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四百三十三章 心月狐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19-07-20
    【..】,。根据石碑的大小以及竖立的位置来看,其作用应该是标示而不是装饰,既然是标志,上面的四个字就应该是这处岛屿的名字,确切的说是岛上建筑的名字。

    心月神宫这个名字怎么看都透着一股俗气,心月很俗气,神宫更俗气,至少是没什么新意,亦或者说是缺乏点儿底蕴和厚重。

    不过仔细再想,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儿了,心月跟女人的矫情和扭捏不沾边儿,心月代表的很可能是二十八星宿之一的心月狐,心月狐是青龙麾下的东方七宿之一,如果心月代表的真是心月狐,那这里就是心月狐居住的地方,心月狐是东方神祗,其居住的地方用神宫来形容也就恰如其分。

    这时候那白衣女子已经在猴子的引领之下回到了崖顶,正自崖顶往山腰去,而那黑衣老者仍然隐藏身形,跟随在后。

    担心跟丢了,吴中元便离开石碑,自林中悄然跟了过去。

    他虽然知道星宿之中有心月狐,却并不知道它是男是女,而那白衣女子身上也没有妖气,如此一来便不能推断她就是心月狐,而那黑衣老者直接被排除了,他的本体是只飞禽,肯定不会是心月狐。

    目前的情况他有点儿搞不懂了,据老瞎子所说这个黑衣老者就住在这个岛上,既然住在这个岛上,为什么还要偷偷摸摸的跟在那白衣女子后面?

    而那白衣女子的情况也有点儿奇怪,她为什么不自己行走,却要猴子来引带?难不成是瞎了眼?

    有此怀疑,便留心观察,那白衣女子行走之时的确有些磕绊,很可能是个瞎子。

    由于角度不好,便看不到那女子的容貌和眼睛,沉吟过后,吴中元绕行左侧,试图绕到白衣女子前面。

    就在此时,黑衣老者回过头来,冲他所在的位置摆了摆手。

    见此情形,吴中元急忙停了下来,岛上没有别人,黑衣老者回头摆手,自然是冲他摆手,但他一直藏在林下,黑衣老者是怎么看见他的?

    黑衣老者摆手过后便回过头去,继续看那猴子和白衣女子。

    猴子一直拉着白衣女子往山腰移动,走出几十丈后,猴子开始左右张望,又走了不远,猴子松开白衣女子,跑向不远处的一片桃林,摘了个桃子双手捧着大口咬嚼。

    就在此时,那黑衣老者自藏身之处出来,纵身跃向桃林,“不成器的孽畜,看我不打死你!”

    那猴子见他出现,惊恐尖叫,扔下桃子向那白衣女子跑了过去,拉着她的手继续下山。

    黑衣老者自路旁的青石上坐下,长长叹气。

    吴中元一直在远处观望,见到黑衣老者举动,心里大概有了计较,这个白衣女子貌似生活不能自理,这个猴子是黑衣老者训练出来照顾她生活起居的,黑衣老者先前之所以藏身暗处,实则是在观察在他不在的情况下猴子会不会好好做事。

    就在此时,黑衣老者抬起头来,看向他所在的区域,“出来吧。”

    听得此人言语,吴中元离开藏身之处,向黑衣男子掠了过去。

    黑衣老者一直倚坐在路旁的石头上,待吴中元落于其身前两丈外,皱眉抬头,上下打量他。

    黑衣老者观察吴中元的同时,吴中元也在观察他,之所以用他来称呼此人,是因为此人虽然是异类之身,修为却异常精纯,比当日试图抢夺长剑的野驴胡通还要精纯几分,与大胖子黄生相仿。

    不过此人虽然修为精深,却异常苍老,脸上皱纹很深,密布老年斑,手上的皮肤也已经衰老松弛,眼睛很是浑浊,稀疏的头发也全白了,勉强自头顶挽了个髻。

    “你叫什么名字?”黑衣老者声音很是平静,平静不同于柔和,平静是不带任何情绪。

    “吴中元,请问长者尊姓大名?”吴中元拱手见礼。

    “不说也罢,”黑衣老者摇了摇头,“你是鸟族人,怎么会姓吴?”

    “长者怎么知道我是鸟族人?”吴中元不解。

    “不是鸟族人能穿戴青龙甲么?”黑衣老者反问。

    此言一出,吴中元陡然皱眉,青龙甲已经被封存的数百年,这黑衣老者竟然一眼就认出了它。

    “你为什么不怕毒?”黑衣老者又问。

    “此事说来话长……”

    “长就不要说了,”黑衣老者打断了吴中元的话,“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吴中元侧目歪头,黑衣老者的言下之意是让他交代遗言。

    “有时候百毒不侵并不一定就是好事。”黑衣老者转头看着山腰,那只猴子已经拉着白衣女子消失在了山腰的破旧建筑里。

    “长者可能误会了,我来此并无恶意。”吴中元说道。

    黑衣老者并不接他话茬,叹气过后站了起来,“你放心吧,青龙甲我会送还鸟族。”

    “你要杀我?”吴中元提气戒备,对方知道他穿的是青龙甲还敢这么说,就说明此人有把握在他穿着青龙甲的情况下杀掉他。

    黑衣老者点了点头,“你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我怎么可能放你离开?”

    吴中元后退抬手,“别忙动手,你且告诉我,什么是不该看到的?”

    “不要心存侥幸,你跑不掉的。”黑衣老者说道。

    “我不跑,但你得把话说清楚,为什么要杀我?”吴中元问道。

    “你看到了主上。”黑衣老者迈步向前。

    吴中元本想继续退后,沉吟过后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时候若是继续退后,只能令那黑衣老者立刻出手。

    “我不会伤害你的主人。”吴中元说道,黑衣老者既然以主上称呼白衣女子,二人自然是主仆关系。

    “或许你说的是真心话,但我不能相信你,”黑衣老者继续靠近,“我大限将至,不能为主上留下后患。”

    “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伤害她?”吴中元说道,“你是因为大限将近,所以才训练那只猴子代替你照顾她?”

    “你很聪慧。”黑衣老者点了点头,行走的同时缓缓抬起了右手。

    此时黑衣老者距他已不过三步,吴中元仍然站立未动,“就算你想杀我,也得让我死个明白。”

    “我不想杀你,但我不得不杀你。”黑衣老者又往前迈了一步。

    吴中元仍然没躲。

    “你为什么不尝试逃走?”黑衣老者问道。

    “你既然有把握杀我,我跑有什么用?”吴中元说道,“我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杀我?我不会在你去世之后伤害你的主人,如果你能给我想要的东西,我还会代替你保护她。”

    “你想要什么?”黑衣老者垂手退后。

    “曾经有人见过你变化身形,”吴中元说道,“你变身之时可以将随身兵器一并变化,有人说你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吃了一种奇异的果子。”

    “谁告诉你的?”黑衣老者问道。

    “我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吴中元没有撒谎,他的确不知道老瞎子真名叫什么。

    黑衣老者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平静的说道,“这种果子名为化柿,此处生长,并不稀奇,你若是自用,怕是用不上了,你若要馈赠他人,我在送还青龙甲时可以捎上几颗。”

    吴中元笑了笑,“我反正跑不掉,你也别急着杀我,咱们先说几句话吧。”

    黑衣老者想了想,转身向先前倚坐的青石走去,“我知道你想说服我,我也希望你能说服我,你且试试。”

    “那个白衣女子是不是心月狐?”吴中元问道。

    “你知道的越多,我越不可能留你性命。”黑衣老者说道。

    “反正我也要死了。”吴中元说道。

    黑衣老者没有回答吴中元的问题,回到青石旁倚坐了下来。

    黑衣老者没有否认,就说明他猜对了,吴中元于是又问,“她为什么需要人照顾?”

    黑衣老者不答。

    吴中元又问,“她是不是受伤了?”

    “你应该说服我不杀你,而不是逼我杀你。”黑衣老者说道。

    “你还有几许阳寿?”吴中元换了个话题。

    黑衣老者垂眉摇头,并不接话。

    吴中元又问,“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可以替你照顾她?”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人。”黑衣老者说道。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们不可信?”吴中元追问。

    黑衣老者此前一直面无表情,听得吴中元的言语,竟然笑了,是苦笑,“你怎么知道我没试过?”

    “你试过?”吴中元问道。

    “我试过不下百人,没有一个男子值得托付。”黑衣老者说道。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吴中元说道。

    “一样的,”黑衣老者说道,“很早之前我就开始寻找替我之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会懈怠变化,乃至亵渎冒犯,无有一人能够始终如一。”

    “你为什么不选女子?”吴中元好奇追问。

    “因为女子见到主人的真容之后都会因妒生恨,相处的时日越长,恨意越是浓重,最终免不得折磨伤害。”黑衣老者说道。

    “男子看到她的真容会怎样?”吴中元又问。

    “会中意喜爱,”黑衣男子说道,“人类的喜爱会孳生亵渎,无一例外。”

    “有失公允。”吴中元摇头。

    “你认为你会例外?”黑衣男子苦笑。

    “对。”吴中元点头。

    黑衣男子瞅了吴中元一眼,转身向山腰走去。

    吴中元愣了愣,回神过后迈步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