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73、变心(一更)
作者:侧耳听风的小说      更新:2019-10-22
    那两个撑篙的侍女动作极快,臂力十分厉害,好像也根本没用什么力气。她们俩只是挥动了几下手中的长篙而已,这小船就距离那小岛很远很远了。

    能遥遥的看见她之前所在的看台,在这个方向看,那看台真的很高。

    也不知齐雍还在不在,他若是还在那儿的话,应当能看得到她。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心,还有一股被胡渣扎到的感觉。原本应该不是什么让人很痛快的事情,她却无缘由的弯起了嘴角。

    摇了摇头,刚刚那份儿尴尬也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而且这会儿忽然对尴尬的自己很无语。

    注意力转移到眼前,这小船已经行驶到另一座不知名的小岛旁边,但是却并没有停下,反而沿着边缘直行,继续往前。

    孟梓易和高季雯居住的小岛似乎距离这边挺远的,这留荷坞的每一个人都各有居住之地,若是没事儿,不会互相打扰,这种方式真是挺不错的。

    小船一直在前行,中间路过了三四座小岛,之后便朝着一座不高,但面积很大的小岛而去。

    那小岛上绿树葱葱,就连码头四周都是绿树,那码头被打造的像是一条秘密小径,十分特别。

    侍女缓缓的将小船靠在了码头边缘,其中一个先跳上去,另外一个辅助姚婴,这才上了码头。

    脚踏实地,姚婴转眼环顾,这小岛要打造的更有人味儿。日常居住之地,和会客的地方,的确大有不同。

    侍女在前带路,顺着小岛上铺就的石子路前行,走路之时,还会发出轻轻地声响,刷拉刷拉的,像下雨一样。

    高季雯就住在这儿,如果她没有进入长碧楼,想必也会被嫁给这样的人家,然后过这种平静又富足无忧的生活。

    可是,一切都改变了,许是真的命运弄人吧。

    走过石子路,开始顺着坡度适宜的台阶往上走,这小岛不高,所以台阶也是缓缓的,走动的人不会太累。

    终于,看到了修建的别具一格的建筑,不是那种单独的小楼,而是从下至上的连接,这里的房子建造的也十分特别。

    而且,从这儿也看得出来,留荷坞真有钱啊!

    每一座小岛都与众不同,且建筑绝对精品,不是那种豆腐渣工程。

    在这大越,怕是再也找不到一家这样的皇亲国戚了。

    若是拥有这么多,还和巫人有牵连,那纯粹是找死。

    这小岛种植了很多的木槿花,这木槿花朝开暮萎,眼下这时正开放。

    边走边看,所有的木槿花颜色都很深,达到了妖艳的程度。

    终于,侍女带着她上了一条走廊,顺着走廊,朝着小岛的后方走,最后进了一个单独辟出来的小院儿。

    这小院儿的墙完全是以木槿花打造而成,院中的小楼更是如此,连木料的油漆颜色都配合了木槿花的颜色。

    随着侍女进了这小楼,入眼的便是摆放在桌子上的餐点,果然都准备好了。

    “阿婴姑娘先食点心,奴婢上楼请夫人下来。”侍女请姚婴坐下,一边说道。

    “好。”点了点头,姚婴坐在桌边,看了看这一整桌子的各种各样的点心,果真是具有留荷坞特色,颜色鲜艳,每一样都散发着一股清甜。

    捏起一个粉红色圆形的点心,正好可以整个放进嘴里。入口软糯,甜度适中,这做点心的人手艺真不错。

    这富家的主人,日常的生活就是如此吧,没有什么需要忧愁的,每日做的也就是享受了。

    不由再次生出一股难以言说的感慨来,若是高季雯没有进入长碧楼,她过的就是这种生活。所以,即便她现在可能心不在楼中,也忘了自己的任务,其实也无法责怪她。

    尝了几样点心,姚婴又自己倒了一杯甜茶,先嗅了嗅,有一股荷叶的气味儿,更近似于某些晒干的可食用叶子,可具体要她说,她是说不上来的。

    品尝了一下,味道不错,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甜,倒是那股说不清的叶子味儿挺重的。

    这留荷坞花样繁多,似乎每一座小岛的主人癖好都不同,饭食习惯也不一样。

    边拿着杯子喝,姚婴一边抬眼往二楼看,没有人下来,不知这高季雯在搞什么,睡过头了?

    眨了眨眼睛,姚婴忽然间觉得,从身体深处,生出来一股凉意。

    那股凉意顺着皮肉往外蔓延,最先抵达的就是手,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手指的皮肉好像有点发麻。

    视线落在了杯子里,杯子里还有她喝剩下一半的茶,盯了那茶一会儿,她又抬眼看向通往二楼的楼梯,瞬时生出一股不详的感觉来。

    放下杯子,她随后起身,最后看了一眼那二楼,她便转身往外走。步子不快不慢,尽量的保持自如。走出小楼,她并没有着急离开,反而走到院墙边缘去看木槿花。

    面对着木槿花,她看着自己的手,稍稍活动一下,麻木感仍旧在,并且,明显在朝着她的手臂蔓延。

    心里头已经肯定了自己喝的茶有问题,可是,一般的东西是不会把她怎样的,她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身体。

    可刚刚那茶,看起来也只是普通的茶而已,缘何会让她发冷又手发麻?

    抬手抓住一朵木槿花,她的手指稍稍有点不听使唤,但还好,她现在还能控制。

    下意识里,她觉得她应该尽快离开,但是,心里又隐隐的觉得不对,若是走了,没准儿她就输了。

    咬紧牙根,深吸口气,不能走。

    “阿婴,你怎么出来了?”高季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一如既往的十分温柔,温柔到柔弱。

    转过身,她顺势把那朵木槿花拽了下来,“在看你院子里的花啊。原来你喜欢木槿,这整座小岛都是木槿,很漂亮。”看着高季雯,她还是那个样子,可是,姚婴疑心已起,此时此刻看着她,她好像忽然之间体会到了齐雍的心境。不是他多疑,而是人心真的太容易变了,在自己还没有感觉的时候,对方却已早已不是原来的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