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宝全世界 第二百二十七章 后印象派代表作
作者:行走的驴的小说      更新:2017-07-15
    大卫他们夹墙情况时,叶天把那个巴洛克小桌搬了过来,准备在桌面上拆掉裹着油画的油纸。

    接着,他又拿出两副白色手套,递给大卫一副,自己戴了一副。

    其余三人的表演结束,重头戏可以开始了!

    “ok!大卫,让我们打开这些油纸,看看下面包裹着什么,惊喜还是失望,但愿是个巨大的惊喜,那就最完美了!”

    叶天笑着说道,走向了敞开的夹墙。

    “从这两件藏品的保存情况来看,它们肯定价值高昂,说不定会是个重大发现,震惊世界也是有可能的!”

    大卫兴奋地回应道,他对这两件藏品充满了信心。

    如果不是贵重物品,那绝对不会保存的如此隐秘!

    “亲爱的!我太紧张了,都不敢看了!”

    贝蒂手捂胸口,对身边的珍妮佛轻声说道,表情既紧张又期待。

    “我也一样!这场面太刺激了!一想到有可能参与历史,我就浑身战栗!”

    烟美人的表情更加夸张,甚至有点蠢蠢欲动,准备冲上去亲自上手的感觉。

    叶天走到夹墙前,强压住内心的激动,慎之又慎地抬手握住第一件藏品的边缘,将它取出来,放在了巴洛克小桌上。

    这期间,大卫并没插手,这是所有者的权利。

    叶天并没接着取出另一件藏品,而是准备先拆开这件,做个简单鉴定,然后再取出第二件,继续鉴定,确定藏品的大致信息,最后一起展示。

    “大卫,咱们开始吧,贝蒂,给特写镜头”

    “好的!”

    两人兴奋地齐声应道,立刻开始动了。

    这幅藏品尺幅中等,除去画框轮廓,大约是65*80的规格,外面包裹着厚厚的几层黄色油纸,用白色丝带绑着。

    整体密不透风,除了轮廓,再也看不到任何信息。

    这种措施,能有效地避免潮气侵蚀,保护里面的作品。

    叶天用剪刀将两根白色丝带轻轻剪断,随即开始拆解油纸,大卫则扶着画框边缘,以防不小心掉落。

    几层油纸很快被打开,首先露出来的,是一个非常精致、高雅的实木画框边缘。

    “肯定是油画,而且价值不菲!”

    看到画框的第一眼,大卫立刻语气坚定地说道,贝蒂和珍妮佛都点头赞同。

    基本的艺术鉴赏力大家都有,尤其是油画,这是西方艺术最重要的门类,每个人从小到大都看过很多,自然可以立刻得出判断。

    “当然是油画!而且是顶尖作品,震撼人心的时刻到了!”

    叶天暗自说道,得意非凡。

    他没有任何停顿,四五秒钟就完全拆掉了油纸,将这幅油画放在桌面上,完整地呈现在大家眼前,以及摄像机镜头下。

    瞬间,书房里一片寂静。

    贝蒂他们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幅油画,满眼不可思议与疯狂迷醉的色彩!

    叶天同样如此,虽然他已经透视过很多次,了解这幅画的每个细节,甚至知道创作经过,铲了几次,上颜料的顺序,画布材质等等。

    但是,当这幅顶级油画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摆在桌面上,在自己手中重见天日时,他依旧激动的差点欢呼起来,甚至为之疯狂!

    这就是艺术无与伦比的感染力!

    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欣赏过多少遍,每一次再见时,它依旧那么震撼人心!

    油画的内容并不复杂,一眼就能看清楚,也能让人瞬间迷醉!

    画布上表现出来的,是一处美丽迷人的自然景色。

    在画的中部,有一株高大的冷杉树,微微向右倾斜着生长,把画面分成了两半,看着就像是在随风摇摆,带着几分灵动。

    绿色草地的远处,是一座高架桥,从左至右,向下微微倾斜,而为了平衡画面,画家在左边又画了一组冷杉树,线条笔直,冷峻!

    画的下部是丘陵地带,多采用淡灰和桃红色;深浅不同的绿色则用来描绘松树;屋顶用了橙色和灰色,小池塘里是一片天蓝色。

    在平原上,画家用一块块深浅不同的绿色和橙色来展现屋子、菜地和收割完的小麦地。

    画的上部,冷杉树的树冠部分,则是一座雄伟的山峰。

    山左边是淡红色的,看起来光秃秃的,右边则是一片很冷的蓝色,那里应该是茂密的森林。

    上面是暖洋洋的蓝天,有一些淡淡的白云在飘着。

    看着这幅画,每个人都会感觉到,这些景色确实存在于明媚的阳光下,带着一种秩序中的美。

    这幅画的轮廓显得比较破碎,很松弛,色彩飘浮在物体上,以保持独立于对象之外的自身特征。

    画家的笔触,在这里宛若乐团里的独奏者,每个笔触都根据自身的作用,很得当存在于画面之中,但又服从于整体的和谐。

    书房里依旧很安静,每个人都在目醉神迷地欣赏这幅杰作。

    同时,贝蒂她们眼中震撼的色彩也越来越浓。

    她们早就认出了这幅油画,这是一幅大名鼎鼎的作品,很多人在艺术鉴赏课上都曾经见过,甚至探讨研究过!

    在油画的右下角,他们也看到了画家的签名,这是一个多么耀眼夺目、如雷贯耳的名字啊!

    叶天最先清醒过来,他轻轻敲了敲桌子,微笑着说道:

    “两位美女,大卫,醒醒,我们该继续了,还有一件藏品没揭晓呢,等那件藏品也重见天日了,咱们再尽情欣赏!”

    声音传出,其余三人立刻醒了过来,接着就是一阵疯狂的赞美与惊呼声。

    “我的天呐!太美了!太震撼了!保罗.塞尚的《圣维克多山》,后印象派著名的代表作之一,这是真品吗?

    这幅画不是在法国私人收藏家手中吗?怎么会出现在美国?而且在这么隐秘的夹墙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大卫抱着脑袋大声说道,满眼不可思议的神色。

    “没错!这的确是保罗.塞尚的《圣维克多山》,依据我对这幅画的初步鉴定,这就是真品,出自保罗.塞尚1890年前后的创作。

    无论是绘画风格、细腻的笔触,还是那宛若交响乐一般,层次丰富而和谐的色彩变化,都完美地说明,这就是保罗.塞尚的代表作。

    画家签名,以及画布、画框的年代感,也说明了它的身份,的确来自1890年,和大都会博物馆收藏的几幅保罗.塞尚同期作品类似。

    至于它为什么会出现在美国,就不得而知了,但大家别忘了,这栋公寓前任主人,是著名的法国画家,或许这是他的个人收藏!“

    叶天微笑着回答道,并做了更详细的说明,语气异常坚定。

    他做出这些判断的理由,除了日渐雄厚的艺术品鉴赏能力和知识外,还有无比权威的异能鉴定结论!

    这幅油画散发出的红色光芒,以及近20层迷人光晕,无疑说明了一切!

    “真不敢相信!这绝对是个惊天发现,肯定会震动整个油画收藏界!”

    大卫感慨道,他眼中充满了震惊,还有无尽的羡慕。

    这是一笔多么巨大的财富啊!上天为什么只垂怜斯蒂文?偏爱得有点疯狂啊!

    他已经相信了叶天的鉴定结论,除了自己对这幅画很熟悉之外,他也非常信赖叶天犀利的眼光。

    要是没这份敏锐的鉴别力,斯蒂文凭什么不断地大发横财!

    “哇哦!简直太美了!相比艺术鉴赏课上的高清图片,实物不知美了多少倍!”

    贝蒂不停地感慨、赞美着,眼睛一直紧盯着这幅油画,根本不舍得挪开视线。

    “亲爱的!你说对了,这可是后印象派油画,那种强烈的层次感与色彩对比,是高清图片表现不出来的,想要真正体会它的美,只能看实物!”

    “斯蒂文!这么一副大名鼎鼎的油画,价值多少?肯定是天价吧?”

    震撼过后,珍妮佛问出了另外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叶天轻声笑了笑,异常肯定地说道:

    “肯定是天价!但这幅画具体值几千万美元,或者上亿美元,我也给不出准确的答案,但有一点我敢肯定,绝不低于3000万美元。

    保罗.塞尚的《玩纸牌者》曾经拍出了2.5亿美元,这是前两年的事,现在顶级油画的行情又有所上升,价格更高了!

    这幅油画可能拍不出2.5亿,但它的艺术魅力绝不比《玩纸牌者》低半分,就其在绘画史上的地位,甚至会更高!“

    说的过程中,其余三人就已经被震晕了。

    每个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叶天,眼珠子瞪的都快飞出来了!

    2.5亿美元!贝蒂她们脑海中只剩下这个数字,完全没有了其他任何东西。

    狂喜之余,叶天不禁有些庆幸。

    幸好没进行现场直播,否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震晕呢!

    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待会就别想出门了,公寓门口绝对会被疯狂的人们围个水泄不通!

    可以进行下一件藏品的发掘了,那将是又一枚超级震撼弹,肯定能让贝蒂她们再次眩晕。

    想到这里,叶天顿时笑了起来,朗声说道:

    “还有宝藏没有发掘呢!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