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四十一章 面对混沌,谁的拳头不硬 ?(7200)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21-04-21
    www..,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 !

    足以承载星辰的御衡圣殿原本像是宇宙一般幽暗深邃,无尽辽阔的宏伟巨构中,只有圣殿本身的神纹是唯一的光芒。

    但是,当统御圣殿者,唯一正统的平衡眷属卡斯塔拉罗下定决心后,便有朦朦胧胧的华光充斥十方,令这辽阔到光都难以折返的圣殿逐渐变得明亮。

    巨大,巍峨,庄严,神圣。

    圣殿中央的高台之前,银发紫眸的神祇对苏昼微微鞠躬,这位俊美的造物主在行礼后直起身,目视前方的青年,祂神情肃然,但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

    而在祂身后,冰蓝色的神力阵路正在八边形的高台中不住扩散,带有浓郁平衡韵味的风已经掀起,吹动着圣殿中的万物。

    苏昼的发丝被这风扬起,于身后漂浮,而他却浑不在意,而是一脸惊喜地凝视着眼前的神祇与高台。

    “铸道之台!”

    他岂能不知道卡斯塔拉罗言语的意义?的确,随着御衡道对平衡之道领悟的日益深厚,昔日的合道武装肯定也会落后于时代,既然如此,即便是道兵,也需要回炉重铸,在诸多神祇一同合力下,再次蜕变。

    据说,真理裁衡这一合道武装,从创世之环时期的初步雏形,一直到今日,一共经历了一十三次大重铸,三十七次小修正,这在诸多合道武装的历史中也算繁多,更是证明昔日御衡道的强盛,可以一次次超越自己昔日巅峰。

    但,既然有神兵重铸,那自然也有神兵重铸之地——合道武装的强大,哪怕是合道强者也不能说自己就可以说改就改,除非原本就是相关专业的强者,譬如说那位创始道领袖,始光天之主,【缔道天神督斯卡】,自有虚空造物,创生星海的威能,才有这个能力。

    御衡道的神兵重铸之地,便是御衡圣殿。

    更加详细的说,就是苏昼眼前的这座高台。

    “这高台……”

    苏昼迈步向前,他能感应到眼前高台中孕育的如海神力,那是足以扭曲宇宙,在内开辟一个小世界的力量,而卡斯塔拉罗微微侧身,站在一旁,笑着注视着苏昼如今极其好奇的表情。

    自与苏昼相遇以来,祂便很少看见青年震惊过,他似乎无所不知,无论是什么密辛亦或是强大的敌人都为他所知,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秘密。

    但很显然,苏昼虽然强大,但还远没到无所不知的地步。

    “……很好。”

    而此刻,走近高台,苏昼心中的确是非常满意。

    在双神木的指导下,他早已知晓合道武装的本质,也很清楚如何铸造这种几近于全新真理的神器。

    那本质上并不是一种武器,只是的确具备强大的威力,故而诸神习惯用武装来称呼它——怎么说?合道武装是核聚变原理,而诸神可以利用它来制造超新星大爆发来攻伐,却也可以将制作戴森球收集能源。

    它本质上是一种实体化的真理核心中枢,可以随着使用者的心意具备种种神异的能力。

    而苏昼如今打算铸就的合道武装,其实也不仅仅是他自己的,因为双神木的辅助和补正下,还并不完善的‘革新’之道中,添加了‘存在’与‘延续’的要素。

    故而其蕴含之道,名为【进化】。

    这也算是双神木光明正大的明谋——既然创造在自己的世界剔除了祂们的影响,那祂们就借着帮助苏昼,来再次为创世之界添加新的‘真理’。

    为了存在和延续,故而不断革新己身,苏昼的械神法‘进化之炎’,其本质要素就是如此,修持此法者,将会不断地适应周边环境,将自己蜕变的更好。

    而且,因为革新的要素,存在和延续就再也不是‘仅仅是够用就行’,而是会不断地优化,将一些算不上错误,但也的确算不上最优的地方,全部尽可能地提升。

    但是,如何将这修法的本质,铭刻进宇宙之中?

    依照双神木的想法,祂们将会在苏昼把‘进化之炎’这门修法,推演至造物机神巅峰时,便以神力网络的力量笼罩一颗星球。

    星球上有没有生命并不重要,在双神木大道以及神力网络的力量作用下,哪怕是虚空都能衍生生命。

    总而言之,那颗星球将会迅速变得生机勃勃,无穷众生会在那里形成一个昂扬向上的进化生物圈,从微菌开始,它们会在苏昼的影响下不断进化,提升自己的本质,而其中的强者将会演化出智慧和灵魂。

    而当一个演化出灵魂的智慧生命,出现在这颗‘进化之星’上时,这颗星球就会成为‘进化’一道合道武装天然的铸造之地——苏昼可以以这颗星球上的生命长河为基,铸就一条‘天演长河’,道尽进化之真意。

    当然,这也有缺憾:以一颗星球为基底底蕴,辅佐诸多新修会成员构成的网络,再是加上神力网络的力量,也实在是太过微薄。

    这样铸就的‘天演长河’力量并不强大,最多只能环绕苏昼,化作一幅铠甲,保护他不至于被其他合道武装伤害,并迅速适应诸多合道武装的可怖威力。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这铸道高台,深入宇宙本质……如果说,诸多合道强者的合道,类似于强行洗脑宇宙根源的话,那么这铸道高台,就是直通宇宙根源大脑处的扩音器。”

    虽然听上去很鬼畜,但事实就是如此,苏昼能看见,眼前的八边形高台,其实根本不是实体,那是纯粹的平衡神意搭建的,一条通向宇宙根源处的桥梁。

    以此为基础,铸就的天演长河,虽然根基仍然比不上那些重铸了十几次的各大神系合道武装,却也不至于只能防守,而是可以进攻,化长河为长刀,斩出足以令合道强者也为之警钟大响的道伤!

    当然,也并非是完全只有好处。

    使用御衡圣殿打造而出的合道武装,将会不可避免地沾染上平衡一道的气息。

    苏昼看向一侧微笑着的卡斯塔拉罗,他也微微点头,露出笑容。

    想来,这便是银发神祇的想法——这显然是双方双赢的一件好事,祂可以拉拢苏昼这位来自异世界,正走在合道之路上的强者,留下一个善缘,而苏昼也可以更好更快的加强自己的实力。

    虽然,这样一来,进化之道好像就有些不太纯粹……

    但进化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保持平衡,也是进化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不然的话,那些极端进化的生物,最多只能适应一个世代,然后很快就会因为环境的变动而衰微,又因为极端而无法在最短时间内进行适应性进化,紧接着便化作飞灰,成为历史尘埃。

    “多谢了,卡斯塔拉罗。”

    认真严肃地向对方道谢,苏昼伸出手,触碰眼前的高台。

    感应到其中孕育地无穷平衡神意后,他不禁心中一动:“现在,正是时候。”

    “御衡道背后的秘密已经解开,宇宙意志,以及各方神系的目的,也大致清楚。”

    “我也是的确应该开始推演械神法,然后铸就合道武装,为之后更加剧烈的宇宙动乱做准备。”

    念动道生。

    青紫色的烈焰,开始在御衡圣殿内部燃烧。

    而就在苏昼正式开始重修械神法,铸就自己合道武装的同时。

    创世之界,宇宙彼端。

    黯渊道,摩罗天。

    巨大的黑洞急速旋转着,这个小宇宙质量轴心的旋转速度,远比它创造之处时要来的快得多。

    摩罗天中央大黑洞‘一切世间狱’,一颗巨大到足以扭曲整个宇宙时空的超级克尔黑洞,正在其主宰者【覆时之蛇】央加尔达罗不断地调整下,急速增加着自己的角动量,进而扭曲时空。

    整个摩罗天的亚空间都被风暴席卷,掀起滔天巨浪,甚至小宇宙本身都在震荡。

    以创世之界的视角来看,位于黯渊道统治星域中央,一个呈现井形的超级引力深井正在不断地旋转,扩大,有无穷无尽宛如闪电一般的高能灵能脉冲正在互相冲击湮灭,撕裂着时空,令周边星域处迸裂着无数撕裂性地裂缝。

    隐隐间,整个创世之界大宇宙,都响起了声声钟鸣,那正是黯渊道合道武装【示现鸣世钟】正在全力运转,奏响大道圣音。

    无可名状的神力自此处始,在瞬息间便贯穿寰宇无垠时空,这是无可遮掩,也不会去遮掩的力量,除却黯渊道外,其余九天神系,四大禁区,所有神祇都听见了那直入心灵的钟声,而造物的尊主更是仿佛看见了幻象,那是一只大蛇盘亘于宇宙正中,携裹一个世界朝着无尽虚空远去的图景。

    【要开始了吗?黯渊道的计划!】

    【冰凝虚空一朝溶解,祂们便要撕裂大小宇宙之间的连携,携裹摩罗天脱离创世之界……这些混沌之徒,果然早就有所预料!】

    【居然真的可以驾驭一整个小宇宙挪移?央加尔达罗的力量,远比我们预料的要强大】

    一尊尊天神尊主纷纷从自己的神域中站起,来到大宇宙星空中肃然眺望远方的动荡。

    只见,在不知不觉间,黯渊道星域周边,所有在神力网络中登记过的黯渊道子民,全部都在不知何时,进入了摩罗天小宇宙,那就像是诸星纷落,无数条轨道在星空中穿梭,划过漫长弧线,最终全部归于那引力深井。

    事到如今,黯渊道星域内部,除却一些原始的土著种族文明,以及一些拒绝了黯渊道计划,想要留在故乡的星际文明和国家外,已经几近于空空荡荡。

    甚至,有数千万光年的文明真空区,数百个河系中,加起来只有不超过十指之数的智慧生命聚集地。

    而就在这绝对的真空区的核心处,摩罗天小宇宙,与创世之界大宇宙唯一的联系,那深邃无比的引力深井,如今也开始急速地旋转,就像是拧干的毛巾一样螺旋缩小,似乎马上就要拧断。

    【央加尔达罗!】

    却能听见一声怒喝。

    创始道,始光天。

    无数星辰飘荡于光明的宇宙中,诸多文明在这满溢着灵能与自由能量的小宇宙内,自由地汲取其中的能量,施行创造。

    正如同御衡道的小宇宙‘仪祭天’,只需要付出代价,就可以得到结果,辅助文明与众神创造一样。

    创始道的小宇宙中,充盈着无尽的自由灵能,依靠大宇宙的能量,这灵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以辅助无数生命自由创造他们想要的一切。

    而现在,却能看见,在这被灵能充满,故而明亮异常的宇宙内,诸多文明所在的星域中,有星星点点的光华从中提炼而出,然后开始汇聚,在始光天中央的‘天光之星’上,一位仿佛通体由乳白色玉石构筑的庞然械神因此而显世。

    这白色的械神,一眼看去,更像是某种过于庞大的工程机械,亦或是一个展开的巨型生产基地。

    但很快,这械神本相便收缩,化作了一尊白发壮年男人的形象,祂须发皆如燃烧的烈火,释放着炽白色光辉。

    缔道天神督斯卡手握铁锤,祂含怒一喝,便跨步向前。

    仅仅是一步,这位合道强者便跨越了整个小宇宙,来到了创世之界,天神越过了无数时光的沧桑双眸内,此刻正燃烧着熊熊怒火:【央加尔达罗,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而时空彼端,一轮扭曲的时空虚影浮现,明亮的大蛇化身嗤声笑道:【如你所见,我们再也不见,督斯卡,终于能和你说永别,我可真是忍不住想要多说几次——永别啦,我们最好的宇宙修补匠】

    很显然,大蛇那阴阳怪气的语调证明祂是实打实百分之百纯正的混沌信徒,一般神祇不可能说得出这种话。

    就好比如督斯卡,被央加尔达罗的语调一呛,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

    但祂还没有忘记自己之前想要怒斥的话语,故而天神强行忽视了大蛇的回答,径直指责道:【你也知晓,终焉灾变即将到来,千余世界宛如陨星,即将撞击在我等存身之地上,你却不思虑保卫我等共同家园,却企图临阵脱逃?!】

    抬起手,用手中大锤指向摩罗天所在,督斯卡神色肃然:【你这样,是陷创世之界万物众生于水火之中!】

    【首先,我要反驳你一点,我马上就要走了,创世之界就不是我的存身之地了】

    对于天神的指责,覆时大蛇有好几种方法可以反驳,不过祂显然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那就是胡扯:【其次,也不算是共同家园,我们早就不是当年创世之环中的同僚,百万年前就分家了,你不要假装我们好像有情分一样,早点各走各的对谁都好】

    【最后,只要你们也一起和我们一样都跑路不就行了?你难道还不知道这一次宇宙意志的想法?祂就是想要把我们都赶走,创造一批新的乖巧的孩子,比起上一个想要把我们都干掉的宇宙意志好多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顺从祂呢?祂都这样了,顺从祂带着众生一起走不就得了,由着祂去呗】

    听见这话,别说是督斯卡,就连其他正在正在凝望此地的诸天神祇心中都顿生荒谬。

    ——顺着他?好家伙,黯渊道的渊主,驳尽诸天众神的央加尔达罗居然会说‘由祂去呗’这种话?

    混沌之真理变动了吗?!

    【哼,你们和宇宙意志做交易,我们却没这个打算】

    但督斯卡显然理解央加尔达罗你这些话背后的意思,祂冷哼一声,嘲讽道:【宇宙意志由众生缔造,比我们年轻不知多少岁月,我们才是这个宇宙真正的居民,祂不过是后来觉醒的小辈……我们要追逐大道之上的正确,应对祂本就是正确的一部分】

    【反倒是你们,倘若你们非要走,那就走,但是把合道武装和源点之钥留下——那是创世之界整个大宇宙真理的一部分,更是宇宙本源,想要超越这个宇宙的因果,就把这个宇宙给予你们的全部都还回来!】

    督斯卡义正言辞,言语间极有道理。

    【你傻了吧?】

    但混沌眷属央加尔达罗言简意赅:【你说要我给我就给,你是谁啊?你配吗?】

    【我就不给,我还要走,你拦我啊】

    话到这里,其实就没啥好说的了。

    天神握紧了手中的铁锤,握紧了合道武装。

    祂的拳头硬了。

    轰!

    轰隆!!!

    一声震鸣,登时便响彻星海。

    亿亿万万道神光宛如银河倾泻,垂落列虚,漫天星辰于震荡中漂移,就连浩瀚宙宇,诸多大星也都因这一声震鸣而光辉震荡,溢散出被震散的诸多灵能,宛如鲜血飘洒。

    随着缔道天神督斯卡与覆时之蛇央加尔达罗齐齐动用合道武装交手,【铸世】与【示现鸣世钟】,造物之锤与鸣世之钟的碰撞,虽然对于普通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却振动了整个神力网络。

    贯穿宇宙的神力网络,就算是摩罗天即将脱离创世之界,可它却仍然蔓延无尽——想必,就算是摩罗天真的前往虚空之中,它也会将创造之道蔓延,带着神力网络前进。

    但是,却有铁锤决绝地落下,要将神力网络的脉络就此截断。

    督斯卡当然知晓,摩罗天和黯渊道的离开,本质上并不是对创世之道的削弱,甚至可以说是创造之道的一次扩散,一次壮阔的宇宙传道……但这是黯渊道的计划,和创始道截然相反。

    只要十天之道合一,铸就唯一神,统御神力网络这最大的合道武装,成就‘洪流’之境,那么根本无需黯渊道前往虚空,神力网络一样能贯穿无数世界,将整个创造之界的文明拔升至更高层次!

    当然,最重要的目的,并不是这个……可督斯卡并不觉得,黯渊道的那条大蛇和其余神系的诸神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与正确。

    祂们只需要服从。

    而就在双方合道强者开始交手,合道武装互相碰撞的同时,创始道与黯渊道所有的神祇也都整装待发,准备出征。

    仅仅是冰凝虚空结束后不到数天的时间,局势就骤然紧张至如斯地步。

    “不是,这也太快了吧?!”

    创世之界,缘灭道领域。

    飞虹号。

    端坐在舰桥舰长座上,邵霜月睁大眼睛,用辅助观测法阵眺望远方正在急速膨胀闪动的可怖灵能闪光,而神力网络中,各种实时转播的信息也一同涌入她脑海。

    这位先驱空间半步先驱者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不会吧,祂们就这样打起来了?这可是两位合道强者诶,聊着聊着就打了起来,半点格局和规矩都没有的吗?”

    而九溟提出一个可能:“一个猜测,不一定对,有没有可能祂们就是定规矩和格局的,所以反而不需要讲什么废话和道理呢?”

    龙人少年的话显然非常有道理,一旁的德奇姆斯和正在远程连线的芙妮雅也都纷纷点头,认可了这个猜测。

    他们对此并不奇怪,毕竟谁都知道,创世之界的这些神系终有一日会打起来的,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只要有一个借口,这些互相提防矛盾了百万年的古老宿敌,肯定会互相作对厮杀。

    现在,是黯渊道和创始道,过上一段时间,估计就是黯渊道和天启道,创始道和轮转道了。

    很快,根本不用想象,也不需要多少时间,整个十天神系,四大禁区,乃至于宇宙意志自己,全部都会被卷入这场浩大的战火中。

    对于这些先驱空间的探索者来说,创始之界的异变,不过是本地土著之间打生打死而已,他们见的多了,自然见怪不怪。

    但是,另一侧的星萤,作为创世之界本地土著,在感应到整个宇宙大道因合道武装的碰撞而震鸣时,不禁战栗了一瞬。

    “这,这种感觉……我似乎,似曾相识……”

    紧闭双眸,白发龙女此刻双臂环抱胸前,她眉头紧皱,心中震荡不已:“我好像见过……诸多合道武装齐出,震撼宇宙根源……”

    “天地翻覆,诸相灭尽,即便是宇宙本身也濒临崩灭,化作废墟……”

    此时此刻,源自于造物之墟的天生械神,承道之龙·星萤。

    祂感应到了,自己的灵魂本源深处,仿佛有什么极其浩大的声音,正在发出隆隆轰鸣。

    仿佛是在怒吼,仿佛是在怒斥。

    【谎言!】

    那个声音,正在如此说道。

    一切都是谎言——无论是关爱众生,亦或是带领宇宙拔升,一切都是谎言——诸神说着爱众生,却从未真正地俯身关注众生所需。

    一切都是谎言,都是卑劣的夺取,所谓的创造,不过是将原有的泥沙锻造成了砖瓦,自以为这就是伟大,实际上不过是拆西墙补东墙,摧毁什么然后再塑造什么的无聊举动,虚无无比的谎言!

    似乎,有这样的声音,正在怒斥。

    但是,比起发自内心开始恐惧的星萤想象的,这怒吼的声音却并不大。

    似乎是之前有人消融了部分那声音的愤怒,令祂开始思索那般,这震鸣远没有抵达星萤能够承受的上限,她的神智非常清醒。

    甚至很快,随着那声音逐渐低沉,星萤也恢复了过来。

    她双目睁开,虽然瞳孔有些震动,困惑于那个声音究竟是谁,说的又是什么,但却并没有什么影响。

    “我这是……”

    喃喃自语,抬起头,一睁开眼,星萤便‘呀’地一声惊叫,因为在她身侧,邵霜月,九溟还有德奇姆斯正围在一旁,有些忧虑地看着她。

    “怎么了,星萤?”

    黑发的少女贴近,她伸出手摸了摸星萤的脸,顺便还亲昵地捏了捏:“从刚才开始就有些状态不对,难道因为你是械神境界,所以感应到的真理振动比我们要强烈吗?”

    “嗯……可能吧,我刚才似乎有些幻听幻视。”

    星萤不介意邵霜月对自己的动手动脚,因为她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龙女沉吟了一会,然后便摇头起身:“问题不大,只是造物之墟那边传来了消息,要求所有造物之墟的械神都回归,免得被接下来的十天神系乱战波及。”

    “不需要多少时间,创世之界,就要迎来一场真正的诸神大战了。”

    既然星萤自己都这么说,那么其他人也就不疑有他。

    “……呼,倒也算是个好事。”

    吐出一口气,听见这个消息,九溟不禁皱眉,他手中有一幅卡组正在翻飞,显露出种种奇异的神兽与术法光辉:“毕竟十天神系对这个宇宙的统治如此深邃入骨,我们想要做什么,都必须加入其中——要不是部长他给了我们公民权限,我们恐怕连黯渊道的星域边境都进不去。”

    “但是现在,既然诸神乱战,无暇管辖凡人的世界,那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是啊。”

    因为不是烛昼相关人士,只是过来救老婆的德奇姆斯一向寡言少语,不过到了现在,却能看见他显而易见地精神了不少。

    这位褐发法师在舰桥边缘处站立,他侧身,看向飞虹号外侧,那属于缘灭道的宇宙星空,以及星空中,那建筑在恒星之上的擎天堡垒,不禁心旷神怡:“诸神没有时间关注我们,我们就有空隙去做许多事情了……”

    “是啊,救一个探索者同胞,可是相当于以往任务杀一个大boss呢!”

    邵霜月也一同站起,和德奇姆斯并列,看向远方,那昔日属于缘灭道神祇的宇宙堡垒,擎天巨构。

    她的双眼近乎是在发光:“瞧,原本那些狱卒大部分都调离,前往缘灭道核心神域准备战斗,这些宇宙监狱的人手大多十不存一!”

    “准备吧!”

    此刻,少女转过头,她意气风发地对在场的所有人宣告:“未来是吃香的喝辣的,还是灌西北风就看这次行动!”

    “咱们的‘先驱空间探索者援救计划’,现在开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