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七百五十三章 无信不立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05-20
    . ,最快更新归一最新章节!

    敌对势力复制的传送阵法虽然有其使用弊端,但是也有改进之处,可以在时间转移的同时进行空间转移,说白了就是不但可以将人送到远古时期,还可以降低高度,送到临近地面的低空。

    前一刻还处在拘束压抑的空间站,后一刻已是晴空万里,低头俯览,四面八方全是郁郁葱葱的原始密林,深深呼吸,空气清纯干净,草木气息沁人心脾。

    吴中元没有落地休息,而是直接凌空转向,飞掠东北,这里距饮马河较近,他想过去看看那里的景物,以此确定自己所在的年代有没有偏差。

    但只掠出十几里他就转向西南了,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种更加便捷的验证方法,那就是感知扈从,心念送出,立刻感应到了大傻。再感应黄毛儿,三爷,穷奇,皆有回应。

    这便证明自己所在的年代没有偏差,直到这时他才彻底放下心来,全力加速,赶赴有熊。

    虽然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再回远古时期,仍有恍如隔世之感,现代的一切在瞬间变的异常遥远。

    在借助传送阵法回返之前,他已经按照赵颖先前所说的步骤启动了空间站的自毁程序,在他离开的同时空间站便开始偏离既定轨道,不再接收地面控制系统发出的信号,很快就会进入大气层燃烧焚毁。

    在此之前他一直感觉现代才是家乡,这里只是他的战场,但此番回来,他的想法转变了,回返有熊时他有了回家的急切,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变化,主要是因为他将林清明送了回来,还有师父和黄萍的棺椁,家乡是个很模糊的概念,亲人和故人在哪里,家乡就在哪里。

    半个时辰之后,吴中元来到大夼地界,此时正值收获季节,族人们发现上空有人飞掠而过,纷纷抬头上望。

    眼见众人眼中多有疑惑惊诧,吴中元很是不解,闪念之后方才想起自己此时仍是现代穿戴,急忙心念闪动,改变了装束,玄紫常服,金龙披风,仗剑负弓,疾飞而过。

    族人反应较慢,但各阶勇士认出了吴中元,急忙招呼族人就地跪倒,仰天叩拜。

    没有人不喜欢别人尊重自己,吴中元也不例外,眼见下面跪倒一片,免不得生出君临天下的虚荣,不过更多的还是责任和压力,他是人族的首领,他要为所有人负责,很多人不太理解这种心态,简单说来就是人家认你当大哥,以后跟你混了,身为大哥就得保护人家,不能让人家遭遇危险,更不能让人家饿肚子。

    赶回有熊地界已是上午巳时,距有熊尚有百里路程,吴中元便远远的看到有熊城外人山人海,不止城外空旷区域挤满了人,连城外各处的山上也有人汇聚。

    见此情形,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有熊发生了变故,再一看,也不像,城外众人明显是一群乌合之众,服饰各异,老幼不一,看架势不像是来打架的,倒有农村赶大集的味道。

    转念一想,恍然大悟,离开之前老瞎子曾经征求过他的意见,将混元鼎开炉的时间提前,这些人自各处赶来,很可能是为了借用混元鼎淬炼丹药。

    为免引起不必要的躁动,吴中元便隐去了身形,再行几十里,隐约闻到一股奇特香气,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香气,很像檀香,却多了几分芝兰的清新。

    离有熊越近,香气越浓郁,此时下方众人纷纷翘首远眺,视线都集中在了皇宫所在方位,多有议论猜测,只道突现奇香,久久不散,定是有造化灵丹现世。

    闻得奇异香气,又听得众人猜测,吴中元加速回返,此前开炉混元鼎只出过三虚灵丹,还没出过更好的灵丹,故此他也无法确定这奇异的香气是不是灵丹所发,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某个借用混元鼎的人带来了一味奇异的材料。

    丹殿位于中天殿的正前方,到得皇宫上空,只发现丹殿外面站了不少人,大部分是己方众人,只有两个外人,这两人都是身形高大的男子,年纪在三十到四十之间,所穿衣物带有明显的外族特点,头上都戴着皮帽,戴黑帽子的那个双眼缠着绵布,而戴绿帽子那个则缺了一条左臂。

    短暂的俯视之后,吴中元现出身形,敛气下落。

    黎万紫最先发现了他,见他平安回返,喜不自胜,单膝跪地,高喊见礼,“恭迎圣上还朝!”

    姜大花,吴焕等人也在此间,十几人紧随其后,半跪见礼。

    “免礼。”吴中元摆手说道,到得此处,那股奇异香气更加浓烈,而发出异香的正是丹殿里的混元鼎。

    那两个外族男子慢了半拍,直到这时方才反应过来,绿帽子扶着黑帽子双膝跪倒,磕头触地,“刘氏双雄拜见黄帝大人。”

    “刘氏双雄?”吴中元自言自语,这个名号他好像在哪里听到过,不过印象并不深刻。

    一时之间也想不起二人是何来历,便随口说道,“二位不是我的臣子,不必多礼。”

    当是听到了吴中元的自言自语,黑帽子急忙说道,“亏得黄帝大人还记得我们,当日逆贼反叛,我们兄弟二人曾经杯水救火,略尽绵薄。”

    “是啊,是啊。”绿帽子连声附和。

    听二人这般说,吴中元终于想起了二人,当日他被牵绊在了心月岛,姜韬等四虫化身趁机反叛,试图逼宫夺权,而老瞎子等人为了平息叛逆,召集了一些事先送来定金,想要借用混元鼎的外人,这刘氏双雄就在其中。

    “二位来自孤云峰?”吴中元问道,实则他并未见过这两个人,之所以对他们有印象是因为事发当日那些助拳之人担心自己的功劳被埋没,在追剿叛贼时曾大声喊出了自己的来历。

    “黄帝大人好记性啊,正是我们兄弟。”绿帽子忙不迭的接话。

    吴中元刚想接话,姜南和阿洛出现在了丹殿门口,见他顺利回返,二人也免不得欣慰欢喜,但礼不可废,二人也如众人这般冲吴中元见礼,阿洛行的是半跪礼,而姜南是皇后,行的是站礼。

    “二位快起来吧。”吴中元冲刘氏双雄抬了抬手,然后又冲阿洛抬了抬手,最后视线移到了姜南脸上,“异香何来?”

    “出自混元鼎。”姜南回答。

    “是何缘故?”吴中元追问,他自现代说的是现代语言,回来之后立刻就能改用古代语法,也不需刻意改变,自然而然,就如同在外面说普通话,回到老家就能改说方言一样的道理。

    “炼丹尚未结束,尚不清楚是何缘由。”姜南摇头说道。

    吴中元是混元鼎的发现者,对混元鼎多有了解,混元鼎炼丹有没有结束他一清二楚,姜南没说实话,这一炉丹药分明已经淬炼完成了。

    由于刚刚回返,不太了解情况,吴中元便没有揭穿姜南,四顾之后不见吴荻和老瞎子,便出言问道,“怎不见相国和吴皇后?”

    “相国卧病在床,吴皇后前去相府探望,尚未回返。”姜南说道。

    听得姜南言语,吴中元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老瞎子卧病在床应该是真的,老瞎子的身体本就不好,之前又跟随众人去了一趟现代,现代空气质量很差,老瞎子耐受不了也很正常。但吴荻前去探望老瞎子就不对了,与礼不合,身为皇后,是不能独自去探望病中的臣子的,即便要去,也只能跟黄帝一起去。

    不过吴荻应该是真的去了相府,但她去相府绝不是单纯的看望老瞎子,而是去跟老瞎子商议混元鼎所出的这炉丹药应该如何处理,奇香扑鼻,外萦十里,这是三虚灵丹都没有的异像,由此可见混元鼎里至少也是一枚三灵灵丹,这还是保守估计,也可能更好。

    “诸位在此稍候,”吴中元转身走向中天殿,“姜皇后,你随我来。”

    众人齐声应是,姜南离开丹殿,跟着吴中元进了中天殿,转身示意禁卫关上了殿门。

    “怎么回事?”吴中元低声问道。

    姜南压低了声音,“鼎中必有黄白灵丹。”

    三灵修为为白色灵气,而三元就为则是黄色灵气,姜南的意思是里面很可能三灵和三元修为的灵丹。

    “我已经猜到了,”吴中元点头过后出言问道,“这炉丹药属于他们?”

    姜南没有立刻回答,犹豫过后方才点了点头,“相国议定,借用丹鼎者需先缴一炉为赋酬,二次开炉方才属于他们,这是第二炉。”

    “不能言而无信,不管里面是什么丹药,都交给他们。”吴中元说道。

    吴中元是黄帝,他的话就是最终决定,听他这般说,姜南便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吴荻的声音自殿外传来,“参见圣上。”

    “进来说话。”吴中元说道。

    殿门打开,吴荻进来,禁卫再度关上了殿门。

    “圣上吉人天佑,平安归来,可喜可贺。”吴荻大为欢喜。

    “这段时日辛苦你了。”吴中元笑道,会说话的人不一定是奸臣,不会说话的人不一定是忠臣,吴荻的确会说话,但并不表示她说的是假话,她脸上关切喜悦的神情说明她语出真心。

    “圣上言重了,这是臣妾份内之事。”吴荻说道。

    “丹药一事,相国怎么说?”吴中元直涉正题。

    吴荻收起笑容,正色说道,“此事非比寻常,相国和我的想法是与刘氏兄弟足够补偿,设法留下鼎中丹药。”

    “如果人家不同意呢?再如何?”吴中元歪头看她。

    吴荻与吴中元是夫妻,对他多有了解,吴中元歪头斜视时往往比较严肃,由此可见他并不赞同二人的作法,倘若将备用方案说出来,吴中元肯定更加恼火。

    但吴中元既然问了,不回答也不成,斟酌过后,吴荻说道,“圣上重信守诺,光明坦荡,但此事非同小可,而今圣上乃太灵修为,为人族之最。但如此异像,鼎中丹药定然在三灵以上,倘若为奸人所得,后果堪忧。”

    吴中元没有接话,吴荻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此炉一开,他的灵气修为将不再是人族最高的。

    见吴中元不接话,吴荻又道,“此事关系到天下苍生……”

    “别拿天下苍生做幌子,”吴中元正色说道,“答应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不管里面是何种品阶的丹药都属于他们。”

    “若是三灵灵丹,圣上还可钳制,若是三元灵丹……”

    “这炉丹药本就属于他们,不管是什么品阶都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