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七百一十一章 君臣挚友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04-13
    !

    ♂nbsp;   见吴中元起身,王欣然也站了起来,“去吧,咱们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定要交代详细,千万别有什么疏漏。”

    吴中元点了点头,移步出门。

    离开中宫,吴中元去了姜南所居住的西宫,他想看看姜南临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潜在的线索。

    通过房中的事物来看,姜南走的很从容,收拾的很仔细,毕竟挑选一百名西宫亲兵需要不短的时间,姜南走的时候该带的都带了,也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自西宫做了短暂的停留之后,吴中元来到中天殿,命黄袍禁卫传召老瞎子前来觐见。

    各国吏制都设有副职,副职还是很有用的,平日辅佐主官开展工作,在主官不在位的时候代行主官职责,先前自心月岛滞留了半年,也幸亏有老瞎子代管监国,此番远行,诸多事物还是得交托给老瞎子。

    在传召老瞎子的同时,吴中元也派出禁卫,前去传召阿洛和阿炳。

    坐等片刻,吴中元起身开启密室,万山红收藏的玄铁兵器大多被他分发给了各大垣城和邑城城主,但他还留下一部分,留下的这些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其中就有可以旋转穿刺,威力惊人的暗星长矛,这根长矛他是留给阿炳的,吴熬掌权的时候白老族惨遭熊族血洗,他一直感觉亏欠阿炳,有心优待补偿。

    不多时,老瞎子来到。

    “没有外人的时候无需拘礼。”吴中元阻止老瞎子行礼,转而走下龙椅,扶着老瞎子入座,然后自坐其右,直涉正题,三言两语,意简言赅。

    听得吴中元讲说,老瞎子垂眉沉吟,久久不语,良久过后方才出言说道,“圣上可曾想过,您所做的这个决定可能正是魔族希望您做的?”

    “详说。”吴中元说道。

    老瞎子语速很慢,“眼下正值备战的紧要关头,也快到了谷米收获的季节,您在这个时候离朝远行,倘若朝中发生变故,我等如何应对?”

    “我们此去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七天就能回来。”吴中元说道。

    “倘若天不遂人愿,又当如何?”老瞎子问道。

    吴中元明白老瞎子的意思了,“先生并不赞同我前去寻找姜南?”

    老瞎子干咳两声,出言说道,“在圣上龙潜之时,微臣和姜皇后就已经跟随在您的身边了,微臣与姜皇后也甚是亲近,我也希望您能早些寻到姜皇后,但是我更担心姜皇后的失踪是魔族有意为之,扰乱圣心自不必说,却也不能排除它们此举是为了调虎离山。”

    “调虎离山?”吴中元自言自语。

    老瞎子点了点头,“正是,圣上此前曾经离朝数月,微臣与一干同僚呕心沥血,勉力支撑,维持的十分艰难,结果您也看到了,若不是圣上于危急时刻赶了回来,反贼的逼宫恶举就会得逞,我等众人也会遭受清洗。”

    不等吴中元接话,老瞎子又说道,“微臣年老体衰,精力每况愈下,若是辅佐圣上掌管熊族还能勉力为之,但现如今圣上统领人族,疆域辽阔,族人众多,微臣徒有分忧之心却无分忧之力。”

    老瞎子言罢,吴中元没有接话,老瞎子所说确是实情,但主要原因还是老瞎子并不赞同他前去寻找姜南,倒也不是老瞎子无情无义,而是老瞎子顾全大局,这也是老年人和年轻人最大的区别,上了岁月的人做决定会更多的考虑后果。

    见吴中元沉默无语,老瞎子知道他心意已决,叹气过后再度说道,“倘若它们只是为了将圣上暂时骗走那还好说,圣上此前敕封诸王,赏赐盔甲,擢升修为,而今连两位亲王在内,我们已有十二位三虚高手,寻常变故我们也能勉力应对。但微臣最担心的是它们暗中算计,断您退路,令得金龙不得入海,猛虎不得归山。”

    经历过太多的变故,已经很少有什么事情能令吴中元心惊后怕了,但老瞎子的这番话却着实令他后背发凉,这一点是他此前没有想到的,万一魔族此举是为了将他引回现代,然后再设法断掉他的退路,他就会被永远的困在现代。

    “先生所言极是,我会慎重推度,小心防范。”吴中元沉声说道。

    听得吴中元言语,老瞎子没有再说话,吴中元的态度很明确了,不惜以身涉险,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找回姜南,他再劝也没用了。

    说到此时,阿洛和阿炳到了,见吴中元和老瞎子正在殿内议事,二人便没有急于求进,而是自远处安静的候着。

    “对于退路,圣上可有万全安排?”老瞎子问道。

    “有,”吴中元点头说道,“除了主路,还有一条应急的小路。”

    “这两条路,敌人知不知道?”老瞎子追问。

    吴中元没有立刻回答,老瞎子担心的事情也正是他所担心的。

    吴中元不说话,老瞎子心里就有答案了,正色说道,“圣上要有最坏的打算,两条退路不稳妥,那就再带一条退路。”

    吴中元闻言眉头大皱,歪头看向老瞎子,老瞎子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一个“带”字已经说出了老瞎子的想法,老瞎子想让他带上吴荻,吴荻乃九阴巫师,倘若两条退路都被断掉了,吴荻还可以施展瞬息千里将他送回来。

    但是瞬息千里只能传送他人,对施法者本人是无效的,如果真的这么干了,吴荻就会被困在现代。

    老瞎子虽然看不到吴中元的表情,却能根据他久久不语判断出他并不想这么做,叹气过后缓慢说道,“您的位置无人可以替代,谁都可以牺牲,唯独您不能,不如这样,您将国事托付给吴皇后,带微臣前去,微臣虽然经络被废,却可以强行接续一炷香的时间,也能将您和王皇后送回来。”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感动非常,在他执掌熊族之初他曾经想要帮助老瞎子恢复灵气修为,那时二人曾经谈过此事,老瞎子被废的是经络而不是丹田,可以强行接续,但是只能持续一炷香的时间,而且付出的代价是老瞎子会死。

    “先生,你认为我会那么做吗?”吴中元百感交集,伸出手去,握住了老瞎子的右手。

    “中原可以没有我,却不能没有您。”老瞎子也多有伤感。

    “你我虽然名为君臣,实为挚友,不管如何艰难我都不会牺牲你。”吴中元正色说道。

    二人都是感情深沉之人,似这种悲伤的谈话此前从未有过,老瞎子虽然瞎了眼,泪腺却在,眼圈泛红,抬手擦拭。

    “先生,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吴中元收手说道,“你的顾虑不无道理,但是那是最坏的可能,不太可能出现那种结果,退一步说,即便他们想要断我退路,他们打的过我吗?”

    “圣上威武。”老瞎子拭泪展颜。

    吴中元不想将气氛搞的太沉重,便另起话题,“先生担心我,我却担心先生,倘若魔族此举真是调虎离山,焉知它们不会趁我不在朝中撤我肱股,断我手足,祝千卫主掌四方大营,倘若魔族想要暗杀,他会是目标之一,好在他已经晋身太虚,又有通灵神兵和玄铁战甲,自保已无问题,而今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你身负重任,无有灵气修为,必须严密保护。”

    吴中元说到此处冲等候在殿外的阿洛和阿炳招了招手,二人见之,急忙进殿觐见。

    吴中元此时并没有坐在龙椅上,不等二人见礼便拉起了二人。

    命二人落座,二人站立不动。

    再令,阿洛仍不落座,阿炳年纪小,见阿洛不坐,他亦不坐。

    拗不过二人,吴中元便不强求,冲阿洛正色说道,“以后你就跟着相国,保护相国的安全,形影不离,昼夜不分,不管是谁,只要试图伤及相国,就地格杀。”

    阿洛并不说话,只是重重点头。

    吴中元又道,“之前曾经有妖邪化作我的模样,怕你难辨真假,阿炳也与你一起保护相国,他能分辨妖邪鬼魅,可保万无一失。”

    吴中元说完,老瞎子惶恐起身,但是不等他开口,吴中元就将他拽进了座椅,转而笑对阿炳,“阿炳,我交代你的差事,你能不能办好?”

    “能。”阿炳挺直腰杆儿,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更高一些,但他不过十二岁,尚是个半大孩子。

    吴中元笑了笑,站立起身,走到桌案旁边拿过那根暗星长矛,走回来递向阿炳,“你之前多次立下功劳,我赏赐你一件兵器,此物名为暗星长矛,威力巨大,攻坚破甲,所向披靡。”

    “多谢大哥哥。”阿炳喜不自胜,兴奋搓手。

    “不要错了称呼。”阿洛急忙提醒。

    “多谢黄帝大人。”阿炳立刻改口。

    “不必拘礼,不必拘礼,”吴中元笑着将那根暗星长矛塞到了阿炳手里。

    男人天生喜欢兵器,不分年龄,阿炳自然也不例外,欢喜接过,可能没想到暗星长矛如此沉重,险些脱手,勉力抓住,抚摸端详,好不喜欢。

    吴中元手里还有四枚九叶青莲的莲子,分别为两枚三阶,一枚八阶和一枚九阶,见阿炳持拿长矛吃力,便取出一枚三阶莲子递给了他,“我再送你深红修为,以后要跟着阿洛好好办差。”

    小孩和大人的区别就是小孩不会虚假客套,阿炳高兴的接了过去,再度道谢。

    “好了,你们先去门外守着,我和相国还有事情商议。”吴中元笑道。

    阿洛和阿炳郑重应是,转身退走。

    “圣上现如今乃是人族共主,总是对故人偏爱眷顾,怕是会招致非议。”老瞎子低声说道。

    “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谁有异议谁就是不通人情。”吴中元随口说道。

    老瞎子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好了,咱们接着说,我还有几件事情要与你交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