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十三章 伟大融合 (6200)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21-04-12
    www..,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 !

    纷争之涡,在上古之时并不叫做这个名字。

    或者说,那时的它,有着两个名字。

    远古之时,十天神系还都被统一在【创始之环】这一原初大神系的旗帜下。

    诸多传承,诸多械神,数以千计的造物机神,以及十数位合道武装持有者,都以创造独属于自己的世界与造物为至高的目标,至多只是倾向性和目的的不同。

    虽然各有道路,但创造才是源头。

    那时的宇宙繁荣兴盛,各大派系不说通力合作,但是至少也不像是现在这样互相视为敌寇,基础的合作,知识的交流,贸易通商等交互,远比现在要来的频繁深入。

    但是在之后的时光,终焉灾变的出现,却导致了一切的骤变。

    在那场波及了整个大宇宙的战争中,创世之环因为最强大的合道强者死亡,分崩离析为十天神系,而随之而出现的各式各样宇宙动乱,造就了四大禁区这等并不统治宇宙,却占据宇宙一角,可以与宇宙神系平起平坐的强大势力。

    纷争之涡,便是四大禁区之一,由原本创始之环时代的两个势力融合而成。

    它们,分别是是并没有尝试在创世之界中进行创世,缔造小宇宙,而是前往宇宙之外,制造一个附属位面的‘奇迹之妖精乡’。

    以及奉行‘以战斗终结战斗,以战斗创造和平’的宇宙流浪武力组织‘矛盾源点’。

    两者的相遇,其实早有先兆,妖精乡曾经在终焉灾变时遭遇了莫大的灾劫,根据传闻,应当是矛盾源点那时鼎力支援了妖精乡,这才令对方没有蒙受灭顶之灾,而是有余力带领部族前往外宇宙,最终创造了如今的奇迹之妖精乡原型。

    而在此之后,也是妖精乡带领矛盾源点中的诸多强者脱离了那时创世之界中愈发可怖的宇宙神系战争泥潭,得以在宇宙之外休养生息,最终成功掌握了外宇宙的诸多关键时空节点,成为了四大禁区之一。

    虽然已经过去了漫长的时光,但纷争之涡的内部结构依然没有变化,妖精乡与矛盾源点各司其职,向整个宇宙施加自己的影响力。

    同样,纷争之涡内部,如今仍然是两位强者共同管理。

    ‘妖精女皇·艾尔蔻尓’与‘矛盾域主·克罗伊’,两位都是合道之境的强者,这也是为何明明在创世之界中没有任何势力据点,成员相较于其他势力也极其稀少,但纷争之涡依然能与其他各大势力平起平坐,甚至占据‘外宇宙周边时空管辖权’这种莫大权柄。

    不过,对于纷争之涡内部的成员来说,祂们从不觉得自己掌握有多么了不得的力量,而强大无比的妖精女皇和矛盾域主,也不过是温和的老妈子,与沉默寡言,但却温和待人的老父亲罢了。

    起码,对于银妖精们来说,祂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泠辉此刻正飞行在矛盾源点的中央大道上,祂正哼着歌,脑中飘飞着诸多靠谱不靠谱的信息。

    今年是天启道预言的‘辉之年’,依照那群神神道道的怪家伙所说,宿命的齿轮无论如何都会运转,无论是星辰的终耀明照完万界,亦或是遥远的辉光降临诸天,这一年的创世之界中注定要经历巨大的变革。

    辉,意味着光,也即是晨曦。

    它是黑暗转为光明的预兆,但也有可能是静谧被打破的动荡。

    但无论如何,当光芒照耀大地之时,生命就会因此而行动,战争与愿望将会于天地间交织,无数强者将会应运而生。

    那时还是终焉灾变结束后没多久的时间,初创的天启道为了证明自己道路的正确,对诸多大事作出了预言,其中虽然有许多已经被证伪,预言并没有实现,但是通过后续考证便可以知晓,倘若没有‘意外’,那么祂们的预言反而是正确的。

    泠辉虽然性格和所有银妖精一样开朗外向,乐于说单口相声,但是祂并不惊奇为何妖精女皇和矛盾域主会呼唤自己过去。

    因为即便是祂,也能感受到,那位‘苏昼’尊主的特异之处。

    那是不同于所有其他曾经来到过创世之界的异世界尊主的,独特的非凡气息。

    【到啦!】

    回忆着自己和苏昼交流时的所有细节,泠辉踏入了一圈由无数钢之力凝结而成的云雾漩涡中。

    它是如此庞大,甚至在多元宇宙虚空中都可以清晰看见,在创世之界的外侧,有一块小小的银斑正在闪烁光华。

    而它也同样高耸,巍峨的云雾山脉存在本身,恐怕就比一些小型世界要来的庞大。

    而倘若认真观察的话,那么所有观察者都会震惊的发现,这一团云雾山脉,其内在本质赫然是一位宛如婴儿般蜷缩在世界外层的‘巨神’的躯体,祂双目紧闭,仿佛沉眠,而足以震荡宇宙的气息从祂周身溢散,化作了萦绕其躯体的云雾风暴。

    而那高耸的山顶,不过是巨神四支手臂中,一只隆起的手肘。

    【纷争之涡·合道武装】

    【止戈】

    而泠辉所走的大道,其终点处,正是这位止戈巨神眉心的一颗宝石。

    虽然说起来,只是一颗青色的宝石,但是论起大小,或许寻常恒星都无法与其比拟吧,非要是那种红巨星化,庞大到匪夷所思的星体才能与这颗璀璨且充满生机的宝石相比。

    来到这颗宝石前,泠辉的存在何止是微不足道,简直就是不存在,但是银妖精却早已习惯。

    祂抬起头,然后便看见,有两道由银青色光辉凝聚而成的虚影浮现在这颗庞大宝石的前方,最终勾勒出妖精女皇与纷争域主的形象。

    【不错,泠辉,自成为世界巡查使后,直至成为驻外宇宙多世界审查官,这一千二百年的历练,你已经完全成为一位成熟的械神】

    首先开口的,便是那位高大健硕,即便是虚影也透露出威严的矛盾域主,祂微微点头,肯定了泠辉的功绩:【你的功勋已经完全足够,这一次任务结束后,便回矛盾源点中进修吧,会有其他造物机神境界的同胞帮助你的】

    【乖孩子,没想到现在都长这么大了】

    而矛盾域主的头顶,一位根本不比泠辉大多少,如果不用望远镜看恐怕根本没办法发现的银色光点发出了感慨:【如果不是我和克罗伊现在还在前线和万象葬地的那位‘归寂葬主’对峙,真想要抱抱你呢】

    【嘿嘿】

    呆呆地傻笑了一声,泠辉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害羞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纷争之涡内部的关系就是如此融洽,或许巨神之间还会有一些纷争,但是所有妖精都是兄弟姐妹,都是家人。

    两位超越了尊主,乃是返虚道一之境的合道强者,又对着泠辉嘘寒问暖了一番后,才进入正题。

    苏昼。

    两位合道强者,都对苏昼的存在,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祂们询问了苏昼的实力,气势给泠辉的感觉,又询问了苏昼的灵力特性,以及来到创世之界的目的。

    倘若是其他神系的话,只要主神神王想,下属的神明恐怕会毕恭毕敬地开放自己的灵魂,将记忆直接传导过去——但是纷争之涡中,这种事不常见,不是必要的话,不会有人这么干。

    【原来如此】

    从泠辉口中得知了有关于所有苏昼的情报后,矛盾域主克洛伊沉吟了一会,祂微微点头:【探亲,他是这么说的吗……哈哈,或许并没有撒谎隐瞒,是一位真诚的朋友】

    【但是,能够完全压制我们侦测网络,如果不是泠辉你运气好,正好就在旁边的话,我们根本就没办法用任何手段侦测,预言和观测到他的存在……这位原初烛昼,位格之高,背后的存在,起码也是一位异世界的合道强者,甚至……】

    【甚至可能是,洪流】

    这个猜测一被道出,就令气氛凝滞了一瞬。

    但随后,银色的云雾翻涌,一切又恢复原样。

    【猜测这个没有意义,我们又没打算与他为敌——起码也是最近这么几百年来第一位正儿八经签字进入咱们宇宙的尊主强者呢,我对他印象很好呀】

    头顶的妖精女皇艾尔蔻尓语气相较于矛盾域主,就随和很多,她笑吟吟道:【就是他的那位妹妹,如今正深陷于御衡道星域的那位,需不需要我们去帮忙救出来,卖个人情?】

    【哦?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难怪他说是来探亲的】

    而矛盾域主陷入沉思:【御衡道自从……唉,祂们已经完全疯了,虽然和创始道那群家伙不一样,但祂们的确陷入了疯狂,祂们不会放弃那个异想天开的计划的,而且所有大势的计划中,祂们的成功率也是最高的】

    【不过,我觉得不用帮忙】

    如此说着,这位巨神的虚影抬起头,看向创世之界中,目光仿佛能穿透世界屏障与虚空:【如此神秘,即便是我们都无法看穿的原初烛昼……如果说,这就是能超越天启道那群神棍预言的变数的话,我觉得,仅仅是御衡道那些疯子,是不可能阻止的了他的】

    【而他自己,恐怕也不希望其他人打扰他,让他无法客观地观察这个世界吧】

    【即便是我们,归根结底也是万物的一员,岂能自认我等选择的未来,就是‘正确’?】

    青色的宝石前,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泠辉】

    但很快,妖精女皇开口,祂言辞温和:【在休息之前,恐怕我们还有一个任务需要拜托你去做】

    【是,女皇!】

    听见这句话,原本还有些走神的泠辉立刻就严肃起来,祂正色大声道:【保证完成任务!】

    而在话毕之后,这位银妖精便看见,有一点淡青色的光晕,自自家女皇的指尖跌落,然后悬浮于祂身前。

    那是一枚手环。

    氤氲着勃勃生机,仿佛蕴含无限可能性的银青色光辉,寄宿在这朴素无华的金属手环之中。

    而妖精女皇肃然的声音,由天穹处响起。

    【将它送至极天高塔——送到曙光高塔之主‘奥罗拉菲比’手中】

    【祂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的】

    时空的另一端。

    被两位返虚道一境界的合道强者关注时,苏昼抬起头,看向无尽的宇宙,然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看来,我果然被关注了……这个宇宙的强者,数量之多,质量之高,远胜于完美的原初世界,也难怪当初先驱探索者抵达这个世界后,第一时间就被发现抓捕。”

    “如此看来,并不是每一个原初世界的实力都差不多的啊。”

    低声自语,苏昼微微摇头:“不对,完美世界,也有辟始凤凰与始源真龙这两位在合道境界中,也是最强大的返虚道一……而黄昏的原初世界倘若没有碎裂的话,恐怕也是一样。”

    “这么说来,创造的原初世界,居然是我遇到过的,最正常的原初世界?”

    【这么一说,似乎的确】

    世界树微微点头:【我的原初世界刚刚才经历过黄昏之劫,现在百废待兴,算不得正常】

    【我的原初世界结构比较复杂,三十六道天普世,仔细想想也算不得正常】

    而大道树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原初世界各有各的特异之处,因为也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力量,所以世界的结构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归根结底,原初世界其实是封印我们的锁头,是伟大封印诸多力量交汇之处,世界中孕育的强者无关紧要】

    【真正强大的,是原初世界本身,以及本身的潜力——即便现在看似平凡普通,但只要给予时间,它未来必定会成为繁荣兴盛的大界】

    “也是最为繁荣兴盛的囚笼。”

    而雅拉冷哼一声,尾巴甩动,开始谜语道:“虽然我能理解那家伙如此设计的想法,但实在是有些过于傲慢了。”

    ——好家伙,这些家伙又闹起来了啊。

    眨了眨眼,苏昼大概是知道,自己把话头挑起来了。

    这三位从会面开始,就一直在一旁交流的伟大存在们,这次又要开始争论。

    不过,或许这也是祂们之间相处的方式。

    此刻,对于雅拉的话,世界树只是笑了笑:【哈哈,这很合理啊】

    【我们的原初世界,其实就是因我们的存在而生,借我等力量而造的‘受造之物’,既是我们的囚笼,也是我们的孩子】

    而大道树接过话头:【而在其中繁衍的众生,更是我们天然的眷属眷族,我们大道的延续】

    【虽然其中蕴含了一部分其他伟大存在的道,但主体也还是我们】

    【是啊】世界树紧跟着感慨:【破坏原初世界,就可以打碎封印——这话说的的确没错,但是哪怕是恢复了足以打碎了封印的力量,我们又岂会这么做,伤害自己的孩子?更何况,如若说运用暴力,又有谁能比这封印的缔造者更强?】

    【原初世界的存在,就是让我们尝试去接纳其他伟大存在力量的过程,只有我们都互相和解,令原初世界的众生都发自内心地承认我等乃是正确,我们便可以以最正常的渠道脱困而出】

    “所以我才说傲慢!”

    而雅拉嗤笑一声,祂淡淡道:“祂凭什么觉得祂又是对的?不按照祂定下的规矩就不能出去,哪有这种道理!”

    【祂未必觉得自己是对的】大道树提醒道:【只是祂毕竟打赢了】

    “赢了就是对的?战争胜利者是卑劣一方的情况又不少见!”

    【祂卑劣吗?】世界树好奇道。

    雅拉顿时一噎,然后尾巴都垂下来,悻悻道:“……不卑劣。”

    “好吧,这很合理,只是我觉得还有另外一条道可以走,大可不必非要按照祂说的那么做。”

    【确实,很合理】【有道理,你说的对】双神木又开始一唱一和,把蛇灵恶心坏了。

    苏昼摇了摇头,他虽然听不太懂这三位伟大存在究竟在聊什么,但是却能听得出来,雅拉又双叒叕一次吃瘪了。

    哎,何苦呢,对面可是双神木诶!会一唱一和一人挖坑一人引导一个捧一个逗的双神木诶!和祂们斗嘴皮子,就算是雅拉也没可能赢的!

    如此想到,他转回了注意力,再次看向眼前的般若之书。

    就在刚才,他已经看完了茵与柏姐弟两人的般若之书。

    神木姐弟的过去,与邵霜月等人所说的一样,在这点,茵与柏没有撒谎,他们的确是一个边境世界的土著,因为意外得到了源点之钥的照耀,进而觉醒了伟大存在·双神木的至高神通。

    不过,也的确如邵霜月与芙妮雅猜测的那样,茵与柏,在最开始,并没有反抗御衡道的邀请,随着回收源点之钥的天神前往了御衡道的一个核心据点,在那里进行对‘源点觉醒者’的研究。

    源点觉醒者,指的就是通过源点之钥得到了伟大存在传承之人。

    这种情况,非常罕见,源点之钥出世其实已经有数千年之久,但这一功能也是数百年前才堪堪发现,甚至一开始都没有被归功于源点之钥上。

    但是后来,随着数百年来,源点之钥周边的普通人觉醒数量超过了十人,敏锐的诸神就察觉到了这一现象——那些天赋异禀的新锐械神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特征,那就是与源点之钥有关。

    其实,仅仅是这点的话,倒也用不着那么上心:即便是它能造就全新的仙神,令其领悟无以伦比的至高传承。

    但是这点,十天神系也都办得到啊!

    至高传承,虽然异常珍贵,不到尊主就连去领悟修行的资格都没有……但平心而论,不到尊主,也没有一位起码合道境的强者指点修行,谁又能修行出至高传承的大神通,又能保证自己可以从至高神通中受益,领悟出属于自己的道,而不仅仅是照猫画虎?

    虽然说至高传承是从初始至顶阶都有着阶梯,可以一气呵成修成的完整传承,但真正的强者,需要走的从来都是自己的路,即便是至高传承,也应该取其贴近自己的部分精华,而不必强求全部一致。

    但问题来了——源点之钥的力量,对于御衡道而言并不仅仅如此。

    【完美推演(错误):在经历过‘二度觉醒’后,茵与柏并没有觉醒出第二种不从属于神木的至高传承,但却具备了一定的耐受性——祂们的灵魂与肉体正在朝着‘道生生命’转换,倘若能够将这种趋势继续推进,或许就能制造出全新的道生生命,作为█████的载体】

    【最终,于御衡道第三中央研究室,作为‘人造道生生命’的基础标本,禁锢于时之隙中,直至████的到来】

    这是原本的完美推演。

    而现实是,因先驱空间探索者对御衡道禁地的闯入与探索,导致了第三中央研究所的守卫大部分被调离,给予了茵与柏在经历痛苦无比的第二次觉醒实验前,就有了逃离研究所的机会!

    的确,先驱空间的探索者,对于这个宇宙的十天神系而言,也是无法预料,无论怎么想都是一头包,各种打乱祂们计划谋略的麻烦存在。

    仔细这么一想,当初的先驱被人讨厌根本半点也不奇怪嘛。

    ——你的计划稳步推进,你的规划完美无缺,你的道路毫无阻碍……你肉眼可见的要抵达成功,然后突然天降一群陨石和外星人,毁路断桥焚烧城市,当然或许没这么夸张,但总而言之计划彻底玩完,简直就是不可预测的人生舞台。

    试问谁能接受的了?

    总而言之,茵与柏的命运,早就被改变,但他们原本命运中透露出的信息,也让苏昼眉头紧皱。

    道生生命,可以作为某种存在的载体,而这种存在,甚至会影响般若之书的推演。

    伟大存在?不至于,伟大存在只要想,什么载体都是一瞬间就造出的,就好比寂主,难不成祂在轮回世界降临还需要什么载体?灰雾无处不在好么。

    但不是伟大存在,这样的强大存在又是什么呢?星萤之所以被追捕,恐怕也是因为她是原道生生命这一点,而造物之墟墟主,合道强者擎天泰坦似乎对此也有自己的计划,强行扭转了星萤的本质,让其可以作为普通的械神生活……

    猜都不用猜,苏昼直接就能看见一张遍布宇宙的大网,以星萤,茵与柏,还有所有的源点之钥为核心,朝着无尽寰宇衍生而去。

    而且,更加重要的事情在这里。

    “伟大存在道路的融合……觉醒出第二位伟大存在的神通?”

    苏昼眉头紧皱,他下意识地咬起自己的大拇指:“源点之钥,居然还能办到这样的事情?令正确共存?!”

    “平衡诸多伟大存在之间的力量,令其达成均衡……等等,难道说,御衡道的目的就是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