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杀就会死 第二十四章 无辜者与怪物
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      更新:2019-08-29
    洪城719重大连锁杀人分尸案,目前被发现的第七位死者出现了。

    赤谷滩边最新的案发现场旁,残缺不堪的尸体被送上急救车,而急忙赶来的巡捕接管了现场控制权,并封锁了周围的通道。

    张伏城目光忧虑的环视忙碌的诸位现场勘测人员。

    “人气过盛,冲散了灵气轨迹啊……之前几个案发现场的灵气轨迹已经稀薄的根本看不出通向哪里了。”

    他也知道不可能不让巡捕勘测现场,也没办法阻止白天路人经过周边……总的来说,张教授知道这主要是因为自己学艺不精,再加上灵气还未复苏,自己一身道学术法的确很难施展开来。

    通过之前检测诸位受害者的遗骸还有现场痕迹,张伏城大致可以判断出,那只妖兽应当不以血肉为食,是为木属,可以度水,体型应该也不小——因为有勘测组的巡捕在河边水泥护栏上找到了巨大的攀爬痕迹,不谈体型,其身体宽度起码有半米多,至少比一个人肩宽要宽许多。

    水鬼?妖化水蜘蛛?鱼人?

    而且所有受害人都没有反抗的痕迹,不能否定对方拥有某种超凡神通的可能。

    说真的,张伏城心中有个很不安的猜测,那就是那个未知名的妖魔其实早就存在,只是之前它一直都在隐秘的地方生活,直到最近,或是为了进阶,亦或是为了养育后代,所以才四处捕猎,狩猎有潜力人类体内的灵**官补充自己的消耗,亦或是做积蓄准备。

    “如果慢上一步,那么我们要面对的,恐怕就是一条进阶的妖魔,亦或是一只大妖魔配上天知道几只小妖魔了。”

    而这都不是什么好笑的可能。

    情况不容乐观,没时间拖拉,等到勘测的巡捕差不多都完成工作,离开现场,不在干扰周边灵气时,张伏城也开始施法。

    同样是持符,以雷凭空点燃,张教授闭目睁目,借着闪动的符箓之力开启阴阳视通,环视周围诸灵。

    由于周边灵气浓度不够,这符箓术法效力不高,灵视很是模糊,张伏城在一阵细细观察后,这才在地上发现了一丝淡薄模糊的褐色轨迹,带着甜腥且危险的气息。

    倘若是灵气充沛的世代,根本就不用符箓,随便哪个训练过的超凡者都能灵视,但归根结底天地未开,奈何啊……

    “木属之灵,通向赣水……木灵水鬼?熟水性的其他怪物?亦或是只是单纯不溺的妖魔?”

    情况复杂,很难分析,但不管怎么说,对方的实力,这种危险的感觉……

    张教授皱眉思索了会后,然后转头对身后的巡捕们道:“需要船舶快艇——妖魔以水域遁形,我们沿着它的轨迹,或许可找到老巢!”

    “记得要配备武器,这妖魔我找不出来历,且行动极其迅捷,实力可能超乎想象……对,重武器,申请武装巡捕支援,就当是狩猎一头恐龙吧。”

    而就在正一书院的相关专业教授与一众巡捕,正在赣江上艰难搜寻妖魔轨迹,搜寻其老巢的时候。

    苏昼却已经顺着一路异常明显的灵气轨迹指引,来到了一处下水道中。

    洪城的下水道系统一直都为人诟病,过去数百年间下雨,城内各地都如洪灾一般,也就最近这几年全国进行大规模城市水道系统的整改,将整个正国所有州级首府城市的地下系统都修整了一遍,这才结束了每年引人吐槽的城中摆渡现象。

    苏昼追逐的轨迹一路没入抚河深处的截污箱涵中——透过河水,可以看见这一段截污箱涵已经出现一个很大的漏洞,看来那邪魔就是从此处进出下水道与水域之间。

    “也不是管脏不脏的时候了。”手持枪杆,苏昼分辨了一下周围下水道的分布,然后谨慎的选择一段无人的街道,直接打开井盖进入其中。

    下水道阴冷潮湿——至少相比起洪城地上要阴冷。顺着竖井直接跳下,苏昼落在竖井底,接触到坚固的水泥地面。

    地底无光,苏昼虽然有带小型手电筒,但不想打草惊蛇,稍微凝神,他开启红外视觉,在一阵延迟过后,眼前便是一片经过大脑处理过后的热能视觉景象。

    “嗯,看得见灵力轨迹。”

    显然,周围这片下水道毫无疑问就是邪魔的巢穴,只是稍微一扫,苏昼就能看见密密麻麻的褐色灵气轨迹,它们缠绕在一起,甚至淤积了仿佛绳结一般的团团,就像是路标一样明显。

    颜色越深越明显,就代表邪魔在那处活动的越多。

    顺着这些灵气团,苏昼沿着下水道两侧的水泥长道无声的走动,很快他就抵达一个岔路口,三个方向的污水秽物汇聚在此处,然后通向远处的泄污管道。

    “奇怪,这里怎么意外的不脏不臭?”

    苏昼在进入下水道后,一直都下意识的屏息,但是即便是完美之躯也不可能完全的不用呼吸,而刚才,他臭着一张脸呼吸了一下,但却意外的没有感觉到常见的污物臭气。

    随后,苏昼仔细凝神一看,却发现水道中的水流居然意外的不是很脏,甚至有鱼虾在其中游荡。

    “不对劲。”

    事出反常,再加上有本就有邪魔出没,苏昼对这种异常开始提起警戒。

    想了想,也暂时不管会不会惊动远方妖物,他直接拿起微型手电筒照亮周围。

    然后,他便看见,在这下水道的边缘缝隙处,乃至水体管道两侧和底部,居然长满了一种奇怪的附生物。

    它看上去像是黑色苔藓,但是苏昼摘下一小块,却愕然的发现它有着木质的根系——而这种有根的‘苔藓’似乎就是净化污水污物的源头,它在灵视中虽然没有任何光芒,但本质应该是一种特殊的,不同于正常苔藓的灵气复苏产物,可以急速分解净化污物,繁衍自己。

    苔藓很厚,平均起来约有三四厘米厚,而苔藓有大片大片被啃噬的痕迹,似乎是某种生物的食物。

    在其中,有众多悉悉索索的小虫在其中穿梭,这些小虫的大小相较于地面上的同类来说都更大一些,它们在苏昼靠近的时候便急速逃窜。

    看了看周围环境,这顿时便让他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下水道潮湿的环境……难不成那个未知邪魔,本质是一种大号的蜥蜴?亦或是什么昆虫?”

    苏昼抓起一只小虫,闻了闻上面的味道——是类似邪魔的甜腥味。但这反而令人疑惑。

    “但为什么气息却如同植物一般?”

    带着这个疑惑,苏昼继续前进——很快,他就抵达一个下水道栏杆处,那里的黑色苔藓密集无比,甚至堵住了大半栏杆,形成了一个拱起的黑色囊包,它仿佛有生命一般,正在一涨一缩,甚至能听见‘呼哧’的呼吸声。

    而也就在这里,苏昼能闻到一股异常的臭味……而这臭味,对于出身于巡捕医生之家的他而言并不陌生。

    眉头紧皱,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要有所行动。苏昼拿起枪杆,径直刺入囊包中,在其泄露出大量有毒气体后,将表面的苔藓挑开。

    “果然。”

    看见其中的内容物,苏昼目光凝重,下意识地五指收紧,面色闪过一丝怒意。但最后,他还是收回长枪,轻声叹道:“安息吧,无辜者。”

    因为出现在少年眼前的,赫然是几具堆积在一起,早就泡的浮肿腐烂的尸体。

    尸体空洞的眼眶中,有黑色的蜈蚣仓皇爬出,跌入水中。

    犹如泪水。

    这些尸体应该是最近一些失踪的人。似乎是被当成了黑苔藓的培养基。

    能看见,尸体中有很多昆虫蠕动,它们运动和尸体腐烂产生的气体,造成了囊包如同活着一般的起伏胀缩。

    而在黑色苔藓团的周围,虫子,苔藓以及各种奇怪的黏菌真菌,已经构成了一个小型的怪异生态圈,周边长满了异常的怪异植物以及如同鼻涕一般的粘稠附生物。

    这种附生物似乎还有腐蚀性,可以看见下水道栏杆都已经被腐蚀掉一层,倘若继续下去,彻底烂掉也就是几个星期后的事情。

    “那里有一株正在朝着灵物转换的灵株。”

    雅拉首次发话,尾巴便指向尸骸旁边一串正在生长的深紫色真菌串,它悠悠道:“这真菌倘若继续汲取怨念与秽物长成,便名为‘蚀骨黑芝’,可以提取出足以在一瞬蚀骨锈铁的超凡强酸和见血封喉的剧毒,也蕴含极大量的阴木之气。”

    “说起来,这黑苔藓汲取污物灵气,转化为灵植的养分,没想到邪魔还挺会种菜吃饭的啊。”

    “嗯……”

    苏昼粗略一看,却并不在意这些,他嗯了一声,只是眉头紧皱着凝视那些腐朽的尸骨,以及那些正在远离自己的虫。

    片刻后,他伸出手,将那些泡在水中,纠缠在一起的腐尸搬到下水道一侧的水泥道上。

    苏昼轻柔将尸骸分离,尽量不损伤骸骨,他依次放好后,然后尽可能的将尸体上的黑色苔藓拨开,免得附生物将其腐蚀。

    ——固然手感滑腻恶心,固然散发着腐烂恶臭,固然这尸体的血肉都败坏成泥,正在一点一点从骨头上跌落分离,分泌出有毒的气体。

    但他们生前都是人。

    无辜受害的人。

    他们灵魂已逝,而骸骨需要最后的尊重。

    做完这一切,苏昼才轻声回应雅拉道:“下水道居然也有灵气?我在地面看了那么久,也没发现一株灵植啊。”

    “哈哈,苏昼,你觉得是下水道更靠近地脉,还是地上更靠近?”

    雅拉此时此刻,却是在轻笑,蛇灵环视四周,目光仿佛能看穿整个城市的地下水系统,它平静的说道:“你们国家看来很早就开始布局了——瞧啊,这一整个下水道系统,城市供电系统,还有网络光缆,信号基站与地铁隧道。”

    “这么多的电,这么多的水,这么多流动的能量和势,还有被约束在光中的信息,在电磁中传播灵簇组成的节点……这就是一种人造的地脉,人造的灵脉啊!”

    “原来如此!”

    听到此处,苏昼有些恍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以往修了十几年都没修好的洪城地下系统,居然会在中央下达指令后的两年内就妥善完工了:“所以说,邪魔就是因为这种特殊的环境而诞生的吗?”

    而道出这句话后,少年就猛地一愣,他转过头,双目中转动着青紫色的光芒,眺望远方。

    他凝视着远方甬道中正在变幻不定,带着隆隆回音急速靠近的巨大灵光。

    ——来了,好快!

    “不,你搞错了因果关系——是邪魔要诞生,所以选择了这个合适的灵脉显化。”

    此时,雅拉的声音响起,它在回答苏昼问题的同时,还带着耐人寻味的笑意:“苏昼,你看见了?那就准备战斗吧,我的立约者啊……说来也是,这是你第一次和‘人’之外的‘怪物’相遇。”

    “这第一次仓促且突然的‘决死战斗’,你是将会其战而胜之,还是说会落荒而逃呢?”

    “这还用说吗,雅拉。”

    回应的,是竖起的枪杆!

    苏昼握紧了手中的七尺长枪,尖端平放对准前方,他语气平静,暗蕴怒意:“管它是人,还是怪物。”

    “凡为恶者,我必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