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唐王 第157章 刘易
作者:无语道尊的小说      更新:2019-10-04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此时心中都明白过来,李信的意思,是让桑仑选择几个属下,用来替自己消灾,用别人的性命来保全自己的性命。

    这样的事情,刘易他们这些人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虽然李信的好像是挺有道理,但他们总感觉这其中不那么对头。最重要的是,此事将自己这些人给卷了进去,现在是性命攸关的时刻了。

    “将军,此事万万不可啊!我等幕僚下官,一切都只是遵从县令的指令行~事,外面所发生的一切,又岂是我等所能决定的!”有几位官佐,当场便叫起冤来,他们可不想替桑仑抵命。

    “就是啊!这一切,都是桑仑自己所为,跟我们半点关系也没有啊!”

    “还请将军明鉴,放过我等!”

    一众官佐幕僚,此时纷纷开口,只求保住自己的性命。人群之中,唯一没有开口的,也就只有刘易等少数几个人了。

    李信坐在上首的位子上面,什么也没有,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人,仿佛在看一场表演。

    “闭嘴,你们这些人,平日里一个个阿谀奉承,好话尽。如今到了关键时刻,却是如此丑态,你以为李将军是什么人?岂会被你们花言巧语所迷惑?”桑仑听到身后众人的话,不由的大怒,冷冷斥道。

    此时,他已经不是那么的紧张了,听到李信的话之后,他突然间觉得自己活下来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只要这其中好好操作一番的话。当然,主要是他觉得,李信提出这个建议来,实质上是想放自己一马。

    “桑县令,他们的话你都听到了,我也很为难啊!你怎么办?”李信将目光放回到了桑仑的身上,笑问道。

    “这个,将军无须在意他们的想法!这弋居县内,我桑家深植多年,下官归顺之后,必然尽快恢复产盐,力保对关中百姓的供应。至于其他人等,在与不在都不会有什么影响!”桑仑并没有直接点明要哪些人替自己死,只是恭敬的道。

    这话的意思很简单,他是在告诉李信,只要放过自己一命,这弋居县到时候就能够给华山军带来源源不断的好处。至于其他的人,根本不可能起到像自己这样的作用。所以,也就无足轻重了。

    “诸位,你们都听到了,好像他比你们更有用啊!”李信看向了那些官佐幕僚,似有征询之意。

    “将军,虽然他桑家掌控弋居县多年,但制盐之事,本来就是我们这些人在负责。他桑仑是下过盐池,还是劈过柴火?哪怕是挑过一担盐,那也是好的!”

    “不错,平日里的脏活累活都是我们干的,现在倒好,将这些功劳都往他自己的身上揽。我倒是想问问县令大人,没有我们这些人,你如何产盐?”

    “就是.......!”

    官佐们纷纷指责道,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再顾及什么上下尊卑了!如果再不抗争的话,只怕自己的命就得搭进去了。

    “嗯,得有理。如此来的话,好像留着你们比留着这位县令大人更用啊!对了,你们几人为何不讲话?莫非不怕死?”李信听到这话,不由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却是看向了刘易几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我等跟桑县令身边多年,他的为人我们自然是很清楚的。为了能够自己活下去,别是用几个人的性命换他的命了,就是将我们这些人全部杀了,只要能够换他自己的命,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刘易对李信拱了拱手,淡淡的道。

    听到这话,在场的大部分人无不是露出赞同之色!显然,在这一点上,他们都觉得刘易没有错。唯一有些尴尬的,恐怕就是桑仑自己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在下属心中如此不堪。

    “既然如此,你们不是更应该反抗?我现在可是给了你们机会啊!”李信更奇怪了!

    “死固然可怕!但他不仁,我们不能不义!而且,当年他对我有救命之恩,如此恩情,如今便一并还了吧!若是将军愿意的话,大可将我的性命拿去,换桑仑一命!”刘易淡淡的道,始终没有再看桑仑一眼。

    刘易当初本是一个流民,差点饿死的时候,是桑仑给了一碗剩饭,将他收作了家仆。由于后来见到他智谋非常,精明能干,所以,桑仑这才慢慢的将他提拔成了自己的谋士。

    “好一个有有情有义的人!唉,事到如今,委实难决!桑县令,还是你自己来决定吧!”李信听了,不由的拍案称赞道!随即,却是面露为难之色,将问题抛回给了桑仑。

    他这一番操作,算是将其他人给弄糊涂了。彭林还好一些,知道李信这样做必然有深意。至于其他的人,像是鲁昆三人,由于对李信并不熟悉,所以,此时都有些疑惑。

    “这李将军在搞些什么?这桑仑野心勃勃,绝非甘于平凡之人,留之必有后患啊!”林虎低声对一旁的两人道。

    “就是,要是我的话,直接就将这家伙给一刀砍了,那多省事啊!哪里还用得着如此啰嗦麻烦!”鲁昆点头道。

    “你们啊!想事都不动脑子,这李信是什么人,如果都像咱们一样想事的话,能够有今天吗?年纪轻轻便坐上如此高位的人,但凡举动必有深意。我看啊!这桑仑怕是活不成了!李将军不过是利用他来做一些事情,达到一些目的而已!”田万山看了两人一眼,淡淡的道。

    “你的对!看他这样子,分明就是想让桑仑众叛亲离啊!这么来的话,李将军之意,应该是刘易他们了!他这是想招揽人才为已用?”听到这话,旁边两人也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鲁昆此时恍然道。

    “是啊!这弋居县再掌控在桑家的手中,只怕是李将军不愿意见到的!所以,一个新县令的出现,那是必然的!可惜,咱们三个好像走得太近了一些!对于高位者来,这是犯忌讳的事情!否则的话,这县令之位倒是有可能落在咱们的头上!”田万山叹道。

    听到这话,其余两人不由的默然。他们能够在桑家的压制之下活了这么多年,足见他们腾挪躲闪的能力了,此时的情况之下,自然是看出了一些端倪来。想到县令之位就此丧失,三人都不由的有些失望,毕竟,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不过,看到桑家被推翻,他们三个家族能够重掌权柄,这对于他们来已经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了。事在人为,接下来的发展,就得看自己如何谋划了。

    “将军,既然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见,那便用他们的命来平息华山军将士的怒火吧!如此一来,岂不是两全齐美的事!”桑仑沉思了一下之后,终于是做出了决定来。

    既然有不少的人反对,那就直接用刘易他们这些不反对的人来换自己的命好了。但他却是没有发现,这话一出之后,在场众人俱是用不屑的目光看着他。

    “将军,我等情愿替桑仑抵命,请将军动手吧!”刘易面带悲凉之色,缓缓摇了摇头之后,对李信道。

    “唉,这事........!”李信见了,正要话,此时从门外却是快步走进来一个士兵,手中拿着一叠纸张,交到了李信的手中。

    李信停下话来,接过这东西看了起来。众人皆不知道上面写着些什么,只得安静等待。

    但是没有一会儿,却是见到李信突然间神色一变,而后将手中的纸张重重的拍在了桌案上,大怒道:“好你个桑仑,本将军本来还想饶你一命,没有想到,这些年来你居然做下如此多恶事。我若是再留你,如何向这满城百姓交待!”

    “将、将军,这话从何起!?下官委实无辜啊!”本来渐渐安心的桑仑,此时听到这话,不由的愣在当场,半晌才问道。

    “你自己看看吧!这是城中百姓告你的文书,你平日里压榨百姓,强抢民女,侵占民田,私设刑罚,中饱私囊!这桩桩件件之事,都够要你命!来人啊!将这厮拖出去,斩首示众!”李信将那叠纸张往他面前一扔,斥道。

    “这、这、这....将军,这都是诬陷,都是诬陷啊!将军切莫听从那群贱民的话,冤杀了下官啊!”桑仑只看了两眼,便是心如死灰一般,连声求饶道。

    但李信没有再理他,挥了挥手,从门外进来两个士兵,将桑仑给直接拖出了县衙之外!没有一会,那桑仑的首级便被送了上来。

    公堂之上,众人见到这一幕,神色各异!刘易轻轻摇头之后,这才对李信道:“将军,人与桑仑相识一场,还请将军允许人收拾其尸首,送归桑家安葬!”

    “忠义如此,实堪称赞,我又岂有不允之礼。不过,如今弋居县新定,尚且需要人来治理。你既然知道忠义事主,当知道仁义待民,我将任命你为弋居县县令,如何?”李信点头称赞了一下,随即却是对他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东晋唐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