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八章 苏昼的行动方式 (7400,今日w更,求月票~)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19-11-20
    苏昼的吐息,是以岚种为核心,混杂自身火系灵力而形成的高热狂风,倘若换成神雷真法,那便是雷霆吐息。

    理论上,这种吐息其实用不着放在口中,不过既然名字叫吐息,那就暂且先用嘴巴喷——反正他也的确是喷子,而且,到时候别人觉得封住苏昼的口,就能封住他吐息的时候,他就会让敌人知道什么叫做浮游炮。

    亚音速的狂风混杂着数百度的高温,在击碎冰锥后的瞬间,便将其融化,气化为一团黑雾,这黑雾在瞬间就被吹散,显露出本质——那是一团正在不断发出尖锐嚎叫的怨魂。

    而炙热的狂风余势不减,轰击在大公府邸的护盾之上,令其泛起阵阵波纹。

    “……亡者导师?”

    因为看见这一团怨魂,苏昼甚至没有趁势追击,他凝视着这一团不断消散的怨魂,脑海中闪过牧灵者的身影和气息,微微眯起眼睛。

    虽然这冰锥法术表面上看上去是水法,但是很明显,其本质,却是一种怨灵诅咒,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和木蜈蚣不一样,我可真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遇到正主了。”

    而敌人也没想到苏昼居然会停手,在本就是用来暗算的诅咒冰锥失效之后,他们也开始正式反击——十二团深蓝色的魔力符文从府邸内一跃而起,它们和大阵阵法层层勾连,形成了一道道锋锐的冰霜刺球。

    这些刺球如同镶嵌了钉齿的流星锤,每一个直径都超过两米,浓厚极寒的冰霜气息在其中孕育,令空气中都泛起浓厚的白雾——而霎时间,这些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冰霜刺球,就一个个以每秒两百米的急速,朝着苏昼接连砸落!

    哪怕是数百人的军队,高耸的城堡,在面对这‘冰霜流星’时,都会被彻底摧毁!

    但是,就在这些冰球刚刚飞出六七米的刹那,领主府周边的所有人,无论是正在怀中掏出一张张魔法卷轴,似乎正在思考如何援助苏昼的埃利亚斯,还是大公府内正在筹备下一个法术的德朗尔法师一众,全部都感应到了一股骤然升起的强烈杀机。

    紧接着,苏昼的身形直接暴起,他整个人就如同炮弹一般从地面炸开,然后在剧烈的震荡中超越音速。

    而在这急速之间,一道刀光闪过,

    轰!大公府周边的魔法护盾在接触到这超音速冲击波时,便开始剧烈的颤动,而周围民居上的窗户乃至于周边的地板都仿佛多米若骨牌一般接连破碎,而在冲击波制造出如此声势之前,炽热的刀光便已经划破大气,那些飞驰而来的冰霜刺球便如同火炉旁的冰淇淋一般全都急速消融,而看似坚固的大公府护盾更是宛如泡沫一般一触即破,被斩开一个巨大的豁口。

    “啊啊啊!”顿时,领主府内,有维持护盾的法师发出惨叫,他们抱着脑袋,双脚一软,痛苦的滚倒在地,剧烈的痛苦就像是将一把涂抹了辣椒水的尖刀插入指甲缝一般,刺激着他们全身上下的神经。

    “那把刀,那把刀有摧毁灵魂的功效!”有人察觉了苏昼武器的效果,忍耐着剧痛警告道:“不要用灵魂法术对付他!”

    但是灭度之刃的功效多了去了呢,它不仅能摧毁灵魂,还能拆迁房屋。

    全力出手的苏昼此时正飞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攻击大公府,他的手中挥动着五尺长刀,肆意释放着自己与神刀的灵力,以刀身为核心,一道十几米长的半透明光焰刀刃仿佛凝结为实体,一刀斩落,便能如同摧毁积木搭建的城堡那样,直接轰碎几面墙壁,顺带点上金红色的烈焰。

    苏昼的噬恶魔火并没有温度,只是过度强化后会令自毁的物品变成类似燃烧的灰烬,但是灭度之刃的火焰是起步温度就高达一千五百度的熔岩之火,哪怕是金属在这温度下都会扭曲变形,融化成汁。

    只是三秒钟,以超音速挥刀的苏昼便已经来回挥动了十一刀,在大公府上制作出了一道道纵横成井的刀口——他并非是胡乱出手,苏昼每次出刀的地方,都能感应到漆黑色的诅咒气息,那里绝对有一位神秘组织的超凡者驻守。

    而在刀口的周边,一道道魔法陷阱和法术正在炸裂,本来做好万全准备的战斗阵地此时正在被人以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破解,哪怕是躲在角落中已经不忍直视的埃利亚斯,也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最好的破解之道。

    “你这家伙,究竟是谁?!”

    此时,龟缩在大公府内部的敌人也终于察觉一个事实,那即是和他们战斗的并不是奈瑟尔家族亦或是奈瑟尔城相关的存在,前者肯定不会如此破坏他们居住修缮了上千年的祖地老宅,而后者本能地也不会破坏这象征威严的城市地标。

    他们的敌人和这些毫无关系,自然没有任何顾忌——别说是大公府了,真的有需要的话,他恐怕连这座庇护所城市都能破坏吧!

    “路过的好心人而已,给我记住了!”

    下意识高声的回口,苏昼此时深吸一口气——近两百枚岚种环绕在其周身,形成了一层严密的飓风铠甲,如同古代的着甲骑士。

    而与此同时,大公府的核心处,也升起了浩大的魔力反应,在府邸的最中心,骤然亮起的深蓝色的水系魔力仿佛形成了一个太阳,释放出足以照耀半个城市的蓝光。

    而下一瞬,一支巨大的深蓝色三指巨手,便从蓝光中升起,朝着苏昼抓来!

    灭度之刃衍生出的火光在这磅礴的水系灵力压制下,居然被其熄灭,而此时,已经能看见,有一只满口利齿,浑身由海潮一般的灵力组成的巨人破开了领主府的墙壁和天花板,正在缓缓起身。

    这巨人足足有三十多米高,浑身覆盖有如同螃蟹龙虾一般的甲壳,实力赫然有着超凡高阶,它一出现,潮湿无比的雨云便开始缓缓在已经崩塌了一半的大公府顶部凝聚,而一位位原本驻守在其中的神秘组织成员正惊慌失措的从这摇摇欲坠的建筑中四散逃离,彻底失去了与苏昼对抗的勇气。

    “潮汐巨人!”

    此时,看见这一幕,边缘旁观的埃利亚斯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看来这就是德朗尔法师的底牌——你们打起来还真的毫无顾忌啊!”

    其实毫无顾忌的只有苏昼,德朗尔法师很明显也不想破坏自己的魔法阵地,这位有着深绿色海藻长发的老法师此时正位于潮汐巨人的正中心,他手上的银色蓝宝石戒指正闪动着刺目的魔法光辉,而上面已经出现了一条粗大的裂缝。

    “听着,你现在离开,我们可以相安无事,如果你是窥视奈瑟尔家族的财富,那么我们可以分给你足够的份额!”

    此时,他正在对苏昼发出最后的通告,这位法师仍然抱有一点幻想:“我们对这座城市毫无兴趣,等到我们拿到想要的东西后,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来这当新的大公!”

    虽然嘴巴上是劝告,但实际上不过是让敌人分心的小伎俩,抓向苏昼的巨人掌心中此时正狂涌出直径五米的粗大水柱激流,它如同高压水枪一般,以亚音速化作汹涌的潮汐,朝着苏昼迸射而来。

    澎湃的高速巨浪在撞击到其他事物的时候,会比钢铁还要坚硬,而流速越高的巨浪,更是会导致自己的压强急速变小,这亚音速爆发的水流,产生的低压,直接令它在常温状态就沸腾起来,产生了大量如同爆炸一般的蒸汽冲击波。1

    既可柔钢转换,亦能沸腾爆炸的海潮在巨人的手中便是最恐怖的武器,哪怕是硕大无朋的深海蜥鲸也无法逃脱,只能被猎杀。

    可苏昼在刚刚回话后,就把他双屏蔽了,别说是灵魂传讯,他就算大口说中文也没用——所以面对敌人这针对性的海潮一击,苏昼浑身炙热的火焰顿时一转,毫无凝滞的转换成了爆裂的青蓝色雷光。

    恰好,就是这个时候,城市的彼端和尘世之外,另外两个菁英阶的气息同时升起,毫无疑问,那正是埃利亚斯口中,神秘势力一方的其他两位菁英阶,他们正在以全速赶来,想要对苏昼进行合围。

    动用了神物的德朗尔哪怕就算无法战胜对方,但也绝对能拖住,到时候,即便这个路过的荒野行者实力超乎想象,围攻的他们也绝对能维持优势。

    但苏昼的速度,便能让他们所谓的合围变成葫芦娃救爷爷。面对扑面而来的海潮激流,操控着雷霆与狂风的青年露出了爽朗的狞笑,紧接着,他便握住同样开始闪动狂暴雷霆的神刀,整个人也仿佛化作了雷霆,就这样以周天岚甲顶着激流,朝着潮汐巨人的核心处突袭而去。

    轰!空气正在巨大的力量踩踏下变形,全力运转的岚甲制造出狂暴的冲击波,猛地扫荡开来,而在苏昼的反冲击下,足以贯穿礁石的巨浪在瞬间粉碎,化作漫天雨点,而无数雨点间,有着青蓝色的电弧正在交叉闪动。

    “菁英阶怎么能这么强?!”

    德朗尔法师的瞳孔紧缩,形成了极其怪异的波浪形,他刚才还在施展下一个法术,完全没有预料到居然有人可以正面挡住潮汐巨人的猛攻——但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些了,驾驭狂风突进,以火焰和雷霆突袭的苏昼已经一刀斩来,砍掉了他的脑袋,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出,将他的头如同运动员大力抽射的足球那样,直接踢入地中。

    “咦。”

    由水灵力凝结而成的潮汐巨人幻影已经溃散成漫天水雾,它虽然强大,但是弱点也很明显,只要操控者一时无法控制,它便会消散,但是苏昼却轻咦一声,显然察觉不对:“我这一脚下去,铁球都踢爆了,那家伙的脑袋却只是被踢飞,感觉就像是踢到了一团非牛顿流体一样。”

    德朗尔法师的实力不差,和之前的铠甲士兵不一样,足够凝聚出恶魂了,苏昼没有看见对方的恶魂,自然知道对方没死,所以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又是一刀抬起,青蓝色的雷光在水雾中蔓延,凝聚成闪动的磁暴电弧。

    而此时,德朗尔法师的头部已经化作一团水球,正如同苏昼想的那样,他并没有死,灵气器官化的头部此时形成了一种近乎免疫物理攻击的奇特浆液,还可以通过吸收水进行急速再生——在大公府周边凝聚的水雾正是他自我再生的原材料,能看见,他的身体已经重凝了大半,只是宛如虚影,就像是一个由水凝结成的幽灵。

    “不行,这个莫名其妙的荒野行者强的离谱,简直和生前菁英巅峰的大公差不多——不能正面作战,必须等到赛特和阿方索到了之后才能对抗!”

    即便处于极大的劣势,但是德朗尔还在认真思考,他的身体周边已经出现了一条条触须,就像是巨大的章鱼——这才是它真正的形态,人形不过是伪装,而这些触须纠缠成钻头的形态,周边荡起水流,开始急速旋转。

    它赫然是不准备出现在地表,直接躲藏进地底,直到自己的援军抵达即可。

    但敌人的战斗素养高,苏昼的战斗素养更高,他身上的气息骤然又是一转,化作了熊熊燃烧的烈焰。

    急速降落在地面,苏昼直接反手一插,将刀身已经开始变得金红的灭度之刃插进大地,澎湃的火力直接就将湿润地面中的水汽蒸发,令其干燥龟裂,而地底也传来了一声绝望的,仿佛受到重创的哀嚎。

    很快,一头如同八爪章鱼和人类混合一般的怪异人形,就这样从正在不断涌出高温蒸汽的地洞中飞射而出,它的身体完全由一种蓝色的液体和半透明的灵体组成,可以免疫绝大部分物理攻击。

    但就是这样的躯体,如今却在高温火力下不断地蒸发变小,直到苏昼拔起灭度之刃,朝着它缓缓靠近时,它已经萎缩成比寻常人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地步,而一颗淡蓝色的恶魂也就这样浮现在地表。

    它死了。

    收起恶魂,苏昼稍稍感应了一下远方那两个开始有些迟疑的菁英阶气息,他笑了笑,再次腾空飞起,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位于城内的那个敌人急速飞去。

    而此时,住在周围的民众也察觉到了这一连串急促的交手,他们谨慎的打开门,然后便惊愕的看见,那屹立在城市的正中心,在千年间遭遇过无数次亡魂突袭,魔兽攻城,甚至是飞行魔兽直接袭击,也没有半点损坏的大公府邸,此时已经倒塌了大半,剩下的那些也经受了雷霆火焰的洗礼,变得焦黑一片。

    “刚才有人突袭大公府?”

    “难道说,是大公的继承人回来了吗?!”

    “可是奈瑟尔家族擅长的不是水流和大地元素吗,刚才亮起的明明是火焰和雷光吧?”

    “怎么办,要去救火吗,倘若火焰蔓延,周围都要被烧光!”

    “你敢去?咦……火灭了?”

    而此时,埃利亚斯为自己施展了一个隐身术,然后急忙施展法术,用水流熄灭大公府上的火焰——此时他已经完全不觉得苏昼需要小心谨慎了,依照对方的实力来看,哪怕是三人围攻恐怕也会被他吊着打,反倒是自己,需要谨慎小心一点,免得被余波打死。

    “我似乎,意外找到了一个超乎寻常的强者啊……”此时的埃利亚斯,心情颇为复杂。并不是因为被摧毁大半的大公府邸,它的确半毁,但密藏本来就不在府邸中,而是在地下宝库。

    真正令他心情复杂的,却是苏昼在战斗中展露出的细节:“虽然战斗起来,看起来狂暴无比,但实际上,无论是潮汐巨人的水流,还是他自己的攻击,全都没有影响到周围的平民——不然的话,他根本没必要硬顶潮汐巨人的巨浪,直接闪过,能用更快的速度消灭德朗尔法师!”

    “这个荒野行者,居然如此看重普通人的生死?明明都是末世了,恐怕连那些普通人自己,都不会这么在意吧。”

    而此时的苏昼,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这种铲奸除恶的感觉,真棒啊。”

    虽然说,苏昼并非是没有在地球上,使用种种方法,制裁邪恶。实际上,他经常会带着小队,配合各地的官方超凡者,出手制服各地出现的强大超凡罪犯。

    那实在是过于简单的一件事——苏昼甚至不记得,自己制服的那些罪犯的名字,而他们的能力又是什么。因为,他只需要大步走过去,双手伸出,然后晃动对方的脑袋,就能将他们轻易制服。

    但是,却不能铲除。因为杀死还未判刑的罪犯,并非在苏昼的职责之内,他的工作不包括审判和处刑。

    此时此刻,苏昼能够看见街道上另外一位菁英阶的超凡者,那是一位浑身披挂着仿佛甲壳一般铠甲的骑士,他手中提着一把三头连枷,每个连枷的尖刺锤头上,都铭刻有一条条给人刺骨寒意的诅咒符文。

    这个骑士身上的恶念,已经彻底凝结为纯黑,简直就和神木世界上那些杀人吃人无算的魔将一般,也不知道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被这般恶念缠身。当他注意到苏昼正从半空中朝着自己急速靠近,骑士隐藏在头盔背后的双眼不禁眯起,他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力突兀地降临于己身,仿佛要压迫的他难以呼吸。

    但是,积年的战斗经验,令骑士并不会因为这等威压而缩手缩脚,甚至反过来,正因为威压强劲,所以他才能在压力的压迫之下,爆发出自己潜藏的力量!面对正俯冲而来的苏昼,骑士严肃的站定身姿,全力出手,他举起连枷,对准苏昼的脑袋的方向,果断挥出!

    这位骑士身上,赫然也有一件神物,那正是他手中紧握着连枷的手套,以巨人之皮鞣制的手套随着魔力灌入,顿时激发出了足以举起百吨巨石的巨人之力。

    而与此同时,骑士那结构怪异,模拟螳螂虾一般的手臂,也开始积蓄力量,然后猛地爆发!

    轰!

    两股巨力互相配合,在骑士的控制之下挥动连枷,直接击穿了空气,超越了声音,那剧烈的摩擦,甚至在空气中生成了电火花,而连枷的三个锤头,更是宛如三颗流星一般,在撕裂了大气的同时,还急速凝聚了庞大的力量,闪动着黯淡的魔力光辉!

    大气中,一道道炽热的高温高压气团爆射开来,三个锤头分别制造出真空,又分别将其撕扯的支离破碎,这是即便潮汐巨人也无法阻挡的神力,那连枷一击,更是连城墙都无法挡住,会被直接锤碎!

    “这一击,我发挥出了我的巅峰!”

    在发出这一击时,名为赛特的骑士心中生出了难以言喻的明悟感,他感觉自己贯通了全身超凡器官,令自己的力量圆满的发挥出来——距离菁英巅峰,只有一步之遥了,这样一来,即便是在那位陛下的旗下,想来也是……

    但是他的思维停止在这一瞬。

    因为苏昼也爆发了自己的全力,他紧握灭度之刃,横跨数十米的烈焰长刀暴起,点燃了奈瑟尔城的半个天空。他用更快的速度,更大的力量,更好的武器,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直接用灭度之刃一刀正面斩碎了骑士挥动连枷制造的高温气团,斩碎了他凝聚的魔力流,斩碎了他的连枷,他的手臂,和他的铠甲与胸膛。

    噗——淡蓝色的血液狂喷而出,但赛特在这一击下居然没有死,他的铠甲赫然也是一件古老遗物,苏昼一刀在正面斩破了他的攻击和武器之后,又砍穿了他的铠甲,可剩下的力量却也不足以撕碎一位超凡高阶职业者的肉体。

    没有犹豫,借着苏昼的力量,赛特在整个躯体朝着后方倒飞的瞬间,就忍耐剧痛,转身就跑。

    可是苏昼的速度更快,他落在地下,双足发力一踏,登时宛如地震一般的波动就开始令大半个街道开始颤动,砖石如同波浪一般起伏,而下一瞬,苏昼便已经发力追上了赛特。

    此时此刻,苏昼的心中,当真是无比的畅快!

    在异世界,面对恶人,和身在地球到时候,感觉完全不一样——虽然在地球,也能用各种方法,让犯罪的罪犯受到惩罚,可是,那也太麻烦了。

    而现在,却只需要拔出刀即可——只需要挥动刀即可。

    虽然成为了正国力捧的超凡者代表,成为了勤行书院的教授,成为了安全局特殊行动部队的大队长,但是苏昼却感觉,依然有些不太自由。

    “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后发先至,追上了全力奔逃的赛特,在对方绝望的眼神中,苏昼大笑着一刀挥出,将其斩落在地:“这种修辞手法,怎么能比得上,‘我将在此刻将你们斩成碎末’,来的简单真实。”

    嘭!赛特的身体重重跌落在地,以胸口为划分点,分成两半,淡蓝色的血液浸透了街道。

    “我们的背后可是神!”

    脊椎骨直接被斩断,肺腔充满了不受控制的血液,赛特一时之间还没死,但却也无法说话,他的灵魂被灭度之刃的燃灵之力灼烧,发出无比痛苦的哀嚎。

    这骑士诅咒着苏昼:“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荒野行者,根本不知道我们崇高的目的……你注定沉入冰冷的海渊,与淤泥与污水为伴!”

    “背后有神?我的头顶还有条蛇呢。”

    苏昼对于这种威胁向来不屑一顾,他本来应该同样双屏蔽骑士的,但是显然,对面人都快死了,也就没必要了,苏昼这点慈悲心还是该有的:“什么崇高的目的,不能好好说话,好好解释?需要审讯,杀人,把人挂在绞刑架上?”

    他一刀刺入赛特的脑袋,嗤笑道:“但凡是不能大声说出来的目的,就永远和崇高没有任何关系。”

    很可惜,赛特听不到苏昼的这句话了。

    淡蓝色的恶魂浮现,他已经死了。

    此时,远方的城外,最后一个菁英阶的气息已经消失,那位游侠见势不妙已经跑了——但是苏昼向来有洁癖,他喜欢‘干净’。

    所谓的干净,就是把敌人都干掉,把恶人都净化,一个也不留,也就是所谓的一干二净。

    所以,他没有任何停顿,直接在此飞起,在周围的民众和匆匆赶来的埃利亚斯反应过来之前,以岚甲风阻拟化为类似炮弹的形状,直接朝着游侠消失的方向飞去。

    一小时后,没有任何伤势的苏昼提着一具有些惨不忍睹的鱼人尸体——那正是那位游侠的真身——飞回奈瑟尔城,而此时,埃利亚斯已经开始在广场召集民众,发表自己作为大公继承人,此时将要重整整个庇护所城市秩序的演讲。

    “看啊,这就是为我们铲除了敌人,将秩序重新归还给奈瑟尔城的英雄!”

    埃利亚斯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在大公家族的教育下,却已经是一位合格的,擅长鼓舞人心的领袖,在苏昼降落在广场之后,他直接便伸出手,指向苏昼,将焦点凝聚在了青年的身上。

    而苏昼带来的尸体,更是掀起了一阵民众的高呼热潮——不知名组织占领奈瑟尔城的这么半年,所有人都人人自危,时不时就有人被用莫须有的理由拖出去勒索,甚至是杀死,而那些人中总是会有亲戚朋友。

    死者的尸体就位于大公府邸之外,一串串地挂在绞刑架之上,每次看见这些尸体,众人的憎恨就会上涌,之前他们无法发泄,只能沉默,但此时却能用声音发出。

    对于那一声声的感谢和赞美,苏昼虽然表面上看上去面无表情,但是微微翘起的嘴角却能反应他真实的心情。

    苏昼,降临异世界时间,为异世界本地,上午9点37分。

    现在时间,为本地时间,下午7点45分。

    进入异世界的第十个小时,占领了一座庇护所城市的不知名恶人组织,覆灭。

    全过程中,苏昼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也不知道对方的组织叫什么——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因为他知道,他来这里,就是为了把它们杀的一干二净。

    而这,便是苏昼习以为常的行动方式。

    ()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