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唐王 第20章 华山军
作者:无语道尊的小说      更新:2019-09-16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快,吴横和李二黑便过来了。

    “李郎找我们有何事?”吴横一进来,便问道。看他的样子,似乎刚刚去干了什么重活一般,身上的衣衫都湿透了。

    “吴叔先坐下休息一下再,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怎地成了这副模样?”见到他的模样,李信连忙倒了一碗茶水递过去,好奇的问道。

    “嘿嘿,吴叔这是跟着我们去搬石头去了,这大热天的,能不累坏了才怪呢。”一旁的李二黑直接拿着茶壶往嘴里灌了一通,听到他的话之后,顿时笑道。

    听到这话,李信才明白过来。上一次守城,将城头上的那些滚木擂石都给用光了。所以,得趁着敌人还没有打过来之前,将东西都给多多的准备一点才行。毕竟,谁都知道下一场仗打响的时候,只会比前一次更加艰难残酷。

    “嗨,吴叔何必如此,这些事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去干不就行了?”李信有些担心他的身体,便道。

    “瞧你的,大家都能干的事情,我咋就不能干了?我年纪是比你们大一点,可也没有老到那个地步吧!得得得,你将我们叫来,究竟是什么事啊?”听到这话,吴横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看来,他也是一个不服老的人。其实也是,他现在才四十几岁呢,如果放在后世的话,这会还正当壮年不是。

    “哦,将你们叫来,主要是几件重要的事情。咱们手下的人多了,再按照从前的那一套来办,恐怕就不太方便了。所以,我制定了一套体系,找你们来商量一下,如果你们没有意见的话,那咱们就照此施行。”到正事,李信连忙坐正,对两人道。

    “你先看!”吴横颇有兴趣的样子,示意道。

    “首先,咱们之前的时候,只是将自己当作一般的流民来看,别人是这么看,咱们自己也是这么看。但现在不同了,咱们建立起了自己的队伍,而要想让大家都团结在一起的话,必须得打出一个自己的名号才行。我想了一下,觉得咱们就叫华山军如何?”李信点点头,出了第一个想法。

    “华山军?这个名字不错,怎么听也比流民军正规多了啊!”李二黑一听,念叨了一下,立刻点起了头。

    “华山军!咱们出自华山,叫这个名字也算是不忘本了!我也没有意见,只是不知道文泰兄他们觉得怎么样!”吴横沉吟了一下,这才道。

    “既然你们觉得没有意见,那周叔他们应该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为了慎重起见,再加上咱们如今人也多了,我看,也是时候让周叔和秦叔下来了,正好到时候一起问问他们的意见!不过,山上的守卫还是得安排好才行。”听到这话,李信便提议道。

    “也好,这里人这么多,咱们的人手的确有点不够了,尤其是打仗之时,你们都上城头去了,后面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我马上派人去通知他们两个,至于守山的事情,他们自会安排好的!”吴横一听,立刻便同意了。

    “那好,这件事情也就这样决定了。哦,老马和徐夫子过来了,来来来,到这边坐吧!”正当李信要正面的事情之时,门外走进来两个人,李信一见,连忙是招呼道。

    老马是一个中年人,属于最普通的那种老百姓,不过,他看起来比一般的人要黑了一些,但身体是挺壮实的。他旁边的徐夫子可不一样了,看起来长得比较干瘦的一个老头子,他比周方还要大几岁,在山上之时,周方见到他也得叫声老哥。这徐夫子和周方倒是有些相似,因为他是帐房出身的,平日里为人颇有些胆,比起周方来,多了一些迂腐之气。

    “呵呵,吴当家和二黑也在啊!”两人见到吴横和李二黑,连忙打招呼道。大家也不是陌生人,所以,也没有什么客气的,两人便在一旁坐下了。

    “李郎将我们叫来,可是有事情吩咐?”徐夫子坐下之后,颇有些拘谨的看向李信,问道。

    自从这两仗打下来,李信可谓是大放异彩。此时在这些村民们的心中,都知道如果不是李信的话,只怕这两仗下来,即便最终能胜,恐怕也是惨胜。所以,这两仗算是让他在村民们心中建立起了威信了,这也是为什么徐夫子会如此态度的原因。在大家看来,李信如今也是决定大家行动方向的重量级人物了。

    “夫子不必如此客气,将你们二人叫来,是有事商量,岂敢用吩咐二字!我听夫子识文断字,曾经在大户人家当过几年帐房先生?老马上山之前,曾经是家传的铁匠手艺,不知道是真是假?”李信见到他的样子,不由的笑道。

    “不瞒李郎,老夫上山前的确是做过几年的帐房先生,平日里也是与那钱粮谷笔打交道。不过,后来这世道乱了,也就没有了这吃饭的营生,多得山上诸位不嫌弃,留下了我这没用的老骨头,老夫是感激不尽的!”听到问这事,徐夫子连忙是拱手道。

    “夫子笑了,大家都是苦命人,什么嫌弃不嫌弃的呢!”李信微微摇头,完之后,却是将目光放在了老马的身上。

    “李郎刚才所没错,老马我上山之前的确是在家打铁,在长安城里有一家的铁匠铺子。不过,后来苻健入主关中,关中乱了好一阵,许多的人都被抓去军中以供差使了。我不愿意那样,所以,便带着妻子老父上山去了。”老马见到李信看向他,便道。

    “嗯,天下纷乱,世道不宁,我们这些人才会走到了一起,这也不得不是缘分啊!如果有一天,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能够回到自己的故乡的。不过,在这之前,有些事情还得劳烦你们了。”听完两人的话,李信点了点头,而后又道。

    “李郎有事尽管便是,如若用得上我们二人的地方,我们绝不推辞!”听到这话,两人连忙站起来道。

    “是这样,最近咱们新招募了许多士兵,而且,刚刚我们三个也商议过了。日后咱们就改名叫华山军了,许多的事情也要慢慢变得正规起来。咱们这些人马上要分兵组队了,后勤和辎重这方面的事情,必须得先准备好才行,正所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嘛!我打算先组建一个辎重队和一个匠作队出来。”李信看着他们道。

    “何谓辎重队与匠作队?”两人都疑惑的问道。

    “所谓辎重队就是负责管理各种物资军械,登记钱粮谷米之类的事情,辎重队暂时有五十人,徐夫子担任队正。不过,暂时咱们只有这华阴城,所以,你们辎重队的事情就轻闲一些。因此,大家吃饭的问题便先交给你们了,日后再来作安排。而匠作队也是五十人,负责打造修理军械器具,由老马来担任队正。你们可有疑问?”李信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坐下,而后道。

    “老夫听从安排便是!只是怕办不好,给大家添麻烦!”听到这天降重任,徐夫子想了一下后,还是接了下来。

    “我也是,既然李郎觉得我适合这个位子,那我就干了!”老马更爽快,直接就答应了。

    其实两人答应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关键就在于比起上阵杀敌来,这两份工作已经是要轻松安全得多了。而且,这相当于对他们两人的信任,最重要的是这是他们自己所熟悉的领域,如果这个时候还要推辞的话,那就显得有些太过矫情了。

    “如此甚好,既然这样的话,有劳夫子执笔,写一份公告出来,晓谕全军!”满意的点了点头,李信又道。

    “李郎请!”徐夫子坐好之后,望着李信,等他发话。

    “此公告名为华山军军规!第一条,身为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闻号令而进退止步,无号令擅动者,罪一等!第二条.......!”李信酝酿了一下之后,缓缓道来。

    在场几人,乍一听闻之下,还没有太过在意,但等到念出第一条之后,大家都暗自惊心了。因为在他们这些人看来,如果真的完全按照这份军规去实行的话,大家受到的限制和约束绝对是非常严格的。尤其是这里面的罪分了几等,第一等的便是斩首示众。

    李信所想的军规并不是很多,加起来十条左右,基本上都是重罪。等他完之后,便见到在场几人震惊的表情,执笔的徐夫子,更是不由的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他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如今的华山军根本就没有什么纪律可言,等到他们成为真正的军人之后,这些东西就算不上什么了。

    “李、李郎请过目!”徐夫子写好后,站起身来,让李信检查一下。

    虽然是繁体字,但李信还是大致上看懂了,毕竟,这些话都很直白,并不是咬文嚼字的东西。所以,看了之后就点头道:“很好,等到咱们正式各队分好,训练之时,便要让他们先学会这个东西才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东晋唐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