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五十八章 伟大和怪物 (5200)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21-01-07
    此时此刻,苏昼站立在希光高塔的顶端,蛇灵和人背对着散发着光芒的燃薪神木,俯瞰着整个山脉,整个希光结社的势力范围。

    他们聆听着人民的声音,倾听着每一句抱怨,每一句赞美。

    并非完美。

    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大量魔化者涌入希光山脉,以至于山脉周边的村庄和城镇显而易见的有些混乱。

    大量本以为自己一来就能加入希光结社的魔化者正在抱怨,他们也想捣乱,但是经受过训练的希光结社治安兵完全可以处理所有麻烦。

    毕竟并非所有魔化者都只是单纯的被剥削者,其中还有流氓,混混,投机取巧者,就像是下城区中的那些魔化者帮派那样,他们来到希光结社可能并不是为了追逐希望,仅仅是觉得来这里能获得好处。

    这可就来错地方了——他们会被关进人生重塑营,从小学数学开始,一直学会什么叫做为人民服务。

    而稍微强一点的人倘若想要反抗,都可以感应到,在山脉的高塔顶端,有一双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不得不乖乖就范。

    听上去,是有些混沌

    但正在逐渐走向秩序。

    在原本的希光结社村庄外,又有一座座大营立起,那是用来培训诸位前来寻求庇护的魔化者的阵地。

    在那里,苏昼将会教育他们,傲慢点,甚至是教化他们,让这些从未学习过知识,只是凭借本能,凭借天赋施展技艺对抗帝国的魔化者,学会如何运用自己的智慧战斗,并用先进的思想武装自己。

    一个大势力的雏形已经赫然成型:以山脉中央的希光高塔为原点,外围的便是结社成员,附属直系村庄,外围城镇,还有现在的新居民聚集地。

    只要能够对抗天灾,那么希光山脉周边将会成为一个有数数千万人口汇聚的大型聚集地,并且在未来二十年内都会有一个高速人口增长期。

    而这些人口,大多都是有着修行天赋的魔化者。

    许久之后,白发的男人才微微摇头:“真好啊,这种引导人走上正路的感觉,简直永远不会厌烦。”

    “我大概也理解伟大存在为什么无数年来一直都坚持正确,引导正确而不厌倦了,因为这种事真的是不会觉得烦的。”

    “你想的太浅薄了,但也不算是错。”蛇灵微微摇头,显然觉得苏昼的感悟没办法和伟大存在的坚持对等,不过混沌也不是什么都杠。

    祂还是赞同了一下苏昼的想法:“归根结底,伟大存在都是爱着众生的。”

    “真的吗?”反倒是苏昼愣了愣,然后才皱眉思索了一会,问出了一个他早就想要问的问题:“话说回来,雅拉,我遇到的伟大存在,即便所作所为在人类看见都很傲慢乃至于可怖,甚至可以说无可名状,但归根结底,祂们都是用自己的方法爱众生。”

    即便是苏昼很讨厌的宿命,但是他的秩序也的确稳固,在宿命的世界中,只要祂规定好了‘幸福结局’,那么但凡是有人想要打破这幸福结局,就会被世界的守护者,乃至于大眷族‘机械降神’给轰杀。

    那个世界的幸福,就是真正的永恒幸福,虽然有些钦定,但却也并非虚假。

    这很难说不是一种爱。

    所以,苏昼坐了下来,他坐在燃薪神木水晶一般的树根上,仰视着天上的太阳。

    伟大存在大多是极端的理想主义者,祂们秉持自己的正确前行,掀起搅动多元宇宙的波澜,祂们可能造成了苦难,但更多的世界因此而向着正确迈进。

    纵然是看上去像是反派的宿命,言谈举止也是极有风度,堪称礼貌有加,这对于伟大存在这种等级的存在而言,除却‘宽容有礼’‘没有架子’外都找不出其他什么形容词,甚至还有点说少了。

    但这不太应该——无限多元宇宙中,总该有些视众生如草芥,闲的没事干就喜欢折磨自己的造物玩,就像是小孩玩弄蚂蚁,撕扯娃娃,用火焰烧蜻蜓翅膀的家伙。

    总应该有——祂们应该存在。

    “无限多元宇宙中……会不会有并不爱众生的伟大存在呢?”

    所以苏昼如此说,语气带着困惑:“如若有,那祂们的世界又会是怎么样的?”

    “当然有。”

    赤色的蛇灵浮现在苏昼的大腿上,盘旋在上,和苏昼一齐仰头看天。

    雅拉的目光虽然看上去是在看太阳,但实际上,那双宝石般的蛇瞳观察的是世界之外的虚空。

    “只是这也要细分。”祂凝视虚空,缓缓说道:“对万物众生有恶意的存在,以折磨,戏弄万物为乐的那些怪物;以及仅仅只是创造,然后一言不发,谁也不知道祂们思考什么的存在。”

    “后者谁也不清楚,或许你进入一个未知的多元宇宙中闹事,闹到多元宇宙都快要毁灭了祂们才会出现,把你消灭后然后再创造,时光倒流一遍——有些可能是你闹腾了一个宇宙乃至于一个世界就出现了,没有标准。”

    “曾经有些怪物这么做过,下场懂的都懂,所以一般来说,就算是再弱智再狂妄的家伙,也不敢随便在未知的多元宇宙随便乱毁灭世界。”

    “至于前者。”

    说到这里,雅拉顿了顿,然后露出了一个非常微妙,以至于看上去不太像是蛇的表情。

    祂转过头,轻笑道:“祂们输了。”

    认真聆听的苏昼愣住了一下。

    事实上,他呆愣了许久,直到天上的云都变幻了形状,男人才恢复过来。

    “输了?”

    他似乎有些没听明白:“伟大存在,也会输吗?”

    “不是伟大存在,祂们是怪物。”雅拉不想在这方面多谈,祂摇了摇头:“你该不会以为,黄昏讨伐战之前,伟大存在们就没有互相打过吧?”

    “黄昏原本是一个对万物不管也不问的存在,在祂突然转化之前,‘泛无限多元衍生轴’周边到处都是征伐,双神木的光辉几近于衍化成了另一条轴心,我和完美,以及宿命先驱打的不可开交,而轮回也在四处徘徊。”

    “说白了,黄昏讨伐战只是新一批伟大存在诞生后发起的战争,在更之前的轴上,还有比它更剧烈的纷争……万军之主就诞生在那场纷争的中段,那个时候,各个多元宇宙的主旋律可没有那么美好,毁灭和死亡如附骨之疽,紧随万物众生左右。”

    “代表着纷争和奇迹的伟大存在诞生,彻底点燃了那场战争的高潮,怪物们存在的根基被否定了——祂们认为祂们强,所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我们用力量告诉他们,我们想不怎么样,祂们就不能怎么样。”

    说到这里,雅拉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苏昼看见如此开怀的蛇灵时,甚至有些不敢相信雅拉居然还能露出这样安宁喜悦的表情。

    注意到了苏昼的疑惑,祂稍稍解释了一句:“其实也很简单,我们的道路,影响的泛无限多元衍生轴中,总是可以诞生出新的伟大存在,虽然稀少,但至少有,这是我们正确的根基。”

    “但是怪物们不行,祂们只有自己,绝对的自我,所以在力量上反而敌不过我们,祂们只能退避,保持静谧,不再影响其他多元宇宙,这就等同于败北。”

    “封印是不一样的,对吗?”苏昼察觉到了这一点,他心中一动:“你们虽然被封印,但只是封印,还能影响外在的多元宇宙和诸多世界——只是那些胜利者不想让你们这群搅屎棍亲自出去……”

    “嘿!”雅拉不满道:“注意点说辞!至少也该说是搅动乳海的婆苏吉!”

    祂倒是没否认自己肯定会搞事。

    很显然,伟大存在也并非绝对的强大,祂们之间的斗争,也在完善祂们的力量体系,只是这一过程漫长到凡人想象都无法想象,亦或是说时间对于祂们并不客观,低等的词汇无法描述高等的行动。

    苏昼倒是并不奇怪这点,他也不觉得黄昏就是大boss了——真的大boss还会被带头封印吗?祂强肯定很强,乃至于数一数二的强,但强也不能说明一切,起码不能说明人缘。

    他只是有些感慨。

    “现在这样,居然算是美好吗?”

    苏昼环视这个世界,埃安世界的风景还是很美的,高耸巍峨的群山,以及山脉四周一望无际的平原,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梦幻,但是这个世界的人从未有闲心去欣赏这份美。

    ——生存就是一切,除此之外都是虚无——

    他喃喃道:“那之前究竟是什么样?”

    “死去的人,毁灭的宇宙从未存在过,他们只是波及那无穷多元宇宙的战争中,一句梦中的呓语,无人关心,也无人记住,自然也没有什么爱与拯救,他们消散,就像是从未出现。”

    “万物众生渴求永恒与奇迹,因为除却这两样外,再也没有别的值得期盼,造物主们的思绪一动,所有的一切就将烟消云散。哈,比那根彻底,但是你根本无法理解那种幻梦,就连虚无都不能囊括。”

    雅拉眯起眼,祂低声道:“所以寂主才会记住所有的名字,所以宿命才会不容许任何改变,所以完美才会渴求无暇……或许,正因为如此,奇迹才会诞生。”

    “但一切都结束了,那场伟大和怪物的战斗已经告一段落。”

    “现在,是正确和正确的战争。”

    “真难懂啊。”

    沉默了一会,然后吐出一口气,苏昼站立起身。

    他摇了摇头:“这种感觉,就像是两国之间正在战争,而底下的平民还在为如何对付街边的流氓而发愁吧?神木和黄昏,造就的埃安世界,就是如此的矛盾。”

    “管理一个组织真难,如果不是有西塞罗还有红手,以及芙妮雅这些人的帮助,希光结社的框架都架不起来。”

    但是苏昼和不懂就放弃的人不一样。

    不会的,就去学。

    做不到,就努力。

    即便是实在不行,那就换个方向。

    想要变得更好,永远不只一条路。

    况且……有些事情,本来也没必要搞得那么明白。

    “但是也幸亏我旅行了这么久,早就搞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遇到自己觉得不对的事情,就去把对方消灭,就像是这个世界的太阳皇那样,我根本不打算了解他。”

    他低下头,看向世界的中央,苏昼的目光平静:“他会明白到的。”

    “他和他的狗屁目标,以及他想要达成的计划,我压根就不关心。我只想吃了他。”

    话至此处,苏昼转过身。

    “去叫上所有人吧……是时候,去平定天下了。”

    ……

    苏昼端坐于希光高塔的顶端,俯瞰世界。

    而在高塔之中,作为结社首领之一,正在调度山脉周边人员安排的先驱空间探索者芙妮雅,此刻却因为先驱空间的任务改变而心神不宁。

    “哎,这该咋办啊,这个世界已经完全乱套了吧?”

    因为心情太过烦躁,红发的女士直接将手中的名册盖在脸上,她大大地叹气:“我可是头一次看见世界任务都能改的——还是说以前我们探索者对世界未来改变的幅度不大?”

    “啊啊啊啊啊,耻辱!先驱的眷属居然比外来的烛昼还不如……等等,这好像不怎么耻辱?”

    仔细想想,比不过原初烛昼似乎没什么奇怪的,芙妮雅感觉自己心情好了不少。

    此刻,她的空间任务栏中,有几个任务的描述显然地变更了。

    单单是看和这个列表就知道,原本的‘圣日将熄’还有‘黄昏坠世’已经全部都改变了,前者化作薪火重燃,应该算是选定了一种方法后的任务后续。

    但是那么薄暮冥冥,显然是完全的改变,而且难度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将一整个世界的黄昏影响完全祛除,这究竟要怎么帮到,芙妮雅半点也不知晓。

    毕竟她就连黄昏是什么都不是很清楚,她的实力还远没到可以探索原初世界,知晓伟大存在相关信息的地步。

    当然,奖励很丰厚……三个s级开辟权限,基本可以兑换一个随身半位面了,而且这个随身半位面非常大,还可以具备基础的元素循环,完全可以视作随身后勤。

    这对于依仗魔法机甲战斗的芙妮雅而言,完全可以改造成一个随身武器库,大大加强她的持久战能力。

    而两个三s开辟权限,足够从零到无,将一位探索者强化成一流顶尖的冒险者!

    但是,奖励也伴随着危险。

    芙妮雅对自己的实力评定,约莫是a~aa左右,也即是统领阶到霸主阶之间,虽然驾驶机甲时火力强大,摧山毁岳不在话下,但是比起正儿八经的灾境还是差了不少意思。

    真正的霸主,完全够得上s级评定,各方面都无懈可击。

    而sss级的任务……通常都需要‘不朽阶’的神明仙人出手才能解决,而他们的敌人也是可以摧毁明,湮灭世界,炸碎星球的强大存在。

    先驱空间可不会给什么‘并非必死的任务’,弱的探索者接了太难的任务就是必死,莽撞的探索就不是热情的先驱,而是作死的脑瘫,先驱空间不欢迎这样的蠢货。

    芙妮雅觉得,自己咬咬牙,去接个s级任务,或许还有幸可以成功,但那些sss级的任务……她接了,不靠外力,就必死无疑。

    外力……

    想到这里,芙妮雅将盖在脸上的名册拿起,她看向天花板,那上面就是希光高塔的顶端。

    也即是原初烛昼,‘希光的斯维特雷’的所在之地。

    原初烛昼很显然,是一个可以穿梭不同世界的虚空级boss,祂的实力毫无疑问也在sss阶,乃至于在其之上,倘若能得到祂的帮助,搞定这些任务或许并非不可能。

    芙妮雅很清楚,这是一场豪赌,她倘若敢接下这些任务,然后紧随原初烛昼,陪他完成这一切,那么她将会一跃从中流高端的冒险者,变成顶流冒险者之一。

    她的探索之路可以走的更远,乃至于复活父母的愿望,也都能实现了。

    虽然嘴巴上说不想复活父母,但芙妮雅只是知道,将父母复活在埃安世界这种狗屎地方,无非就是让二老再死一次,她倘若不能让埃安世界变得更好,那么这个糟透了的世界就不会对两位老人温柔以待,让他们可以获得幸福。

    既然如此,不如不做。

    红发的女人沉默着,她头一次站立在改变世界的风口浪尖,跟随着真正先驱者的背后,看着对方如何一步一步地开拓埃安世界的未来。

    讽刺的是,原初烛昼甚至不是埃安世界的本地人。

    不过,这倒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芙妮雅曾经问过斯维特雷教授这个问题,但是就在她表示困惑后,那位白发的老者只是斜视她一眼后,便摇摇头:“愚蠢的问题。”

    “我是这个多元宇宙的人,这个多元宇宙所有事我都要管,都和我有关。”

    假如说一般烛昼是世界警察,将一个世界视作自己的领地,那么原初烛昼起码是个多元宇宙警察。

    祂的领地……恐怕就是整个多元宇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