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八百九十六章 收兵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10-02
    ,归一!

    听得白牧轻描淡写的回答,吴中元有些后悔问出这样一个近乎幼稚的问题了,相较于白牧的自信从容,他显得冲动而毛躁,少了泰山崩于眼前而色不变的沉稳和定力。

    哪怕心情多有沮丧,吴中元却强打精神,没有在众人面前显露自己的真实情绪,强定心神,高声说道,“将三族亲兵和火器禁卫的伤亡情况报给我。”

    “金熊巫师仍有二十八人可以冲锋陷阵。”吴荻率先开口。

    姜南没有似吴荻那般婉转的汇报伤亡情况,而是直接说道,“金牛勇士折损了三十多人。”

    “金乌勇士还有不到三十人。”黎别说道。

    最后开口的是王欣然,“火器禁卫也只剩下了二十几人。”

    哪怕吴中元并没有显露自己的情绪,黎泰也能猜到他此时心情很差,自一旁高声说道,“临阵对敌,必有伤亡,圣上无需惋惜痛心,浴血沙场,马革裹尸是我们的荣幸。”

    “我离开之后,东关发生了什么事情?”吴中元问道,根据时间推断,他来到心月岛之后不久,东关就失守了。

    众人交换过眼神之后,由吴荻出言回答,“敌方突然出现了十几个三灵修为的异类高手。”

    吴荻只说了这一句话,不过这也足够了,有十几个三灵修为的高手前往驰援,三族亲兵和火器禁卫以及诸位异姓王爷根本招架不住。

    此外,十几个三灵修为的高手如果真正大开杀戒的话,己方一定会全军覆没,而现在己方的损兵折将无疑是在战斗中拼尽全力,竭力阻拦所造成的,由此可见神族在东关秉承的战略是能不杀就不杀,说白了就是还是手下留情了的。

    神族为什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强大的帮手?东海龙族与神族到底是什么关系?此前侵扰心月岛是不是亦是受白牧授意而有心试探?除此之外还有诸多疑问,不过此时不是逐一推敲的时候,眼下己方众人还在各处寻找妖魔鬼三道的余孽,即便此番在东关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也不能一蹶不振,万念俱灰,该做的事情还得继续做。

    想到此处,吴中元逐一下令,“而今此间事了,黎泰,逐浪,你们率领本族勇士继续搜寻各道残余,若有发现,立刻通禀。”

    待二人高声应是,率众离队,吴中元又冲于清都说道,“于清都,寡人即刻送你回返本城,你组织人手前往东关善后。”

    待于清都应声,吴中元施出瞬息千里,将他送回了夷人城池。

    “祝千卫,黎万紫,”吴中元说道,“你们也往东关善后,事情毕了,立刻回返有熊,参与朝会众议。”

    二人正色应是,吴中元再施瞬息千里,将他们二人直接送往东关。

    吴中元冲余下众人说道,“诸位浴血奋战,劳苦功高,正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东关失利只是因为我们对神族少有了解,并不是诸位畏战退缩,为免路途奔波,我即刻送诸位回返有熊,略作喘息,稍事休整。”

    吴中元是人族的君王,也是所有人的主心骨,众人见他方寸不乱,斗志不减,心里也就有了底气,尽数发声,轰然应是。

    吴中元体内还有灵气剩余,便分四次将众人分批送回。

    将所有人送走之后,吴中元也瞬移消失,但他并没有回有熊,而是现身于有熊西面十里外的山中。

    如果回到有熊,免不得面对众人,在面对众人,面对失利之前,他需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喘口气,回回神,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

    人在遭遇重大变故之后都会发懵,吴中元也不例外,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他的前瞻和预料,他没想到神族会有这么多潜在的高手,也没想到白牧将他调往心月岛是为了考验他,更没想到白牧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灵气修为,还有就是他也没想到白牧竟然毫不避讳与心月狐的关系,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白牧会对心月狐的存在讳莫如深,雪藏避讳,没想到白牧不但敢在众人面前表露他与心月狐的关系,还敢不经神族众议,直接给他一个正面赌斗的机会。

    所有人都喜欢血战的激昂和胜利的喜悦,但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遇到各种挫折,此番人族等同吃了个大败仗,之所以没有被神族血洗,还是因为对手心存仁慈,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喜欢被人怜悯,这会令人很憋气,很窝火。

    为了稳定自己的情绪,吴中元随手自林下抓了一把雪塞进了嘴里,紧锁眉头,缓慢咀嚼,他在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自失败的沮丧中走出来,客观的审视此事。

    首先要客观判断神族为什么不冲人族大开杀戒,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如果神族完全是出于怜悯和同情,那种感觉就像吃了个苍蝇,吐不出,咽不下,不过仔细想来,神族之所以不血洗东关众人,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神族对人族心存怜悯,根据白牧先前所说的话不难看出,他对人族是充满失望和鄙夷的,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出于对他的忌惮,如果神族真的将王欣然等人尽数杀掉,那就会将他逼上绝路,学过政治学的人都知道,家庭的存在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促进社会的稳定,一个了无牵挂且万念俱灰的人是非常可怕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神族不杀王欣然等人是个非常明智的决定,既能显示自己的光明正大,又能表达对他心存善意,最主要的是神族很清楚杀了王欣然等人将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恶果,等待神族的将会是耗时长久的疯狂报复,他可能打不过白牧,但白牧之下,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白牧能把他杀成孤家寡人,他也同样能把白牧杀成光杆儿司令。

    想到此处,吴中元心里舒服了许多,因为神族之所以不杀王欣然等人,不是因为不忍心,也不是因为不屑,而是因为他们不敢。

    思考问题是最耗费时间的,吴中元站在雪地里已经超过了十分钟,但他却并不急于回返有熊,他必须独立理顺这件事情,合议固然有用,但作用并不是很大,只能起到拾遗补缺的作用,《战国策》里有句话,‘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现在他是黄帝,下面的人即便献计献策也会将他的感受放在第一位,很大程度上会丧失客观,故此真正的大主意还得他自己拿。

    随后他思考的问题是白牧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首先可以确定白牧是个自视甚高的人,神族的共同特点就是嚣张跋扈,自认为高人一等,事实上他们也的确高人一等,自视甚高的人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言出必行,这种人不会允许自己出现道德瑕疵,而白牧对他的考验也正是看他是否能够做到言出必行,如果他做不到,那白牧就不会给他一个公平对赌的机会,因为对赌的前提是愿赌服输,不会赖账。

    如何看待白牧给他的这个机会?换个说法就是白牧为什么要给他这个机会?这个问题其实也并不复杂,这就像两个大国之间的博弈,都有核武,一通狂轰滥炸,双方都会死翘翘,而双方都不想看到这种局面,于是只能在可控范围内进行战争,而赌斗就是最好的方式,赢方获得利益,输方损失利益,公平公正,战事不至于失控。

    相较于东方的见机行事,随机应变,西方人更看重契约精神,所谓契约精神,说白了就是我不管你遇到了什么困难或问题,你既然答应了,就得说到做到。白牧无疑属于后者,跟这种人打交道是不能指望他高抬贵手,通融变通的,一旦定下赌局就得愿赌服输,届时提出的赌注就一定得全部兑现,假如说定下的赌局是不死不休,那在己方众人落败之后,想要请求白牧高抬贵手留己方众人性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一点通过白牧宽限他半年时间就能清楚的体现出来,他在心月岛滞留半年,白牧就还他半年,公平对等,既不吝啬,亦不大方。

    目前人族面临的处境大致就是这样,担心自外面滞留太久己方众人会担心,吴中元便瞬移回返有熊,现身于中天殿前。

    此时王欣然等人已经在大殿前等候多时了,见吴中元回返,立刻围了上来。

    吴中元此时已经自沮丧的情绪中走了出来,冲众人点头之后快步走进大殿,王欣然等人随后跟了进来。

    “圣上,此战我们虽败犹荣,你也不要太过忧心。”姜南率先开口。

    吴中元回头看了姜南一眼,冲其笑了笑,姜南感情厚重内敛,很少说出安慰人的话。

    吴荻接话附和,“神族虽然高手如云,但圣上乃太元修为,不死金身,他们提出与我们对赌亦非出于怜悯同情,而是他们不想玉石俱焚。”

    吴中元又冲吴荻笑了笑,吴荻非常聪明,知道他可能会纠结什么,故此有的放矢,婉转提醒,间接宽慰。

    吴中元坐上龙椅,冲正在点烟的王欣然问道,“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王欣然听到了吴中元的问话,却并未立刻回答,直待点上香烟深吸了一口方才开口说道,“神族不想跟咱们爆发全面战争,他们想通过局部战争打的我们心服口服,这是很聪明的作法,可以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战果。”

    吴中元点头过后出言问道,“相国呢?”

    “在驿馆,兽族派来了使节,相国前去接见,已经派人前去召请了。”吴荻说道。

    “兽族这时候来干什么?”吴中元随口问道。

    “不清楚,”吴荻摇头,“圣上可要亲自接见?”

    “先等等,”吴中元摆了摆手,“趁现在没外人,你们说说自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