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朝万古一逆贼 35.舍科夫的一日夜
作者:秽多非人的小说      更新:2019-10-05
    舍科夫对洪大守的兴趣远逊于豆浆机,由于已经熄火散热,除了摸上去有点烫手之外,到是不怎么妨碍观察。

    这大概是蒸汽机一个问题最大的地方,即使到了一百年后的蒸汽机战舰,如果想要开动,也要预热生火。到了战列舰那种体量程度的蒸汽机,预热到能开足马力使用的时间往往在两个时以上。

    那年头如果对停泊在港口的战列舰突袭,那可就真的好玩了。可能你炸完了,那战列舰还没把所有锅炉烧热。

    所以一般战舰的锅炉都不完全熄火,一直保持在某种状态,起码不会真的遇上突然事件,就只能坐沉港口。

    洪大守的豆浆机自然没有这个问题,因为他干的只是磨豆浆的事,所以熄火就熄火,最近也没机会生火了。

    “你们购买这座蒸汽机是要回去仿制吧?”

    “这事儿就不劳您过问啦,哈哈哈哈哈。”舍科夫一眼看出洪大守的打算,可洪大守如今已经蒸汽机到手,图纸明书制造工序全部都有了,不必要再找什么洋人工程师,自然也就敷衍着回答舍科夫。

    “我想要你这件蒸汽机,我出两磅银子?”

    “两磅?”这算是什么单位?

    “啊!对了,是中国的大概二十二两银子。”舍科夫似乎觉得自己这个出价很高,满脸都是肉疼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洪大哥那可是用了二十磅你们的银子买的,你居然两磅就想买?”

    在旁边看戏的林尚沃和李禧著一起大笑,这个俄罗斯人未免也太抠门了。

    “二十磅!买一个缩版的模型!你们疯了吗?”

    “即使在莫斯科,一座真正的蒸汽抽水机,也不过才值八磅银子而已。你这么一个玩具一样的模型,居然要二十磅!”

    舍科夫不可思议的脱口而出,实在是价格远超他自身的认知,贵重金属在地处北方的俄罗斯是如此珍贵,拥有四十俄磅银子的人就能算是富裕的地主。

    “可是这是整个国家唯一一部蒸汽机,或者是整个东亚唯一一部蒸汽机。”洪大守听到了价格以后很平静。

    “可是可是…………”舍科夫可是了半天再也没有出来。

    “你是想要把他带回涅尔琴斯克(尼布楚,此刻已经割让于俄国)?还是雅库茨克?叶尼塞斯克?那些地方有什么矿产吗?”

    “秋明县(督军区)有丰富的铁矿和煤矿,在阿穆尔和滨海地区,铁的价钱很好。”

    “这么你和我想法一样,我的家乡也有铁矿和煤矿。所以我不可能把这件蒸汽机让给你,很抱歉。”洪大守摊摊手。

    舍科夫的眼睛里不断闪现异样的神色,欲言又止。反复几次想开口,但是却始终不知道要些什么东西,最后恋恋不舍的又翻回了隔壁的鞑子馆。

    “开矿有人就行了啊,那个大鼻鞑子为什么要这个什么蒸汽机?”李禧著看舍科夫翻了回去,有些奇怪。

    “地下可以挖出水井,那矿里也会挖出水,水升得快,还是你从井里挑水快?”洪大守看着无知弟弟李禧著。

    李禧著仰着头,盘算了一会儿,“水升得快!”

    “进了水怎么挖矿?”

    “所以这个蒸汽机可以抽水?”李禧著恍然大悟。

    “对咯!”

    洪大守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拍拍李禧著的肩膀。

    全东亚唯一一座蒸汽机实物,舍科夫肯定是想弄到手的,同时这年头的俄国人都是些什么货色洪大守心里门清。

    “李老弟,来帮把手,把他抬进屋里,今晚怕是不太平。”

    冷眼旁观,闲坐着在喝豆浆的金斗吉轻声问了一句:“那是个贼?”

    “也许不是,也许是明火执仗的强盗!”洪大守的笑容有些瘆人。

    “金大哥,去问铺兵们借两把刀,要磨快的…………”

    虽然俗话得好,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但是如今在燕京会同馆,还真不好脱身,总要防贼一回。

    ………………

    夜深,整个院都熄了灯,另外三个人直挺挺的躺在炕上假寐,洪大守则是刀出鞘,死死的盯着根本就没关的房门。

    燕京的夏天即使晚上也燥热非常,就算门户大开,屋内也不见一丝凉爽。

    果不其然,寂静的夜里,原本连一线的风声都没有,居然传来了翻墙的轻跃脚步。

    贼来了!

    会同馆不是前门八大胡同,没有什么灯火通明,欢声达旦,城内绝大部分地区的深夜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但舍科夫作为一个吃红肉远多过吃面包的人,他绝对不会有什么夜盲。

    轻轻跃进了院子,很自然的走向阴影中摆放豆浆机的地方。可他走到地头上一瞧,石磨还在,水桶什么的也在,但蒸汽机却消失不见了。

    洪大守有些夜盲,模糊中只能看见两个人影翻进院子。略一思量,索性吹燃火折子,把台上的蜡烛直接点燃。

    黑夜中突然闪现一点光!

    申科夫和他的同伙大惊,下意识的就攥住了腰上的马刀。

    而洪大守举着烛台,叫上三个同伙,不疾不徐的走到屋外。

    “申科夫先生,你们就是这样行事吗?”

    在烛火的晃荡下,舍科夫那张脸忽隐忽现,不太明晰。

    “那么洪,请问你对我有什么指教吗?”

    “合则两利,分则两败。我回国一定会仿制蒸汽机,你明年可以派人到土门江上来买嘛。”

    舍科夫也是个人物,虽然攥紧着刀柄,却很自然的坐到院中的石凳上。难怪能跨越半个地球到中国来,做随队的骑兵武官。

    “代价呢?”

    “你们的马很好!”

    “马?”

    “总比银子来的实惠吧。”洪大守打了个哈哈。

    “明年的今天,土门江,我会等你一周。”

    “你只管带够马就好!”

    舍科夫和他的同伙似乎并不害怕金斗吉和李禧著手里那两口早就出鞘的刀,转身把后背露给几个人,一个助跑翻过了墙头。

    等人消失,声音也沉寂不见。透过幽幽的黑夜,虽然不是第一次行险,但洪大守握烛台的手仍旧洇满了汗。

    :俄制重量单位。1俄磅=32洛特=96所洛特尼克≈409.512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李朝万古一逆贼》,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