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浓方知夏尘去 第642章 关于盛兴邦的处置……
作者:江小妃的小说      更新:2019-10-24
    秦福生笑得阴沉,不带感情:“孩子懂什么?不知好歹。等那个人死了,她也就没什么可纠结的了,到时候还不是乖乖回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她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妹妹,以后是你的什么人,也全看你的能耐了。”

    秦觉听明白了,大喜过望:“谢谢义父!姜还是老的辣!我的人已经打听清楚了他们这次邮轮的行程安排,只是真的要在妹妹的面前做掉陆慕辰?会不会……”

    秦觉没完,毕竟是杀人的买卖,让她看见了,应该会留下阴影。

    秦福生摆了摆手:“做得干净点,我相信你可以做到。海域那么大,他们总有分开的时候,到时候下手就是了。对眼中钉肉中刺,我一向没什么耐心。”

    秦觉笑了,封四面无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的,他们的义父才不是好话的人,在人前退了一万步,给足了女儿和妻子的面子,可是他该做的照样会做,毫不心软。

    什么六十大寿请女儿女婿一起参加,其实,他根本不打算让陆慕辰来参加他的寿宴……

    等确定了义父的心意,并没有向着陆慕辰,也丝毫为改变初衷,秦觉的心才放了下来,随后问了另一个问题:“义父,楚家那三个人怎么处置?”

    秦福生眉头微皱,显然很不高兴提起他们。

    秦觉道:“虽然随便杀了也行,但他们三个到底是从傅家出来后被我们抓了的,我怕义父您刚回来,会生出什么枝节,再加上马上就是您老的六十大寿,是不是另做打算?”

    秦福生阴沉着脸:“既然不好在锦城解决,那就带回南方去,这一家三口我恨极了,凭什么我的女儿要受欺负?带回南方,再把他们三个卖去东南亚,让这对瞎了眼黑了心的夫妇看看他们女儿的下场。”

    秦帮的主要势力本就不在锦城,而是在南方,那些港口码头什么的,想送几个人出去简单着呢。秦觉早该想到,义父不可能轻易放过那三人,这是要让他们生不如死的意思。

    女儿被糟蹋,父母只能眼睁睁看着,连死都死不了,这才是折磨。

    “是,义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秦觉笑了笑,也没有觉得残忍或者下不了手,对傻站着、不发表任何意见的封四道:“封四,这件事交给你去办了,尽快送出去,免得拖到义父的大寿节外生枝。”

    封四并不听秦觉的命令,转头去看秦福生。

    秦福生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秦觉的辞,封四这才离开了房间,去办事儿了——他不针对秦觉,只是不听秦觉的直接吩咐。网 电脑端:

    秦觉也不在意封四对他的态度,等封四走了,秦觉确认整个茶室只有他和秦福生两人,才低声问道:“义父,盛兴邦这老东西怎么处置?他年纪大了,送过来之前就病了,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秦福生眯起眼,冰冷的气场仿佛要将所有人吞没,这种阴沉跟惩戒楚家三口人相比,实在令人不寒而栗。

    “老东西,命还真硬啊。”秦福生冷笑。

    秦觉笑:“为了等到义父亲自处置,一直都有医生专门守着他,不能让他这么便宜地死了。好几次缓不过来,最后还是急救回来了。应该是天意吧,为了等到义父归来。”

    他们在议论着,好像是在讨论一个天罚一样神圣的事情,盛兴邦是罪人,是囚徒,理所应当得到惩戒。而能给予他惩戒的,只有秦帮的老大秦福生。

    “义父,您看……该怎么处置?”秦觉再次问道。

    秦福生想了想,不急不躁:“现在我们人在锦城,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尤其你妹妹嫁了个那样的男人,你义母家里也会派人盯着,形势所迫,人就和楚家三口一起,先送去南方。”

    “这……南方的天气不太好,我怕他水土不服死了。”秦觉蹙眉,把担心的事情都了,毕竟是重要的人,不能随意处置。

    “呵呵,老东西命大,死不了。如果他真死了,也没什么。”秦福生嘲讽道:“几十年前,害我秦家流浪东南亚的罪魁祸首,他们以为一切到此结束?想得可真美啊。”

    秦觉还是不知道义父的打算。

    秦福生顿了顿,却自己了:“过年的时候回南方,我要带着你义母还有妹妹回去祭祖,到时候再解决盛兴邦这个老东西。还有两个月,吊着他的一口气等我。”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 m

    秦觉的眉头终于舒展,任务清晰明了——先把盛兴邦带回南方,等秦老大祭祖的时候当做祭品……团圆和复仇成功,还有比这更让人期待的事吗?

    距离过年还有两个月,到时候陆慕辰已经死了,楚家三口生不如死,盛兴邦被吊着一口气等死,无论是他,还是秦帮,又或者是秦媛,都自由且随心所欲了。

    “恭喜义父得偿所愿。这一次,我们秦帮终于站起来了。”秦觉笑道,志得意满,还不忘恭维秦福生。

    秦福生喝了口茶,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示意秦觉不要再:“是你岳母的电话,你先下去吧。”

    秦帮的肮脏和血腥,也只能背后,就算傅瑜标榜着怎么爱他,也确实用二十年的等待证明了她的爱,可秦福生太谨慎,结婚归结婚,一些阴暗的东西还是不让她和女儿知道。

    “喂,瑜,今天过得好吗?”秦福生接通了电话,又恢复了温柔的老绅士的强调,丝毫不见刚才的阴冷气场。

    秦觉悄悄地退下了,一出茶室的门,立马吩咐手下的人:“去,跟上‘风暴1227’,找个机会做掉陆慕辰。记住了,挑好时机,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31号,陆慕辰不能从海上回来,他得永远葬身大海。”

    ……

    盛知夏对着电脑屏幕发呆,昨晚她也没怎么睡好,冬日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进来,异常温柔,她也开始昏昏欲睡。

    忽然,床头柜上陆慕辰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盛知夏离得近,探头一看来电显示,顿时心里的那根刺又冒了上来,不上不下地卡住她的喉咙。

    来单的是……陆宝儿。

    还是视频通话邀请。

    盛知夏看了一眼床上睡得很香的男人……他根本没发现有人来“探班”了。

    而且,他知道又怎么样?第三人格能成什么事儿?

    她虽然教了很多,可第三人格也得记得住啊,万一在孩子面前露馅儿了……

    所以,盛知夏想了一会儿,拿起陆慕辰的手机,接通了视频通话邀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情浓方知夏尘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