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控蜜恋史 第478章 跌倒的好处(月票致谢@笑颜忘)
作者:和晓的小说      更新:2019-08-31
    王承佑走得那样仓促,几乎抛下了所有的行李。

    这些行李,他全部大方馈赠给了郑曙光。打开王承佑的衣柜,看上去样式朴素的衣服,标签上不事张扬地写着ari、rada、to ford、versace郑曙光有中大奖之感。原来高兴到极点,真的想哭哎

    --

    故乡之城。

    米芝翘首以盼。

    “佑儿该回来了吧”

    “老公,你说过佑儿今年暑假没有报志愿队,是吧”

    “佑儿怎么还不回来”

    一日三问哪里够米芝一小时三问还差不多。盼儿归的她连娱情麻将都没心思打了。

    王宸被她问得心虚,逃去公司。

    “佑儿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我儿没出什么事吧”

    “为什么我心跳得这么厉害”

    “不行我要去他学校看他”

    王宸眼见骗不下去了,便捉住米芝的手,将她带进书房。

    米芝很少进王宸书房的。不是她不想去,而是王宸不许她去。

    一见是要去平时不允许她去的书房,不好的预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米芝的双腿直接软了,她一把抓住王宸,力道之大,指甲仿佛要嵌进王宸的皮肉里“你老实告诉我,我的佑儿他还活着吧”

    王宸“”

    见丈夫失神,米芝顿时泪如泉涌,失了魂一样木呆呆看着王宸。忽然,她作势一头撞向一旁的墙。幸而她平时健身不爱力量型训练,王宸反应及时,抓住了她。

    米芝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低沉而嘶哑,王宸费了好大的力才听出来“我也不活了,去陪我的佑儿。”

    王宸又气又想笑,他顺势把米芝摁沙发上“你瞎想什么呢佑儿他活得好好的”

    米芝像被按了暂停键,瞬间静止,眼泪挂在脸庞上,顾不得擦“你说的是真的”

    “我骗你我是小狗。”

    米芝扑哧笑出声,难为情地擦了擦脸颊,朝王宸伸出手“拿来。”

    “什么”

    “我知道你肯定找人盯他的稍了,我得亲眼看见我儿子才放心。”

    王宸将平板电脑从抽屉里拿出,指纹开锁后,划着屏幕开始给米芝看王宸。

    米芝贪婪地盯着屏幕。这是大前天的儿子,他走在校园内,是那么挺拔,那么潇洒,他旁边站了个小姑娘米芝皱眉,这姑娘她认识,为人相当没礼貌皱眉只是一瞬,马上变成喜笑颜开,因为照片捕捉到儿子回头的一瞬,真是俊呀。

    前天的儿子穿着巴宝莉的经典格子短袖oo衫,她给他买的时候他很反感它的“张扬”呢。

    昨天的儿子去了医院

    “哎,哎,他去医院干什么他看上去有点憔悴呢不会是旧疾复发吧”

    王宸将手按在米芝肩头“你别慌,也别自己吓自己,他去医院是为了体检,体检是为了去西藏。”

    “去xi藏”

    “是的,他人现在就在藏区。”

    “照片呢”

    “我派的人已经坐上了去西藏的飞机,相信以他们的专业能力,会很快找到承佑。”

    米芝两手捂在胸口,昂首望着丈夫“你准备找到他,把他抓回来”

    王宸“不,我准备让人不动声色地跟着他,直到他自己旅游结束,自己回来。”

    米芝慢慢垂下眼睛,语气也变得缓慢“你们两个,到底因为什么事突然闹僵”

    王宸搓手“呃,嗯,啊,那个”

    米芝缓缓出了一口长气“要是为难,你不告诉我也行。你只需要记住,佑儿要有三长两短,我绝不苟活。”

    王宸“”

    --

    王承佑飞去西藏的第二天中午,莫颜又来了。

    楼下宿管打来电话,依旧是略显急躁的声音“有个叫莫颜的,要找你们寝室的王承佑。”

    “马上下来。”

    当楼下等待的莫颜发现今日份下来的又是郑曙光时,她的失落,依旧肉眼可见。

    “承佑他,还没有回来吗”

    “呃”郑曙光踌躇。

    “可以给我你们辅导员的手机号码吗也许承佑的手机坏了呢。”

    郑曙光抬头,将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这是承佑给你的。”

    莫颜带着惊讶抬头“你”

    “他已于昨天早晨飞去西藏。”

    莫颜的眼眶瞬间蓄满泪水“前天我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出差”

    在她的目光逼迫下,郑曙光只得点头。

    “他就在寝室,却不肯见我”

    郑曙光只能再次点头。

    “为什么”

    郑曙光讷讷不得言。

    目光垂落,落到郑曙光捏着的那封信上。莫颜很挣扎,直觉告诉她,信里不会有好消息,可不接又不意味着可以将已发生的翻盘。她至少应该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她吧。

    泪水冲破眼眶,很快滑落到下巴上。

    郑曙光这两天一路嗨上云霄的心情此刻缓缓降落了,他看着莫颜接信时忍不住颤抖的手,第一次怀疑他关于爱情、关于女生的信念。

    莫颜接过信,试图微笑感谢,嘴唇哆嗦得厉害,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她强作镇定地转过身,昂首挺胸,缓步出楼宇口。

    他临走见都不肯见她

    她做错了什么吗

    如果不顾王承佑劝阻去霓虹国进修算的话,她无话可说。

    泪水花了眼睛,世界在支离破碎中摇晃。

    莫颜凭着心中的倔强,一步一步往外走。

    一道路牙子,没被她看到,绊得她一个趔趄。无心反应的她,直接扑倒在地上。

    路上行人稀疏,有一个路过的好心人搀扶她,拂成蹲坐状后,再拉她,被她拒绝了。

    7月初的中午,火热的水泥路,一点点驱赶她周身的寒冷。

    跌倒,也有跌倒的好处。

    譬如,她可以借着跌倒的疼痛,肆意哭泣了。

    那些憋在心里的思念,那些异国水土不服的憋闷,那些受尽委屈而不得倾诉的糟心统统可以哭出来了。

    郑曙光不是王承佑,不会像王承佑那样,即使约定同时转身,也会悄悄再转回来,一直目视到莫颜的身影看不见。

    郑曙光转身后,就大步迈脚上楼,自然没有机缘看到这样蹲坐在地上放声大哭的莫颜。

    莫颜哭了很久,哭到头晕眼花,哭到大脑缺氧,哭到声音嘶哑喉咙肿痛,还有很多的委屈没有哭出来。

    一双有力的大手,搀扶住行将昏厥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