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五百七十七章 放火烧山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19-11-23
    “你感觉刺客最有可能藏在什么地方?”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沉吟过后出言道,“这个人白天开的两枪分别在上午十点和下午两点,如果第三次开枪还遵循四个时的间隔,就应该在傍晚六点,如果开了第四枪,就应该是晚上十点,城池周围有大量火把,明城里的人正在四处搜寻此人,这也间接明这个狙击手很可能开了第四枪,如若不然,城里的人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儿出城搜索,所以我感觉这个人应该还在城市附近。”

    “有道理。”吴中元缓缓点头。

    王欣然又道,“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左右,就算此人开完最后一枪立刻撤走,像这种野外环境,一个时最多也只能走出七到八里。”

    “你的意思是城池周围八里范围才是危险区域?”吴中元问道。

    “对,在进入这个范围之前,咱们应该是安全的。”王欣然点头。

    吴中元没有再多什么,伸手抱起了王欣然,此处距连山城还有百里之遥,步行耗时太长,只能施展身法。

    王欣然知道吴中元要做什么,也没有拒绝,任凭吴中元抱着自林下疾速飞掠。

    不多时,二人来到城池十里之内,由于今天是月末,暗月无光,周围一片漆黑,距离二人最近的火把光亮远在八里之外,受认知所限,此时的人想象不到这种可以取人性命的暗器射程有多恐怖,只是根据弓箭的最远射程来进行搜寻。

    “现在做什么?”吴中元问道,他从未对战狙击手,毫无经验,全无头绪。

    “你什么都不用做,原路退回去,”王欣然道,“敌人不知道我已经到了,如果你出现,敌人就会猜到我也在附近,你回去吧,把这条放电的狗儿也带走。”

    “把你自己扔在这里?”吴中元皱眉。

    王欣然端枪环视,“你留下能帮上什么忙吗?”

    吴中元为之语塞,他乃太玄修为,耳目清明,但是感官再怎么敏锐,也不可能有狙击步枪的瞄准镜看的远,除此之外他还可以感知周围百丈之内的活物,但这个距离也在对方的射程之中。

    “你有什么办法寻找这个狙击手?”吴中元问道。

    王欣然摇了摇头,“没什么办法,只能碰运气,三天之后你再来,咱们还在这里会合。”

    “开什么玩笑,”吴中元连连摇头,“我不会把你扔在这里,这个人绝对不能留下,不惜一切代价也得将其杀掉,你去上风头隐藏埋伏,我设法将这个人逼出来。”

    “你想干什么?”王欣然问道。

    “放火,”吴中元沉声道,“狙击手不是擅长隐藏行踪吗,我直接将城池周围的树林全部烧掉,看这家伙往哪里躲。”

    吴中元言罢,不等王欣然接话便闪身离去,他没有带走黄毛儿,而是神授黄毛保护王欣然。

    二人原本位于连山的正东,吴中元绕到城池正南方向,深深呼吸,提气发声,“我乃中原黄帝吴中元,惊闻姜亲王遇袭,特来缉拿凶手,连山所有勇士听我号令,紧闭城门,禁止任何人出入,所有勇士即刻出城,合围九里,放火烧山,拼着毁去大片林木,也要将凶手置于死地。”

    吴中元喊罢,正在搜寻的勇士纷纷高喊应是,与此同时快速向四周扩移。

    有熊城里的勇士足有数百人,除了本城勇士,还有各大垣城闻讯赶来的高阶勇士,三分钟不到高阶勇士各就各位,持拿火把的多是普通士兵,也在快速向外围移动。

    吴中元再度提气下令,“十丈一人,四面放火,左右观望,有人遇袭,立刻发声告警,告知方位。”

    姜正遇刺身亡,牛族众人无不气愤悲伤,听他下令,立刻遵行,山中多有死树干草,冬日干燥,草木易燃,没过多久各处就有火苗出现,再过片刻,火势越发旺盛。

    今天刮的是南风,不止南侧的牛族勇士在放火,东西北三面也在放火,他们的目的是清除遮蔽和障碍,确保凶手无法逃脱。

    此时城中的各阶勇士和手持火把的士兵已经先后就位,自九里之外巩固合围,在防守的同时砍伐搬移火场外围的树木,以防山火蔓延,不可控制。

    担心牛族勇士会误伤王欣然,吴中元再度提气发声,“着黑裘,带黄犬者为友军,万勿误伤。”

    九里方圆是个很大的面积,不是直径九里,而是城池四面各毁九里,烧毁这么多林地对有熊众人日后的生活肯定会带来诸多不便,但此举也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他本来就想扩大各大邑城的耕种面积,被烧毁的这些树林来年可以开垦为耕地。

    实则放火烧山是个很笨的作法,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其性质等同竭泽而渔,直接将池水抽干,不怕抓不到这条食人,不过这种作法虽然笨拙,却非常有效,似这种大面积焚毁树林的重大命令,也只有吴中元才有权下达。

    再过片刻,火光冲天,烈焰四起,姜南和姜大花离开城池,循声找到了吴中元。

    在二人赶来之前,吴中元已经砍倒了两棵大树作为掩护,见二人来到,急忙将二人拉至树后,以防受到狙击手的偷袭。

    姜南穿的是一席白衣素缟,满面悲伤,见到吴中元,心中悲痛,低头哽咽。

    吴中元拍了拍姜南的肩膀,叹气安慰,“你且节哀顺变,今日便是赤地千里也绝不让那凶手走脱。”

    姜南悲伤点头。

    吴中元转头看向姜大花,“酉时和亥时,可有人遇袭身亡?”

    “有,”姜大花点头,“酉时遇刺的是后宫宫女,死于北院院中。亥时遇刺的是一名洞神勇士,死于东墙之上,创伤皆在头部,与亲王同。”

    吴中元缓缓点头,之前吴君月曾经描述过那名遇刺卫士的情况,子弹是从左侧太阳穴穿入,自右侧太阳穴飞出,而当时那名勇士正在上台阶,由此可见当时那名狙击手是自西山开枪的。

    第三个遇刺的北院的宫女,第四个遇刺的是东侧城墙的守城勇士,由此可以推断出刺客的移动轨迹,此人是由西向北,再往东。

    刺客射杀了东墙勇士至今不过一个时,不管刺客跑的再快,都不可能跳出九里的包围圈,刺客目前应该在东北,正东,西南其中一处,要么距他很近,要么距王欣然很近……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