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五百五十章 上古凶兽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19-10-31
    吴中元言罢,吴荻和老瞎子尽皆莞尔,老瞎子笑问,“圣上想要能吃的,还是不能吃的?”

    吴中元摇头说道,“能不能吃无所谓,关键得是厉害角色,最好是世人皆知的凶禽恶兽,趁着此番狩猎为民除害,也能长长声势。”

    老瞎子皱眉歪头,回忆思虑,片刻过后摇了摇头,转而继续沉吟回忆。

    “先生,你可是想到了什么?”吴中元问道。

    老瞎子也不敢隐瞒,“圣上所说的那种异兽还真有一只,我也知道它栖身何处,只是圣上已经将青龙甲还给了黎亲王,自空中少了从容,贸然前去,怕是会多有凶险。”

    “那东西会飞?”吴中元皱眉歪头。

    老瞎子点了点头。

    “何种异兽,竟然会飞?”吴中元好奇。

    “圣上可曾听说过穷奇?”老瞎子问道。

    “听说过,”吴中元点头说道,“此物曾经侵扰大夼,被时任右弼宫主的吴鸿儒率领一干巫师苦战驱退,这个合适,就选它了。”

    “圣上了解此物?”老瞎子又问。

    “听说过,却不曾见过,”吴中元摇了摇头,“不过不久之前我曾在极北寒冰之地见过虎魔,乃是一种生有双翅的虎形怪物,穷奇是不是与它们有些相似?”

    老瞎子摇头说道,“我不曾见过圣上所说的虎魔,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怪物,但我曾经见过穷奇,此物乃上古第一凶兽,现世于玄黄,肆虐于洪荒,本体长七尺,尾三尺,生就虎头豹尾,龙爪麟身,天生赤目,毛黑如墨,背生一对白骨双翅,旋踵破空,来去如风。”

    老瞎子说完,吴中元眉头大皱,根据老瞎子的描述,穷奇的体形并不大,比虎魔要小的多,七尺也就两米多,不比牛犊子大多少。

    “这东西有什么能耐?”吴中元又问。

    老瞎子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穷奇凶戾残暴自不必说,除此之外还有三大异能,一者,此物可以变化形体,虽不能变化形态,却可以变化大小。二者,此物天赋异禀,有受伤自愈之能。三者,此物背后骨翅有破空之能,飞的很快,寻常飞禽难望其项背。”

    “哦~”吴中元缓缓点头。

    听吴中元语气之中带有浓重好奇,老瞎子猜到他心中所想,急忙说道,“穷奇乃戾气化生,暴戾好杀,穷凶极恶,无有俘获可能,圣上万万不可尝试收服。”

    “为何不可?”吴中元追问。

    老瞎子说道,“施展七窍灵通需以本命元神与扈从和坐骑感应联系,此物大凶,若是与之感应联系,怕是会影响圣上的仁义心性。”

    “影响心性?”吴中元歪头笑问,“这是你猜测的呢,还是确有其事?”

    “穷奇乃上古凶物,世间只此一只,从古至今从未有人胆敢尝试控驭,自然无有实证,只是老朽揣度猜测,”老瞎子说到此处话锋一转,“但老朽早年曾经尝试控驭其他凶戾禽兽,心性确会受其戾气影响。”

    “是感应控驭的时候会受其影响,还是平时也会受其影响?”吴中元追问。

    “自然是感应控驭时才会对其戾气感同身受。”老瞎子叹了口气,他之所以叹气是因为他很清楚吴中元接下来会做什么。

    吴中元果然没有令老瞎子失望,“休说是否影响心性尚在两可之间,即便真的会助长戾气,平日里不用它也就是了,走走走,快带我去,这东西出现两次都在大夼,往北走是吧?”

    老瞎子叹气点头。

    不等吴中元开口,吴荻便神授雕王往大夼方向移动。

    “圣上,穷奇乃大凶之物,凶戾残暴,您乃万金之体,牵系万民苍生,万不可以身涉险。”老瞎子忧虑劝阻。

    老瞎子言罢,吴荻接口说道,“相国所言极是,狩猎之前您也曾告诫我们不要贪功求大,以身涉险……”

    “好好好,”吴中元抬手打断了吴荻的话,“这样吧,咱们先过去看看,是杀是俘届时见机行事。”

    老瞎子仍不放心,“圣上,穷奇非寻常凶禽恶兽可比,您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此物当日曾经吴鸿儒率众驱退,想必也厉害不到哪儿去,”吴中元随口说道,言罢,急忙补充,“你们放心好了,我会小心提防,不会大意轻敌。”

    见吴中元心意已决,老瞎子和吴荻便没有再劝,但二人脸上多有忧色。

    “先生,刚才话说了一半儿,穷奇最大能变多大?最小能变多小?”吴中元又问。

    老瞎子答道,“相传此物越是愤怒,形体越是巨大,我当年见到它的时候它正在发狂食人,体长足有五丈,待其毁了那处村庄,振翅离去时身形回缩,不过七尺大小。”

    听得老瞎子言语,吴中元第一时间想到了绿巨人,但穷奇的情况跟绿巨人还不一样,穷奇形体的大小是由其愤怒程度来决定的,越愤怒,形体就越巨大,是个变量。

    “它的形体还能变的再小吗?”吴中元又问。

    “不太清楚。”老瞎子既懊恼又担忧,懊恼的是先前吴中元追问的时候,他就不该提穷奇这茬儿。担忧的是吴中元对穷奇表现出了强烈的好奇,虽然嘴上说过去见机行事,但一旦赶到地头儿,吴中元肯定会施展七窍灵通尝试捕获。

    吴荻接口说道,“穷奇屡屡为害,圣上若能降得此物,不但得了中意的坐骑,还能为民除害,提升威望,实乃一举两得。但穷奇有自愈之能,又有飞天骨翅,我们虽有金雕相助,然金雕终究不比青龙甲神异便利,到得那凶兽巢穴,圣上定要小心谨慎,以免跋前疐后,骑虎难下。”

    “哈哈,”吴中元笑了笑,“它自愈得了肉身,自愈得了魂魄吗?”

    此言一出,老瞎子和吴荻心中大定,此前他们二人一直忽视了吴中元的阴阳长剑,这把阴阳长剑不但能够杀伤本体肉身,还可诛灭魂魄元神,这把阴阳长剑当真是逆天的存在,有它在手,吴中元足以横行无忌。

    由于赶时间,吴荻便神授金雕尽快北飞,午后未时来到大夼地界,吴荻出言建议,“圣上,此处距垣城不远,吴白夜对那凶兽多有了解,咱们不妨先去见见他。”

    吴中元想了想,点头同意。

    说曹操曹操到,吴荻刚提到吴白夜,吴白夜就出现了,今日整个中原地区都在狩猎,吴白夜也不例外,吴白夜曾是吴君月的副手,当日吴君月自马族取得龙驹之后分了一匹灰毛龙驹给他,此时吴白夜正骑着龙驹自远处狩猎。

    二人看到吴白夜的时候,吴白夜也看到了金雕和雕背上的三人,立刻骑乘龙驹前来见驾,“属下吴白夜,参见大吴,见过吴荻太玄。”

    吴白夜的称呼很不规范,毕竟吴中元登基时日尚短,称呼不是立刻就能改变过来的,吴中元也没有过分计较,实际上连他自己也不太适应新的称呼,虽然已经敕封老瞎子为相国,他还是习惯的以先生相称。

    “吴白夜,穷奇近段时日可有前来祸乱作祟?”吴中元问道。

    “回圣上,那凶兽最近不曾前来。”吴白夜摇头。

    “我们要去降服穷奇,你可要同行?”吴中元歪头看向吴白夜,大夼是熊族北面的边关重镇,地广人稀,受到凶禽猛兽侵扰的频率也最高,吴白夜这个城主当的比较辛苦,一天到晚忙着拒敌救灾,不到六十岁,看着却像七八十岁的老头儿。

    “啊?”吴白夜愕然瞠目。

    “啊什么啊?”吴中元笑道,“穷奇为害已久,早些除了,也能去了心腹之患。”

    “圣上有所不知,那穷奇好生凶残,您可有万全准备?”吴白夜问道。

    吴中元不答反问,“你知不知道穷奇的老巢在哪儿?”

    “在白骨岭。”吴白夜回答。

    “先生?”吴中元转头看向老瞎子。

    老瞎子点了点头,示意吴白夜所说无误。

    “走走走,路上说。”吴中元抬了抬手。

    吴荻神授金雕往北移动,吴白夜骑乘龙驹凌空奔跑在右侧五丈外。

    金雕对龙驹大有敌意,不时唳叫示威。龙驹虽小,却也不惧,偶尔会发出嘶鸣,大有挑衅之意,它虽然母亲是马,父亲却是黑龙,胆气非寻常马匹可比。

    在吴荻和吴白夜的控驭下,金雕和龙驹也只是偶尔叫上两声,也不影响吴中元与吴白夜交谈。

    吴白夜曾经与穷奇有过近距离的接触,对其形态的描述基本上与老瞎子相符,在吴白夜看来,穷奇就是个不可战胜的存在,不但战斗力强悍恐怖,还移动迅速,最要命的是打不死。

    穷奇每次过来都会吃人,但它吃的并不多,其性情与黄鼠狼和耗子有些相似,便是吃饱了也得再咬死几个。

    古代的文字字符较少,语言发音也不多,穷奇这个名字实际上应该是“凶奇”,之所以称之为奇,有两个原因,一是这种动物的长相和形态非常奇怪,二是因为它有个奇怪的癖好,它很少去攻击独行的人,它所攻击的都是成群结队的,而且攻击对象也不局限于人,动物它也会杀,尤其是到了春天,穷奇会到处追杀那些求偶结对的动物。

    对于穷奇这种奇怪的行为,吴白夜认为这是它孤独所致,穷奇没有同类,故此见不得别人成群结队。

    “它从未攻击过独行的人和独行的野兽?”吴中元追问确认。

    “据我所知是没有。”吴白夜摇头。

    吴荻说道,“它懂得同病相怜,足见其心中藏有仁善的一面。”

    吴中元冲吴荻投去赞许的眼神,吴荻所说正是他心中所想。

    但吴白夜并不认可吴荻的说法,不过碍于身份,也没有出言反驳。

    “吴鸿儒当日迎战穷奇战况如何?”吴中元又问。

    吴中元此言一出,吴白夜皱眉撇嘴,欲言又止。

    “怎么了?”吴中元追问。

    吴白夜叹气摇头,“他们哪里是穷奇的对手,每每等到穷奇尽兴退走方才赶来,便是施展雷霆之怒也只是往空处降下雷电,这哪里是作法拒敌,分明是锣鼓欢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