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毒妃狠绝色 三三二、叶铭:薛子瑶,不要招惹我,后果你承担不起!(二更)
作者:风雨归来兮的小说      更新:2019-10-17
    “霍小姐,你不要误会,那只是客套话,当不得真!”

    宁倾风此时才知纯娘姓霍,不过这不是重点,他急着向薛子瑶解释,“薛小姐,你也不要误会,我真的...”

    他不知为何,心里慌得很,自从和薛子瑶暧昧开始,只要薛子瑶在上京,他几乎只陪着她一人。

    只是薛子瑶一年在上京的时间,只有过年那段时间的短短数日,其余时间,宁倾风便会忍不住找其他女子。

    这次他本打算陪薛子瑶的,可纯娘实在太诱人,他忍不住将薛子瑶放一边,和纯娘打得火热。

    他想他和纯娘只是逢场作戏,过几天,他总会回到薛子瑶身边的。

    没想到不过两天,便被薛子瑶撞个正着。

    纯娘呵呵笑起来,眼光在宁倾风和薛子瑶身上打转,语气变得泼辣又讽刺。

    “原来是遇到小情人了啊,宁公子!感情这几天你说的那些动听的话,都是在跟老娘逢场作戏?”

    “我呸!老娘最讨厌你们这种围着女人裙角转的风流公子哥!”

    “老娘不奉陪了!你们爱怎样怎样!”

    “不过薛小姐,你奉劝你一句,这种男人,要不得,早点醒醒吧!”

    她说完转身潇洒离去,只留一股香风飘荡在空气中,残忍地提醒薛子瑶,刚才这一幕不是做梦。

    薛子瑶直到此时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直楞楞地道:“你说你这几天没空?”

    那天宁倾风去送南宫焱的帖子时,跟薛子瑶说这几天要帮南宫焱处理一些事情,可能没时间来看她,过几天忙完了再找她。

    结果,一转头,他陪着别的女子在外游玩。

    她之前一直没说话,此时终于开口,宁倾风反而松了口气,压低声音显出几分深情。

    “真的是朋友的姐姐,怕你误会,所以才没跟你说。”

    “哪个朋友?”叶渺在旁边插嘴问道。

    宁倾风支支吾吾,“你们不认识的,说了也不知道是谁。”

    “就是不认识才要问,要是认识谁还问?”叶渺道。

    宁倾风被她逼得有些恼羞成怒,不禁拔高音量,带上几分不耐烦,“叶三小姐,这是我跟薛小姐之间的事情,能麻烦你先离开一会吗?”

    叶渺翻个白眼,正要走开,薛子瑶拉住她,大声道:“渺妹妹就像我亲妹妹,我都舍不得凶她,你干嘛凶她?”

    宁倾风楞住,随即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

    看到他和别的女人亲密的在一起,她没吼没发脾气,他不过对叶渺说话声音大了些,她却冲他发火。

    宁倾风这一刻心底突然有些怀疑,薛子瑶是真的喜欢他吗?

    “对不起叶三小姐,刚才是我大声了些。”宁倾风压下心头百般滋味,“薛小姐,我发誓,以后有什么事绝不瞒你!”

    薛子瑶拉紧叶渺的袖子没出声。

    叶渺嘟哝一句:“一次不忠,百次不容。”

    听到这话,宁倾风只觉太阳穴突突跳,一股烦闷之气从心底升起。

    他想用吼来发泄,可他只能忍住,因为薛子瑶不喜欢他吼叶渺。

    宁倾风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居然这么有耐心。

    若是换成任何一名女子发现他和别的女子来往,他都会十分坦然地跟对方说是的,并且直接表明,如果接受就继续往来,如果不接受,就好聚好散。

    但当对象换成薛子瑶时,他发现自己只想下意识否认,就像刚才看到薛子瑶,他想也没想就将纯娘三番两次推开。

    “我对天发誓,以后若再说谎骗你,让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叶渺咋舌,没想到宁倾风不光风流,还是个狠人!

    她不由有些担心地看向薛子瑶,却见薛子瑶整个人楞楞的,让她一点都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薛子瑶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她以为自己会很难过会很伤心,如之前洛轻语在她面前炫耀镯子,南宫烟跟他靠近说话状似亲昵。

    可奇怪的是,当这一切真真实实没法掩饰地发生在她眼前时,她发觉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彻心扉。

    只是胸口有些闷。

    “薛...”叶渺刚喊了一声,突然一道惊喜的女声打断她,“宁公子!”

    叶渺不由抬头望去,只见一名身材姣好、面容娇美的绿衣女子,花蝴蝶一般扑到宁倾风身边。

    “宁公子,没多久才在洛北城见过妾身,怎么没两天又派人将妾身接过来?”

    那女子看着宁倾风,嘴里说着看似埋怨的话,实则神情娇羞无限。

    宁倾风的脸一下子白了。

    之前薛子瑶问过他,有没有去过洛北城,他当时否认了。

    “这位小姐...”宁倾风试图挽回局面,“你认错人了...”

    “我见过她。”薛子瑶突然道:“五月二十七那天上午,在洛北城花街不远处。”

    那女子睁大眼,“真的耶!那天妾身陪着宁公子去那附近吃茶!”

    宁倾风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

    “不过...”她面含敌意地看着叶渺与薛子瑶,“你们是谁?怎么会认识宁公子?”

    叶渺道:“小姐不要误会,我们跟他不熟。”

    那女子哦了一声,正要像以前一样娇柔地靠在宁倾风身上时,被他一把大力推开,整个人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宁倾风,不明白前不久柔情蜜意的情郎,怎么转眼就变了样。

    “薛小姐,你听我解释...”宁倾风急道。

    “不用了。”薛子瑶平静地取下手上的手镯往前一递,“这个还你,我不要了。”

    宁倾风面色一变,“薛...”

    “你怎么也有这个镯子?”绿衣女子扑过来,将衣袖往上一拉,白皙的手腕上赫然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白玉镯子。

    “宁公子,你不说这镯子是你亲自挑选、独一无二的吗?她怎么会有个一模一样的?”绿衣女子不由大声质问。

    薛子瑶轻呵一声,不禁笑起来。

    “宁公子,你的那些礼物和书信,我明天派人送到你府上,到时请将我送给你的礼物和书信给我的丫鬟!”

    她看着宁倾风,一字一顿道:“以后,再也不见!”

    说完转身,“渺妹妹,我们走!”

    宁倾风想追出来,可那绿衣女子不依不挠地拉着他,要他解释清楚。

    叶渺走时回头看了那女子一眼。

    当她思前想后,决定先帮薛子瑶看清宁倾风时,她写信让邱崖去找洛北城宁倾风可能接触过的女子。

    邱崖那边很快回了信,说是那女子已经离开洛北城,不知被人带到哪去了。

    结果现在,却这么巧地出现在清幽山庄!

    若说是巧合,叶渺肯定不信的。

    但是是谁在背后策划这一切?

    程烁?

    不可能!叶渺立即否认,要是程烁知道薛子瑶有和宁倾风来往,估计会直接先揍宁倾风一顿!

    到底是谁呢?

    ——

    回去的时候,薛子瑶坐在自家马车里,望着马车外发楞,脑子里什么想法也没有。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幸得渺妹妹早上坚持一人一辆马车,要不然她现在跟她在一起,听她安慰自己,多尴尬!

    薛子瑶觉得现在她不需要安慰,她只想静静。

    她不知道这正是叶渺的目的,因为叶渺不知道宁倾风被揭穿后,该怎么安慰薛子瑶,索性一人一辆马车,给薛子瑶独处的空间。

    叶渺回去后,桃花说刚才纯娘来信了,叶渺以为纯娘是问宁倾风和薛子瑶怎么样了。

    打开一看,却是纯娘问她之前表现好不好,以及明天晚上想请叶渺帮个忙,问叶渺有没有时间。

    叶渺提笔给纯娘回信,信里先夸她表现得出乎意料,明天晚有上空,她会准时赴约。

    ——

    薛子瑶回到薛府的时候,整个人还有点恍惚。

    秋桐道:“小姐,今天不是和叶三小姐出去吗?发生了什么事?”

    薛子瑶下意识摇摇头,“没事。秋桐你先出去。”

    秋桐应了声是后离开。

    薛子瑶将放在枕头边的红木盒子拿起放到腿上,从荷包里掏出钥匙打开。

    里面放着一叠信,还有一些小玩意,都是宁倾风送她的。

    她将信取出来,从一年多前的第一封信开始看起。

    看着看着,心里突然间有些难受起来。

    那里是她近两年的记忆,现在说放弃就要放弃了。

    薛子瑶将盒子往床上随意一放,将秋桐喊进来。

    “小姐,什么事?”

    “我有事去东福酒楼一趟,晚上你去接我。”

    去接她?以前可从来没发生这样的事情!

    秋桐见薛子瑶气色不好,不敢多问,“是,小姐。”

    ——

    东福酒楼是上京有名的酒楼,薛子瑶来过几次。

    掌柜的认出她是薛家小姐,平南王世子看重的表妹,笑容满面地亲自出来招待。

    “薛小姐,几位?有预定吗?”

    “一位,还有雅间吗?”

    东福酒楼的生意很好,雅间一早就被人订完了,若是薛子瑶只有薛家小姐的身份,掌柜定会婉转回绝。

    但看在平南王世子的份上,雅间没有也得有。

    “有!”掌柜将最后一间备用的雅间给了薛子瑶,“薛小姐这边请。”

    去到雅间,薛子瑶随意点了几个小菜,最后道:“来两壶酒。”

    伙计顿了顿不敢拒绝,跑下去问掌柜,掌柜让他照上,最后千叮万嘱。

    “给我看好了!千万不能让她在这里出事!否则咱们这里一个也别想活!”

    伙计脖子一缩,“是!”

    说完蹭蹭跑上去,门神一样站在雅间外面,生怕有不长眼的跑来打扰了。

    酒菜上来后,薛子瑶一筷子没动菜,直接拿起酒倒了一杯又一杯。

    她酒量本就不好,不过四五杯下肚,整个人便双脸通红,晕晕乎乎的,头重得抬不起来。

    薛子瑶歪坐在椅子上,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抖啊抖的,终于斟满一杯后,拿起往嘴里倒。

    突然手中的酒杯被人拿走。

    薛子瑶反应迟钝地抬起迷蒙的双眼,看到一个熟悉的人。

    啊,他为什么有三个?

    她这样想,嘴里就不自觉问了,“讨厌鬼,你为什么有三个?一个是你,一个是叶海,另一个是谁?难不成你们是三胞胎?”

    叶铭眼角抽了抽,“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

    他伸手拉她的胳膊,薛子瑶一把甩开他,脑袋一歪眼一闭,缓慢睁开时,咦了一声。

    “讨厌鬼,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

    已是将刚才的忘记了。

    薛子瑶记得她不小心害叶铭胳膊受了伤,那段时间她有心修好,总是主动找他向他问好。

    可叶铭半点不领情,看到她仍旧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让她很憋气。

    “你总说我又瞎又蠢,脑子里都是水,现在被你说中了,你高兴不?”

    叶铭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看着她,“本事没有,脾气倒不小,还会发酒疯了。”

    那语气又嫌弃又鄙视,薛子瑶心里的火一蹭,扶着桌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歪着脑袋冲叶铭喊,“关你什么事!?”

    她发髻歪了,衣裳也歪了,酒气喷到叶铭身上,极不舒服。

    叶铭不自觉后退两步,皱着眉道:“站好,不要乱动!”

    薛子瑶此时哪会听他的,想起他那些小怪毛病,踉踉跄跄地靠近他。

    “我就不?你管得着吗你?”

    她靠近不说,还伸想弄乱叶铭的头发。

    叶铭伸手一挡,薛子瑶本就醉酒没了力气,被他这一挡,整个人失去重心,不自觉向后倒去。

    叶铭眼疾手快地拉住她胳膊,待她站稳后,又松手后退两步,沉声训斥:“别胡闹!”

    “我偏要!”薛子瑶看了他一丝不苟的发髻一眼,突然两腿发力,向前跑快两步,跳到他怀里。

    全住他。

    左手扶在他肩上,右手抓住他的发髻使劲揉,“我早就想弄乱了,一个大男人,梳得那么整齐做什么?”

    看到那头发散开,薛子瑶眯起眼笑了,低下头对着叶铭得意道:“瞧,这样好多了。”

    当她接触到叶铭幽深的眼神时,即便在醉酒状态,脑子万分不清醒,天生的本能也让她意识到,她的行为有多不得当。

    薛子瑶下意识要跳下来,腰间突然多了一双臂膀,将她紧紧桎梏住。

    随即,男子隐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薛子瑶,我警告你,不要招惹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题外话------

    推荐日向花开的文,《重生空间之田园福妻》。

    农村女叶菀投河轻生,再睁眼,身体里却是换了一个人。

    奶奶偏心,二叔一家爱占便宜,小叔吸血虫蚂蟥一般,再加上爹娘愚孝,弟弟轻微自闭。

    还好她有空间在手,又会一手好厨艺,先赚钱要紧。

    日子好起来了,极品亲戚一个个眼红,想要来分一杯羹,叶菀却是不干了。

    身旁男人却温润含笑,“何须动怒,你要怎么对付他们,说一声就成,动粗的事情,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