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四十一,四十二章合并 若得我命皆由我,才能火里种金莲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19-10-07
    太白山堡垒处,防御战依然焦灼。

    失去了木蜈蚣和阳炎光蝉这等堪比半个宗师的灵植妖兽后,即便是神木卫也很难以劣势地形攻上有宗师防守的城墙——尤其是李道然等人服用丹药,暂时恢复战斗力后,它们更是留下了不少身体,被直接拖入城墙后的岩浆大釜中焚烧殆尽。

    火山地形就是这点好,在寻常南方的战场,很多这种尸体没及时焚毁,被魔兵带回去,稍微汲取一点牲畜血肉就能恢复战斗力——当然,会损失不少真气,基本上除了灵性外内气修为要重新练起,但也比寻常人强大太多了。

    但同样的,守城武者也丢下十来具尸体,这也是无奈之事,神木卫以伤换命本就是优势极大,能有这个战损比,已经是防卫森严。

    周不易此时气喘吁吁,苏昼不在,自家老师被国师打的双手都焦黑,不能拔剑只能用腿法对敌,防线的压力基本都顶在威烈和他身上,可威烈毕竟老了,配合苏昼射了两发刚射后,内气不续,虽然还能维持高于寻常后天高手的战斗力,但不可能像是之前苏昼那样,以一己之力守住城墙。

    而就在周不易再提一口内气,将一位浑身铠甲坑坑洼洼,天知道进攻几次的神木卫一剑劈下城门,又抄起熔岩爆弹一发丢下去补刀时,他却感应到了一道无比狂放的雷光,驾驭着疾风从远方飞驰而来!

    “国师?!”

    “苏兄弟没有挡住国师吗?!”

    登时,所有守堡武者都悚然一惊——倘若苏昼败亡于国师之手,那他们的防御基本可以是必败,一位大宗师,哪怕是受伤的大宗师,也绝不是他们这群近乎筋疲力尽的寻常武者能挡住的。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不挡,就在周不易咬牙从怀中掏出一瓶‘四灵玉液丹’准备服用拼命时,他却发现,那雷光人影根本就没管他们这些城墙上的武者,直接就高高一跃,几乎就是从天空中飞过了他们的防线,直接冲向火山深处!

    “该死!”

    威烈面色难看的抬起迅击,提起最后所剩不多的内气射了一发刚射,但在有着磁场偏移的情况下,这等流矢威力再大也会被偏移些许——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怎么可能击中那迅捷的人影?

    但还未等神木卫士气振奋,守城武者面色突变,便有另外一个身影带着狂风,轰隆隆的急速靠近!

    没有国师对峙干扰,此时苏昼也干脆利落的服下了‘四灵玉液丹’——味道的确美味!四种灵植甘甜但却各不相同的温润滋养之起浸润全身,然后随着浑身灵气循环激发血肉鼓动,让他身上各种来不及愈合的伤口一下子就像是打了封闭针一样,彻底感觉不到!

    苏昼提着自己的大枪,一路狂奔着追逐国师的身影,他的轻功没有对方那么仙气飘飘,就是力大砖飞,一步下去在风助的帮助下能跨越百米,而沿途的神木卫基本也被他随手挑飞,或者脑袋成了他的借力工具,一脚踏碎……也没时间和守堡武者打招呼,他也只能像是国师一样,大步越过防线,然后继续追去!

    此时此刻,国师一边飞驰,一边感应灵气波动,很快,它便确定了灵气波动最激烈的一点,也即是神兵铸造场,然后疾驰而去!

    可是,在进入火山山腹的入口前,却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沉默地挡在门口。

    此人浑身肌肉虬结,手臂手腕处有异常的肌肉隆起,极阳内气如同火焰一般燃烧,他举着一对铁匠大锤,和整个火山的气势共鸣。

    赫然是大宗匠在此!

    他的内力修为只有后天二阶,连宗师都不是,但是在火山这种高密度阳炎元气的区域,战斗力却能堪比宗师,也是防御的最后一道防线!

    “退开!”

    国师此时岂会废话,它直接抬剑,雷光闪动,对着大宗匠横扫而去——哪怕是杀不了他,也要把他扫开,免得碍事。

    但是大宗匠只是沉默的以凝气御物法加持手中铁锤,浑身阳炎内力在火山之力的作用下升腾跃起,这等力量附加磨砺至凡人极致的肉身,硬生生的挡住了国师的这一剑!

    噼啪噼啪!双足没入岩石两寸,狂暴的电流直接扫过大宗匠全身,但谁能想到大宗匠双臂上的畸形肌肉中却内有玄机,居然可以吸附大量电流,一时之间,以国师之力居然无法击败对方!

    “嗯?阻雷环?五兵门的死剩种?”

    国师似乎是察觉到了这点,它似乎想起了什么:“原来如此,你就是那个被烧毁了喉咙但却逃了一命的家伙……哈哈哈,一群用五金之兵对付我的傻瓜,居然还能出一个脑袋不错的大宗匠啊!”

    “但是,滚开!”

    国师再次发力,将大宗匠震开,它也没想着去杀了这个昔日被自己灭门的死剩种,毕竟只要毁掉神兵,这世间有亿亿万万人憎恨它又如何?人只要想要完成自己的愿望,就必定不会被所有人都喜欢,而它,不过是不喜欢的人多了一点而已。

    但是大宗匠却不管不顾,再次冲上前,两锤在下路舞动生风,也不想着杀死国师,就是要敲碎它的膝盖,让它行动受阻。

    “混账!”国师一时为之气急,它已经能听见身后苏昼急速靠近的声音,而面对能免疫自己一部分雷法的大宗匠,它的蛮力又没到可以秒杀一位近乎宗师的武者的地步。

    国师身经百战,自是果决无比,它立刻咬碎自己的舌尖,而后吐血以气画符,登时一股精纯无比的先天血气衍化雷法,直接就将大宗匠整个人都轰击的飞在半空,埋在血肉中的阻雷环也无用,人躯焦黑一片,朝着山路下方滚落!

    “大宗匠!”但是此时,苏昼已经追了上来,他看见朝着一旁滚落的大宗匠,然后怒吼一声,整个人化作狂风,直接一枪爆鸣,带着鼓荡的灵力戳向国师脑门!

    但国师刚才在飞行时也已服用了绝境丹药,现在气势也是近乎恢复全盛,它断喝一声,周身再次环绕雷霆,硬生生将苏昼的枪偏移开——可它却没料到苏昼居然顺势将枪一甩,整个人合身扑了上来,抱住了它的腰!

    轰隆!两人就这样直接撞在山壁之上,如同街痞混混一般滚动着在火山甬道中互殴着,一方死命的爆发内气要挣脱,一方却是宁肯忍受五雷加身,也要一拳锤在对方的膝盖上,硬生生将腿打的反向折断!

    此时此刻,他们这样一路斗殴,摧毁互相的身躯,一直滚动到了神兵锻造场,能看见,漂浮在铁水大池上的灭度之刃已经近乎成型,它自己自身就自带强劲的超凡之力,不需要大宗匠维持便能自己漂浮在空中,凝结气锻神兵法的素材结晶之息,完善自身。

    而此时,精通空手格斗的苏昼两只手已经卡住国师的一只胳膊,将其压在地上,完成了一个十字固。

    按理来,假如是普通人类,被完全体十字固锁定后那就是绝对无法挣脱的了,可是国师根本就不是人啊!哪怕是肩膀胸部手臂指尖都被苏昼反关节控制,可它仍然能爆喝一声,整个身体直接软化变得柔弱无骨,然后运气激发雷光,刺激苏昼的神经,令他不得不松开手,进而挣脱!

    而就在苏昼被雷光打的僵直的瞬间,国师没有任何迟疑,它直接伸出手,咬碎才刚刚再生完毕的舌尖,再次拼命吐出一口精血化符,赫然是要遥遥御气,以雷光震碎一旁的真气铸炉,诱发爆发,导致神兵气息骤变——以它的力量,是没办法直接影响神兵的,全盛时期或许可以,但现在这种和苏昼互殴的五劳七伤的情况就算了吧。

    可是苏昼此时也知道神兵此时在最关键的时刻,他也同样拼命,硬是伸出一只手,以自己的半个胳膊为壁垒硬生生挡住了这一发雷击,但代价就是整个左手都彻底报废,烧焦之余还被炸飞!

    “啊!!!”

    狂暴的电流贯穿**,苏昼表情无比痛苦,甚至眼泪都流不出来,因为身上的水分都被烧干,他浑身肌肉不断地抽搐,简直就像是痉挛一般无法忍耐……但这样的痛苦,反而刺激的苏昼狂性大发,双眼中流露出纯粹的狂暴杀意!

    他再次扑上前,毫不犹豫的一口咬在了还在回气的国师脖子上,硬生生在对方大动脉处咬下一口血肉!

    “啊啊啊!”

    这次轮到国师惨叫,它刚刚连续催发两次精血,身体本就虚弱,这次被又被苏昼咬在要害,更是心中激荡——国师狂怒着激发雷力,将苏昼的躯体推开,但它却看见滚在一旁的苏昼口中咀嚼着它的血肉,满口青色的血液飞溅。

    “什么飞仙修真,你这个和魔帝一样贪心的家伙……你的确不想成为神木之龙,但是却不介意通过不死树的血脉成为仙灵吧!”

    将国师那蕴含着大量灵性的超凡血肉吞下,苏昼咬牙运转炼精化气,恢复了一点体力,他双目中的青紫色灵光中闪动,然后整个人狞笑着冲锋,将刚刚站起身的国师整个人都撞进了火山岩壁!

    轰隆隆!岩壁震荡,无数石头爆散,两人再次扭杀在一团。

    可是,国师的**虽然看上去年少,但本质上是服用过化龙丹的返老还童之体,它的躯体已经不是人类,力量虽然不及苏昼,可同样奇大——更何况,它好歹是活了超过两百年的老怪物,近身格斗只是用的少,又不是不精通!

    在苏昼将其撞进岩壁的瞬间,它便已经做好了受身准备,然后在苏昼力道衰竭的一瞬,一只手如藤蔓般缠上对方的脖颈——然后,它整个身体一转,居然反手裸绞了苏昼!

    从最开始的雷法轰击,灵力武技较量,再到后面的道术打斗,一直变成现在的近身肉搏,双方的战斗方法,已经换过好几次了。

    但同样的,那就是双方都是超凡者!

    即便是被裸绞,面色涨的通红,但苏昼也有反击的方法——他脊背力量一扭,整条脊椎骨就如同一条大龙般弹动,将国师向外甩,而后,苏昼颈部肌肉膨胀,朝着外侧一顶,两股力道合一,这超凡者比钢铁还要坚韧的肌肉,赫然是将国师的双臂骨头给反向粉碎!

    但这却并不代表苏昼胜了,因为国师也在裸绞失败的那一瞬一脚踹出,直接将苏昼的脊椎骨踢裂,它本以为这一下下半身瘫痪的苏昼肯定无法阻止自己,当即便要拖着半毁的身体去毁灭神兵,但却不成想到苏昼仅剩的一只右手探出,抓住了它的脚踝,再次将其扯倒在地!

    沛然之力爆发,甚至将国师的脚踝也生生捏碎!

    “没手没脚有什么关系,蛇也没手没脚,不一样活!”

    苏昼此时此刻可谓是将疯狂和冷静发挥到了极致,他充分发挥了一位持有不死血之人的优势:反正死不了,那么哪怕是脊骨断裂,神经反射无法控制下本身的**,他也强行以灵力控制双脚,再次缠住了国师。

    可仿佛是从苏昼身上学会了这一招,国师也在自己被扯倒的瞬间,直接转头一口咬来,咬掉了苏昼肩膀上的一块肉!

    同样失去行动能力,同样都废掉了身体的一部分,同样都有着倘若在普通人身上会立刻死去的重创,两人都凭借着疯狂,冷静,执念和对胜利的渴求在战斗!

    痛苦,没错,痛苦!双方无论是谁都很痛苦——可是战斗,就是忍耐痛苦,夺取胜利的仪式!

    苏昼和国师就这样一路缠斗,互相头锤,撕咬,摧毁对方的眼珠,企图以寸劲压碎对方的心脏——国师一指雷光炸裂了苏昼的右眼,而苏昼一手直接按碎了国师的一排肋骨。

    渐渐地,两人翻滚着,翻滚着,神木的眷族和圣蛇的眷族都筋疲力尽,再也无法抬起哪怕一根手指去伤害对方,也没有一丝力气动弹。

    而此时,两人的位置位于铁水大池和通向熔岩湖的火山豁口中间。

    能听见,岩浆炸裂的声音,极阳元气形成的龙卷在灵界呼啸着,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苏昼此时真的是疲惫的无以复加——从他出生以来就没有真的筋疲力尽过,这次和国师的战斗却是全方位的榨干了他最后一点力量……怎样才能胜利?难道要将命运交给神木卫和守堡武者的胜负吗?

    要将命运交给其他人吗?!

    此时苏昼看见了神兵的铁水大池,他想到了很多东西,而仿佛是灵光一闪,又仿佛是本来就应该想到,苏昼回忆起了魔将赤地的不死根被抛入铁水池中祭刀的模样,他微微一愣,然后看向一旁通向太白火山岩浆池的豁口,现在仅存的独目中闪动灵光。

    “吭……哧!”

    苏昼此时一口咬在自己焦黑的左手上,一口咬下了自己那已经熟透的手臂肉……衔尾蛇能自己吃自己,他苏昼凭什么不行?!将自己的血肉吞入腹中,炼精化气,他再次获得了一丝力量,然后便在一脸恍然大悟,也一口咬在自己手臂上的国师同样恢复力量之前,直接合身扑上,咬在对方的肩头,带着对方朝着火山熔岩湖豁口直冲而去!

    国师原以为苏昼是打算把自己推入熔岩湖,所以它也一口咬在苏昼身上,双方再次缠斗在一起,滚做一团,但还是不断地朝着火山豁口滚去。

    国师觉得刚才在这厮杀中占据了些许主动的苏昼会停下,但是它却万万没想到,苏昼居然半点停顿的意味都没有,反而毫无犹豫的加速翻滚,带着它一起滚落太白火山口!

    两人就这样朝着熔岩湖跌落,而苏昼松开了口,放松肌肉,任由国师咬下自己的一块肉,让一脸惊愕的国师和自己分离,一齐跌落熔岩湖。

    “你怎么会有这种勇气?”

    跌落之时,已经没有力气再次催发轻功,知晓自己已经注定失败和死亡的国师面色惊讶,虽然它追求长生,但是在跌入火山的半途却并没有露出贪生怕死的表情。

    它甚至没有愤怒,只是疑惑:“死亡虽然不可怕,但谁都会追求长生才对——你这么年轻,为什么可以比我还决绝的做出这种决定?”

    苏昼此时已经不出话了,他的舌头早就被雷法电的失灵,天知道自愈要花多长时间。

    而且,在这漫长的战斗中,他已经体会到了国师的意志——那是为了求道,为了以无涯求无涯,能够毫无犹豫做出毁国灭族,屠杀千百万人的可怖决心。

    和残忍无关,和暴虐无关,国师的心中,只有追求长生,追求更高的境界,如果需要,它就能杀人,就像是为了开拓农田要焚毁森林那样。

    人世的情感,人类的共情,人类的思维模式,早就从它身上消失……国师化作非人之时,绝不是它服下化龙丹的时候,而是在那漫长的求道过程中,断绝七情六欲,丢掉‘人之魂’的瞬间。

    所以,它已经是‘邪魔’……亦或是,‘怪物’了。

    呼呼。风助之力发动,苏昼和国师脱离,自己一人慢慢的漂浮在半空中,只剩下国师一个人跌入岩浆湖泊。

    岩浆湖并没有那么快就将人杀死,它的密度太高,只会一点一点将人焚烧殆尽……但即便如此,注视着苏昼漂浮在半空的身影,国师却也没有半点愤恨之意。

    “哦哦,对啊,对啊!”

    直到最后,这位道人的语气也带着一丝惊奇和得知真相后的满足:“龙……是会飞的!”

    然后,它的躯体就被岩浆吞没。

    “啊……”

    赢了……终于……

    身心俱疲的苏昼疲惫的吐出长长一口气,他控制着风助,朝着山壁一侧的凸起处飞去,然后缓缓降落在岩壁上,在这岩浆湖的上方,安静地等待再生恢复。

    而不久之后,一颗青玉色,炸响着雷光的灵魂,就这样浮现在岩浆之上。

    犹如一朵盛开在地狱烈火中的青莲。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怪物被杀就会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