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七百三十九章 次声波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05-04
    !

    ♂nbsp;   就在吴中元愕然之际,共振嗡鸣再度传来,这是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很难言喻,并不是单纯的疼痛,仿佛置身于巨大的铜钟之中,而有人自外面猛力敲击铜钟,牵扯五脏六腑,拘绷筋骨元神,令人心跳紊乱,手足痉挛。

    这种奇怪的共振嗡鸣他是头一次遇到,听王欣然先前言语,好像是一种名为次声波的声波武器,敌人既然用上了这种声波武器,就说明在他们看来这种声波武器对他是有效的,而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再次经受次声波,令他周身痉挛,萎靡倒地。

    越是危急关头,越要保持冷静,吴中元很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想要保持冷静,首先头脑要清醒,而人在经受重创之后会进入茫然状态,茫然状态所持续的时间取决于重创的程度和个人的反应速度,身拥太灵修为,吴中元反应速度远超常人,但是这种次声波所造成的创伤异常强烈,受创之后很难立刻稳住心神。

    一秒可能不止,但绝不会超过三秒,吴中元勉强稳住心神,撑臂起身,急催灵气想要震掉之前豁开的钢板,但不等灵气发出,次声波再度传来,一次次声波就足以令身拥太玄修为的王欣然口鼻流血,足见次声波对人体的危害何其严重,短时间内连续三次经受次声波,便是身拥太灵修为,吴中元也耐受不住,周身痉挛,扑倒在地。

    精纯的灵气修为虽然无法抵御次声波,却可以让他在接连遭受重创之下保持些许清醒,正是凭着这些许清醒,吴中元做出了最后的判断和最后的应急措施,最后的判断是当次声波再度出现之后,他一定会晕死过去。最后的应急措施是化实为虚,将所有随身物品隐去,确保随身物品不会落入敌人手里。

    练气之人之所以强大,除了精纯的灵气修为本身,元神的强大也是主要原因,灵气修为想要爆发威力,需要依靠元神下达指令,次声波并不能克制灵气修为,但它可以震荡元神,令元神无法控制经络气穴和自身灵气。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吴中元在与时间赛跑,在倒地两秒之后他勉强稳住神识,送出意念化实为虚,第三秒时随身物品消失,第四秒没有反应,第五秒时次声波出现。

    在晕过去之前,吴中元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对方释放次声波并没有固定的间隔时间,随时可以释放,什么时候释放,取决于对他的观察。只要他有异常动作,对方就会立刻释放次声波,上一次是他站起来想要击碎钢板时,而这一次是在他随身物品消失之后。

    晕死是人体的一种自我保护措施,当疼痛超过人体难以耐受的程度,就可能对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在这种情况下人就会晕死过去,以此保护神经系统。

    身拥太灵修为,是不可能长时间昏迷的,几秒之后就会苏醒,只要苏醒,肢体就会不由自主的痉挛抽搐,对方知道他的厉害,并不给他喘息回神的时间,只要发现他四肢抽搐,就会立刻释放次声波。

    如此一来,每隔几秒吴中元就会经受一次次声波,这种感觉比触电还要难受,太灵修为虽然体内已无浊气,却无法将自己的肉身分解重聚,只要有肉身,神经系统就会存在,而人体有动物性神经和植物性神经两种神经,后者并不受大脑控制,也正因如此,他只要苏醒,肢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抽搐。

    此时此刻他什么都做不了,别说脱困了,连收回灵气的意念都来不及发出,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只要晕死,精纯的灵气修为就会将自己快速唤醒,只要苏醒肢体就会不由自主的抽搐,只要抽搐对方就会释放次声波,如假包换的恶性循环,每隔几秒就会遭受一次次声波,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由于对方释放次声波的频率异常频繁,吴中元根本来不及收回灵气,灵气不收回,就会一直陷入恶性循环,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这群人竟然连他放弃抵抗的机会都不给,不过愤怒之余倒也能够体谅对方,他不是狼狗,也不是虎豹,他是金龙,对方很清楚他稳住阵脚的后果,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由于一直在晕死和初醒状态循环往复,对时间便没有准确的概念,感官也异常迟钝,接下来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对方好像在重新焊死他先前豁开的缺口。

    农村人都知道,拴起来的狗比散养的狗更厉害,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拴起来的狗心里充满了怒气,受制于人的感觉本就不好,再经受难以忍受的折磨,不管是动物还是人,心中都会积聚大量的怨气和怒气,在随后不知道多长的漫长时间里,吴中元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只要脱困,必定将对方赶尽杀绝,挫骨扬灰。

    频繁发出的次声波,无休止的折磨,仿佛过了几个世纪,痉挛终于消失了,次声波也停止了,但次声波停止之后吴中元却并没有恢复清醒,他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昏昏沉沉,恍恍惚惚。

    即便是恍恍惚惚,感官也比之前频繁遭受次声波时要清醒一些,他看到了白炽灯的光亮,也看到了一群医生和护士在他身边走动忙碌。

    看到医生和护士,吴中元首先想到是得救了,因为二人遇袭之时,总部已经锁定了二人所在的位置,能够及时派出救援队伍,但是转念一想,应该不是得救了,对方既然设伏抓捕,接下来肯定会有应对之策,一定会在总部救援之前将他转移到别的地方。

    吴中元的思考效率极高,别人需要想一天的事情,他可能只需要一分钟就能方方面面全考虑到并得出正确答案,但是此时他反应速度好像变慢了无数倍,先前这一连串的思考,如果换做平时三秒钟都不用,而此时直到医务人员离开许久方才得出答案。

    不过能思考总比不能思考要好,哪怕反应迟钝,吴中元还是想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浑浑噩噩,昏昏沉沉,对方应该给他注射了某种能够压制神经的药物。

    正所谓气随意动,想要控制和使用灵气,首先头脑要清醒,注意力要集中,对方无法压制他的灵气,却可以使用包括药物在内的各种手段令他头脑不清醒,只要头脑不清醒就无法使用灵气,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施展不出来。

    古人云,既来之,则安之,吴中元此时就是这种心态,而他之所以有这种心态并不是自己有多豁达,多想得开,而是没办法,身不由己,想不安之也不成。

    不过有一点倒是令他很安心,在他丧失战斗力的这段时间对方并没有趁机杀他,这就说明对方短时间内不会杀他,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只要活着,就有脱困的希望。

    大部分人在沦为阶下囚之后都会忐忑沮丧,而吴中元却并未沮丧,相反,他在内心深处同情对方,对方还是低估了他的能力,自认为可以制得住他,实则最明智最正确的作法就是在抓到他之后立刻杀了他,对方不立刻杀掉他的这个决定,会将他们所有人送上绝路,包括罪魁祸首,也包括所有参与此事的人,甚至包括这里的看门狗,如果这里真有看门狗的话。

    不知何时,又进来一群人,都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围着他说着什么,具体说的什么吴中元听不清,因为对方的说话声异常缓慢,实则也不是对方语速慢,而是他反应慢。

    不过有一点他倒是确定的,那就是这些人说的是汉语。

    由于对方戴着口罩,他便看不到对方的样子,这也令他怒气更盛,这些人把他当成传染源和研究对象了。

    口罩这东西的确可以在某些特定环境下阻隔细菌,但是口罩本身也会令人体呼出的包括二氧化碳在内的有害气体被人体再次吸入,由此引发程度不一的血氧不足,并最终导致包括快速衰老,反应迟钝,易燥易怒,心脏骤停,心肌衰竭在内的各种不良反应,尤其是众人佩戴的这种医用口罩,连续佩戴超过四个小时就可能引发严重的肺气肿。

    佩戴口罩本身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生活习惯,只是一种特定环境下的防护措施,本质是两害相衡择其轻!

    虽然神识混沌,但由灵气组成的肉身远比正常人的免疫能力要高出许多,不知过了多久,吴中元逐渐清醒过来,所谓清醒也只是相对清醒,远远达不到控驭灵气所需的精神状态,不过却可以较为清楚的听到众人的谈话,众人此时正在谈论的是如何获取血液样本和活体样本,以及连续三天的次声波冲击和过量注射镇定剂会不会对送检样本产生未知影响。

    听得众人交谈,吴中元这才知道此前漫长的摧残足足持续了三天,而三天时间足够对方将他自游轮上转移到对方认为更加安全的实验场所。

    就在此时,有人惊讶说道,“他体内的氯丙嗪含量正在快速消退。”

    “加大剂量,立刻注射。”有人下令。

    注射不需要扎针,因为他手背上本来就插有输液装置,几十秒后,吴中元再度陷入浑噩昏沉。

    此番被注射的剂量应该很大,恍恍惚惚,昏昏欲睡。

    就在此时,吴中元突然感知到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这种异样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这种异样的感觉生出之后立刻快速消退,而吴中元也终于反应了过来,这是有人在利用带有他自身灵气的信物在感召他,位置在东南方向千里之外。

    察觉到有人在感召自己,吴中元疑惑万分,王欣然已经被他送回了远古时期,而分别时他也并未给赵颖留下信物,现代不可能有人感召自己。

    他是五行齐全的九阳巫师,留下的信物可以是五行任何一个属性,此番感召,对方所用的是土属信物,而他之前送出去却没有使用的土属信物只有一件,那就是阿洛所持有的茶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