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浓方知夏尘去 第157章 挣钱大计,楚媛的头脑
作者:江小妃的小说      更新:2019-10-10
    “是吗?看来陆哥对我爸还有点儿研究啊。”盛知夏随口应着,也没理睬陆维新对楚一关的恭维,开玩笑似的道:“陆哥这不是跟我学的吧,也查一查我家里是什么背景,我爸是什么来头?”

    “嘿嘿嘿,这……”陆维新笑脸一僵,被盛知夏瞬间戳破了他做过的事。

    陆维新不是傻子,楚媛在找他谈合作之前找人查了他的背景,从他的出生到他岌岌可危的现状,全都摸得清清楚楚,还以此为谈判的诱饵,让陆维新看到了扭转的生机,可以从一开始,楚媛查了他这件事就给了他一定的震慑。

    随后的合作达成,陆维新不可能毫无动作,没道理人家查他,他不查人家,陆维新当然转身就逮住楚媛的身世背景去查了。

    现在被这么轻易就给试探了出来,陆维新一时间还略有点尴尬。

    然而,盛知夏却依旧带着笑脸:“陆哥这样才对嘛,大家相互查一查,知根知底的,合作起来才没有心理负担。陆哥那么一查,证明我的没错吧?我爸确实就是个做珠宝生意的,我会的这些技能什么的,也不过就是从耳濡目染,可能加上一点点个人天赋,没办法啊,人被逼到了这个份上,没有生路了,只好往前冲。”

    盛知夏话很自然,一点没不给陆维新面子的意思,打开天窗亮话,她对待陆维新,一直是这么个态度。

    盛知夏在楚媛的背景上没有什么可顾虑的,因为楚媛的身份是真,谁也不能去查看她内在灵魂的深浅,大可放心让他们去查。

    “……”陆维新也被盛知夏这番话给动了,尴尬的情绪一闪而过,人家姑娘都没介怀呢,他一大老爷们儿在那儿心眼个什么劲儿?

    陆维新随即舒展了笑容,点头道:“妹子你总是这么通透、大气,哥自愧不如啊!”

    “陆哥又要让我不好意思了。”盛知夏嘴里着不好意思,但其实表情还算正常,她一边往外走一边对陆维新道:“陆哥,既然到了我爸公司那边,不如咱们来分析一下他那个公司快要倒闭的原因吧?”

    “这……”陆维新怎么好评论。

    盛知夏顺水推舟地提议道:“去会议室吧,顺便谈谈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是时候开始着手下一步的安排了。”

    盛知夏既然查了陆维新的背景,没道理不去查楚一关那边。楚一关一家人对楚媛是什么态度,盛知夏可是见识过了的,必要的时候恨不得拿楚媛去卖,她怎么可能任由这种未知的危险发生?

    一查就已经查到了楚一关的危机,一家经营了很多年的珠宝公司忽然面临倒闭,原因有很多,实体店的租金,人员的管理,价格的优劣,款式的新旧,诸如此类的种种,每一样都可能导致经营不善。

    楚一关的“楚瑞珠宝”,这名字一听就有一种不太高大上的感觉,要是再有心八一八,就会发现这个名字暗藏玄机——楚一关,刘瑞芳,呵呵,楚琪父母名字的组合,这珠宝公司,跟乡村随便一家超市起名似的不走心。

    “所以,陆哥你看,珠宝不是卖部的牛奶啊卫生纸啊这种日用品,卖部卖东西是不用看超市名的,该卖还是卖。但是珠宝不行,要是品牌名字都不走心,顾客一看,你这什么玩意儿啊,戴上不仅不开心,反而有点土气,谁还肯花这个钱?珠宝的价格,对一般人来,怎么也不是日用品的价格吧?”盛知夏进了会议室,居然直接拿楚一关的“楚瑞珠宝”当反面教材,跟陆维新讨论起来了。

    “嗯,有道理……”陆维新在一边连连点头,末了明白了她的意思,陆维新主动试探着问道:“那我们公司的名字有问题吗?这个名字也是……”

    维新珠宝,陆维新,好嘛,又中招了,人人都喜欢用自己的名字注册商标,似乎听起来很有逼格。

    既然是要改头换面,陆维新什么也不坚持了,吸取一切教训,必须要摆脱困境!必须要盈利!必须要发家致富!

    “陆哥你这么上道儿,我还有什么可的?”盛知夏笑了笑,“关于改名字的事,我们先不着急,但名字的重要性不可忽视。第二点,我们来分析一下楚瑞珠宝即将面临倒闭的关键性问题出在哪里——”

    陆维新也不是白,当下接过话题道:“也是和我们维新珠宝差不多了,库存积压,资金无法正常循环,员工和租金的压力大,资金链这个时候再一断,那就连抢救的机会都没了。无论是店铺、仓库维护、进货、新品研发,还是宣传推广,每一个地方都在花钱。经营企业又不是卖白菜,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这一堆烂摊子是烫手的山芋都不为过。”

    陆维新在那边大吐苦水,分析得头头是道,显然是对楚一关的处境感同身受。

    盛知夏笑笑:“所以我爸频繁地出现在酒会现场,是希望有人能拉他一把。他那个风雨飘摇的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要是这时候有底子不错的大公司来个并购,或者银行方面肯给他资金,他就还有的救。”

    “谁不是呢?总比申请破产要好吧?好就好在,你爸爸还有一家生物制药公司,资金上还能撑一段时间,不至于马上就死。”陆维新叹气,很显然他是想到了自己的处境,维新珠宝方面,他可是没什么后路了,更夸张的是,他孤注一掷,居然敢把宝押在眼前这个丫头的身上。

    这段时间,陆维新有时候半夜做梦醒来,都觉得自己太特么胆大包天了!

    楚媛这丫头这么能忽悠,每每能把他的斗志和热血激发起来,就跟吃了**药似的,随手把所有的身家性命往她面前一拍,好,你要,拿去!

    但是,陆维新头脑其实挺清醒的,他也没糊涂到随便拿自己的公司开玩笑,谁让楚媛的计划确实有板有眼呢,就是不知道实践起来怎么样。

    “陆哥,这几天我想过了一个问题,要是等到咱们的新品发布,一举打响名气,恐怕要等到几个月之后了,最早也要在十一月。不如现在就开始动作起来,累积的库存,想办法尽快抛出去,否则以那些珠宝首饰的款式,到咱们新品发布之后,肯定会受到影响。”盛知夏已经把想法提了出来。

    陆维新一呆:“妹子,我也想过去库存啊,没钱的时候早想到这个点子了,可是没用啊,降价手段各家都在用,要是再低一点,就是亏本甩卖了啊!”

    盛知夏安抚道:“别急,陆哥,你听我,咱们现在的状况,不能用单一的销售方式,得想想跨界合作。我今晚回去会整理出来三套方案,各有针对性。第一是咱们品牌的名字,改名要趁早,注册商标什么的你大概也需要一点时间去处理。第二,销售渠道不可以局限于门店,要结合现在的各大电商嘛……”

    “电商我们家也是有的啊!某宝某美某东东,一点没落下啊!”陆维新争辩。

    盛知夏笑:“这就是我要的第三点,电商和门店都是普遍的销售方式,我们可以试着寻求一些跨界合作……”

    “跨界合作?”陆维新不是很明白。

    “买菜的时候,送根葱,买衣服的时候,送条丝巾,买车送平板……诸如此。你不会以为卖车的也同时生产平板吧?这不是合作,是什么?”盛知夏举了一堆例子。

    “所以你是想……”陆维新还晕着。

    盛知夏笑:“很简单,寻求跨界合作,实现双赢。所在的门店,跟商场内部的一些合作不用了,还可以把眼光放远一点,哪些地方有最大的最稳定的顾客来源呢?”

    “饭……店?酒……店?”陆维新不是很肯定地回答。

    “高档的酒店当然没问题,普通的酒店好像有点层次不够,容易拉低了自己的身价。”盛知夏很宽容地笑,没有否决陆维新的意见。

    “妹子你吧,你都有什么想法?我去执行,这出谋划策,我的脑子真的不太行!”陆维新主动服了输。

    “现在经济不景气,我们的生意不好做,别家也未必就好做,比如,银行的基金和保险公司的保险,他们是不是每一年都会有指标?有任务量?”盛知夏提示。

    “对啊!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客户是最固定、数量也最多的!我怎么没想到!”陆维新一拍大腿,仿佛已经看到了巨大的商机。

    盛知夏忙道:“陆哥,注意了,我们品牌终归是要提升影响力的,不是路边随便的跳投大甩卖,随意见什么人卖什么人。”

    这一次,盛知夏也不卖关子了,直接道:“我们具体锁定一部分人群——银行内部的私人银行部。陆哥,你应该对这部分不会陌生吧?”

    私人银行都是高净值的客户,那层次和普通的银行客户肯定不一样,陆维新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差别。

    “可是,妹子啊,咱们家又不是什么国际大牌,私人银行部的老总又不是傻子?合作就合作?哪有那么容易?”陆维新提出了关键的一点,合作是双方的,哪能那么容易单方面决定了,陆维新瞬间觉得楚媛有点天真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情浓方知夏尘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4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