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奶爸闯异世 第188章 解蛊(下)
作者:林凡凌雪菲的小说      更新:2019-09-17
    解蛊(下)

    “你们两个扶着老爷子坐起来,脱去上衣。”林凡手里拿着个手帕一边擦手一边吩咐了一句,张家兄弟俩一人一边,单腿跪在床上把张老爷子扶着坐了起来,脱去了上衣,露出老爷子的上半身。

    张老爷子戎马一生,说是身经百战一点也不为过,他前胸后背的刀伤纵横交错,腹部和肩头还有几个子弹留下的疮疤。张山河,这个名字在上个世纪可是如雷贯耳一般的存在,他十几岁就跟着游击队抗日,后来又参加了解放战争,可以说战功赫赫杀敌无数,甚至在开国典礼上受到了一号首长亲自接见,这样的一位老人,绝对不应该不得善终。

    林凡拿起羊毫,沾着朱砂,笔走龙蛇间在张老爷子的背上画了一个玄奥的阵图,然后把盛着鸡胸肉的铁盆放在床边。

    做好这一切之后,林凡拿起小刀,割开了张老爷子右手的中指,然后握着手指遥遥的指向了铁盆中的鸡胸肉。

    片刻后,只见一缕散发着恶臭的黑血从手指流出,并且凌空蜿蜿蜒蜒的流向了鸡胸肉,这完全就是违反物理常识,无视地心引力的现象。

    林凡单手扶着张老爷子的手腕,另一只手快速的变换了几个手印之后迅速的指向了张老爷子的胸口,同时一个“拙!”字从林凡的口中吐出。

    紧接着,众人惊骇的发现,张老爷子的身体表面有一处凸起在缓慢的移动着,从心脏位置慢慢移到肩头,又从肩头向着手掌处移动。

    “这就是那蛊虫。黑鬃蛊嗜血,尤其嗜心脏处的血,新鲜的鸡胸肉就是诱饵,张老爷子背后的法阵是鞭子,一面引诱一面逼迫,这智慧低下的蛊虫便会本能的往鸡胸肉这边移动。”林凡一边通过手指往张老爷子体内灌输真气驱赶着蛊虫,一边讲解着:“这样是最温和的解蛊方法,也是对老爷子伤害最低的,如果直接强势将蛊虫击杀的话,恐怕下蛊之人会立刻有所察觉,并且极有可能会控制蛊虫直接自爆,这样的话张老爷子危矣。”

    “下蛊之人?难道这贼子就在附近?”

    闻言,张海瑞眼睛一眯,沉声问道。

    “嗯。”林凡点了点头,说道:“这黑鬃蛊并不是多高级的蛊虫,一旦下蛊之人离开他超过四十九公里就会进入休眠状态,所以说这下蛊之人一定就在我们方圆四十九公里之内。”

    张家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神之中的杀意,此人如此恶毒,断不能留他。

    林凡像是看出了二人的想法,状若随意的问道:“你们可是要去搜寻这下蛊之人?”

    “没错!”张海锋面容之中充满着煞气,沉声说道:“林大师,之前我们只以为爷爷是年岁大了难免身体机能退化所以有了毛病,现在既然知道了是有贼人暗下毒手,就断然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带会儿我就把手下兄弟都派出去,只要是最近半年左右来到龙城并且行踪诡异的人,就都控制起来,想找出下蛊的贼子,并不难!”

    张海锋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风云会从成立到壮大,他的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鲜血,现在听闻爷爷是被人暗害,顿时就怒了,若非现在是解蛊的关键时刻,恐怕他都要亲自出马了。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林凡却摇了摇头,说道:“巫蛊之术害人不假,但是一旦蛊术被破,下蛊之人也会身受反噬。我这边一解蛊,对方受反噬之苦,会立刻有所察觉,只要他不是白痴,现在已经动身离开龙城了。”

    “我们对此人一无所知,这样搜寻无异于大海捞针。”

    “此人既然能在龙城潜伏半年之久,就不会轻易罢手,我想,他还会再度出手。长则一月,断则十日,他就会卷土重来。敌在暗,你们在明,要多做防备。”

    “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张家兄弟现在扶着张老爷子,身体不便,无法行礼,但也都是充满感激的看着林凡,说道:“如此,就多谢林大师了。”

    “无须多礼,我既然沾了你们张家的因果,这些事情就责无旁贷。”林凡淡淡的说了一句,接着话锋一转说道:“蛊虫快出来了。”

    张家兄弟顿时定睛看去,只见张老爷子体表的那一处凸起,已经转移到了手腕位置,接着,就上了手掌。张老爷子枯树般的手背上,原本松松垮垮的皮肉,顿时被撑起来一处,看着就好像体表下面有一个玻璃球在慢慢的移动。

    “拙!”

    林凡低喝一声,左手扶着张老爷子的手腕,右手快如闪电的结了一个手印,按在了张老爷子的手臂上,然后慢慢的往手掌方向移动。

    林凡的手经过的部位,顿时一片通红,看上去就好像刮痧留下的印记一样。

    张老爷子不禁发出一声轻哼,但是紧皱的眉头却慢慢舒展了,整个人都显得轻松了不少。

    那凸起经过手背,慢慢的到了中指,所过之处,中指生生肿大了一圈,皮肉都有点要绽开的迹象。

    几秒之后,林凡的手已经移动到了张老爷子的手背处,他食指中指并在一起,在张老爷子手背上轻轻一点,只听见轻微的“噗”的一声,一个指甲盖大小,通体漆黑造型怪异的“虫子”,就从张老爷子中指的伤口冲了出来,径直扑在鸡胸肉上,开始疯狂的吮吸着上面的鲜血。

    那“虫子”从体内冲出来之后,又有一股散发着恶臭的黑血喷涌而出,随后,血液的颜色渐渐淡了下来,里面的杂质也越来越少,慢慢的恢复了正常血液的模样。

    “这就是那黑鬃蛊?”

    张海瑞看着铁盆里的东西沉声说道。

    “嗯。”林凡手印再变,在张老爷子的手掌各出轻轻的拍打了九下,然后拿起纱布把中指包起来,缓缓的放回老爷子的身前,说道:“可以把老爷子放下了。”

    张家兄弟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把张老爷子扶着躺下,盖好被子。

    此时张老爷子就好像陷入沉睡了一样,双眼紧闭,一动不动,但是呼吸却平稳了不少,脸色也没那么吓人了。

    看到爷爷一直不见苏醒,张海锋有点着急,皱着眉头有些担忧的转头问道:“林大师,这蛊就算是解了么?怎么爷爷他还不醒?”

    林凡笑着说道:“蛊是解了,但是老爷子的身体机能早就在蛊虫的摧残下衰败的不成样子,需要慢慢调理慢慢恢复才行,我也不是神仙,怎么可能让老爷子一下子就完全恢复过来。”

    “是我莽撞了,”张海锋有些歉意的看着林凡,说道:“只是爷爷他年岁已高,我实在是担心他的身体。”

    林凡说道:“这个无须担心,只要你们把炼制培元丹所需的药材尽早准备好,我就会为老爷子炼制培元丹。服了培元丹之后,虽然达不到长生不老,但是让老爷子再多看几年风景还不是问题。”

    闻言,张家兄弟再无顾虑,拱手弯腰齐声说道:“林大师大恩大德,我等没齿难忘。”

    林凡最见不得别人礼数太重,他连忙伸手扶着二人,说道:“你们无须如此多礼,我说了,你们事先种下了因,现在这便是果。”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多谢林大师,这一拜还请您接下。”

    张家兄弟不肯起身,执拗的说道。

    苏玉在一旁捋着胡须笑道:“林凡小友你就不要客气了,他们兄弟几个是我看着长大的,脾气都随了老张头那般固执,你要不接受他们的道歉啊,估计他们能一直不起来。”

    见状林凡也就不勉强,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二人的感谢:“好了,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快快起来吧。”

    张家兄弟这才直起身子。

    与此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