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五百四十九章 日理万机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19-10-31
    ♂nbsp;   吴中元现在是黄帝,他的话就是圣旨,不容置疑,不容违逆,圣旨既下,跪在殿下的吴君月和吴荻与吴融吴季立刻领旨谢恩,老瞎子愣神过后也领受了旨意,领命的表情多有愧疚,谢恩的语气多有惶恐。

    对于这样的结果,所有人都不感觉意外,这些高阶勇士和巫师都不是傻子,当他们来到中天殿,看到老瞎子等人跪在殿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知道吴中元要原谅他们了,如果吴中元无心原谅,会直接离心疏远,之所以惩戒三人,为的是让所有人知道不管出于什么动机,任何人都不可以欺君罔上。除此之外也是给姜亲王和黎亲王一个交代,得让二人知道他已经对三人进行了惩罚。

    三族一统,百废待兴,千头万绪,繁杂琐碎,这么多事情很难在短时间内全部做完,今天是节日,一年一度的盛事,其他事情暂且搁置,先欢度节日。

    中土三族有个共同的习惯,那就是节日当天进行狩猎,所有男子和勇士巫师都要外出狩猎,所有的女人都要自城外等候迎接,这既是一场庆典,也是一场游戏,亦是一场比赛,还是一场相亲大会,未婚女子会在这时候向心仪的男子表达爱意,而她们表达爱意的方式也很简单,喜欢哪位男子,在他们狩猎回返之后就会跑上前去接拿他们带回的猎物。

    今天的晨议时间很短,熊族的勇士和巫师向吴中元道贺,恭贺他一统中原,然后是吴中元对节日活动进行部署,主要是让大家注意安全,别跑太远,还有就是不要贪功求大,以身涉险。

    半柱香不到就退朝了,众人退走,出去安排狩猎事宜。

    由于不到出发的时间,吴中元就留下了左辅殿和右弼宫四人,还有老瞎子,姜南也在,她虽然被封皇后,入主后宫,但她是牛族勇士,确切的说是中原勇士,晨议她也可以参加。

    此番吴中元与众人商议的是六部人选,六部是总理院的分支,乃政策的具体落实者。

    六部乃负责勇士管理的吏部,负责天下民生的户部,负责外交教育文化诸事的礼部,负责军队国防事物的兵部,负责律法和治安的刑部,以及负责水利土木城建冶金的工部。

    六部设主事和辅事各一名,全由总理大臣担任,所谓总理大臣就是十二位入主总理院的三族勇士,昨天晚上吴中元一直在口述圣旨,老瞎子等人已经见识过他处理军国大事的能力了,对他大有信心,对他的旨意也少有质疑,正如吴中元所说,他们的作用就是拾遗补缺,旁为辅弼,而不是运筹帷幄,引领方向。

    六部熊族只占了两部,分别为户部和刑部,户部主事吴荻,辅事吴融。刑部主事吴君月,辅事吴季。

    可别小看户部,权力最大,直接掌管全国的民生财政。刑部权力也很大,不管谁犯了法,刑部都有权力进行处置,包括牛族和鸟族的高阶勇士,也受刑部约束。

    吏部和工部的席位给了鸟族,吏部是管勇士和官吏的,同样是个实权部门,之所以给鸟族而不是给牛族是因为姜正太狡猾,就算是真心归顺,也肯定会打自己的小算盘。

    工部是负责水利土木,城建冶金的,这个本来就是鸟族的专长。

    分为牛族的是兵部和礼部,礼部权力稍微小一点,但兵部权力大,负责天下兵马,把兵部交给牛族,能充分体现对姜正的器重和信任。

    六部是在总理院的领导下开展工作的,六部长官都得听命于相国,说白了就是所有权力还在他和老瞎子的手里,并不是说兵部和吏部交给牛族和鸟族勇士分管,就全由牛族和鸟族说了算。

    议定了六部人选,也到狩猎的时辰了,吴中元出得宫门,一声令下,四门打开,城中所有成年男子分别自四面冲出,往各处狩猎。而高阶勇士和巫师则骑乘各种飞禽,自城中升空远去。

    姜南是此时唯一的皇后,她不能参与狩猎,得在城外等黄帝回来。

    吴中元点了吴荻和老瞎子同行,骑乘雕王离地升空。

    “圣上,咱们要往何处去?”吴荻问道。

    “四处转转吧,”吴中元说道,“先去黑寡妇所在的邑城。”

    吴荻知道黑寡妇等人被安置在哪里,听得吴中元言语,便授意雕王往西南方向移动。

    老瞎子本想问吴中元是何时知道他身份的,踌躇良久,最终还是没有发问。

    见老瞎子欲言又止,吴中元知道他想说什么,实际上他很早之前就知道老瞎子是谁了,也知道他做过什么事情,用现在的话说老瞎子犯的是作风问题,而且性质比较严重,老瞎子跟他的爷爷是一辈儿的,但老瞎子是私生子,老瞎子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女子,此女是他爷爷吴祖诸多红颜知己之一,严格说来此事有违伦理,二人因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老瞎子最终搞的修为尽失,身败名裂,也正因如此,老瞎子此前才有‘亏心之事,受人唾弃’一说。

    不过吴祖对老瞎子还是手下留情了的,只是废了修为,老瞎子瞎眼是十几年前的事情,至于怎么瞎的,他就不知道了。

    由于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知情人已经很少了,对于作风问题,吴中元的态度还是比较宽容的,这好像是他家的传统,他爷爷的爸爸有这个毛病,所以才有了老瞎子吴暮秋,他爷爷又有这个毛病,所以才有了吴熬,而他爸爸也在这条路上前赴后继,所以才有了他。

    雕王飞行速度很快,穿云破雾,风驰电掣,只用了半个时辰就赶到了黑寡妇所在的邑城,他已经为这座邑城赐名饮马河,黑寡妇众人此时已经安顿了下来并重操旧业,不过它们初来乍到,很少有人前来进行易换,酒肆客栈也没什么生意。

    吴中元此番过来就是为了表达一下关心,黑寡妇和花娘子陪着他走访检查,一行人来到酒肆客栈所在的街道时,酒肆客栈里都有人在吃喝,但都是饮马河自己人,白吃,不给钱的。

    饮马河众人深谙经商之道,由于没什么顾客,酒肆客栈就剩下了大量的食材,对于这部分不太新鲜的食材,店主从不出售给食客,而是做熟了邀请朋友来吃,聚人气撑场面,赔钱赚吆喝。

    对于酒肆客栈的这种作法,吴中元是非常欣赏的,在现代也有很多开饭店的,但大部分开张没多久就关门儿了,之所以关门是因为没有顾客,至于为什么没有顾客,他们并没有反思过。

    其实所有的饭店在开张初期都会有亲朋好友来捧场,这个过程结束之后,就会进入客源积累阶段,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会有大量的食材积压,这时候就得看老板的格局了,有格局的老板会扔掉不新鲜的食材,绝不往外摆,更不会卖给顾客。顾客每次来,食材都是新鲜的,长期以往,回头客越来越多,最终进入良性循环。

    而小家子气的店主,食材不新鲜了也不舍得扔,凑合着上桌儿,表面上看是为了减少损失,实则是杀鸡取卵,自绝后路。食材不新鲜,顾客不满意,以后就不来了。顾客越少,剩菜越多,如此反复,很快进入恶性循环。

    舍得,舍得,没有舍就没有得,越是抠门儿就越贫穷,越是大气就越富裕。

    除了进行必要的宣传,还得给予大力扶持,直接下旨,七十多座垣城所辖的所有邑城都派人过来送东西,三牲六畜,五谷杂粮,有什么给什么,几百座邑城,也不用给太多,每座邑城少给点儿就够了,这差事等同公款旅游,谁都愿意干,在为饮马河提供援助的同时,也为饮马河打了广告,积累了人气。

    寄人篱下和受人恩惠的人普遍心虚,都很敏感,这时候对他们的关心就显得尤为重要,黑寡妇和花娘子好生感激,感动非常。

    吴中元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商业是获利最快的一个途径,饮马河日后会成为税收大户儿,不折不扣的摇钱树,这时候不浇水不施肥,他日怎么好意思来伸手摘果子。

    由于还要往别处去,也就没在这里多待,带上酒水食物就上路了,酒是给朱雀准备的,两大坛,别把人家的守护当成天经地义,没什么可以感谢人家的,酒总得献上几坛。

    食物是带给隗城众人的,隗城众人此时还在南方缓慢前行,拖家带口的,还没走到山羊谷,距山羊谷还有上千里。

    隗城众人已经听说吴中元登基称帝,见他百忙之中亲自前来慰问,受宠若惊,甚是感动。

    陪同隗城众人北上的还有吴梅和黎万紫手下的一队勇士,吴中元此行也是过来看他们的,对吴梅进行了口头褒奖之后,吴中元为所有参与护卫的鸟族勇士分发了补气丹药,此前他曾许诺完成任务之后众人没人晋身一阶,不久之前他自烟云山拿了不少丹药,此番便提前兑现承诺。

    短暂的停留之后,吴中元三人调头回返,目的地是吴勤所在的大泽,他去大泽有两个目的,一是确认一下祝千卫差事办的怎么样了,二是去见见吴卿,给她送件礼物。

    吴勤外出狩猎去了,不在城中,但城中留有主事之人,吴中元问起此事,后者呈上名录,祝千卫在大泽挑选了一百多人,其中就有鹤岭的阿欣,这些人还没有上路,初三才走,骑马前往,最多三天就能赶到。

    吴卿没有往城外去,而是留在大泽的广场上带着一干妇人准备烹炊,吴中元与她进行了简短的交谈,然后将之前自烟云山带出来的小玉猫送给了她。

    平心而论吴卿也很漂亮,但不知为何他对吴卿并不来电,不过这时候与现代截然不同,如果完全遵循现代人的行为标准,根本就行不通。

    他送吴卿礼物,其实是在安吴勤的心,身为君王,也不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离开大泽,吴荻又问,“圣上,再往何处去?”

    吴中元转头看向老瞎子,“先生,你可知道哪里有上古异兽?”

    “圣上为何有此一问?”老瞎子反问。

    “我现在可是人族黄帝,节日狩猎总不能抓两只兔子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