了他?

    半个时辰后,黑衣派已经做出了安排,一边派人提前出发进一步打探情报,一边由黑衣派宗主亲自带队,点齐派内顶尖强者,紧随着出发,伺机而动。

    大欢喜神宗。

    大欢喜神宗宗主的脸色已经比锅底还要黑,那原本被搂在怀里,上下其手的美貌女弟子,直接被大欢喜神宗的宗主一把给狠狠甩了出去,撞击在议事大殿外的巨柱上,吐血昏迷。

    “好!好!好得很!他么的一个半步神境,带领三位皇极九重,外加十余位皇极高阶的强者,去灭杀一个区区骆家,和一个从下界爬上来的楚锋,竟是损兵折将,竟连领头的半步神境都折损在那里,我大欢喜神宗如今已经这般不堪么?”

    “如此,养你们还有何用?”

    喝声中,大欢喜神宗宗主的眼中闪烁着浓郁的杀意,伸手一一指向此前参与行动,却侥幸逃回之人,继续道,“都给本宗听着,一个个他么的滚去邢堂,领受一百刑鞭,活着,就当命不该绝,死了也是活该!滚,立刻都滚!”

    这句话出口,那些侥幸逃回的神宗修士一个个脸色难看到极点,却又不敢不从。但走出大殿之时,他们的小腿都在打颤,只因那刑鞭可不是好挨的,是经过了重重秘法特质而成。

    便是皇极修士,挨上那么几下都会受伤,而整整一百鞭,现场能活下来的能有几个?

    但若不去,或者顽抗,大欢喜神宗宗主的手段将更加残忍,那种痛苦,怕是以惨绝人寰来形容都不够。

    权衡之下,只能认命!是死是活,全凭天意!

    不提这些人的心理,大欢喜神宗在目睹着这些人走出大殿后,依旧有些努不可竭,随手又将座椅的扶手给捏成粉碎,这才微微平息了一些,目光扫视下方左右,“诸位,你们以为接下来,本宗该如何?”

    该如何?

    所有人心中苦笑,暗道,那还用问吗?谁不知大欢喜神宗的宗主从不是闷声吃亏之辈,更何况还有着那么大的利益牵扯其中?

    若出言劝解或反对,只怕被驳回都是轻的,很有可能被以蛊惑军心的罪名,同样送进邢殿!

    在整个大欢喜神宗,大欢喜神宗宗主的意志,从来就是最高,无人敢违逆!

    “宗主,我等以为,我宗绝不可就此罢休,势必要找回场子,而且,任何的好处,也不能拉下,那是对我神宗折损修士的补偿!”

    “就是,宗主,老夫恳请宗主重新组织人马,若有老夫,老夫必定全力以赴,为神宗,为宗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宗主,属下愿战!”

    “战!”

    “战!”

    “战!”

    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总之,此刻的大欢喜神宗正殿,那是热血沸腾,战意昂然!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