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阙朝凰之第一女帝 191:中秋邀约
作者:席妖妖的小说      更新:2020-01-27
    “对,可以吃。”谢琅点头,“明年大周所有的百姓都能种辣椒,相信秋天,各地都能有贩卖辣椒的,怎么做都好吃。”

    “想来也是,陛下就特别喜欢。”之前游历的时候,陛下几乎每日都要吃点辣椒,尤其是炒菜的时候,闻到他们的菜味道诱人,而自己的只有一点点盐,那滋味,现在想来都觉得委屈。

    “那是一种难以描绘的味觉盛宴,尝过之后,就再也忘不掉。”

    “……”差不多就行了,他还得等上大半年呢。

    叶寻最喜欢的就是辣椒炒肉,每次做这道菜的时候,厨房里的厨娘总能被呛得泪流满面。

    说实话,他即便是个欲望很低的人,对那道菜也是垂涎已久。

    “按照这样看来,中秋节那日,是否能开张?”

    “不完备,尽量吧。”谢琅也想着中秋节那晚出来走走,“朕想着,明年中秋节前,可以取消长安城的宵禁。”

    “是否会不妥?”周钰对此并不赞同,“大周的户籍登录已经接近尾声,日后大周的各处旅店想要住宿,必须得凭借户籍证明才可以,同时进出城门也需要差点户籍,这方面把控起来,问题应该不算大。”

    “其实,夜晚有夜晚的好,花灯璀璨,夜市喧闹,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

    “能!”周钰点点头,只是想象,就觉得繁华热闹了。

    “所以,宵禁什么的,有禁的好处,可有松的好处,不能因为禁了更安全,就否定了取消后的那点好处,凡事总有两面。”瞧见有工人推着平板车过来,上面放着树苗,让稍稍后退了两步,“朝廷的作用是什么,就是将好处留给天下百姓,将坏处全部遏制下去。但凡是能为百姓带来舒服的生活,朝廷总要更加尽心竭力才是,不然朝廷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陛下所言极是。”

    周钰觉得自己受教了。

    是啊,但凡是能为百姓带来便利,那就有存在的必要,大不了朝廷把不好的一面,给压下去就是了。

    取消宵禁,开放夜市,既能为百姓创造更自在的生活,也能让这些摆摊的老百姓多赚写银钱,一举两得。

    总不能因为担心不安全,就将这里面的好处视而不见吧?

    距离中秋节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这里的人可要加班几点了。

    谢琅催促了两句,下面的人就得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争取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当然在这里上工的人也希望早些完成,领了工钱后,回家能和家里人过个宽裕些的中秋节。

    不说其他,最起码能吃得上一顿饺子,菜里面能看到肉腥。

    而长安城的好几家木匠铺子也都在做市场和美食广场上用的货架以及小摊铺子。

    “中秋节晚上,要不要出来转转?”谢琅问道。

    周钰微微一愣,“好!”

    他心里有种微妙的感觉,却有觉得有些恍惚。

    难道,难道,难道……

    好吧,可能是他想多……了。

    “陛下是如何看待微臣的?”周钰到底不是个在这方面擅长的。

    谢琅侧眸看着他,思忖片刻,“天下少有的浊世公子。”

    “……”这评价,太高了。

    谢琅收回视线,唇角带着一抹玩味的浅笑,两人相携往皇宫方向去了。

    琥珀与玲珑的大婚在九月里,两人是同一日出嫁,既然是好姐妹,同一日出嫁也是一桩美事。

    还有一点顾虑,就是不想让苏颍一家再忙活一次。

    同一日嫁出去,只需要折腾一日便可。

    两个丫头的出嫁地,也是她下旨交代的,到底是给苏家添了麻烦。

    嫁衣,是宫里的绣娘一起帮忙做的,寻常的嫁衣,工序没有那么繁琐,绣娘一块忙活着,不到两个月就能做好。

    要知道皇族以外的女子出嫁,她们的嫁衣通常要绣上好几年,一直到出嫁前夕才会收尾。

    条件好的,府里有绣娘,前期是绣娘代劳,最后的几针再让新嫁娘扎下去,意思意思。

    至于一些贫困的人家,买不起鲜艳的红绸,就会用那种粗糙的红布来做嫁衣,哪怕布料粗糙,那鲜红的颜色,也格外吸引人的眼球。

    中秋节日渐临近,长安城内的很多店铺门前都挂上了喜庆的灯笼,即便不如上元节那般热闹,可今年是大周的天下,民间的百姓还是会热闹热闹的。

    尤其是当今女帝还免费给老百姓盖新房,这就比前朝的皇帝仁慈太多太多了,必须的大肆庆祝一下。

    市场和美食广场也接近尾声。

    美食广场四周都被翠竹给围起来了,四个大门,方便了百姓的进出,大门上挂着六只大红的灯笼,两边各自画着一碗一筷,中间的四只灯笼,则是写着“美食广场”四个字。

    城内的一些到处叫卖的店家知道这个地方,纷纷来这里购买摊位,摊位的价格很公允,可即便如此,对有的人来说还是有点稍贵,咬咬牙倒也能够买下来。

    摊位费是一个月一交,这也是为老百姓考虑,万一你生意不好,但是却交纳了一整年的摊位费,余下的岂不是都浪费了?

    若是你这个月生意好,下个月再续租就可以,只要你还想续租,别人就不能中途截胡,还是以你为先。

    再说城内有四个美食广场,东西南北四市,足够应付大部分的流动小摊位了。

    在学校附近,有一座新建成的小楼,楼里就有朝廷在这里设立的分部,不管是缴纳摊位费,还是其他的税,这里各个办公点都有,当然你成亲,也是要来这里登记的。

    谢琅设立的是姻缘阁,而非婚姻登记处。

    每一位将要成亲的新人,都需要带上户籍本,个人身份文书,来这里进行姻缘登记,到时候姻缘阁会给你们这对新人发放一个鲜红的小本本,姻缘的贺词极美,寓意自然也特别的好。

    这些衙门都对京兆府管辖,每月整理还账目后,须得全部送交京兆府,年底京兆府在进行统计,然后递交户部。

    其他州府也是如此行事。

    距离中秋节还有两日的时候,京城里的一户人家就开始忙碌起来了。

    这户人家姓张,也被成为豆腐张,做豆腐已经好几代了,在这一片一向大名鼎鼎。

    每日里,张家都是在家中做好豆腐,然后挑着担子在城内叫卖。

    这次美食广场就在自家门口,虽说他们的房子已经被拆掉了,新的还没有建成,不过吃饭的家什可都带着呢。

    他们家在广场不远处租了一个临时的院子,虽说不方便,可也不能把活儿给停了。

    听到那个广场,豆腐张二话没说,直接过来租了一个摊位。

    每一个小摊位都是木头房子,整整齐齐的摆在广场上,大小都完全相同,每一个摊位的面积都不算小,至少豆腐张觉得,这个小屋子,足够给他做豆腐用了。

    主要是摊位前面正对着一条通道,做好的豆腐可以在这里卖掉,甚至现做现卖。

    当然也可以把豆腐再加工,甚至做豆花,广场中间可是有不少的桌椅板凳呢,每张桌子能坐四个人,而且上面还有一面很大的油纸伞,遮阳挡雨,百姓在这里买了可以直接找地方坐着吃掉,也不用在蹲在角落里吃饭了。

    他和妻子走进自己的摊位里,看到这个小木屋。

    “他爹,还有两口灶台呢。”张家婆娘高兴坏了,“咱们把家里的大铁锅搬过来,放上去就能用。”

    “是啊!”豆腐张轻抚着摆台,“以后再也不用风里来雨里去的,挑着担子买豆腐了。”

    “可不是咋地,咱们家里做的就是豆腐,就算是冬天,在这里烧着火也不嫌冷。”张家婆娘激动的眼眶都红了,“你说这陛下是咋想的呢,居然能给咱准备这样的好地方。”

    “对,比以前的皇帝好。”豆腐张点点头附和。

    “还有两天功夫了,咱们快点把家什都搬过来吧,中秋节不知道这里人多不多。”

    “肯定不少,早点忙活早点开工。”

    如豆腐张这样的小摊主太多太多了,就这么一个广场,起码也有近两百个小吃摊位,当然最开始肯定没有那么多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肯定会越来越热闹的。

    单单是守着不远处的学堂,放学后,孩子但凡手里有点闲钱,肯定会来这里买点好吃的。

    比如谢宸那孩子。

    中秋佳节,如期而至。

    这一日,秋风徐徐,暖阳当空。

    中秋节是这个时候最隆重的节日,朝廷休沐日。

    学校里自然也是放假的。

    “二姐姐,我看到小吃摊那边有好些摊位了,今晚咱们出去转转?”

    “行。”天天吃御膳房的饭菜,虽说总是变着花样,可还是想去外面体验一番,不是喜新厌旧,而是人多的地方,吃起来也觉得热闹,会让人胃口大开。

    谢宸心里美滋滋的,好久没有和二姐姐一起出宫玩了。

    “玲珑,你没想着也去摆摊?”谢琅问道,“按照你的手艺,摆个小吃摊,生意肯定会很好。”

    玲珑倒是心动了,嫁人后她们就不会留在宫里了,可是孙铭几乎白日黑夜不定时的当值,她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定然无趣,孙铭的父母早逝,兄长与嫂嫂都住在金陵府,距离长安城千里之遥,再见无望,因此家中会只剩下她一人。

    摆个摊位的话,既能打发时间,还能给家里添个进项,算是一举两得。

    “陛下这样说,奴婢还真是心动了。”

    “心动不如行动,你这些年也存了不少钱了,摊位每月的费用不过一百六十文,以你的手艺,想来一两日就能赚回来了。”

    “那奴婢等出嫁后,就去买来试试。”她心里已经有了想要买什么的打算。

    因为两个姑娘和马昭孙铭相处的日子太久了,谈论起出嫁来,倒是不如其他的姑娘那般羞涩,落落大方,格外讨喜。

    晚膳过后,天色还稍显明亮。

    谢琅带着谢宸出宫,在宫门口遇到等候的周钰。

    “怎么在这里等着?谁还拦着你不让你进宫?”谢琅笑道。

    周钰作揖,“在城门前也挺好,还能看看前方来往的百姓。”

    “走吧!”

    谢宸松开谢琅的手,凑到周钰身边,低声问道:“周大学士,是二姐姐邀你一起的吗?”

    “回小殿下,却是如此。”

    谢宸微微蹙眉,拖着小下巴,嘀咕道:“二姐姐对周大学士很特别。”

    “……”噗通!噗通!

    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引人遐想。

    不过他懂得什么,也就是这么随口一说。

    说过就不在脑子里存着了。

    撩腿上了自行车,他踩着往前走,“二姐姐,我去喊谢洲哥,我们俩在广场南门等着你。”

    “小殿下跟在陛下身边,很是快活。”

    谢琅笑了笑,“说的好像不在我身边,就不快活似的。”

    “不如现在这般放松,之前陛下攻打南离,敬王殿下招微臣进宫议事,小殿下心里总觉得压着事儿,闷闷不乐的。”

    “好歹也是朕自小养到大的,心性坏不了。”对这点,谢琅还是很有自信的。

    “日后想来能成为像敬王那般的重臣。”

    “别说好听的,他的性子,在朝堂里可待不住,还不如多给他些钱,做个逍遥王爷呢。”谢琅瞧着那只余下丝丝晚霞的天空,美的惊心动魄,“做官有做官的好,无官却也一身轻。”

    两人结伴走在街头,此时街上的人不少,大多都是男人和孩子,家里的婆娘这个时候可能都在家里准备晚饭。

    等夜幕降临,这座京都才能彻底的散发出它的魅力。

    “是不是把我给忘了?”一道香风袭来,谢琅与周钰中间,挤进来一个人,可不正是姚理。

    谢琅见状,瞪了他一眼,“倒是有些日子没见到你了,被你爹给软禁了?”

    “知我者,陛下也。”姚理唉声叹气,“老头子可真够狠的,足足关了我三个月,从小到大第一次,临走之前,都让家里人看着我,前两日才解禁。”

    关禁闭的原因,自然是和南离覆灭有关。

    如今大局已定,姚慧芳又能如何,难道挥师百万,攻打京城?

    谢琅这个皇帝做的的确很称职,能削弱朝中权贵来供养天下百姓,单单这一点,就绝非一般的帝王能做到的。

    京城私人粮店全部关闭,只余下十几家朝廷隶属的粮店,这里的粮食全部都有朝廷调控价格,比起以往都要便宜近三成,并且朝廷规定,全国的两家,在没有特殊情况下,各地知府不得随意提价或者是降价。

    如此以来,没有田地的百姓也不担心吃饭困扰了。

    两家维稳持平,不说是对天下百姓,就是对边关安定也有了极大的好处。

    姚慧芳将军临走的时候,还带走了不少的军饷和粮草,其中里面有白花花的食言,洁白的霜糖,另外还有保证卫生用的肥皂。

    当今陛下这般厚待边关将士,他作为主帅难道真的要带领他们造反?

    但凡是战争,总要伴随着不断的死亡。

    不管是京城还是边关,他们都是这片土地上的人,自家人打自家人,他自认做不出来。

    罢了,事已如此,多想无益。

    可是姚理却不得不罚,不然姚将军心里堵得慌。

    南离的灭亡,姚理在里面起着一定的作用,可以说是南离的“罪人”,却也是大周的“功臣”。

    好在他对做官没兴趣,不然姚将军都无颜面对列祖列宗了。

    只是罚了他三个月的禁闭,已经是对这个儿子最轻的惩罚了,他可是连一指头都没动过他。

    不然念念非得跟姚将军急眼不可。

    “倒是被朕给连累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姚理伸开双臂,“看,现在这片土地,难道不是正在散发着活力吗?”

    比起之前,现在的长安城在姚理看来,连空气都是新鲜的。

    甚至是自由的。

    这份抒情,倒是让谢琅忍俊不禁了。

    “一起逛吧。”

    “当然,我可是守着这条路,在等陛下呢。”说罢,还挑衅似的看了周钰一眼,暗搓搓的挪了一下,离着谢琅更近了。

    周钰无奈,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怎么如此诡异?

    这一路走走停停,四处看看,到了美食广场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

    而此时的长安夜晚,才算是彻底复苏。

    置身其中,到处都是明亮的灯笼高挂,抬头望去,街道两边几层楼高的店铺,绳索交错,红色的灯笼高悬其上,将整条街渲染的犹如星河璀璨,徜徉其下,恍若置身于梦境之中。

    美食广场上的人很多,他们来的是东市,在南门入口处,看到谢宸和谢洲以及明珠在这里闲聊,并等着他们。

    瞧见谢琅的身影,谢宸快步上前,拉着谢琅的手臂。

    “二姐姐真慢,我们在这里等了快一个时辰了。”

    “一路走走看看,慢了些,进去吧。”

    随着人流进去,第一家就是包子铺,折叠的蒸笼就在木屋里面放着,摆台上还竖着两摞蒸笼,正散发着腾腾的热气。

    好些人站在这里,吆喝着要几个肉包子,几个孩童跟着大人,在缝隙里窜来跑去,笑声洒落一地。

    “咦,豆花。是张记豆腐店的。”明珠瞧见后,快脚上前去,谢宸自然也不落下,谢琅等人则是在外面等着。

    这次就是出来闲逛的,孩子们喜欢,陪着就是,不着急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