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六百九十九章 畜生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03-23
    ♂nbsp;   听到女子的哭声,吴中元悬停回顾,侧耳细听,声音发自城中偏西区域,那片区域有不少破旧的房舍,声音就是自其中一间土坯房屋里传出来的。

    练气之人都拥有感知能力,灵气修为越高,感知能力越强,吴中元凝神感知,隐约发现那间房舍里有两个人,其中一人气息不正,当是异类化人。

    感知到异类化人,吴中元本能的想到是不是什么妖怪虏了良家女子在此欲行不轨,但是细微辨察,却发现不是,那个异类气息阴柔,当是女子,而房间里另外一人则是一个洞渊修为的男子。

    心中存疑且时间宽裕,吴中元便凌空折回,隐身来到房舍门口。

    饮马河的房舍荒废已久,多有破损,这处房舍也不例外,房门残破,又是虚掩,站在门口便能清楚的看到屋里的情景,房间里站着一个五十来岁的长髯大汉,手拄一把长刀,正襟危坐在一张靠背木椅上。在其面前跪着一个年轻女子,长的倒也清秀,只是衣衫褴褛,面带饥寒。

    &senlinffm.nbsp;那年轻女子乃异类幻化,其本体当是狐狸之属,紫气修为并不是异类化人的前提,很多没有晋身紫气的异类也可以幻化人形,这个年轻女子就是这般,其灵气修为应该在蓝气三洞上下。

    此时这狐女正在哀求那长髯大汉高抬贵手,放它离去,又道自己虽是异类,却从未蛊惑害人,更不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那长髯大汉神情倨傲,任凭那狐女如何哀求,只是不屑冷笑,并不答话。

    狐女求生心切,苦苦哀求,“英雄,你且发发善心,放我离去,实不相瞒,我家中还有www.xygylp.待哺婴孩,您若是砍杀了我,它们定会冻饿而死。”

    “哦?”长髯大汉半信半疑。

    见对方似有松动,狐女急忙又道,“英雄明鉴,妾身所言确是实情,我那两个孩子出生不过百日,尚不能独自过活,您高抬贵手,放我回去,妾身今生今世不忘英雄恩德。”

    “既有孩儿,必有男人,你的男人呢?”长髯大汉拖腔拉调儿。

    狐女悲伤垂泪,哽咽唏嘘,“上月月初外子外出寻食,久久不归,妾身外出寻它,却发现它死在河边,惨遭剖腹,尸骨不全。”

    听得狐女言语,吴中元暗暗叹气,不消说,这又是想要借用混元鼎之人所为。

    他虽然心生恻隐,那长髯大汉却不曾心软,“你这畜生休要谎言相欺,我在这里煮肉烹鱼,等待多日方才拿了你,岂能轻易放你离去。”

    听得长髯大汉言语,吴中元这才注意到房中的火坑上还吊着一个铜釜,釜里煮的是羊肉,在那火坑旁有肉块掉落,且那狐女的衣袖是湿的,不消说,这是饿得狠了,冒险前来偷食才被长髯大汉拿了。

    长髯大汉言罢,狐女悲戚磕头,苦苦求饶,“妾身实不该卑鄙盗窃,还请英雄念在妾身孤儿寡母果腹艰难,大度抬手,放我活命吧。”

    “呵呵,似你这般,应该也有两百年的道行了,”长髯大汉冷笑说道,“杀取丹药,也能保住一些本钱,就这般放了你,大爷我岂不是白忙一场,两手空空。”

    狐女哀伤求饶,只道活命之恩永世不忘,他日定会寻机报答。

    长髯大汉貌似失去了耐性,大声呵斥,“住口,不要与我空许承诺,实话与你说,似你这般空口说白话总是不成的,放你走也不是不行,但你如何感谢我?”

    听得长髯大汉狐言语,女沮丧摇头,“妾身偏居一隅,极少见人,无有得利之道,纵然有心报答,却苦于无有宝物银钱。”

    “无有宝物银钱,总有别的。”长髯大汉坏笑。

    狐女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见长髯大汉面露霪邪方才恍然大悟,羞怒惭愧,悲哭不止。

    “好了,哭什么丧,”长髯大汉高声呵斥,“大爷问你,你从与不从?”

    狐女哭道,“我乃野狐异类,英雄乃七窍人身,有别种属,这如何使得?”

    长髯大汉闻言勃然大怒,离座拔刀,“好个臊气的狐狸,大爷有心留你性命,你却不识抬举,推三阻四,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

    狐女心惊歪倒,骇然失色,“英雄莫怒,英雄莫怒。”

    “大爷最后问你一遍,你愿不愿意?”长髯大汉恃强凌弱。

    并非所有狐狸都是厚颜无耻,魅惑世人,与人一样,狐狸也有好坏,这个狐女大有羞耻之心,不愿受辱却又割舍不下待哺婴孩,只是忍辱落泪,艰难点头。

    见它屈从,长髯大汉好生得意,还刀归鞘,重回座椅,瓮声说道,“你且用心侍奉,大爷满意,你便活命,若有怠慢敷衍,便将你一刀杀了。”

    狐女强忍悲伤羞耻,垂泪问道,“英雄当真会放我离去?”

    长髯大汉得意大笑,“哈哈,若得舒爽快意,哪个舍得杀你?”

    狐女心有牵挂,不敢轻生,想要忍辱求全,却又担心长髯大汉言而无信,事后又杀,犹豫矛盾,羞愧踌躇。

    见它踌躇,长髯大汉高声催促,“还等什么,快快过来。”

    狐女无奈,撑膝起身。

    “哪个让你起来了?”长髯大汉挑眉呵斥,“跪下,爬过来。”

    狐女本已羞愧难当,再遭羞辱,当真是心如刀绞,心中百感交集,一时之间便没有动作。

    这次长髯大汉没有出言催促,不是他动了恻隐之心,而是发现吴中元现身门外。

    短暂的对视之后,长髯大汉自震惊错愕之中回过神来,离座拔刀,凝神戒备,“你是何人?”

    吴中元没有回话,而是转头看向狐女,狐女此时正用求救的眼神看他。

    在与狐女对视了四五秒钟之后,吴中元冲其点了点头,他先前之所以迟迟不现身是想确定一下这二人的身份,他曾经多次遭受过偷袭,免不得多些谨慎,万一这二人是外道假扮,隐藏修为自这里演戏设伏,贸然出现就有可能遭到二人的围攻突袭,而今他已经确定这二人不是邪魔外道,至少这个狐女不是,因为他自对方的眼中看到的悲伤和无奈是发自内心的,这种眼神是装不出来的。

    见吴中元冲自己缓缓点头,狐女既悲且喜,吴中元点头说明有心救它,而且吴中元敢插手此事,便说明他有胜过长髯大汉的自信,也亏得吴中元及时出现,不然它不但遭人蹂躏,事后还可能惨遭杀害。

    想到自己先前的言语举动可能都被吴中元看在眼里,长髯大汉恼羞成怒。“哪里来的小野种?快快报上名来,引颈受戮。”

    吴中元冷视长髯大汉,“你不但人品卑劣,心智还不够用,我既然插手,自然有胜过你的把握,如此浅显的道理你竟然不懂,死到临头尚不自知,还自这里虚张声势。”

    “快快报上名来,大爷的宝刀不斩无名之辈。”长髯大汉色厉内荏。

    “别喊了,你如果不怕我,早就上来与我厮杀了,怎会犹豫不前?”吴中元鄙夷冷笑。

    被别人说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并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十个有九个会恼羞成怒,长髯大汉也不例外,大叫一声,欺身逼近,长刀横挥,急斩脖颈。

    吴中元没有躲闪,也没化虚为实显现兵器,而是气凝左颈,任凭长髯大汉的长刀斩上自己的脖颈。

    长刀没断,但也没有破皮进肉,太灵修为不是白给的,寻常兵器休说伤其性命,便是毫毛也伤不得。

    一斩无果,长髯大汉骇然大惊,如坠冰窟,他并不似吴中元说的那么愚蠢,前瞻性还是有一点的,知道自己今天很可能会死在这里。

    吴中元冷笑的看着长髯大汉,待对方想要收刀后退,方才抬手抓住了对方的刀刃。

    见此情形,长髯大汉亡魂大冒,吴中元是直接抓住了他的刀刃,这与空手夺白刃全然不同,最令他感到惊恐的是吴中元抓着刀刃的手掌竟然毫发无损,休说斩断手掌了,便是破皮进肉都不能够。

    僵持了几秒之后,长刀变的炙热赤红,长髯大汉长刀撒手,惊呼退后。

    吴中元也没有平白浪费火属灵气,抖腕握住了刀柄,垂手挥斩,炙热的长刀自长髯大汉的双膝划过,斩断双腿的同时,赤红滚烫的刀锋也封住了伤口。

    一声惨叫,一股焦臭。

    吴中元将长刀扔掉,冲正在惊恐嚎叫的长髯大汉冷声说道,“走投无路的孤儿寡母,你也下得去手?爬出去,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没了双腿固然令人愤怒绝望,但是与死亡相比,还是死亡更可怕一点,长髯大汉知道自己不是吴中元的对手,哪里还敢犹www.178gou.豫,他虽然没了双腿,灵气修为却在,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

    犹豫高温直接烫住了血管,地上便没有留下血渍,不过倒是留下了一片尿渍,并不是所有男人都是男人,在柔弱的女人面前是男人,在强大的男人面前可能就是一条狗。

    待得自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狐女惶恐的来到吴中元面前,跪倒行礼,泣不成声。

    “起来吧,”吴中元指着那口吊在火坑上面的铜釜,“带上那些吃食,早些回去吧。”

    “黄帝大人的大恩大德,妾身会铭记在心,只是妾身乃是异类,除了这一身皮肉别无长物,不得报恩回馈,愧疚难当。”狐女抹泪。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吴中元上下打量狐女,他不记得自己之前见过此人。

    “妾身曾经见过大人。”狐女说道。

    “哦,何时?”吴中元随口问道。

    “今日早些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