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七百章 漠北沙谷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03-25
    【..】,。听得狐女言语,吴中元陡然皱眉,他白天一直待在大泽,而大泽距离此处足有数千里,狐女不可能见过他。

    见吴中元神色有异,狐女只当自己说错话了,但它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是惊恐的看着吴中元,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在哪里见过我?什么时候见到的?”吴中元沉声问道。

    狐女不知道吴中元为何有此一问,却仍然说了,“今日午时,在南面树林边缘。”

    之前只是心中存疑,听狐女这般说,吴中元知道出事了,狐女见到的那个人并不是他,不管是谁变成了他的样貌,都不可能是心存善意的,眼下王欣然和吴荻等人正在北面的沙谷,此人化作他的模样极有可能是冲着王欣然等人去的。

    “大人,我说错什么了吗?”狐女心中忐忑,小心探问。

    “没有,不关你的事,”吴中元摇头说道,“把你见到我的详细经过说出来,不要有任何遗漏。”

    虽然感觉吴中元提出的要求有些奇怪,狐女仍然说了,“今日午时左右,妾身往南面林中觅食,回返途中偶然发现有人自林外小憩,除了大人,还有两个身形高大的壮汉,那二人身后披有紫色披风,对大人甚是恭敬,妾身生性胆小,又见到近处有两只大雕,唯恐生出变故,便绕路避开,不曾逗留偷听。”

    “你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吴中元随口问道。

    狐女急忙回答,“那两个壮汉嗓门很大,我隐约听到些零碎言语,故此知道您就是黄帝大人。”

    “你还听到了什么?”吴中元追问。

    狐女不知道他为什么追问这些,心惊害怕,急切说道,“妾身并不是存心偷听,真的只是偶然路过。”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吴中元想了想,再度说道,“实话也不瞒你,你见到的那个人并不是我,而是有人变化假冒,我之所以询问详情,乃是为了确定是谁在假冒我。”

    狐女甚是吃惊,急切回忆之后出言说道,“妾身自远处路过时隐约听到那两个壮汉在叫屈抱怨,当是受了谁的气,说什么有过之而无不及,又说碍于您之前下过的旨意,不能与对方翻脸动手,不然便要痛殴那人。”

    “他们所说的那个人名你听到了吗?”吴中元问道。

    “好像听到了,但妾身急于离开,不曾往心上记。”狐女说道。

    “黎鸿升?”吴中元问道。

    “是是是,”狐女连连点头,“是这个名字。”

    吴中元心里有数了,狐女见到的那两个壮汉应该是吴熊和吴罴,早在天下一统之初,身为大洪城主的吴罴曾经和毗邻的九连城主黎鸿飞因为引水灌溉的事情发生过矛盾,双方还动了手,吴熊得知此事之后赶过去与兄弟吴罴一起将黎鸿飞打了一顿,当时他为了摆平这件事情,还曾经让吴君月带了一枚一阶莲子送给黎鸿飞作为补偿,后来黎鸿飞在年初的东海之滨战事中阵亡了,其胞弟黎鸿升接任九连城主。

    假冒之人之所以选了吴熊和吴罴随行,无疑是因为这兄弟二人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夯货,缺乏分辨真假的能力。

    “你仔细回忆,还有什么?”吴中元又问。

    “没有了,”狐女说到此处,突然想起一事,“对了,当我跑到河岸时,发现他们三人升空北去,那对壮汉驱乘金雕,那个假冒您的人并未驱乘坐骑,而是凌空在前,破空疾行,速度甚是快疾。”

    “可有气色显露?”吴中元追问。

    狐女摇了摇头,“好像没有。”

    吴中元没有再问,眉头紧锁,急切思虑,正常情况下只要使用灵气就会有气色显现,但太灵以上修为是可以隐藏掉自己的气色的,狐女没有发现假冒之人有气色显现,说明对方已经晋身太灵,不过也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对方身怀异能,虽然未曾晋身太灵,也可以隐藏自己的真实修为。

    沉吟过后,吴中元又问,“那人飞的比金雕还快?”

    狐女回忆过后出言说道,“此人移动甚是快速,始终压大雕半头。”

    吴中元缓缓点头,碧眼金雕的飞行速度远超寻常飞禽,而三虚修为的御气而行其速度只与寻常飞禽相仿,哪怕晋身太灵,御气凌空的速度也只能与碧眼金雕大致持平,不可能快过碧眼金雕。

    不过也不能因此断定此人的灵气修为高于太灵,也可能是吴熊和吴罴有心相让,故意放慢了金雕的速度。

    “你是异类,你看不出那人是异类幻化?”吴中元又问。

    “那人貌似并无异类气息。”狐女摇头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好了,你且去吧。”

    狐女如蒙大赦,再度道谢之后转头看向那吊在火坑上面的铜釜。

    吴中元知道它想带走那锅肉,摆手说道,“带走吧。”

    得到了吴中元的许可,狐女这才弯腰捡起掉落在火坑旁的肉块儿,又将那铜釜里的肉捞了出来,以布巾包了,捂在怀里,冲吴中元道谢辞行。

    见它可怜,吴中元自腰囊里拿出几枚黄色的补气丹药递了过去,“这是补气丹药,送给你。”

    “不不不,这如何使得?”狐女惶恐摇头,“妾身无心练气,得了丹药也无用处。”

    “留着吧,身无长物总是不成。”吴中元将那几枚丹药塞到了狐女的手里,狐女的遭遇令他多有感慨,异类不比人类,人类有积蓄积累的习惯,在遇到危难时,可以拿出平日积攒的银钱来处理难题,渡过难关,但禽兽什么都没有,正如这狐女所说,除了这一身皮肉别无长物,遇到危难,除了苦苦哀求,别无他法。

    狐女拿了丹药,好生惶恐,正在犹豫要不要退回,吴中元又将近处的一双筷子拿了过来,灌注灵气之后递给了狐女,“这双筷子带有我的一息灵气,遇到危难就折断一根,我自会前来救你。”

    狐女愣住了,它虽然不明白吴中元为什么对它这么好,却知道吴中元对它并无所图,由于太过震惊,甚至忘了道谢。

    “你孤儿寡母,活命不易,若是漠北待不下去,就往中原去吧,随便一处人族城池都可以传信找到我。”吴中元又道,他之所以对狐女心存恻隐,对方可怜是原因之一,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狐女之所以成了寡妇,都是因为混元鼎的缘故,而正是他找到并重新启用了混元鼎。

    “你知不知道沙谷在什么方位?”吴中元随口问道。

    狐女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知道,在此处正北三百里外,是一处东西走向的山谷,长达百里,其尽头就是沙堡的所在,妾身可以为您引路,只是要先回山洞,将食物送回去。”

    “不用,你多保重。”吴中元转身走出了破屋。

    狐女跟了出来,千恩万谢,感动莫名。

    刚想离地升空,吴中元又想起一事,“对了,中午你发现他们的时候,离他们有多远?”

    “百丈左右。”狐女说道。

    吴中元点了点头,道了保重,离地升空,披星北上。

    此时一更已经过半,暗夜寂静,吴中元北行之时自脑海里斟酌思虑,这个假冒他的人有九成可能是妖王,因为王欣然等人北上争夺的是辟妖麝香,这东西妖族肯定不想让人族得到。

    假设此人真是妖王,接下来她会做什么?拿到和毁掉辟妖麝香是其最终目的,这个毋庸置疑,既然以拿到辟妖麝香为目的,就绝不会冲王欣然和吴荻等人下手,所以己方众人的安全不会有问题。

    他思虑的是妖王具体会采用什么方法拿到辟妖麝香。

    首先可以排除正面抢夺,因为妖族这些年逃出来的余孽基本上都在有熊逼宫的战事中被杀光了,妖族现在没有与人族正面抗衡的实力。

    想要推敲妖王会干什么,除了站在她的立场进行假设,还有一个细节可以提供参考,那就是妖王带上了吴熊和吴罴。

    妖王带上这二人,主要是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的身份,增加可信度。这个逻辑有点复杂,但也不难理清,妖王既然化作他的样子赶来漠北,前提是知道他没有亲自带队,至于妖王是怎么知道他没有亲自带队的暂且放在一旁,只说他没有亲自带队本身,既然没有亲自带队,明日也就不应该出现在漠北,如果突然出现,王欣然等人免不得心生怀疑,说好不来的,怎么又来了。

    但带上吴熊和吴罴,王欣然和吴荻等人就不会起疑了,毕竟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己方两位城主,如此一来可信度就大了。

    除了增加可信度,吴熊和吴罴对妖王来说还有另外一个用处,那就是可以代替妖王与王欣然和吴荻等人直接接触,妖王就算幻化成他的样子,也不可能骗得了王欣然和吴荻,因为二人都是他的皇后,朝夕相处,何其熟悉,只要言行有异,二人都能敏锐发现,别的不说,王欣然与她说一句现代语言,妖王就得露馅儿。

    仔细想来,妖王应该不会参与抢夺,也不会授意吴熊和吴罴参与抢夺,排除见机行事的成分,妖王很可能会在王欣然等人拿到辟妖麝香之后将辟妖麝香骗走,就像牛魔王化作猪八戒的样子,骗走孙猴子抢来的芭蕉扇那样。

    如果妖王真准备这么做,那她就不会带着吴熊和吴罴与王欣然等人接触,至少在王欣然等人得到辟妖麝香之前不会进行接触,今天中午他们三人已经赶去沙谷了,这时候早就赶到地头儿了。

    由于王欣然等人早就赶过去了,此时应该正在大肆搜寻,不想与王欣然等人接触,妖王就只能带着吴熊和吴罴藏身暗处,等待明天午时的到来。

    妖王此举乃是想要来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殊不知黄雀之后还有老鹰,什么时候最容易被人算计?答案是正在算计别人的时候,此番前往沙漠,若是能找到藏身暗处的妖王,就是灭杀她的绝佳时机。

    想到此处,立刻重新隐身,与此同时放缓了移动速度,这就是前瞻的作用,如果没有进行前瞻,而是愣头愣脑,急三火四的跑过去,就会打草惊蛇,痛失良机。

    二更时分,吴中元见到了沙谷,这地方原本应该是一条山谷,后来沙漠东侵,山谷里堆积了厚厚的沙子。

    这是一条由西北通往东南的山谷,在成为山谷之前,应该是一条河道,因为中国的河流大部分都是由西北流向东南的。

    沙谷长达百里,宽窄不一,宽的地方足有四五里,而窄的地方只有不足百丈。

    赶到地头儿,吴中元开始缓慢拔高,他要升到高空,俯览观察,以此找出妖王最有可能隐藏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