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七百零七章 诛心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04-01
    虽然已经猜到姜南出事了,但是听姜振亲口证实,吴中元还是心中一凛,强压心中焦灼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失踪了,”姜振低声说道,“昨日上午二妹前去苍山挑选亲兵禁卫,动身之前言明日落之前能回来,到得入更时分不见她回来,我便亲自前去苍山寻她,结果去到苍山却被告之她并没有去苍山,随后我们连夜搜遍了苍山所辖的所有邑城和围城,沿途各处也都搜遍了,都没有二妹的下落。”

    姜振言罢,老瞎子补充道,“姜亲王一夜辛劳,原本牛族所辖所有垣城也都找遍了。”

    听得二人讲说,吴中元心情无比沉重,这时候有个规矩,女人回娘家,晚上必须住在娘家,尤其是皇后和王妃,回家探亲晚上必须在家人的监督下安歇,这么做的目的是避嫌,让娘家人证明她们恪守妇道,没有乱跑,姜南现在贵为皇后,不可能夜不归宿,音讯全无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发生了意外。

    吴中元虽然没有表现出慌乱,但心中紧张,难能冷静,只得看向老瞎子,“先生,你怎么看?”

    老瞎子很想宽慰吴中元,但他不能欺君,沉默良久摇头说道,“姜皇后很可能遭到了敌人的伏击。”

    吴中元自老瞎子上首的位置坐了,沉声问道,“你感觉是什么人动的手?目的是什么?激怒我?”

    “苍山距西关较近,魔族的嫌疑最大,”老瞎子说道,“圣上所言不无道理,它们暗算姜皇后,很可能是为了激怒您,圣上统揽全局,只要乱了您的心神,它们便有机可乘。此外,姜皇后一直掌管混元鼎,它们暗算姜皇后,也是为了阻止我们开炉炼丹。”

    吴中元皱眉闭眼,深深呼吸,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些邪魔歪道冲自己的女人下手,而此前王欣然也给他打过预防针,他修为精深,敌人暗算不了他,迟早会冲他身边的人下手。

     www.178gou.;   老瞎子能想象到吴中元的心情,却并没有出言宽慰,而是继续说道,“在此之前我们收了很多炼丹的礼金,姜皇后若是发生了意外,他人很难熟练使用混元鼎,倘若不能兑现炼丹承诺,那些先付礼金的人定会与我们反目翻脸。”

    “这些都是小事情,哪怕姜南不在,我也可以使用混元鼎,”吴中元摇头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她的安全。”

    “圣上宽心,”姜振强打精神出言安慰,“先前逼宫反叛,魔族惨遭挫败,精锐尽失……”

    不等姜振说完,吴中元就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我在心月岛上的时候曾经见到过两个三虚修为的魔族高手,它们杀了东海龙族的大王子嫁祸于我,这两个人此后一直没有出现过,魔族还有高手,它们有拦住姜南的实力。”

    姜振无语,老瞎子无语,吴中元煎熬揪心。

    “先生,依你之见,倘若真是魔族作祟,它们会如何对待姜南?”吴中元心乱如麻,只能求问老瞎子。

    老瞎子面色凝重,沉吟良久方才出言说道,“依我看有两种可能,圣上对姜皇后情深义重,正所谓杀人诛心,魔族有可能残害姜皇后,以此激怒圣上,令圣上心境不平,方寸大乱。”

    吴中元在意紧张,不由自主xygylp.的颤栗发抖,“如果真是这样,应该寻到尸体才对。”

    老瞎子摇头说道,“即便它们真的残害了姜皇后,也不会让我们寻到尸身,只要见不到尸身,圣上就会一直牵肠挂肚,紧张忧心。”

    吴中元想要保持镇定,但是心中慌乱,想掩饰也掩饰不住,脸上满是忧心神色。

    见此情形,姜振急切问道,“还有一种可能是什么?”

    老瞎子说道,“还有一种可能是它们会将姜皇后幽禁起来,供给衣食用度,妥善照顾,毫发不伤。”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叹了口气,姜振也叹了口气。

    老瞎子知道二人怀疑他在故意安慰,便解释道,“魔族确有这么做的可能。”

    吴中元苦笑摇头,“先生,它们若有善待的心思,也就不会暗算她了。”

    老瞎子正色摇头,“真的有这种可能,姜皇后奇货可居,它们只要将她关在一处隐秘所在,妥善照顾,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姜皇后来胁迫圣上,或是与圣上进行易换,届时只要圣上能拿得出做得到的,都会同意。它们很清楚这一点,倘若它们伤害了姜皇后,圣上就可能会心生嫌弃,对姜皇后弃之敝履,倘若这般,它们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老瞎子言罢,姜振恍然大悟,“有道理,相国高见,如果换成我,我也会这么做。”

    吴中元也认为老瞎子分析的有道理,追问道,“先生,你认为哪种可能性更大。”

    “后者。”老瞎子回答的很干脆,不等吴中元追问,便解释缘由,“圣上屡屡重创魔族,魔族痛恨圣上必不可免,但是也正因为圣上屡屡重创魔族,也令得魔族对您心生忌惮,再加上您已晋身太灵,前途无量,上无止境,它们更不敢随意伤害姜皇后,它们要yyywbt.留着姜皇后做护身符,倘若最后一败涂地,还可以利用姜皇后换取一线生机。”

    听得老瞎子的分析,吴中元心中稍安,缓缓点头,“希望魔族不会愚蠢到自绝后路的地步。”

    “圣上一定要稳住心神,保重龙体,”老瞎子说道,“只要您在,它们便不敢轻举妄动,倘若您出了意外,姜皇后也就失去了庇护。”

    吴中元叹气过后点了点头。

    老瞎子冲姜振说道,“姜亲王,劳烦你回去继续搜寻,看看能否寻到蛛丝马迹。”

    “好,”姜振离座起身,“便是举全族之力,掘地三尺也在所不惜。”

    老瞎子还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没说。

    姜振冲吴中元告退,退出大殿,化身巨鹰升空回返。

    待姜振离开,吴中元问道,“先生,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劝姜亲王不要大张旗鼓的搜寻,若是闹的世人皆知,怕是其他几道也会如法炮制,抓捕圣上身边的人留以后用,”老瞎子说到此处缓缓摇头,“姜皇后是昨天失踪的,姜亲王昨天寻了一夜,风声早已走露,想堵也堵不住了。”

    吴中元再度叹气,后仰靠背,抬手扶额,气堵破口。

    “圣上千万不要乱了方寸,”老瞎子说道,“倘若始终没有姜皇后的消息,随后很可能一段时间您都要忧心牵挂,政务军事一定不要乱了章法。”

    “你放心吧,我能撑住。”吴中元随口说道。

    老瞎子摇头说道,“希望吧,恕我直言,圣上已经乱了方寸,如若不然,先前的斟酌判断您根本就不需问我,自己就能得出答案。”

    吴中元没有反驳,正如老瞎子所说,他的确有点乱了方寸,如果知道姜南遭遇了什么还好说,问题是不知道姜南遭遇了什么,倘若真的被魔族抓走了,魔族又会怎样对待她,他不怕被敲诈勒索,就怕魔族不顾后果,残害姜南。

    老瞎子能够想象到吴中元此时的心情,出言说道,“圣上宽心,依我看魔族虽然残暴凶戾,却并不愚蠢,它们懂得权衡利弊,不会对姜皇后怎么样的。”

    吴中元叹了口气,叹气是因为想到了此前在心月岛上与那个魔族元神的对话,那个魔族受伤濒死,曾嘲笑他保护心月狐‘守着这张上好的肉皮却不玩弄享用,当真是暴殄天物。’能够说出这种话的人,足见其内心是何其阴暗。

    “圣上,雒山一战,您和姜亲王等人毁了魔族的巢穴,歼灭了大量魔族余孽,”老瞎子说道,“之后有熊一战,魔族再受重创,它们免不得恨您入骨,但是同时它们也怕您入骨,我有九成把握它们不敢侵犯姜皇后。”

    老瞎子的话并没有起到多少安慰的效果,吴中元说道,“先生,你没有与它们正面接触过,它们的眼神之中不但透着凶残诡诈,还有暴躁和疯狂。”

    “圣上,信我一回,我不会猜错。”老瞎子正色说道。

    吴中元叹了口气,聪明也有聪明的弊端,别人想要安慰自己都很难,他很清楚老瞎子说这些话的用意和目的。

    “先生,你见多识广,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寻找姜南?”吴中元问道。

    老瞎子闻言没有立刻接话,思虑良久缓缓摇头。

    吴中元离座起身,“先生,政务你多代劳,我先去一趟苍山。”

    “且慢,”老瞎子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圣上,姜皇后随身之物都有什么?”

    “除了鸾凤剑,还有黑色定魂石。”吴中元说道,他从未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就没有给姜南留下带有自己灵气的事物。

    老瞎子并没有询问黑色定魂石是怎么得来的,而是出言说道,“我们无法寻到姜皇后,却可以尝试寻找鸾凤剑。”

    吴中元闻言顿生希望,“能找到鸾凤剑也可以,鸾凤剑即便不在她的手里,也会在敌人的巢穴里。”

    老瞎子说道,“神兵通灵,彼此感应,蛇族有一种阵法可以尝试感应寻找,但是想要寻找鸾凤剑,必须找齐十八件通灵神兵,眼下我们还缺一件。”

    “这个我来想办法,你所说的阵法是怎么回事儿?”吴中元沉声说道,豹龙斧所化灵兽被魔族追进了火山口,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寻得到,但他熟记天篆文册全文,如果寻不回豹龙斧,只能尝试重铸打造,至于重新熔铸的有没有通灵效果,他无法确定。

    “十八件通灵神兵皆为金龙辅弼,如同人的三魂七魄,”老瞎子说道,“蛇族有一种名为回魂阵的阵法可以寻找失散的魂魄,想必也可以用来寻找鸾凤剑。”

    吴中元点头过后冲殿外的黄袍禁卫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进来搀扶老瞎子,然后冲老瞎子说道,“我先去一趟苍山,倘若真的寻不到她,再做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