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六十三章 洪流之争 (4200,小章)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21-05-15
    www..,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 !

    宇宙其实是没有高低上下,更没有‘天地’这种概念的。

    生活在大地之上,某种意义来说,也就是生活在‘卷曲’起来的平面上的人类,在具备文明,抬头仰望星空前,本质不过是一种大号的蚂蚁。

    虽然知晓天之浩瀚广阔,但却始终无法触及宇宙的穹顶与边界。

    虽然知晓大地之厚重威严,却明白它不过是无垠宙宇中的一颗小小土球。

    生活在恒星的引力井内,却还以为那是平整的时空。

    就如同蚂蚁一般,以为那复杂曲折的小巷与墙角,呈现直角的墙面与桌椅,不过是一张需要费点力抓稳的平面。

    宇宙是既复杂又简单的——简单的地方在于,即便是蚂蚁也可以很简单的生活在这时空,无需理解任何事情;复杂的地方在于,即便是仙神也难以理解自己身处宇宙的真理,更别说何为正确。

    但是,在可以缔造真理,可以创造大道的合道强者面前,即便是无比复杂的无垠宇宙,本质上也与可以肆意涂改的纸张并没有区别。

    可以随意出入宇宙虚空,操控时空宇宙,进出物质与亚空间的至高神祇们,甚至可以强行去定义,何为宇宙中并不存在的‘天’与‘地’。

    就像是现在这样。

    创世之界,大宇宙。

    以御衡道原本所在之星域为基,黯淡轮转,吸纳一切光辉的世界之蛇,与以创始道所在星域为基,明耀闪亮,宛如照破万古苍穹的烈日之神对峙。

    双方仅仅是存在本身,就令原本幽暗深邃的宇宙空间变得更加黑暗与光明,乃至于在无垠的宇宙‘中央’,制造出了一条显而易见的分割线。

    宛如太极,亦是天地。

    其白之纯之净,宛如天穹。

    其黯之厚之重,正如大地。

    整个创世之界,此刻都被【永动星神】与【唯一神】的力量分割,即便是其他合道强者,也无法与这两颗最为耀眼,最为黯淡的星辰与漩涡比拟,就像是天地中的万物无法与天地比拟。

    不……倒也不至于,倘若诸位合道强者愿意倾尽全力去对抗的话,绝对不至于说无法比拟。

    但是,为什么要呢?

    此时此刻,覆时大蛇央加尔达罗凝望着远方,祂的蛇瞳明亮,流动着名为‘兴奋与期待’的光辉。

    【和这两位的交手相比……我们的所作所为,之前所有合道强者的所作所为,都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如此喃喃自语,黯渊道的渊主语气几近于叹息:【百万年来,除却脱离这个囚笼一般的宇宙外,我居然没有去思考后续的路应该怎么走】

    【在这方面,是我败给督斯卡了啊】

    而在祂周边,其他合道强者的目光也是一样的渴望。

    因为,那正是所有人,所有神祇都期待的。

    通向‘洪流’的道路!

    以黯渊道为首的四天神系都是如此,而以创始道为首的五天神系,怎么可能去反对自己赋予神力的唯一神?更何况祂们付出了自己的根本大道作为铸神之基,此刻正处于虚弱状态,绝无可能去对抗远方的永动星神。

    至于御衡道根本不用说了,都被宇宙意志洗脑了,还要什么自行车呢?

    如此一来,也就还在和苏昼的化身一齐阻拦外界陨落世界的纷争之涡,半自闭状态的万象葬地,以及目前不知道究竟在干什么的造物之墟与极天高塔可能会去与这两位作对。

    但显然,祂们都办不到。

    故而,只能凝望。

    而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或许是一瞬,又是极其漫长的时光——光无法准确地承载两位合道巅峰,几近于洪流的强大存在信息,故而一切以光为媒介来传递信息的种族与文明,都难以描述与察觉这两位强大存在的举动。

    但能够明白的是,祂们动了起来。

    故而天地剧变。

    率先出手的,乃是永动星神。

    以周天列星之灵脉为神经骨架,以无穷灵气洪流为血肉内脏,宇宙意志操控的永动星神,实乃星辰无穷伟力的实体表现,祂仅仅是微微甩动长尾,便仿佛小半个星河垂落,降下无穷星尘流光。

    祂的每一颗鳞片,都庞大地难以描述,那是燃尽了一颗颗恒星太阳才能勾勒一笔,以星系长河为墨,才能涂抹色彩的的庞然画卷。

    虽然相对于整个宇宙而言,这条通体泛滥着黯淡银光,在绝对无关的漆黑中浮现出一面浅白的大蛇其实颇为微小,但是却已经大到哪怕是合道强者都不止如何去形容。

    那是横亘与现实宇宙与亚空间,甚至就连多元宇宙虚空都贯穿了的躯体,如此庞然大物,挥动自己的巨尾砸落,何止是天崩地裂?

    一片片河系的光辉在瞬间就黯淡了,所有的光都被吸收,成为了大蛇的力量……不可思议的引力澎湃,令所有光都无法脱出,只能溢入亚空间的灵脉,为其提供神力。

    轰!

    在这一瞬,所有能看见这一幕的人,脑海中甚至都下意识地想起了一阵轰鸣——宇宙震荡的轰鸣!

    这是引力阐述被更改,时空被人用蛮力修正的大道震荡!

    倘若无人阻止,这样的大道震荡扩散,整个创世之界内的所有恒星引力恐怕都会急速增加,将这片宇宙星空中的负熵提供者彻底摧毁吧。

    然而,另一侧。

    璀璨无比的浩荡神光,在蔓延而来,将引力的本质都彻底改写的神力作用下,却并没有和其他宇宙地区的光辉那样,被迫被突然提升的引力扭曲,堕入那一颗颗恒星黑洞。

    与之相反,随着无面的唯一之神抬起右手,仿佛在虚空中铭刻符文的刹那,光炽盛了起来。

    照片寰宇,明耀虚空的无尽神光,就在这一瞬骤然加速。

    这不是夸张的比喻,而是事实。

    原秒速述三十万公里的光速,随着唯一神的抬手,在刹那就加速了天知道多少倍,如此神速,即便是黑洞真的存在,也难以将其捕获至原本的事件视界内。

    一时间,在唯一神领域范围内的所有恒星,于刹那便开始爆燃,扩大,膨胀——而光的轨迹,也于此开始无法预料,因为原本能够捕获光的诸多观测器官,在此刻也无法承受如此怪异的神光,只能被迫宕机。

    一方加强引力,牵引诸多星辰,为自己的躯体更加一一份力。

    一方加速光速,构筑‘高光速隔离带’,强行阻隔前者的引力攻势。

    操控宇宙常数,用来进行攻防,这对于已经对峙了不知多少时间的唯一神与永动星神而言,简直就是基础中的基础,祂们相互之间哪怕是随意一击,都可以贯穿千百星辰,乃至于一个河系,令那数之不尽的明亮光点在刹那就爆发自己最璀璨的色彩,紧接着便成为祂们之间互相斗战的工具。

    能够看见,在‘太极’的分割线上,随着唯一神与永动星神的不断争夺与破坏,无数破碎的星光残片与星云残留在此地。

    但是这些星光残片与星云并非是垃圾,也不是在强者眼中的无用之物。

    甚至,与之相反,这些星体的尘埃成为了双方武器的原材料——有许许多多的法宝灵械凭空自生,互相攻击,涂抹星空,两位几近于洪流的强者虽然用不上这些最多就是凡人级的炼器术,但却能影响对方发挥的状态,修正对方周边时空的宇宙常数。

    这些强大到无比的神兵光辉气息,在被创造出后的刹那,便与对方制造出的各种神力器械碰撞,战斗,撕裂宇宙时空,战况之焦灼,简直堪称是势均力敌。

    不仅仅是合道强者。

    观看这一幕的,还有许许多多的仙神,以及普通人。

    万象葬地·边缘地带。

    “我的天啊……这一幕,我怎么感觉我好像看过来着?”

    凝视着天空之中,一明一黯,黑白二色,但是相互的纯色之间似乎还有其他颜色存在的太极图景,邵霜月除却高呼‘卧槽’这一特别没水准也没有文化的感慨词外,心中也不由得泛起了一丝名为‘熟悉’的味道。

    她此刻正在闭眼低头,沉思着喃喃自语:“我想想……发生宇宙中的大战……操控着宇宙常数的攻势……”

    “对了!”

    她睁开眼,猛地抬起头,邵霜月语气恍然:“不就是欧摩尔人和伽师的那场宇宙大战吗?!”

    而站在邵霜月身侧的九溟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的确,真的和当初环世界避难所里,记载的双方大战的细节很相似!”

    欧摩尔人与伽师,乃是邵霜月与九溟之前接受‘先驱者’考验时,曾经经历过的一个世界。

    两个自宇宙诞生之初便已经孕育的超级文明,因为不同的理念而战斗,造就了那个宇宙奇妙的局势——一个意欲培养出更多因为太阳负熵流而诞生的生命,一个想要将太阳变成黑洞,一个令祂们感觉无比舒适的巢穴。

    太阳之子与黑洞的子嗣进行了史无前例地决斗,并且互相动用宇宙常数武器进行攻击。

    欧摩尔人降低光速,制造出诸多黑域,屏蔽星球星系,防止其中的智慧生命被伽师发现。

    而伽师就更简单了——祂们破解了那个宇宙的所有基本力,确定了大统一论,并将其掌握,获得了无限的力量……换而言之,就是掌握了那个宇宙所有的大道,触碰到了无限的边界。

    然后,便修正宇宙规则,修正光速与引力,将欧摩尔人这一电磁波生命体的存世之基破坏,迫使欧摩尔人只能脱离祂们的故乡与诸多避难所,承认自己的战败。

    当初,邵霜月与九溟还并不怎么觉得,这两个文明的战斗有多么可怕。

    因为说白了,无论是欧摩尔还是伽师,都没有正儿八经地打一架,仅仅是互相修改宇宙,便令一方彻底完败,不得不狼狈逃离。

    但是现在,在知晓了这一切的本质真相后,邵霜月与九溟就愕然察觉……他们当初经历的宇宙,遇到的那个文明遗迹,以及知晓的那两个种族……很可能就是一个,诞生出了‘洪流级’文明的超级宇宙,以及两个洪流级的文明!

    “甚至,很可能就是先驱的原初世界!”

    咽了口口水,邵霜月虽然眼中注视着的是永动星神与唯一神的战斗,但实际上心中却在思考着过去自己冒险中,有所遗漏的每一点:“不,不对。”

    “洪流级可能差了一点,因为无论是欧摩尔还是伽师,都只能控制一个宇宙的常数罢了,即便是掌握了无限力,也没有将其扩散,最多也就是和现在的这两个大家伙相等,祂们的真理无法传递至其他宇宙中。”

    “而且,先驱的原初世界……我们现在应该也去不了。”

    原初世界,本质上就是伟大封印与伟大存在结合之所在。

    黄昏的原初世界破碎了,就代表祂已经不被伟大封印束缚。

    而雅拉的世界群也大多破碎,证明祂当初在被第二次封印前,也的确是快要挣脱封印的存在。

    至于先驱……作为自己把自己棺材板封死的伟大存在,祂的原初世界,恐怕都没有留给其他人进入的余地。

    除却天神刻度外,恐怕先驱空间自己都无法链接。

    “看来,和老哥说的一样,封印宇宙如此辽阔广大,原初世界固然绝对极其强大,但也不是说,没有伟大存在的影响,封印宇宙中就孕育不出天生的强大文明了。”

    “欧摩尔人与伽师,虽然看上去都有些像是伟大存在眷属,但却也不能这样胡乱套上。”

    如此想着,闭上眼睛,邵霜月根本不敢久视那两个过于强大的存在,她此刻心中不禁感慨:“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唯一神与永动星神也太强大了吧?”

    “昼哥真的能击败祂们吗?”

    邵霜月的疑惑,虽然没有开口,但一侧的九溟却仿佛能够听见。

    这位蓝发的龙人美少年微微摇头,他有些遗憾地说道:“假如单单是以蛮力而言,部长他哪怕是连升三级,也不过就是合道高阶,距离这两位合道巅峰,几近于半步洪流的可怖存在也有相当距离。”

    “这样的存在,根本就不可能力取,只能通过不断观察,才能收集到足够的情报,窥探出破绽。”

    “我们现在在这里,不就是为了使用先驱空间的秘法,辅助林肯尔达以及那两位万象葬地中的神木合道,观测这两位亚洪流一级的强大存在战斗的过程吗?”

    如此说道,九溟环视整片星空,不禁笑了起来。

    他抬起手,指向远方——无论是位于亚空间交界处的极天高塔,亦或是位于宇宙外侧的纷争之涡。

    无论是就在永动星神背后的御衡要塞,亦或是就在唯一神侧方的黯渊道小宇宙出入口。

    每一颗星辰闪耀之地,每一个有着‘先驱空间探索者’之地,都有着同样的气息,同样的烛昼化身之光正在闪耀。

    龙人少年的语气,带着自信。

    “你瞧,不仅仅我们。”

    “整个创世之界,到处都是部长布下,用来观测战局的眼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