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四百四十七章 止战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19-08-02
    吴中元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阵势,要知道这时候不比现代,三族加在一起也不过几百万人,牛族竟然一次动用了将近十万人,这至少是牛族八成以上的兵力。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牛族大军驻扎在大丘周围的山上,西南北三面皆有分布。虽然人数甚众,帐篷却不多,大部分士兵是没有帐篷的,除了身上的衣物,还会携带各种兽皮做成的毯子用以抵御寒冷。

    熊族士兵的数量不足牛族的一半,目测也就三万余人,大部分熊族士兵屯扎在大丘城内,余下的三四千人分布在大丘东面山林,守住了熊族众人后撤的退路。

    吴中元来到的时候天上正在下雪,按理说这时候已经是冬天了,下雪也很正常,但这场雪明显不是自然现象,因为下雪的范围只笼罩了牛族众人所在的南山北山和西山,大丘和东山一片雪花都不曾落下,这分明是熊族巫师施法所致。

    大丘的城墙上聚集了大量的熊族勇士和普通士兵,其中不乏紫气高手,不过城墙上见不到巫师,应该位于城中或是城池四面的城楼里。

    吴中元对熊族和牛族的实力都有所了解,通过目前的情况来看,双方都把家底儿搬出来了,这已经不是正常的打法儿,这完全是拼命的架势。

    所有垣城的外围都有大片空旷区域,多是用以耕种的农田,倘若发生战事,敌人想要靠近城池就必须穿过这片空旷区域。在没有遮挡的情况下,守军可以利用弓弩对敌人进行有效的阻击。

    此时是上午八点来钟,牛族众人正在吃早饭,这时候也没有火头军一说,打仗的时候干粮都是自备的,每个牛族士兵吃的东西都不一样,虽然食物不一样,但吃饭的架势都差不多,有好的不吃差的,而且是尽量多吃,完全不考虑下一顿够不够。

    就这架势,便是傻子也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牛族肯定要强行攻城,实则这种地势对牛族的进攻是很不利的,牛族肯定也知道这一点,明知强攻会有大量死伤,牛族仍然要进行强攻,足见姜正心意之决然,这家伙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老狐狸,不是真的动怒了,绝不会做出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

    姜正的心情他倒是能够理解,白龙丹乃牛族圣物,理应归姜正所有,却被吴熬窃据,而且此事已经传开了,不管从哪方面来说姜正都得把白龙丹抢回来,不然族人会轻视他,而且明年年底封印就会消失,姜正也迫切需要白龙丹来提升自己和牛族的实力。

    倒是熊族一方此时的举动他有点儿看不懂了,要知道熊族的兵力不足牛族的一半,连高阶巫师计算在内,所有的紫气高手也就二十几位,不足牛族的三分之一,在这种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牛族倘若不惜代价进行强攻,熊族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熊族应该明白这一点,这时候闭门不出固守拖延是最正确的作法,牛族远征,供给跟不上,稍微拖上几天牛族就得退走,但他们却反其道而行之,遣派巫师施展呼风唤雨引来风雪,这不是逼着牛族进行强攻吗?熊族底气何来?

    如果老瞎子得知此事,一定会喜出望外,老瞎子一直希望他能够一统天下,攘外之前先行安内,巴不得熊族和牛族打的头破血流,但他却并不希望牛族和熊族开战,倒也不是因为他不想统一三族,而是时机不到,统一三族定会爆发战争,届时就算统一了三族,各族精锐死伤殆尽,拿什么去抵御五道侵袭,这不成了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

    明知大战在即,吴中元也只能干着急,这时候他没办法出面,他是熊族人,不可能帮着姜正打熊族。姜南是牛族人,他也不可能帮着熊族打牛族。

    不但不能打,连斡旋调解都不能,吴熬不可能将白龙丹交出来,而姜正也不可能放弃白龙丹,这就是个解不开的死结。

    由于漫山遍野都是牛族士兵,吴中元也不得太过靠近,只能自远处眺望,虽然冬天树木落叶,树枝却非常密集,自远处也看不到姜南的身影。

    见别人吃饭,吴中元也有些饿了,想起包袱里还有干粮,便掏了个饼子出来,咬了一口发现味道不对,低头一看才发现饼子已经长毛了,实则冬天干粮能保存很久,但东海湿度大,且心月岛温度比较高,干粮都坏了。

    打开包袱逐一查看,挑了个霉的不是很严重的咬在嘴里,余下的那些只能扔了。

    就在此时,突然发现牛族一方有了动作,先前牛族的紫气高手可能凑在西山的帐篷里议事,散会之后紫气高手离开帐篷前往各处,只要一用灵气,气色就会显露,牛族有七十多个紫气高手,出现在这里的有五十多个,根据气色观察,这些紫气高手移动的方向主要集中在东北方位和东南方位,动机非常明显,战事一旦打响,牛族要先断熊族退路。

    这也不是个很聪明的打法,至少在他看来不够聪明,网开一面,熊族落败之后还能逃走,整个把大丘围起来,会逼着熊族拼命,直接后果就是加重牛族的损失。要说为了困住吴熬也不对,吴熬有太玄修为,又有白龙丹,谁都跑不了他也能跑掉,姜正应该明白这一点,这个老东西到底在想什么?

    并不只有他能够观察气色,熊族的巫师和勇士也可以,察觉到牛族紫气高手异动,熊族竟然大开东门,将分散在东山的士兵和勇士撤进了城池。

    吴中元本就一头雾水,如此一来他更看不懂了,吴熬连退路都不要了,就算巫师比勇士要厉害几分,但熊族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劣势,他把东山的士兵撤进城里做什么,怕不被牛族一网打尽吗?

    便是不明白姜正和吴熬这么做的动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接下来双方一定会拼命,不死不休的那种。

    事已至此,也只能随他们去了,实则老瞎子让他统一三族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老瞎子担心的是封印消失之后三族会各自为战,也担心有人会投敌叛变,,老瞎子的意思是宁肯统一三族之后下一盘残棋,也不跟三族合作,因为与别人合作是存在变数的,三族都在,就是三重变数,老瞎子不愿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

    而他的想法是四方势力互为犄角,各守一方,说白了二人的战略存在分歧,老瞎子希望破而后立,而他则希望携手联合。

    此时牛族一方在饱餐之后已经开始列队,漫山遍野全是黑压压的人头,而熊族一方也已经准备妥当,刀剑出鞘,箭弩搭弦。

    列队过后,牛族士兵开始向树林边缘移动,并不是所有的牛族人都可以变化兽身,只有各阶勇士才能变化兽身,勇士和士兵也并不是独立作战的,而是采用的编队形式混合作战,各阶勇士混在普通士兵当中,分别带领多寡不一的士兵,红蓝紫九阶勇士有些类似于后世军队的将校尉九级军官。

    这时候打仗也会击鼓,鼓声自西山响起,击鼓有两个作用,一是鼓舞士气,二是利用鼓点儿来传递号令。

    起初鼓点很是缓慢,半刻钟之后,鼓点逐渐加急,此时牛族勇士已经列队完成,离开树林到得空旷地带,紫气高手站在队伍的最前列,身后是几十位红蓝勇士及其统带的千余士兵。

    牛族众人离开树林之后,吴中元看到了姜南,姜南为洞玄修为,淡蓝灵气,披挂的是淡蓝披风,站在姜正身后的队列中。

    看到姜南的同时他也看到了姜正,此前姜正给他留下的印象是笑眯眯的奸商嘴脸,但此时姜正的脸上却并无笑意,有的只有冷漠和肃杀,老虎终究是老虎,不能因为它总是露出笑容就认为它人畜无害。

    在牛族列队完成的同时,吴熬也在几位紫气高手的陪伴之下登上了西门城楼,吴熬出现之后,熊族的高阶巫师和紫气勇士也纷纷出现在了四面城墙上。

    吴熬的表情此时也很是凝重,不能因为此人品德不好就认为他一无是处,事实上吴熬也是有一定能力的,不单是灵气修为,智商方面也肯定够用,他的母亲是谁不晓得,但他的父亲却是熊族大吴,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便是这一半王族血统就注定他不会很笨。

    两族族长出现之后并没有进行任何的交谈,这已经不是牛族和熊族打的第一仗了,该说的话此前应该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二人出现在阵前不是进行谈判的,而是带队进行厮杀的,随着鼓点儿越发急切,场中的气氛也变的越来越沉重。

    吴中元很清楚鼓声停止之后会发生什么,也知道鼓声什么时候会停止,鼓声会在最急的时候骤停,鼓声一停,战事立刻就会打响。

    大丘城墙上的巫师和勇士有很多他都认识,这些人并不全是吴熬的心腹,有很多都是正义之士,似那吴君月,吴焕等人就从未做过阴暗之事。

    吴中元本以为他能忍住,可是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忍不住,他是熊族人,这些人都是他的族人,战事一旦打响,这些人大部分都得死在这里。

    此外,姜南也在牛族的阵列当中,一旦发生混战,刀剑无眼,谁还会管姜南跟他是什么关系。

    供他思考的时间并不多,眼瞅着鼓声即将停止,吴中元只得离开藏身之处,硬着头皮落于两军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