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番外 涅槃之泪,革新之光 (w字免费)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20-08-14
    冥古,辟世之初,天地荒芜。

    天元世界,人神混居,先天之灵遍布于地,万千神鸟翱翔于空,其力可分岭,断河,搬山,开海,移世间一切事。

    后天之灵,即以人族为首的诸多智慧生灵同样遍布世界,却并无移山倒海之力,面对强大的先天之灵和神鸟,无论对方想要做什么,后天之灵都总是无能为力,只能接受。

    面对无常的众神,人类有些选择反抗,有些选择祈求,有些选择供奉,有些选择迁移。

    而面对渺小的众生,神灵有些选择庇护,有些选择肆意妄为,有些选择接受供奉,有些选择大肆杀戮。

    混沌一片的世界,无人也无神知晓规矩,灵们顺应着自己的心情而活。

    长风于天际呼啸,穿过层层流云与无垠的苍穹,玄青色的灵光携裹着漫天清澈的玄雾卷过天地,一只庞然无比的玄鸟正于高空的正中央飞驰。

    玄雾所过之地,灵性变得活跃,草木可能开灵,野兽也可以启慧,而后天之灵更是可以蒙受恩赏,获得在这原始的冥古时代,珍贵无比的修行之机。

    故尔玄鸟所过之地,万物众生,即便是众多先天之灵,众多神鸟,也都恭敬地俯身赞美,赞颂其名。

    ——高穹玄清太初神鸟。

    即便是最桀骜不驯的魔神,最冰冷淡漠的仙灵,最高傲无情的神鸟,在面对玄鸟之时,也都毕恭毕敬,心怀爱戴,甚至是畏惧。

    因为,在这无道的世间,在这所有灵都顺应自己心情而活的天元世界,玄鸟的力量本身,可以让祂作出一切事情。

    世间万物,于这几近于独占了苍穹的太初神鸟而言,都不过是可以生杀予夺,肆意妄为的玩物罢了,即便是世间的一切神魔和祂相斗争,谁胜谁败恐怕也难说。

    而祂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还时常展开双翼,带来纯粹的灵性之雾,为众生开慧。

    所以单单就这一点,就足以令万物众生都感激于祂,崇敬于祂。

    对此,神鸟从一开始就没有过这种心思。

    毕竟从诞生之始,祂就从未感受到过任何恶意。

    每天的生活就是傻乎乎的从天地的一端飞到另一端的玄鸟,时而追逐太阳在天空上的轨迹,时而沿着一条河流的流向飞行,祂乐呵呵的度过每一天,有些时候去东边和一座会说话的山聊天,有些时候去南边假模假样的做个巢穴,心情好了还会去西边的大海中洗个澡,以羽翼搅动无尽蓝海。

    每一天,神鸟都过的非常充实,简单。

    每一天,祂都过得快乐,无忧。

    所有人都对祂心怀敬意,心怀感恩,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太过惬意了。

    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概是有次追逐太阳轨迹的时候吧——一只三足金乌开始追随在祂的身后,为祂处理种种杂事,照顾祂的生活起居。

    虽然说有点奇怪,但是为什么不呢?

    玄鸟默认了金乌的追随,然后继续自己每天四处乱飞的飘荡生活。

    过去了一段时间,似乎也能算是漫长的时间,看遍了这天地万物的玄鸟,开始将目光倾注在一些祂过去没有关注过的地方。

    山看尽了,海看遍了,河流平原,峡谷盆地,一切的一切,乃至于苍穹之上的奥秘,祂都已经知晓。

    即便是地底的情况,因为有东边那座会说话的山可以互相分享故事,所以祂也大部分都明白,而作为回报,祂也为那座不能移动的山转告了整个天地中其他地方的事情。

    所以,神鸟便移动目光。

    不得不说,还真的很有意思!

    在天地南方的大洲,神鸟留下了一个简陋的巢穴——但众所周知,巢穴是用来休息的,而诞生自苍穹的玄鸟又怎会休息呢?

    所以这个巢穴自从很长时间前,被造出一个大概后,就一直都是原本的那个模样。

    而这一次,在神鸟回到南方后,祂便看见,在自己的巢穴周边,有一支人类氏族的部落,正对着一根祂昔日褪下的羽毛举行盛大的赞颂仪式。

    满心真诚,满心赞颂,满心崇敬,满心爱戴。

    这一支氏族全族都以玄鸟为图腾,忠爱玄青之色,他们又经常以羽翼装饰自己,制造出种种羽翼一般的饰物,意图想要飞上天空,追随那曾经给予祂们恩赐的神鸟。

    ——我啥时候恩赐过他们了?

    那时的神鸟,心中的想法就是这样茫然,而等到祂反应过来,那所谓的恩赐很可能就只是自己随便一挠,掉下来的羽毛后,祂已经亲自降临在了这一部落的前方。

    ——这些小家伙倒还挺有意思的,居然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还一直都在夸我……多来点,多来点!

    祂如此乐呵呵的想到,即便身后的三足金乌在叹气也是如此。

    而玄鸟的降临,对于这个小小的部落而言,自然是至高无上的喜讯——他们立刻就举办了最为盛大的仪式,将自己最好的猎物,最珍贵的宝物全部都放在祭台上,对正好奇俯视他们的神鸟进行供奉。

    当然,无论是灵兽的肉,蕴含着灵气的宝石,有着天生纹路的灵植果实……全部都是他们珍藏起来,平日都极少食用,动用的宝物。

    虽然,神鸟随便吞吐一口灵气,溢散出来的灵机,就无数倍于这点小小的祭品。

    虽然,人类用来祭祀的都是些神鸟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东西。

    但是……他们真的很开心,很高兴啊!

    所以神鸟也开心了起来。

    【我很开心。】

    祂如此说道:【你给了我这些东西,那你想要些什么?】

    “啊,玄鸟,神回应我们了!”

    一时间,整个部落的人都诚惶诚恐——这一点对神鸟而言也非常有趣,祂察觉人类虽然准备好了礼物,但却从未想过居然可以收到回礼。

    真奇怪啊,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要准备礼物?

    而就在一阵慌乱之后,氏族领袖终于商讨出了他们的愿望。

    “我们想要飞……我们想要飞行,可以追随天神脚步的方法!”

    简单的愿望。

    几乎是同一瞬间,在神鸟的意志下,一种可以驾驭狂风的天生神通修行法,便出现在了这一氏族所有人的心中,令他们可以御风而行,翱翔于天际。

    为此,这一氏族的人类,便开始称呼自己为‘乘风氏’。

    这对于神鸟而言,都是很小很小的事情,祂在回去后,还和为祂整理巢穴的金乌炫耀:【今天遇到了有趣的事情,看见有人在祭祀我,我出现之后他们可开心了,还给我许多小玩意!】

    【我问他们想要什么回礼,结果人居然没想好,最后只是要了可以飞行的方法,真的太有趣了。】

    但金乌的回答却令祂颇不开心:【太初尊上,您的威名遍及大地十方,他们崇拜您乃是理所当然之事。】

    【日后请少和那些后天之灵接触,他们不配与您交流,日后如果有想做什么的话,尽管交给我便是。】

    虽然能理解是金乌的善意,希望祂不将时间浪费在那些祂认为无意义的家伙身上……但太初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既然有人爱我,那我自然也可以爱他啊。】

    随着太初的实力越来越强大,神鸟的旅途,开始超出这个世界,祂突破了天元凡界的屏障,来到了无垠的虚空海中游荡。

    而每一次从虚海中归来,神鸟都会回乘风氏周边看看情况。

    第一次归来,原本只有几百人的部落,变成了人口上万的城池,原本使用篱笆,穿戴兽皮的部落民众,变成了铸造岩石城墙,穿戴麻衣和皮甲的专业猎人军人。

    祭祀玄鸟的祭典,也变得正规起来,乘风氏找到了一种药草,焚烧时可以释放出玄青色的雾气,令整个城市变得和玄鸟的羽毛一般色彩。

    第二次归来,原本人口上万人的城池,变成了好几个城市的联合,长老,首领,也都变成了城主们之间的联合。他们之间偶尔会有斗争,但都崇敬玄鸟。

    也只有在联手举办玄鸟祭典之时,他们才会发挥出自己各自精湛的技术,搬出巨大的青铜玄鸟像,瑰丽的玄青玉石雕柱,和采集至九天高空中的天罡精气。

    前面两个还挺好的,有些意思,但是最后那个就令神鸟有些尴尬了——所谓的天罡精气,本质上,是不过是玄鸟平日吞服天地灵气,留下的……咳咳。

    虽然心意很真,但还是不了。

    而察觉到神鸟有些尴尬的心情这一点,第三个城池的首领和长老们都面若死灰,对此,神鸟只好出声安慰,告诉他们这次是有点尴尬,但心意没问题,下次再www.yupeng2013.来就行。

    “居然,还有下次吗?”本以为献上的祭礼令天神不满意,都已经做好被惩戒准备的首领在听见这句话后,顿时便震撼了。

    这片天地间的其他神魔,怎会有神鸟这般慷慨大度?所以既是感动,也是决心,他们于此立誓::“我以我的血脉立誓,当天神下一次归来时,我乘风有寒氏必将最珍贵,即便是天神也会赞叹的祭礼献上!”

    对此,神鸟并不以为意——这世间万物祂什么没见过?想要让祂赞叹,不可能的啦。

    但是那份真诚的心,却令祂开心了起来。

    【那我等待着。】

    第三次,神鸟在虚海中发现了许多生命,那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在环绕天元的陨石群中生活,倒也颇有一番乐趣。

    和那些生物交流了一会,知晓对方自称为‘妖’后,有些受不了它们身上气味的神鸟便回到了天元。

    而这一次,昔日的乘风氏,已经变成了乘风国。

    倾全族之力,将主城抬升至天空,第七代乘风王仍然记得自己先祖时代的誓言,面对降临而来,面露惊讶之色的神鸟,年轻的王率领着众臣众民,在飘荡在半空的城市中,献上了他们最珍贵的祭礼。

    那是一颗由天地清气凝结而成,蕴含天地五行,以及无穷人心愿力的宝石。

    这颗宝石并非天生,实乃人造,乃是乘风氏深入地脉深处,挖掘出的一块纯粹玉髓,汇聚众多灵性宝石的灵力,再由乘风国数百万国民齐齐祭祀祈祷而成。

    宝石释放七色虹光,且有五行之气以及五德人心轮转,虽然其中蕴含的灵气不值一提,精粹程度也有很大问题……但是,这等从未见过的,由后天创造而出,先天并不存在的事物……

    这等因前所未见,所以无比瑰丽的事物,即便是神鸟也为之震撼,就连一直都对人类不屑一顾的三足金乌,在看见这颗宝石后,也不由得睁大了双眼,用震惊的目光看向这些渺小的人类。

    原来,人造之物,人心之光,由后天之灵锻造的心意,也可如此闪耀,不比先天之物逊色分毫!

    【谢谢你。】

    收下了这一份倾尽乘风国全力铸造而出的宝石,神鸟的声音都带着一丝感动:【很好的礼物。】

    【人,说吧,你们想要什么样的回礼?我太初可以保证,即便是虚空彼端太阳的光辉,也必然可以为你们拿到。】

    “不需要,天神!”而乘风王哈哈大笑,他感应到了玄鸟的喜悦,所以也因此而喜悦:“您只需要注视我们,见证我们的荣耀!”

    “而我们,也必将会荣耀您!”

    【我……等待着。】

    怀着这样的期待,神鸟再一次离开了天元——虽然说乘风氏自己说什么都不要,但是祂又岂能真的毫无反馈?

    所谓的礼物,本来就应该是互相回馈才对。

    而这一次,即便是金乌也没有多说什么,祂追随着太初进入虚空,在离开天元前,名为太昊的神鸟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这世间众生。

    这一次,玄鸟与金乌一同横渡虚空,祂抵达了归墟太阳河的周边,见到了那普照万物之光的源头,一面怪异的黑色透镜。

    和金乌一齐在那里徘徊了一会,截取了一段太阳河的光流,带着这一份礼物,神鸟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天元世界。

    但这一次,或许是因为归墟的引力影响,又或许是旅途真的实在是太过漫长。

    时光飞逝的天元世界中,已经不存在乘风氏的踪影。

    悬浮于天空中的乘风之城,已经消失不见,昔日兴盛的人类国度更是消失无踪——甚至就连山川,森林和河流都更易了形态和河道,一切熟悉的事物都陌生无比。

    当沉默的神鸟从厚实的泥土中,挖掘出城市的遗址,人类的残骸,还有一些神魔的脚步和气息后,无论是玄鸟还是金乌,在此时都陷入了无言。

    似乎是,一些先天之灵在这里战斗过,亦或是单纯的路过,所以乘风国就覆灭了。

    这并不奇怪——昔年太初还未关注世间时,祂就偶尔能看见这一幕。对于当时祂而言,这一幕和踩坏花花草草差不多,并不至于会有什么额外的想法。

    人类,不过是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草芥,蝼蚁,如同苔藓一般的东西。

    不不不……倒不如说,对于永恒的神鸟而言,这世间的一切,又有什么不是蝼蚁草芥呢?

    寻觅着血脉的气息,玄鸟找到了昔日乘风氏最后的些许血脉——他们已经重新变成了在山岭中游荡的部落,而他们已经不再崇拜玄鸟,而是崇拜一些原始的山灵,一些开启灵慧的山间精怪。

    只能从他们穿着打扮,还是装饰花纹等方面,看出昔日一丝玄鸟崇拜的影子。

    ——啊,这究竟是什么感觉?

    从未被人施以过恶意,也从未对其他人施以过恶意,被所有存在爱着的神鸟,一直以来都开怀无忧的苍穹之子,此刻心中被一种怪异的情绪所充满。

    这种情绪,祂过去从未感觉到过,这种失去了什么,且再难挽回的情绪……

    乘风氏,于祂而言是什么?

    宠物?朋友?伙伴?

    还是陪伴了漫长时光的存在?

    不懂,这种感觉,根本从未感受到过。

    神鸟头一次感觉到,自己似乎对自己都一无所知。

    【……他们忘记我了吗?】

    所以,在漫长的沉默后,太初俯视着这个部落,然后低声发问。

    【不,尊上,他们没有遗忘。】

    而太昊垂下头颅,在这方面,远比太初有经验的祂语气有些复杂:【只是记得您的人,都死了。】

    太初其实根本没搞懂人类的繁衍模式。

    在永生的祂眼中,人类的部落是一个集体,其中的一些死去,也有新生儿诞生,那便是新陈代谢,更新换代,就像是祂偶尔也掉几根羽毛那样。

    他甚至以为人类的集体是永恒的。

    直到现在,在太昊的讲解下,祂才明白,当记住了一些事情的人死去,且那些事情倘若没有被告知给下一代人的话,那么那份记忆,誓言和愿望,都将会随风逝去。

    而那些人,那些事情,就算是‘死’了。

    【所以说,人类其实都是一个个个体吗?】

    知晓这一切后,神鸟如此自语:【那为什么人类之间,不会像是那些先天之灵一样打来打去呢?我还记得当年,他们联手合作,甚至能建造巨大的城市,王朝,有一个国王,皇帝统辖乘风国所有的子民。我还以为那是一种修行法度,一种变强的修法。】

    【先天之灵和神鸟间可没有这样,祂们天天随心所欲,没办法联手。】

    【尊上……我想,那应该是,人类之间,有着规矩存在吧。】而金乌也低声回答,祂的目光也同样复杂。

    【规矩?】

    【就是约束什么存在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的东西……一种可以规范所有存在行为的事物。】

    【也包括我吧?】

    【您未必……您如此强大,就应该是制定规矩的存在……】

    【不,肯定要包括我。如果我连自己都无法规矩,又怎么给其他存在定规矩——是不是,太昊?】

    【……确实,尊上。】

    一连串的问答后,玄鸟降临。

    祂将自己珍藏的宝石取出,放在了那些乘风国的后裔,那些正对着祂瑟瑟发抖,俯首叩拜的部落民众前。

    又施加了一些法度,可以庇护这个部落。

    然后,祂便转身,起飞,离开。

    没有回头。

    很快,追逐那遗留下来的神魔气息,玄鸟找到了摧毁了昔日乘风氏的神魔。

    那神魔漫无目的地行走着,祂看见山岭,不避让,就撞过去,看见河流,不迈步,就踩过去。

    祂行走于世间,浑浑噩噩,却也自由自在,强大的力量让祂可以不用做任何思考,就这样随着本能,随着心情而行动,而不至于遭受一切阻碍。

    面对这神魔,太初终于明白了,那一直以来充斥着自己内心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那是愤怒。

    悲伤。

    不舍。

    还有……不甘心。

    所以,在这神魔即将踩踏在一群成精野兽的巢穴上时,神鸟动了。

    只是伸展羽翼,随便挥动,没有使用任何技巧,那庞然无比,如同山岳一般的,凝聚天地间不朽精气而生的先天之灵就如同被打的桩那样,直接在懵然中被打进地底,动弹不得。

    【太,太初尊上?!】

    直到这时,这先天之灵才反应过来,祂停滞的大脑开始思考,然后感到了一阵惶恐:【您这是……】

    太初神鸟与世无争,这世间所有生命都不敢挑衅祂,这先天之灵自然也是如此,即便是被对方先出手攻击,祂也不敢动手反击。

    傻了才反击,不反击说不定不会死,反击就一定会死啊!

    而神鸟没有接话,而是将祂的气息,还有和乘风国遗址有关的记忆,都传递了对方。

    【为什么要这么做,太岁?】一爪踩在对方的脑袋上,玄鸟平静地询问。

    【不,没有,没有为什么……】

    此刻,这名为太岁的神魔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我只是,那个时候,我大概只是走了过去而已……】

    【只是些人类而已,虽然有些神魔走路时会刻意避开一下,但我平时都是不看脚底的……我甚至回想不起来那天我在发呆些什么了!】

    对于神魔而言,太初的行动,本质上和找茬没有任何区别。

    在这神魔的记忆中,祂只是一如既往地普通的度过了一天,甚至没有任何特殊的遭遇。

    至于人类……那些蝼蚁草芥一般的后天之灵……

    人与人的悲喜都不相通。

    更何况,人与神呢?

    谁会记得他们啊!

    神魔是真心如此想的,祂也真的没有任何恶意。

    这神魔甚至对人类还算是温和的一类,不会刻意去摧毁人类的聚集地,就像是不会去刻意捣毁蚂蚁巢穴的熊孩子那样。

    谁都有发呆的时候,而祂不过是恰好在发呆的时候,摧毁了乘风国而已。

    太初收拢羽翼,神鸟坐在地上,沉思了许久。

    很久很久。

    太阳起起落落,夜幕一次次降临。

    苍穹神鸟与金乌,以及地中不敢动弹的神魔,一齐度过了令草木枯荣了十几次的岁月。

    这对不朽的祂们而言,不过是刹那罢了。

    而在此之后,太初开口了。

    【所以说,太岁。】

    祂站立起身,声音变得沉重而威严:【我是不是很强?】

    【您是天元世界,当之无愧的最强。】

    而名为太岁的神魔老老实实地回答:【不,用强来形容,果然还是有点怪,除却东大洲的鸿冥山灵外,您根本就是无敌于世间。】

    【鸿冥不是我的敌人,祂是我的朋友。】

    轻声回答,神鸟低下头,清澈www.nengtalk.的双目与太岁对视,太初平静的说道:【所以,在我眼中,你们这些先天之灵,其实也和草芥虫蚁没有什么区别啊。】

    【如果我踩死你,你会不会觉得很伤心,难过,不甘心呢?】

    平淡的语气,令太岁瑟瑟发抖,祂战栗着思考了一会后,便不得不点头道:【会,的确,我会伤心,也会很不甘心……】

    【果然。】

    所以,太初闭上眼睛,至高的神鸟如此喃喃自语:【生命,都是一样的啊。】

    【你会伤心,我会伤心,人类也会伤心。】

    如此说着,大滴大滴的泪珠从玄鸟的眼角滴落,祂睁开眼睛,悲伤的对着高远的天穹哀鸣:【明明都是会伤心的生命,明明都是一样的存在。】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互相伤心呢?】

    【为何就不能有一个完美的世界,可以让所有存在都不流泪?】

    神鸟的鸣声,令天地振动。

    仿佛天空垂泪,天元世界的苍穹因苍穹神鸟的意志而摇晃,整个世界的清气都开始溢散流淌,化作无数纷纷落落的雨水,弥盖天地,令万物众生都为之侧目。

    而在天地齐哀,垂泪为雨之时,太初对世间众生宣告。

    【我要建立一个规矩,制定一个秩序,创造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可以不再流泪,完美无比的世界。】

    【既然我是最强,我就应该这么做——这就是我诞生的意义,这么漫长的时光过去,我终于明白我强大的价值所在。】

    无论是金乌太昊,还是天灵太岁,都听见这宣告。

    神魔与神鸟,都因此而震撼。

    于是,金乌与神魔俯首,至以大礼。

    【太初尊上……如若您想要建设这样的世界,那我便追随您,永生永世!】

    【尊上,我错了……众生皆有情,绝不能忽视……我愿意追随您,赎清我的罪孽!】

    ——神魔历……元年。

    太初天帝立天庭,镇众神,擢升三千列星,以身化月,明耀世间。

    【陛下,仙天神庭已经稳定。】

    太昊天君的声音传来,带着欣喜:【太岁祂成功构筑了天罗大阵,诸星天道能够容纳的神魔更多了,我们正在逐渐成功!】

    【是吗……】

    沉默的天帝高居苍穹正中,祂俯瞰世间,那些众生灯火。

    高穹神鸟眯起眼睛,似乎是回忆起了一些东西。

    然后,祂便笑道:【引导众生成就神魔,众生皆是神魔,皆可成众星……这样的世界,应该能算是完美了吧。】

    【如若我变得更强,或许还能引导众生前往更高处,那就更加完美了。】

    ——神魔历,四十二万年。

    大不祥降临,太初天帝以身镇世,还世间清明。

    太昊即位,是为第二代天帝。

    【太昊!你究竟在干什么?你这样给凡人确定了每一丝条条框框,又给所有仙神加上这么多束缚,你难道觉得会有人开心吗?!】

    有一个声音,正在愤怒的询问。

    【太岁……不,太阴辰主,你要搞明白,陛下已经走了,鸿冥冥主也沉寂,天地间秩序的代表已经没有绝对的力量去镇压那些神魔,如果不依靠诸星天道的力量束缚众神,你以为这世间会太平吗?】

    而有一个声音,冷漠的回到:【还是说,你想要回到神魔历之前,神魔自由自在,鱼肉万族万民的年代?哈,你当初不就是那样的存在吗?】

    【太昊……不,天帝,我只是告诉你,众生是生命,神魔也是生命,陛下昔日的愿望是完美的世界,所有人都开心而不流泪的世界,而不是看上去太平实际上死寂一片的世界,你以气运压制包括神魔在内的天地万物,只会迎来最可怖的反噬!】

    【那就让反噬来吧——反倒是你,你难道觉得‘众生皆可随心所欲’这种愿望可以达成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只要有一个人自在了,就会有第二个人也自在,虽然会经历阵痛,但当众生自在之后,便是完美的世界,而在这其中的所有痛苦和罪孽,都交给我来背负不就行了!】

    【不可理喻!你难不成觉得你不会受到影响吗?九幽之魔念,无论是谁都会被侵蚀的!】

    【榆木脑袋!既然总要有人被侵蚀,那为什么不能是我?】

    ——神魔历,八十二万七千年。

    大自在天魔主战天帝于归墟,双双寂灭。

    【大自在天魔主……果然,你是太岁的徒弟吗?】

    归墟太阳河周边,诸天星盘所在之地,疲惫的天帝背靠即将凝聚完成的涅槃泪,声音甚至带上了一丝解脱:【你为何要与我战斗?】

    而年轻魔神平静的声音响起:【为了众生。】

    而天帝嗤笑道:【可我也是为了众生,如若无我,谁知道这天下神魔,有几个意欲称帝,几个意欲称王——你的老师不愿意当天帝,可祂不一样想要以自己的道去创造完美世界吗?】

    【老师是错的,我也是错的。但是,你比我们更错误。】

    而大自在天魔主如此说道:【如果战胜了你,得到涅槃泪的我就要去击败老师,然后再击败现在的自己,一统仙天九幽,成为真正的天帝,再去创造一个完美的世界。】

    【是吗……好想法,太岁也会高兴的吧。】闭上眼睛,金乌感应着背后涅槃泪温暖的光芒。

    祂似乎回忆起了近百万年前,天庭创立之初的一幕幕,然后便睁开眼睛,平静地笑了起来。

    【但首先,要先胜过我!】

    ——神魔历,八十三万零十四年。

    人皇明正德绝地天通,神魔不存,仙天九幽远去。

    端坐于王座之上,入灭的男人,如今正在做一场梦。

    ——入灭,灭度也。

    ——其意是为涅槃。

    在这涅槃大梦中,男人做了一场联通了前生今世的幻梦。

    在梦中,有一点金色的光芒,如同泪水一般,化作信标指引他向前——那就究竟是梦还是真实,说实话真的很难分得清楚,但总而言之,明正德顺应着这光芒前进,他飞出了被绝地天通大阵封锁的天元世界,来到了虚海,来到了归墟太阳河,然后。

    就这样,顺着金色光芒的指引,进入了归墟之中。

    而在这里,一切都在逆转,倒转,重生反复,一次又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

    他能看见来自百万年前,太初神鸟的悲戚,也能见证四十多万年前,天帝坠天,太昊与太岁的争执。

    他甚至能看见,大自在天魔主与天帝交战,双双寂灭。

    那决绝无情,意欲众生归一的太皓,昔日为了让仙天存续,在天柱将倾的时刻,以身直面无数天妖天魔,最终在极度的决心中极尽升华,超越了自己的极限,并得到诸星天道的认可,成为了下一任神帝。

    以凡鸟之躯,办到这一点,即便是天妖魔神都为之敬畏。

    这就是造就这天元凡世现状的起始一战。

    不……那真的是起始吗?

    明明一切,都源自于太初的泪水啊。

    当然,在这过程中,还有许多许多泪水……万物众生,天地神魔的泪水。

    无尽的泪水汇聚成了河,化作了www.ycgdjt.海,变成了天,最终凝聚成了一点光芒,这光芒贯穿了时空,指引他重生,无尽的反复,只是为了寻觅出那通向完美的结果,这自创世之初便被传承至今的悲愿。

    在这场梦中,明正德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为什么会哭呢?

    不知道啊。

    而就在此时,他也见到了自己的泪水。

    那在第一世,因绝对的不甘,因为愤怒,悲伤和不舍而流的泪水,不知何时也开始绽放金色的光辉,与他现在的泪水共鸣交错。

    恍惚之间,三万次的人生在他眼前一次次的飞驰而过,如同电影那样,每一个细节都毫无遗漏。

    在这如梦似幻的,归墟中逆反的时光中,宛如观众一般的明正德忽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闭上眼睛,他握紧了拳头,明悟道:”什么啊,果然是这样。“

    泪流满面的男人,此刻笑了出来:“我的三万次失败,也毫无疑问是不完美啊!”

    “如果我连这三万次失败的人生都不去拯救的话,我又怎能安心的说,我成功了,我可以创造一个完美的世界?”

    此刻,明正德回过头。

    纵然是在归墟中,但因为涅槃泪的指引,他依然能看见远方天元凡界的众生。

    ——绝地天通大阵,终有一日会解开。

    仙神,天魔,天妖,即便是没有神帝魔主,也是无比可怖的敌人。

    再加上那仍然存在于地脉深处的始源真龙意志,人类的未来远远没到可以称之为安宁的地步。

    是的,的确如此,在圣皇的带领下,在被绝地天通大阵保护的天元凡界内,众生的确可以生活的太平富足,安宁而舒坦。

    他们不需要去探索宇外虚空的黑暗,不需要去思考未来的方向和道路,他们不再需要提防危险和强敌,去警惕那些可怖的神魔和妖邪。

    但是,大阵终有一日会消失的。

    那个时候,人类终有一天会走出去。

    那便是一个全新的,被混沌遮蔽的年代,无人能预测未来的年代。

    那个时候,人类能抵挡神魔吗?

    那个时候,人类还能存在吗?

    那个时候,人类还能像是现在这样,幸福的生活吗?

    ——谁知道呢。

    但最重要的是向前走。

    明正德想要陪伴人类就这样走下去——他是人皇,即便他自己不这么认为,但他做的就是万民心中人皇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现在不行。

    因为,他还有错误需要挽回。

    完美必须被成就,因为那正是万物众生的愿望。

    “不用怀念我,也不必等我,尽管向前走吧。”

    凝视着远方的世界,明正德转过头,男人的魂魄开始继续顺着涅槃泪的指引,逆流时光,朝着那一世世重叠的错误走去,他轻笑着:“因为这就是我的愿望。”

    “因为人人都是我。”

    ——愿众生都成为麒麟。

    时空扭曲,天元凡世,完美世界之外。

    另一个青年,也在做着浩瀚如寰宇,遍及万界的大梦。

    “——我们要朝着遥远的世界开拓!”

    在遥远的神木世界中,有男人坐在月亮上的环形山上,这男人原本只是怀念地凝视着远方已经变成神木星球的地球,但现在,他的双眼中绽放出了光彩。

    所以,他抬起手,指向遥远的赤色荧惑,征天神木豪迈的发声,开始再一次的征程。

    “——我们要前往新世界,开辟史无前例,全新的纪元!”

    轮回世界,风与火之神的神殿整装待发,即便是审判之神的教会也都雀跃不已——一个新世界,全新未知的领域,真正的新纪元,那是无尽的机遇,也是更加稳定的家园。

    在归来之神的引导下,一艘艘由神明赐福的探索舰队出发,而这一次,他们要迈向的,便不是区区七海,而是辽远的虚空星海。

    “奥拉,你要做什么?”

    神龙世界,已经创立教派,开始稳步发展的人造人少女听见了自己结晶吊饰中,几位魂体老师的声音。

    对此,名为奥拉的女孩微微昂首,用颇为令人熟悉的语气,以及自己清脆的声音,道出了简单干脆的话语:“当然是去寻找龙珠。”

    “不是为了许愿,我只是想要知道,始祖之龙赋予龙珠的召唤之力究竟是怎么运作的,我想要知道前往世界之外的方法。”

    “……你要知道这个干什么?”吊坠中,有这样的声音疑惑地询问。

    而答案很简单。

    “我想要,追逐老师的足迹。”

    “我要去见证烛昼的光辉。”

    梦漫长而悠远,也短暂如泡影。

    万界的光辉此起彼伏,如同海中的群星。

    而在这幻梦中。

    苏昼回到了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