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谍行天下 第235章 金城郡守
作者:狂龙宇恒的小说      更新:2022-05-17
    次日清晨,韩涛直接找到了皇甫嵩,表达了希望将阎忠收到自己麾下的想法。

    皇甫嵩倒也没有表达出太多的意见,当即应允。

    韩涛随即也就带着阎忠见了自己所有的部下,告知他们,从此阎忠也加入了自己的阵营。

    黄忠等武将对此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荀彧叔侄表面上不动声色,却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大军继续前进,又走了数日后,终于远远地看到了洛阳的城墙。

    大军离洛阳还有一段距离,却有一架车辇已经迎面而来,车内来的是宣读圣旨的黄门。

    皇甫嵩等人不敢怠慢,赶忙下马,在路边跪拜接旨,圣旨的内容是灵帝得知皇甫嵩等得胜归来,十分欣喜,让大军在城外驻扎,命皇甫嵩、王允、郭典、韩涛等人直接进宫,要亲自召见他们。

    圣旨宣读完毕之后,众人起身。

    张飞嘟囔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各位将军都被召进宫中,为何没有我大哥?”

    关羽也回应着:“是啊,我大哥兴义军剿黄巾,也参与了大小三十余战,为何宣召没有我大哥。”

    黄门不满地瞪着二人:“区区义军白身,也妄想进宫面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张飞想要发作,却被刘备的眼神喝止。

    黄门不搭理他们,转头对皇甫嵩说道:“将军,请召集众人,尽快跟咱家进宫。”

    皇甫嵩赶忙招呼着王允、韩涛一起跟随着黄门一起进城。

    众人穿过洛阳的街道,进入皇宫,来到了御书房外。

    黄门先入内通禀,片刻后出来,宣召几人一起入内。

    灵帝坐在御书房的正中,在下面还坐着几人,却都是韩涛认识的老熟人,分别是十常侍中的张让、封谞。还有大将军何进。

    皇甫嵩领着王允、韩涛一起向着灵帝跪拜,山呼万岁行礼。

    灵帝的心情大好,摆手说道:“爱卿平身,都起来说话!”

    三人起身,垂首站立。

    “爱卿们剿灭黄巾叛党,劳苦功高,今日宣召入殿,朕要重重封赏。”灵帝兴奋地对几人说着。

    一直低垂着眼皮的张让,却在这时开口了:“皇甫将军,为何不见巨鹿太守郭典跟你一同面圣?”

    张让一向受灵帝恩宠,即使当着灵帝的面插话,也不会受到责怪。

    韩涛心里微微一沉,意识到张让这个老家伙这个时候提起郭典,是准备要在灵帝面前弹劾自己了。

    灵帝也马上问道:“对啊,今日封赏,郭典也有加封,为何不见他人?”

    “回圣上,郭典已被微臣亲手斩杀!”韩涛心想着,横竖躲不过了,那就大方承认吧。

    灵帝听完韩涛的话,微微一惊:“你为何要杀了郭典?”

    “郭典邀功心切,屠杀无辜平民筑造京观。微臣劝谏无果,为保平民不受其害,只能将他当场斩杀!”韩涛毫不避讳地回应着。

    “大胆,郭典身为巨鹿郡守,乃朝廷命官,更是你的上司。你劝谏不成,就将其斩杀,简直是目无法纪,其罪当诛!”张让厉声地呵斥着。

    韩涛据理力争道:“郭典身为郡守,屠杀无辜平民,草菅人命,才是其罪当诛!”

    “你,你还敢顶撞咱家?!”听到韩涛竟敢反驳自己,张让更加气恼。

    “陛下,这韩涛先是杀害朝廷命官,如今又在御书房大放厥词,此等行为与谋反何异?还望陛下圣裁!”张让起身,向灵帝说道。

    灵帝对张让一向言听计从,听到张让的话,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向皇甫嵩问道:“皇甫将军,韩涛所言,是否属实?!”

    皇甫嵩低头回应:“回圣上,属实!”

    灵帝沉着脸对韩涛说道:“纵使郭典有错在先,你也可逐层上报,岂可擅自斩杀?”

    张让见灵帝动怒,立刻上前补充道:“陛下,据我所知,这韩涛还有一项大罪!当日他曾屈身于黄巾贼窝,亲自领兵水淹我军粮仓,造成东中郎将董卓兵败受损!此二罪并罚,应立即处斩!”

    韩涛听到这里,心中不由得一紧:好你个老阉人,居然连这件事也搬了出来,你这绝对是趁你病要你命的节奏呀!幸亏老子进宫之前早有准备,不然还真要被你个老东西害死了。

    何进站出来维护着韩涛:“张公公,此事你就有所不知了。这水淹粮仓是子真所使计策,纯为取信贼首。也正因此计,才有了后来董卓撤军途中大败蛾贼,斩杀数万人的战功!此事断不可算作他的罪状!”

    张让见何进维护韩涛,脸色微变,随后口气缓和了一些:“就算为了取信敌将,但造成我军损失也是不争事实。”

    “陛下,微臣愿将在山阳韩氏在羌地圈地造城之一年的收益上缴朝廷,以补此次军粮受损之过。”韩涛赶忙主动说道。

    封谞此时也站出来说道:”陛下,此事本就是用计破敌,现在韩涛又自愿补齐损失,看在其颇有战功的份上,就不必在追究了吧。”

    灵帝听到韩涛愿意补偿朝廷损失,脸色已经缓和了很多,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此事就这样处理吧。”

    韩涛赶忙跪倒:“谢陛下圣恩。”

    何进、封谞两人一起为韩涛求情,倒是让张让有些意外,但灵帝已经开了口,他也不好再多说,但依然不肯就此放过韩涛,坚持着说道:“陛下,就算此事作罢,但韩涛斩杀郭典一事,绝不可轻易放过。否则若是各地官员纷纷效仿,肆意斩杀朝廷命官,我大汉威仪何在,朝廷尊严何在?”

    灵帝知道张让开了口,此事若是不给他个结果,他的面子也过不去,于是点头说道:”阿父所言极是,朝廷法纪不可轻废,但韩涛又确有战功在身,我看……”

    灵帝沉吟着没有马上做出决断。

    何进马上开口说道:“陛下,臣刚刚接到边关急报,凉州等地先零羌及枹罕、河关群盗造反,他们共立北宫伯玉、李文侯为将军,杀了金城太守陈懿,攻烧州郡,罪大恶极。我看,不如就任命韩涛为金城郡守,戴罪杀敌,领兵前往平叛,将功折罪!”

    封谞赶忙说道:“微臣附议,待韩涛平定叛乱,可将圈地新城一并划入金城郡所属,这样既可稳定边关,也可继续圈地造城之举。”

    灵帝听了二人的建议,转头看向了张让:“阿父以为如何?”

    何进和封谞都在力保韩涛,张让也多少看出了一些端倪,自然也不好过分坚持,只能点头:“老臣附议。”

    “那就依大将军和二位中常侍的建议,封韩涛为金城郡守,即日领兵前往凉州,平定叛乱,将功抵其妄杀郭典之罪!”灵帝开金口下达了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