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一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可恶的三爷
作者:风御九秋的小说      更新:2019-07-13
    【..】,。王欣然说道,“我这不已经住下了吗,你事情那么多,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量不给你添麻烦。”

    “你可千万别有这种想法,你来绝不是给我添麻烦,事实恰恰相反,我很需要你的帮助,”吴中元说道,“尽管我一直希望你能来,但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直到现在我还感觉不太真实,就跟做梦一样。”

    “我能理解,”王欣然点了点头,“因为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我现在能帮到你的地方并不多,你上次回去也没有详细说明这时候的情况,我们缺乏判断依据,对目前的形势估算不足,现在看来单靠这支狙击步枪远远不够,我也得尝试练习气功才行。”

    吴中元接口说道,“这个简单,如果你想学,我就教给你,不过练气是个慢功夫,不可能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你得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另外你也别小看这支步枪的作用,虽然练气可以极大的激发人体潜能,练气之人终究还是血肉之躯,不可能不怕子弹,”吴中元说到此处拿了一枚狙击弹在手,“别说这种特制的了,就是普通的他们也耐受不住。”

    王欣然通过瞄准镜观察了东面的环境,然后换了个瞭望窗向西看,“可惜数量太少了。”

    “不少了,”吴中元说道,“你带的这些几乎能把中土三族的紫气高手全部杀光。”

    “气功高手的数量这么少吗?”王欣然有些意外。

    “练气的不少,但高手并不多,”吴中元解释道,“练气共分九阶,只有灵气修为达到淡紫以上才能算高手。”

    “这个我知道,现代也有练气功的。”王欣然说道。

    二人正说话,阿洛回来了,给二人带来了早饭,放下饭盒之后又走了,这里原来也有铺盖,却是给负责瞭望的人使用的,王欣然要住在这里,铺盖自然要换。

    米粥,面饼,咸菜,鸡蛋,还有一些山果。

    吴中元陪着王欣然吃过早饭,待阿洛再回来,便留她下来,与她交代一些细节,阿洛要做的事情很多,包括帮助王欣然学习文字和语言,也包括帮王欣然更加详细的了解这时候的风土人情,他之前虽然也跟王欣然说过一些,说的却不是非常详细。

    还有几个问题需要特别注意,最重要的就是王欣然的身份不能泄露,尽量避免她与外人接触。再有就是此时距节日还有几个月,按照各族惯例,节后都要对新晋勇士进行五行检试,在此之前王欣然要尽量学会这时候的语言,并努力晋身洞神,届时便可以与邑城的勇士一起赶去垣城,到时候一群新人混在一起,谁也不认识谁,王欣然的身份就洗白了,说洗白了不太恰当,确切的说是掩盖下来了。

    阿洛的话很少,吴中元交代事情的时候,她多数时候都是点头回应,便是吴中元将鸮凤索送给她,她也并没有千恩万谢,只是看了吴中元一眼便收下了。

    “她的修为好像也不高,你把通灵神兵送给她,不怕给她招灾吗?”王欣然有顾虑。

    “现在我已经名声在外了,就算有人知道她手里有通灵神兵,也不敢轻易抢夺,”吴中元说道,“另外也正因为她修为太低,我才尽早把通灵神兵给她,这通灵神兵可以补充灵气,持拿使用可以加速修为的提升。”

    上午无事,吴中元便将练气心法传授给了王欣然,王欣然原本就对气功有所了解,学习掌握也并不困难。

    午后,吴中元离开了,他得去见见姜大花,交代一下太平寨的事情,让她派人去太平寨督促一下,还得跟她讨要一些补气丹药。

    他并没有自崮山多做停留,交代完正事儿,讨了些丹药就起身告辞。

    这时候牛族正在和熊族打仗,姜大花本想将战况向他进行汇报,见他没什么兴趣,只能作罢了。

    事实上吴中元对两族的战争的确没什么兴趣,在这一点上他跟老瞎子的想法是有分歧的,老瞎子恨不得双方打的头破血流,以便于他尽快统一三族,而他则希望暂时保持四族鼎立的格局,以便于日后各守一方,以拒外敌。

    姜大花送吴中元出门,吴中元再度召来了三爷,让它认识一下姜大花,同时也让姜大花认识一下三爷。

    三爷此前一直生活在南方,不太喜欢寒冷的北方,天不亮就被吴中元自南方召来见吴勤,刚刚飞回南方,又被吴中元叫了回来,若不是吴中元冲它下达了不可骂人的命令,它早就破口大骂了。

    离开崮山,吴中元取消了对三爷的限令,三爷现在一肚子火气,不让它骂几句,怕把它给憋疯了。

    “你真不是个人哪。”

    “你这么折腾我,不会有好下场的。”

    “没坐骑就自己飞,你又不是不会飞,还骑个吃屎的大虫子,不嫌丢人哪。”

    “都来看哪,吴中元骑了个吃屎的虫子。”

    “你个傻鸟儿,有完没完?信不信一箭射死你?”吴中元回骂。

    “你快弄死我吧,没了自由,我现在生不如死啊,你快弄死我吧。”三爷叫嚷着往他身上撞。

    “你怎么跟个泼妇一般。”吴中元抬手拨挡。

    三爷也不退缩,嘎嘎怪叫,扑棱着翅膀往他身上撞。

    吴中元不耐烦了,延出灵气将它打飞了出去。

    “你敢打我,”三爷不敢往上撞了,嘴上却仍不老实,“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吴中元懒得理他,神授大傻全速赶去九牧。

    他身上还带了鹏凤鞭,得赶去九牧送给吴荻。

    去九牧也是来去匆匆,吴荻还在跟老瞎子捣鼓地图,吴中元去到之后将鹏凤鞭交给吴荻,说了几句话就想走。

    他本不想惊动黎万紫,但黎万紫知道他来了,赶过来与他见面,吴中元没办法,只能耐着性子留下,与众人闲聊了半个时辰,说是闲聊,其实也不是闲聊,而是有针对性的,大傻原本在九牧的驿场,他突然把大傻调走了,总得给众人一个解释。

    九牧离九牧比较近,有可能听到风声,为免以后黎万紫听到风声问起此事没法儿解释,只能主动说了,但没说实话,只说自己寻得一个擅用火器的工匠,半道儿上让黎韬给劫了。

    吴荻情商很高,主动将鹏凤鞭递给黎万紫观看,于是吴中元又得冲众人解释鹏凤鞭的来历,不得不说只能力求简略,也不提鸮凤索,只说鹏凤鞭,三言两语,说完就起身要走。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黎万紫留他吃饭,吴中元拒绝了,他这么急三火四的来回跑,为的是早点儿把正事儿办完,晚上好带王欣然去山羊谷转转,怎么可能自这里吃饭。

    由于吴中元每次出去都有很大的收获,众人便以为他急着出去办正事儿,也就没有强留他,于是吴中元得以赶在入更之前回到鹤岭,载了王欣然南下,三更不到便到得山羊谷,而此时正是山羊谷最热闹的时候。

    人家大老远的来了,哪能往旮旯里一扔就不管了,怎么也得请人吃顿好的。

    山羊谷很繁华,什么都有,买衣服,泡温泉,下馆子,逛街,酒足饭饱,拎着大包小包的打道回府,凌晨时分赶回了鹤岭。

    这时候瞭望塔已经打扫干净,二楼是望风的地方,一楼是住人的,这时候的人已经懂得烧炭了,一楼的火盆里炭火还没有熄灭,房间里很暖和。

    房间里有灯烛,却没有点燃,屋里只有火盆里炭火的细微光亮。

    板上钉钉的事情,也没必要刻意拖延,郎有情妾有意,你情我愿,顺理成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吴中元是这么想的,王欣然也是这么想的。

    马都牵出来了,眼瞅着就要上路,二楼突然传来了桀桀怪叫,“嘎嘎嘎,都来看哪,吴中元耍流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