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医妻傲娇郎 第110章不能老见面
作者:不见星辰的小说      更新:2019-10-18
    林晗玉听到曾明羽萧雨仙开始调查,心底又稳了些。

    “对了,你的那个堂妹今天也过来萧府了。”曾明羽又道。

    “堂妹?你是乔。”

    “对,听她自我介绍的是这个名字。”

    “乔她过去萧府做什么?”林晗玉讶,她实在想不出乔的目的。

    “没什么,就是送了些吃食过来,是一早起来做了吃食太多了,林府这边的人吃不完,又听少主萧先生和张神医是大哥二哥,便挑了些拿过去孝敬孝敬。”曾明羽耸肩,有些不以为然,那三人任何一人都是万千少女仰慕的对象,就算是早已经成家立业的萧雨仙也从不乏追求者。

    林晗玉也猜乔是听到萧府里的那两位的名气,想借着唐木之名接近一下。美女爱英雄,这倒不是什么坏事。这事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与曾明羽交接好,林晗玉又走回宾客席,发现莫子非已经不在席上了,唐信像只鹌鹑一样缩在一角,看到她来半点声都不敢发出来。

    “不会是你又和那个莫子非切磋武功了吧?”林晗玉笑着问。现在她开始觉得有一个武功好的男朋友挺好的了,对付某些人呀光动嘴皮子没用,就是需要些武力才行的。

    “没有,你不是嫌他臭么,我让他洗了洗,估计是嫌还洗得不干净,回去驿馆里再仔细洗吧。”

    林晗玉侧头,看到地上还残留些水渍,大概猜到了些。

    参赛者已经全部进好了场,林楼杰也终于能歇一会儿了,朝宾客席走来。

    林晗玉朝他招手,指着身边另一个位置。

    “你请我来帮忙,我看我除了帮忙吃,其他忙都帮不上了。”林晗玉笑。

    “点心大赛,能帮忙吃就是帮最大的忙了。”林楼杰也笑。

    “好吧,一会儿我就多吃点,算是报答你的引荐之恩。”

    “其实……”林楼杰看着林晗玉,“你能来就是帮忙了,你没发现场上很多道目光都是聚焦在你的身上么?”

    林晗玉经他这么一提醒这才恍然,原来他们是在看她,而不是她身边的唐木啊。

    刚才,她就发现了。这些进场的师傅们,不论男女老少,眼睛总往她这边瞅,她一直以为是因为战神唐木的关系。

    “可是他们为什么看我啊?”她又不美,就算丑也达不到丑到让人瞻仰的地步吧。

    “你公布了豆腐的制作方法,又将石磨大为推广,这才有了各种各样的点心面世,他们不仰慕你又会仰慕谁?”

    听到林楼杰这么,林晗玉反而不敢再触及那些望过来的目光了,她之所以知道得多点不过是因为多吸引了几千年的知识,哪里有他们全部都是自己原生的创造力厉害。

    这种仰慕,受之有愧啊。

    “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呢。”另一边的唐木声打趣她。

    她嗔了他一眼,哼,哪像他脸皮厚得城墙转拐似的,整个瑜国的人都跪倒在他脚下他也不会动摇半分。

    另一边,点心参赛的点心师傅们正如紧锣密鼓地做着点心,做点心不比炒热菜,看着一片静悄悄,实则都在用暗劲儿呢。林晗玉瞧着那些师傅的手艺都不错,只是远远瞧着看不真,她便拉着唐木往赛点那边去。

    林楼杰做为主办人一直在赛点这边,点心大赛涉及到火烛,又是能进口的东西,加上今天请的宾客非富则贵,一点闪失都可能造成大祸,所以现场一定得多方把握。

    林楼杰见林晗玉过来,忙给她穿戴好一件白色外衣,这外衣反穿,有点像手术的感觉,也是林楼杰的发明,发明的原因也与手术衣不谋而合,绳子系在后面能减少污染,手术衣是减少污染伤口,这里则是减少污染食物和自己的衣服。

    “神女……好。”林晗玉刚一靠近其中一个灶台,那个师傅就放下了手里的团子,朝林晗玉激动地打着招呼。

    “李师傅好。”林晗玉看到桌边立有牌子,这师傅姓李。李姓在楚国算是大姓,而且听这师傅口音,是楚国人没错了。

    “你这个做的是什么?”她看到这张桌面非常简单,就只有粗蔗糖,白芝麻,糯米团,姜片。

    李师父笑得很憨厚,“是粗糖糯米丸子。起来,这道点心还是因为神女的启发呢。”

    林晗玉一讶,“我的启发?我们见过面?”

    “没有没有。”李师父摆手,“其实我就不是什么大师傅,之所以来参加这个点心大赛是也家里娘子鼓励的。我娘子见过神女。她是王家村的,去找你看过病。你可能已经不记得了。我家娘子体质弱,每次来……那个的时候肚子总疼,然后你给她开了方子调整,又跟她来的时候弄点粗蔗糖水煮生姜喝,她吃了之后好多了,可是娘子嘴叼,光喝水不好喝。后来神女向大家推广了石磨,我将糯米磨粉,搓成丸子,加上芝麻,再兑了粗蔗糖生姜水,娘子可爱吃了。我想着这既然是好东西,就让更多的人知道才好,所以,这才参加了这个点心大赛。”

    “哦哦,原来如此。”林晗玉为李师傅的创意点赞,更为他一颗体贴自家娘子的心点赞。

    “师傅,这个还用加水么?”旁边的一个打下手的弟子也在和米团,怯怯地问着。

    “再加一点就够了。”李师傅和蔼地比了数量。

    林晗玉和李师傅摇手告辞,又走到了下一桌。

    这桌的应该是来自他国的,姓应,个子高大,做的好像是馒头,桌面上还有蒸好的红豆。

    她又挪着步子继续下一桌,有人做包子,有人做饺子,有人做锅贴,有人做千层饼等等。只是不管去到哪一桌,那些师父们似乎都知道她,纷纷和李师父一样用激动的神情和她打招呼。

    走了一圈了,眼睛都饱了,肚子却饿了,尤其是闻到了香喷喷的各式点心的味道。

    她拉了拉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唐木的衣袖,“走,回去坐好准备慰劳咱们的五脏庙了。”

    他们回去坐好,各式的点心也就纷纷端上来了。

    盘子是一样的盘子,还加了盖子,最大可能地避免了受其他因素影响。宾客们尝过之后觉得好的就在盘子上面放一根竹签,最后统计,竹签多的胜。每天一轮,每轮决出四强,初赛就有五天,也就是五轮。

    林晗玉面前的第一道是包子,皮太厚,肉太干,林晗玉尝了一口,没摆竹签。

    一边的侍从便将盘子撤了下去放在了靠近栅栏的一张大桌子上。立即就有百姓围过去将那剩下的包子分而食之。

    这也是林楼杰想到的。每一道点心上的时候虽然都有完整的一大份,但盘子边上还有一盘子,上面呈放着迷你份的,一般宾客先试那份迷你的,如果觉得好吃也可将剩下的大份全部吃掉,如果觉得够了,那剩下的大份就会被侍从收下去放在公桌上,让百姓共享之。吃过的百姓一样可以投票,而且百姓的投票也很关键,票数多的那个如果在今天的比赛落选了,就可以逆袭加入决赛。

    当然,百姓试吃是通过排队进行的,所以不会造成哄抢。

    一会儿,林晗玉就吃到李师父做的那道粗糖糯米丸子了,不知道是听了李师父的故事,还是这道点心本来就做得好吃,林晗玉吃了盘子里的碗的又再舀了一碗。唐木从旁边看到了,歪身过来瞅了一眼,“我也觉得这糯米丸子不错,甜而不腻,要不我以后学了来做给你吃。”

    林晗玉抿嘴笑,这家伙一定是听到了李师父是他做给她娘子来那个时候吃的。不知道是点心里的姜作用,还是唐木话太暖心,林晗玉只觉得心里暖流阵阵。

    今天一共决出了四位,李师父果然在列。

    大赛结束,唐木送林晗玉一起到林府。

    “要不这几天你还是住你萧大哥那里吧,你们三兄弟难得都聚在一起,却被我而生生分开了,多不好。”林晗玉想到右珍的话,觉得林府几乎没有安防,还是萧府人多院墙高,又有萧雨仙和张景浓在,总比一个家丁都没有林府安全些。

    “那有什么不好,我们是兄弟,又不是断袖。”唐木撅嘴。

    “哎呀,反正你这几天就住那边吧,我这边有乔又和右珍来了,你不沾亲不带故的,天天住这边,不方便。”总之她今天决定要把他赶过去了。

    “怎么不沾亲不带故啦,你忘记我们的腊八之约了?”唐木扁嘴。

    “没忘记没忘记,那不是还有大半年么,早着呢。人家成亲前男女不能老见面,见得多了什么毛病都知道了,也许就结不成婚了。”

    ……

    不管怎么,最后唐木还是让林晗玉成功赶去萧府了。

    林晗玉一个人走进林府,发现府里静悄悄地。

    呃,好吧,林府就一直是静悄悄地。

    “玉姐姐,你回来啦。”

    是右珍。

    “晗玉姐。”乔也走了出来,只是身上背着个行囊。

    “你要去大凤那里住?”乔之前居然随便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就拒绝帮大凤做鞋,林晗玉心里其实多少是有些介意的,现在见她背着行囊,猜她要去大凤那里,心里有些欣慰。

    可是,她很快就不欣慰了。

    “不,我是去……萧府。”乔略一迟疑,了出来。

    “萧……府?”林晗玉一愣,“你是去萧雨仙那里?”

    “嗯,是。”乔微笑着,似乎在一件很正常的事,“萧府请了好多师傅在教些女子琴棋书画,弹唱歌舞,我想去学。”

    “可是……”林晗玉皱眉,“你知不知道那些女子为何学这些?”

    “知道,她们学了是要用这些去讨生活,我不用,我就单纯学学而已。”乔似乎怕林晗玉反对,走近过来拉了她的手摇,“玉姐姐,你就让我去吧,我一直羡慕你什么都懂,我却连字都不识几个。”

    林晗玉被她这么一摇,心又软了,心道,虽然萧府里请师傅培养的是歌舞伎,但乔只是去学,又不真的去那些地方讨生活,她要学些诗词歌舞给自我升值,她似乎也没什么阻止她的理由。

    “萧雨仙同意了?”她问。

    “同意啊,萧大哥会跟那些师傅,哪些该学的哪些不该学的,他们会把握分寸来教我。”乔眨着天真的大眼睛,眼底似乎清亮透彻没有一丝杂质地望着林晗玉。

    乔很美,五官比大凤更精致些,林晗玉知道这样的美人也不甘于只做个普通的主妇,唉,她既然想学,就给她去学吧,希望她别学岔了就好。

    林晗玉点头,“这事你和大凤吧,她是你亲姐,她同意的话,我没意见。”

    “太好了,谢谢玉姐姐。”乔欢快地抱了她一下,转身就朝门外走了。

    右珍走了过来,有些不解,“我刚才去萧府也看到那些学弹唱的女子了,似乎都是些买来的孩子,萧先生为何要训练那些孩子这些?”

    林晗玉摇头,“如果换个朝代,这些女子或许际遇大不相同,但这个年代……”

    她没完,因为她也不知道对于这些女子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如果在你快饿死的时候,有人给你一碗饭,但却要求你做一些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你会做么?”她问右珍。

    右珍很干脆地摇头,“不会,饿死又什么大不了的,活十年是一辈子,活一百年也是一辈子,生死写在阎王的账本里,咱了也不算,但怎么活是咱自己的事,任何人也强迫不了。”

    林晗玉一讶,挑眉,“嗯,还是右珍想得通透,我竟无知了。”

    右珍见林晗玉表扬,呵呵直笑,笑完,她也愣了,刚才林晗玉的是什么意思,什么给一碗饭要求做不愿意的事?

    乔的事林晗玉再没有去过问了,一则亲疏有别,大凤在楚城,怎么也轮不到她去管乔。再则萧府也不是林府,萧雨仙愿意收留她也是萧雨仙的事。

    初赛一连举行五天,林晗玉白天就去赛点吃吃评评,晚上就帮着大凤做鞋。很快,她们联合设计制作的增高鞋就做出来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田园医妻傲娇郎》,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