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四百九十七章 白熊族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19-09-22
    在等待柳上上回来的这段时间,吴中元又向李上上简单了解了一下白熊族的情况,白熊一族虽然都是兽身,却也有屯粮备荒的习惯,好像屯的还不少,这里非常寒冷,捕捉到的猎物不会腐坏,可以长时间冰冻储存。

    单纯从屯粮备荒这个角度上说,白熊比很多人类做的都要好,野兽都知道囤积粮食应对意外情况,很多人却没有这个概念,尤其是现代人,很多都是挣多少花多少,今朝有酒今朝醉,吃好的喝好的,活的倒是挺潇洒,但一旦遇到意外情况就傻眼了,得了病招个灾自己没钱应对,只能东借西筹,狼狈不堪。

    忧患意识还是得有的,谁也不知道哪天会遇到什么倒霉事儿,应急治病的钱至少得有,别的不说,随便换个肾就得三四十万,在没攒够这个数目之前,还真不该有什么安全感。

    虽然白熊族有大量的肉食储备,但吴中元却并不心动,因为路途太远,运输不便,令他心动的是另外一种东西,硫磺。

    动物身上普遍都有寄生虫,尤其是野生动物,寒冰之地虽然气温很低,白熊身上也有寄生虫,为了对付这些讨厌的寄生虫,它们找到并霸占了一处山头儿,这不是普通的山头儿,而是一处矿山,产出高纯度天然硫磺,白熊隔三差五儿就跑到那里磨蹭驱虫。

    一提起硫磺,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就是可以用来驱蛇,实际上此物最大的用处不是驱逐蛇虫,而是制造火.药。

    早些时候他将南荒鼠族的工匠都带回了中土,这些工匠一直在各处秘密制造火.药,但苦于原材料短缺,火.药的制造一直进展缓慢,存量也不多,而自然界中高纯度的硫磺矿也非常罕见,吴勤曾多次派人外出寻找,皆无功而返。

    对于一个来自现代的人来说,硫磺意味着什么吴中元很清楚,拥有足够的硫磺就意味着拥有大量的火.药,毕竟硫磺才是制造火.药的关键,相较于高纯度硫磺,另外两种配制**的原料硝石和木炭更容易获得。

    一定要把这个硫磺矿拿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拿下。

    不多时,柳上上回返,三人离开羽族,升空西去。

    升空之后,吴中元远眺西北,晋身太玄之后感官较之前更加敏锐,看的也比以前更远,不过远处多有高大冰山,离地百丈视线仍然受到阻隔,看不到李上上所说的那处烟云岛。

    看不到反而安心了,如果能看到,就可能坏事,要知道白千寿乃上虚修为,他能看到烟云岛,白千寿自烟云岛也能看到这里,此前这里曾经遭受过魔族的攻击,如果白千寿知道羽族发生了战事,一会提高警惕,想要偷袭它难度就很大了。

    他在攻击魔族怪物的时候曾经频繁催发闪电,战事发生的时候是上午,光线明亮,而且是低空催发闪电,白千寿看到的可能性不大,既然看不到,自然也不会听到,雷霆之怒所催发的雷声比正常的雷鸣要小,绝不会高于炮声,而正常的炮声也就在一百五十分贝左右,别说中间还有山体阻隔,就算自空旷区域传递也不可能超过三百里。

    仔细权衡,白千寿应该是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它真的发现这里发生了战争,一定会过来查看究竟,毕竟对它而言羽族和白熊族是它的餐桌,它不会允许别人掀它的桌子砸它的锅。

    白熊一族位于羽族正西,距羽族不过三百里,半柱香不过三人便赶到了地头儿。

    与羽族住在山上不同,白熊一族的聚居地是一处半岛,所谓半岛就是延伸到海里的陆地,三面都是海水,只有一面与陆地相连。

    这处半岛方圆约有二三十里,岛上有几座纵横交错的山峰,白熊族就地取材,搬移冰块将这几座山峰自山腰部位连接了起来,形成了一处巨大的避风宫殿。

    不过说白熊族搭建的是宫殿,真的有些昧着良心说话了,平心而论这根本就算不上宫殿,充其量就是个巨大的窝棚,或者说是个“人为”建造的大山洞。

    白熊族之所以选择自这里安家是因为这里地势特殊,在半岛的东西两侧都是内凹的海湾,海湾里的海水温度较高,吸引了大量的鱼类。

    白熊并不是只吃海豹,鱼类也是它们的主食,三人来到的时候海湾里有很多白熊正在捕鱼,而岛上其他区域也有白熊在趴伏休息。

    与它们的后代北极熊相比,这些白熊的体形更加巨大,几乎有北极熊两个大,察觉到三人来到,岛上的白熊纷纷两足站立,抬头仰望,与此同时发出了低沉咆哮,眼神之中也多有警惕。

    李上上貌似对这些白熊的习性很是了解,也没有凌空悬停,而是径直落于山洞之外,“我是羽族族长李上上,我要见你们的大王。”

    山洞外面有两头看门儿的白熊,听得李上上言语,其中一头白熊自洞口走了过来,瓮声盘问,“你们来干什么?”

    “我们要见你们的大王,有重要的事情与它商议。”李上上说道。

    白熊没有接话,而是围着三人转了一圈儿,与此同时张合鼻孔,闻嗅三人身上的气味。

    对于白熊的近身,吴中元并不感觉紧张,不过他倒是很好奇,这分明是一头白熊,熊嘴怎么能说人话?

    白熊转回三人面前,直视吴中元,“你是什么人?”

    “他是我们尊贵的客人。”李上上说道。

    见白熊眼中多有疑虑,吴中元直视着它的眼睛,“我是你们白熊一族的救星,赶快把戈尔给我喊出来。”

    吴中元直呼熊王名字令那头白熊甚是不满,发出低沉鼻音的同时两腿离地,高高站起。

    见它试图恐吓,吴中元也不迟疑,气凝右臂,催气出拳,外延的灵气犹如伸长的手臂,重击熊头,将其打翻在地。

    不但白熊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连李上上和柳上上也没想到,眼见吴中元突然动手,二人双双皱眉,暗道不好。

    山洞周围聚集了大量白熊,但事发突然,它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咆哮吼叫,并未上前攻击。

    倒地的白熊不曾晕厥,挣扎着想要起身,吴中元有感,再起右脚,将其踢出数丈,转而看向另外一头白熊守卫,“你是过来打我还是进去通报?”

    那只白熊也不答话,自鼻孔发出噗嗤噗嗤的粗重喘息,喘过几声方才弯下腰来,改两足站立为四足踏地,向山洞里面奔去。

    此时岛上的白熊已经发现有外人侵入,纷纷自各处围了过来,那些自海湾捕鱼的白熊也爬上岸边,向三人所在的位置快速移动。

    吴中元转头四顾,山洞里面有多少白熊目前还不确定,但外面至少有几千头,不过这些白熊的四肢都是完整的,没有发现哪头缺失了前掌。

    李上上猜到吴中元在找什么,低声说道,“白千寿喜食活食,那些献祭的白熊都死在了外面。”

    吴中元鼻翼微抖,没有接话。

    等了三分钟左右,山洞里走出了一群白熊,共有十几头,这些白熊的个头儿比普通白熊还要大,走在最前面的白熊是个独眼龙,它的脸上有四道疤痕,应该是殴斗遗留,其中一道伤痕划过左眉,毁了左眼。

    “它就是戈尔。”李上上小声说道。

    不多时,戈尔带着一干手下走出了山洞,先用独眼看了看李上上和柳上上,然后将视线定格在了吴中元的脸上,“敢到熊族撒野,你不想活啦?”

    “跟我说话客气点儿,我想杀你易如反掌。”吴中元挑眉开口,拥有强大实力有诸多好处,其中之一就是可以省却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用兜圈子,也不用使计谋,直接硬实力碾压。

    吴中元本以为戈尔会气急暴怒,未曾想它表现的还算克制,在喝止了躁动的手下之后,高声问道,“你要挑战我吗?”

    吴中元右手外探,自指尖凝现深紫灵气,“你确定你值得我挑战吗?”

    眼见吴中元指尖萦绕的灵气色呈深紫,包括熊王戈尔在内的一干白熊无不面露惊骇,它们虽然是异类,却也知道深紫灵气意味着什么,在这偏远的寒冰之地,别说深紫太玄了,就是淡紫居山也多年未见了。

    “李上上,你们要抢海边的那片猎场吗?”戈尔冲李上上问道。

    “你别误会,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李上上手指吴中元,“这位是中土熊族的吴族长,他是来帮我们的。”

    听得李上上言语,戈尔眼中敌意大减,回头冲烟云岛方向看了一眼,转而收回视线看向李上上。

    李上上点了点头。

    见戈尔还知道避讳众人,吴中元对它高看了一眼,看来这独眼龙并不像李上上之前所说的那么愚蠢。

    短暂的思虑之后,戈尔沉声说道,“外面风大,进来说话。”

    戈尔言罢,转身先行,一干手下紧随其后,吴中元和李上上姐妹走在最后,与戈尔等人保持着一定距离。

    “戈尔今天不太对劲儿。”柳上上低声说道。

    吴中元歪头看她。

    柳上上说道,“戈尔凶戾残暴,今天如同换了个人一般,小心其中有诈。”

    吴中元笑了笑,不管是人还是禽兽都有两面性,是凶戾残暴还是和善友好得看他们面对的是什么人,恶狼在兔子面前是凶戾残暴的,但是在老虎面前它们却不会逞凶放肆。

    不过戈尔的识时务也省却了不少麻烦,可以更快的议定相关事宜,实际上他与戈尔并无仇怨,也并不想杀它,也正因为不想杀它,所以才会主动显露实力,避免戈尔无知侵犯。

    故意隐藏自己的实力,等待甚至引诱对方前来冒犯,然后予以惩罚,这种行为被称为扮猪吃老虎,看似很痛快,实则很肤浅,不但肤浅还很虚伪,甚至可以称之为恶毒,好人是不屑这么做的,尽早露出牙齿,让对方知难而退,避免不必要的杀戮和伤害,这才是仁者所为。

    白熊的山洞很大,大到飞机都能开的进来,在山洞内部左右两侧有很多洞窟,有些洞窟存放的是猎物,这里经常有暴风雪,一旦遇到暴风雪,白熊就无法外出狩猎了。还有一些洞窟是母熊的产房,洞口没有遮挡,但洞里面有拐折,确保私密。

    山洞避风,温度相对较高,里面有不少出生不久的小熊在玩耍,也不怕人,在吴中元驻足打量它们的时候,几只小熊跑过来抱他的腿。

    吴中元本想抱起一只,却发现戈尔等人走进了右侧的一处洞窟,只得打消念头,快步跟了上去。

    戈尔等人进去的那处洞窟并不是山洞的尽头,往里还有很大一片区域,不过山洞里没有灯烛,山洞深处漆黑一片。

    这处洞窟只有几十平方,也没有任何的家具陈设,只有一些平整的岩石,表面很是光滑,应该是白熊平时趴卧的地方。

    与戈尔一同进来的白熊共有十几头,全都跟着戈尔蹲坐在洞窟的左侧,吴中元和李上上姐妹进入洞窟之后自右侧坐了。

    吴中元此前自外面冻了许久,进入洞窟之后感觉疲惫慵懒,便冲李上上抬了抬手,示意由她向戈尔讲说相关情况。

    李上上说明情况的时候,吴中元自包袱里取出干粮啃食咬嚼,太冷了,干粮都冻硬了,白熊族吃的都是生食,这破地方连口热水都没有。

    待得李上上说完,戈尔的一干手下显得很是兴奋,但戈尔本“人”却神情怏怏,默不作声。

    “戈尔,你怕了?”李上上问道。

    “我才不怕,我都敢去挑战它,怎么会怕它?可是我们除了这一身皮肉一无所有,不能像你们那样拿出谢礼。”戈尔显得很惭愧。

    “我需要磺石。”吴中元也不藏掖。

    “我们把磺石山让出来。”戈尔倒也痛快。

    吴中元摇了摇头,“我不要山,你们给我送一趟就成,照你估算,你们一趟能送去多少?”

    “很多。”戈尔可能没有重量的概念。

    “行,就这么定了,你们辛苦一趟,事成之后把磺石送去大夼,我会派人接应,也会给你们备下食物。”吴中元说道。

    “不用,我们自己背负食物。”戈尔说道。

    “自此处赶去中土需要多长时间?”吴中元又问。

    戈尔一脸茫然,它没去过中土。

    李上上接口说道,“白熊奔跑迅速,耐力也好,七天就能跑到北疆,最多半个月就能赶去中土。”

    “好,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们帮它们引路。”吴中元说道。

    李上上点头答应。

    吴中元将最后一口米饼塞进嘴里,拍了拍手,“好了,把白千寿的情况跟我说一遍,体形相貌,作息规律,脾性嗜好等等,还有那烟云岛的情况也详细讲述,所有的细节都不要疏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