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六百四十五章 借记手札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20-01-30
    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人,吴中元一眼就能看出麻风岭的这些人是强烈辐射所引起的基因变异,辐射源是什么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种辐射并不是近期产生的,要么就是这地方有什么东西带有强烈的辐射,要么就是他们的祖先曾经受到过强烈的辐射,祖先的基因变异遗传给了后代。

    见吴中元和万山红进入了村寨,站在空旷区域的众人面面相觑,并没有走过来拦截盘问,通过他们脸上惊怯和好奇眼神不难看出这地方平时很少有外人到来。

    二人自众人三丈外停了下来,吴中元刚准备开口说话,万山红抢先说道,“我们来自牛族,请你们主事之人出来说话。”

    听得万山红言语,吴中元转头看了她一眼,万山红之所以抢先开口,乃是不想让他暴露自己的身份,再者麻风岭的人对黄帝也没什么概念,反倒是对牛族很是敬畏。

    眼见二人来自牛族,麻风岭众人越发惊怯,有人冲一个半大孩子低声说话,让他跑去通知寨主。

    在等待寨主到来的这段时间,吴中元的视线自场中众人脸上逐一扫过,这些人都没什么灵气修为,只有很少的几个有着红色灵气,众人五官和肢体上的残疾也并不是五花八门儿,基本上还是有规律可循的,这便说明他们的残疾不是来自后天的辐射影响,而是来自先天遗传,也就是说他们的祖先曾经在别的地方受到过强烈的辐射,麻风岭本身并没有辐射源。

    看罢众人,吴中元又环顾四周,打量他们的生活区域,这里的房舍都很破旧,寨子里也没什么值钱的牲畜,只有几条瘦得皮包骨头的老狗,再有就是东北方向有个栅栏,里面有一头老牛和一头不大的猪仔儿,整个村寨给人的感觉破败萧瑟,暮气沉沉。

    三分钟左右,一个中等身形的老年男子和几个中年男子自村寨里面走了出来,那老年男子年逾古稀,虽然身上的衣着和穿戴与其他人并无不同,但他身上有着其他人没有的气质,村长和寨主特有的气质。

    见到吴中元和万山红,那老年男子加快步伐走了过来,到得近前挤出善意的笑容,拱手说道,“老朽胡忠,敢问二位如何称呼?”

    吴中元没有回答胡忠的问话,而是出言说道,“胡寨主,可否借一步说话?”

    胡忠闻言愣了一愣,待得回过神来冲吴中元点了点头,转而迈步向东北方向走去。

    吴中元跟了上去,二人走出十几丈,胡忠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吴中元。

    吴中元低声说道,“胡寨主,你可知道天下已经一统?”

    “已有耳闻,已有耳闻。”胡忠连连点头。

    “我叫吴中元,本是熊族大吴,而今乃是中原的黄帝。”吴中元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听得吴中元言语,胡忠双目圆睁,骇然震惊,战战兢兢的想要跪下,“不知大人驾到,未曾接迎,真是该死。”

    吴中元伸手将胡忠扶了起来,“不必多礼,天下初定,我此番出来乃是为了巡视边界,途经此处,突然想起一件陈年往事,便过来与胡寨主说上几句话,请教几个问题。”

    “大人请问。”胡忠弯腰弓背,不敢直身。

    “胡寨主认不认得胡老三?”吴中元问道。

    “认得,认得,他是鄙人的三叔,”胡忠紧张忐忑,“不过三叔已经过世多年,不知大人寻他所为何事?”

    吴中元略作沉吟,转而出言说道,“三十年前的一个秋天,胡老三在连山夼用三面铜牌换了六斤硝盐,你可知道他易换硝盐的铜牌来自何处?”

    “三十年前?”胡忠面露难色。

    见胡忠皱眉,吴中元知道时间过去的太久了,他已经记不得了,于是便自腰囊里拿出姜祝拓印的副本,铺展开来始示于胡忠,“这是三面铜牌的拓本,大小和其上的文字与铜牌无有二致,胡寨主也不要着急,好生看过,仔细回忆。”

    胡忠眯眼端详,缓缓摇头,“没见过,没见过。”

    “胡寨主再好好看看。”吴中元沉声说道。

    察觉吴中元语气转冷,胡忠越发惶恐,摇头摆手,“老朽虽然年迈,却不曾糊涂健忘,若是早年见过一定会留有印象,但是这三面铜牌我毫无印象。”

    “烦劳胡寨主去询问一番,看看寨子里其他年长之人可曾见过这三面铜牌。”吴中元将那几张绢布递了过去。

    胡忠连连摆手,不敢承接,“寨子里还有几个年长之人,还请大人与我同去,当面问过。”

    吴中元点头同意,跟着胡忠往寨子里面走去。

    一个九十多的,两个八十多的,当面问,三人都没见过这种样式的铜牌,表情和语气也没有异常,不像是在撒谎。

    在询问的过程中吴中元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寨子里的长辈对胡老三的评价并不高,言语之中多有微词。

    吴中元不明所以,便向胡忠询问。

    虽然家丑不可外扬,但吴中元问起,胡忠也不敢隐瞒,只得如实回答,据胡忠所说胡老三不守规矩,不务正业,结交狐朋狗友,到处惹是生非,干了不少坏事。

    胡忠回答的很是含混,看得出来并不想多说此事,但吴中元不肯罢休,坚持追问详情细节。

    细节就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得清了,由于天色已晚,胡忠便将二人请到了自己家里,燃点灯盏,回忆讲述。

    胡忠年纪大了,说话比较慢,足足说了一个多时辰,在此期间吴中元和万山红偶尔也会插嘴询问,据胡忠所说,胡老三生前做了太多太多的坏事,几乎到了罄竹难书的程度,所有能够想象的坏事儿几乎全干了。

    胡忠的讲述等同线索的收集,哪些有用,哪些没用得吴中元和万山红梳理判断,其中几条线索是非常有用的,一是麻风岭有一卷祖传的《借记手札》,上面记载了寻墓和盗墓的方法,以及祖上曾经盗过哪些陵墓,包括进入方法和进入时间,以及拿了什么东西,之所以记这个是因为盗墓本身是伤阴德的,麻风岭众人盗墓只是为了活命糊口,以后日子如果好过了,得把拿人家的东西再等价的还回去。再有就是盗过的墓以后就不能再去了,这就跟借钱一样,借了一次没能还上,以后就不能再去借了。

    这本《借记手札》是麻风岭的命根子,让胡老三给偷走了,到死都没归还。

    二是胡老三违背祖训,擅入南荒。万山红之所以对麻风岭少有了解是因为麻风岭有祖训,所有的子孙不准踏足南荒。

    三是胡老三结交匪人,胡老三结交的匪人有很多,其中就有蛇族的一个二流子,这时候没有二流子这个词,大致就是这个意思。

    至于贪霪好色,贪杯好酒,好吃懒做这些就没什么考究价值了,有价值的就是这三条线索,这三条线索其实是一条线索,结合在一起就能推断出事情的大致脉络。

    自山羊谷售卖由混元鼎熔炼出来的两枚补气丹药的是个蛇族人,这个蛇族人就是胡老三的同伙儿,胡老三所售卖的铜牌和蛇族人售卖的补气丹药都是出自同一处陵墓。

    这处陵墓很可能记载于麻风岭的《借记手札》上,也就是封藏混元鼎的地方,这处陵墓应该在南荒的某个地方,麻风岭的先人们想必在那个地方吃了很大的亏,故此才会严禁后人前往南荒。

    胡忠虽然是现任寨主,却是胡老三的后辈,胡老三偷走《借记手札》的时候他还没有掌权,也没有翻看过《借记手札》,那上面都记载了哪些陵墓他也不得知晓。

    吴中元最后确认的一个问题就是麻风岭的众人是什么时候开始遭受病痛折磨的,而胡忠回答麻风岭遭受亡灵诅咒已经很多年了,具体多少年他也说不清,至少也有数百年了。

    胡忠对二人的态度很是谦恭,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言语之中多有求助意味,但吴中元始终没有答应帮忙,不是他不想帮,而是帮不了,如果真是亡灵诅咒或许还有破除的方法,但麻风岭众人的残疾来自基因遗传,这个他就爱莫能助了。

    二人离开麻风岭的时候已是二更时分,一直到最后吴中元也没有答应帮他们破除诅咒,只是出于人道主义援助了他们些许米粮和几头牲畜。

    回程途中二人的心情还是不错的,目前几乎可以断定混元鼎被封藏在南荒的某个地方,接下来二人还得去蛇族和太平寨,随着线索的增多,脉络会越来越清晰,找到混元鼎的可能也越来越大。

    回到枭山的勇王王府,姜振已经回来了,那三面铜牌也找到并带了回来,铜牌被放在了连上的丹房,姜正在世的时候曾经试图按照这上面的方子熔炼丹药,但这些方子只适用于混元鼎,其他丹鼎无法使用。

    得了三面铜牌,吴中元心情大好,这三面铜牌也很有用,鸟族有很多冶金高手,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对这几面铜牌进行破坏性研究,通过对铜牌材质的分析,或许能够推断出它们熔炼的时间和大致区域。

    晚上二人留宿在枭山,分别住在中院和后院。

    次日早起,二人动身上路,去往南荒蛇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