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老公还顺眼 一百八十章都有不中用的时候
作者:糖糖爱冰激凌的小说      更新:2019-12-10
    这个老公还顺眼正文卷一百八十章都有不中用的时候那两兄弟见房间里走出来的人,看看方荣又看看李心,又相互望望,只记得青松村好像没有这么神清气爽的后生啊,但是眼下不是八卦的时候。

    倒是一下子没有把李心认出来,毕竟以前的李心那可是一个顶三,如今的李心只是胖的很有料而已,虽然眼前这女的也很有看头,但是两个吵的不可开交的兄弟还是没有把李心放在眼里。

    八卦和女人只是在茶余饭后讨论一下,谁还正儿八经的当饭来吃啊。

    其中一个,个子稍稍高一些长的倒是一本正经的男子,弯下腰靠近亲爷爷,一脸掐媚的道:“李老爷你看,有他那么当堂兄弟的么?非要挤兑了我家的风水才过瘾,看我今天不把他祖宗给挖开。”

    边上那个稍微矮一些的男人听到这么就不乐意了道:“我造房子是我的事,怎么就给你碍手碍脚了,我又造在我自己的宅基地上,又没有造在你的裤裆上,你用的了怎么愤愤不平。”

    “你无非只是觉得我的房子造的比你的高,你觉得没有面子,面子上过不去罢了,要是我的房子不造的话,你哪所砖瓦房可是这整个青松村最高的房子了。”

    稍矮一些的男子道这里,顿时挺直胸膛的道:“如今放眼整个青松村,我的房子不是造的最高,最显眼。”

    那个稍高的男子听到稍矮的这么,伦起拳头就想砸过去,方荣忙腾出一只手拉住那只已经在矮个子门面上的手,阴冷的道:“不要在我娘子面前动粗。”

    那人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才转向李老爷子道:“今儿是找村里德高望重的李家老爷评理的,确实不应该在老人面前舞刀弄枪的。”

    方荣这才松了手。

    亲爷爷双手握在拐杖的顶端道:“既然都知道是俩堂兄弟,你大哥的父亲过世的早,你爷爷是也个苦命的人。

    刚李金要挖开谁的祖宗,别忘记你们是一脉相承,就算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着。

    如今你们的爷爷现在躺在床上还动弹不得,前几日我专门去瞧过他,想来也是知天命的年纪,你们辈还心生间隙,也不怕寒了老人的心。”

    稍矮的男子想上去辩解几句,稍高的一把拉住道“李银你什么意思啊,在老爷子的院里还想咋咋呼呼?要知道你爹死的早,那个老不死的照顾你们一家可多多了。”

    “李金我和你,有本事你把楼房推了,从新造过,造的比我现在的高,我就让你这么高着,你没本事,就不要在这里叽叽歪歪的,现在这个年代,谁还耍嘴皮子吃饭,不都是用真金白银话的。”

    “老不死的帮我们多一点?难道没有他,你能出生,你父亲不是他带大的,你娘不是他张罗着娶进门的?”李金听到自己的堂弟李银这么,一下子气的全身的毛都炸开了。

    有那么欺负人的么?的好像就我一个人吃是大米饭长大的,你们都是吹口气就能自己造房子了。

    李心看两个兄弟都急红了眼,总算也听明白了,因为堂弟的房子造的比堂哥的高。

    一来堂哥觉得自己没有面子,二来是觉得造个隔壁的房子高了挡着自己的风水,这不一言不合就闹起架儿了。

    而且看样子,两个人肯定都是协调了几次,都没有商量出一个结果来,所以这才迫不得已闹到自己亲爷爷的跟前了。

    老爷子似乎没有看到院子里的张弓拔剑,不可开交,叹了口气招招手让李金和李银到自己跟前,不明所以的李金李银还是恭恭敬敬的到老爷子的跟前。

    在这个医疗水平落后的年代,谁还能没给病痛的,亲爷爷在这个青松村是为数不多能识文断字的,而且处事也公允,深入人心,亲爷爷看俩堂兄弟都到跟前了,这才道:“你们爷爷应该七十有三了吧?”

    李银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下,不屑一顾的道:“也躺床上快一年了,天天都要我们两家轮流送饭,也不知道体恤我们孙辈,要我不如早早闭眼省事,还要我们累心累力的。”

    这一点李金和李银表现出一致的默契:“都这把年纪了,还不知道替儿孙省事,要我也就干脆闭眼得了。”

    亲爷爷闭着眼睛半晌,才道:“李金,你爹去世快二十三年了吧?”

    李金不知道老爷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没敢多吭声,昂着头道:“老爷子你忘记了,我是遗腹子。”

    亲爷爷点点头道:“没忘,是遗腹子,你父亲上山砍柴,给倒下的树压破了大动脉,找到人的时候,他倒下的那一片泥土都染成血红色,你父亲一点温度也没有了。”

    李金显然不想听亲爷爷这些,今天他是来解决自己家风水的事情的,不是来听短处的。

    人得意的时候,总是不想提起自己不堪的过去。

    亲爷爷并没有理会李金的不耐烦,浑浊的眼睛望着远方,鬓角上的白发无风自起:“那时候你在你娘肚子里还不是四个月,你姥姥家来人,要你娘亲落了胎,回娘家去待嫁。”

    “是你爷爷跪在你姥姥家村口,足足跪了两天一夜,滴水未进,你娘亲看不过去,才跟着你爷爷回到青松村。”

    “后来你爷爷怕公公照顾媳妇,引来闲言碎语,便在边上搭了个茅草屋,这一住就是一辈子啊。”

    李银听了亲爷爷的话,兴高采烈的看着李金道:“我就那个老不死心里只有你,你之前还狡辩,如今连李老爷子都这么了,你总归无话可了吧。”

    亲爷爷看了一眼春风得意的李银道:“你爷爷不认识什么字,一辈子穷怕了,所以给你们取名的时候,都希望你们能有金有银,如今你们都出息了,造了村里数一数二的房子。”

    “老爷子,这就是你不对了,我们俩兄弟自己挣钱,不偷鸡摸狗的,如今造了房子,可是和老爷子的取名没有多大关系啊。”李银不服气的道。

    “李银你今年十九了吧?”亲爷爷忽然问道。

    李银上前一步,微微的躬着身子道:“老爷子,我年过了二十了。”

    “二十了?”亲爷爷恍然大悟的道:“你四岁的时候,你家爷爷抱着你来我这里看诊,当时你得了痢疾,腹泻不止。”

    “那个屁股都擦破了皮,虽然你爷爷已经用了家里最好的软布,看着你疼的哇哇大哭的时候,你爷爷舌头比软布还软,足足一个月啊,你的腹泻才慢慢养好。”

    空气一时间凝固了。

    “人都要老的时候,都有不中用的时候,都有缠绵病榻的时候,但是谁都有年轻力壮,干活一把手的时候。”

    “你们家爷爷啊,当年一个肩膀可是能挑三百斤的人啊,三百斤的柴火从几十里的山地挑到镇上,能换两斤苞米,够你们勉强吃上一天。”

    亲爷爷道这里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李心忙上前去扶住:“走,上那茅草屋去看看你们老爷子。”

    李金虽然有些动容,但是看老爷子要一走了之,立马就不高兴了,忙拦住去路道:“老爷子要是你主持不了公道的话,我们去找找里正了,我今儿非要拆了他的屋顶不可。”

    亲爷爷一脸不在乎的摆摆手道:“那你们去里正那道道,我去看看你们老爷子。”

    两兄弟骂骂咧咧的出门了,李心扶过自己的亲爷爷后对方荣:“你回我们屋里拿些松软的糕点,红糖也拿上一包。”

    亲爷爷听了李心的话,没有话,只是伸手拍拍李心的手背,语重心长的道:“其实老人上了年纪后,对于孩子有没有光耀门楣反而没有看那么重了,只要一家人齐齐整整的,日子过的和美才是最要紧的。”

    转身看着方荣手里拿着的东西念叨道:“这个老哥也是个可怜的人,年纪轻轻的就死了屋里人,一个汉子把两个儿子拉扯大,好不容易给娶上媳妇后,大儿子又砍木头的时候,给倒下的木头压死了。”

    “好在留了个儿子,后来她娘也找了个鳏夫到我们青松村,日子也就这么过起来了,前几年还造了个房子,也算是出息了,只是忘本了。”

    亲爷爷走出院子的时候,指着不远处两座砖瓦房道:“你们看那稍矮一些是李金那孩子的房子,造了有些年头了,墙上都长青苔了,稍高一些的是去年年底才造好,是他堂弟李银的。”

    李心顺着爷爷的手指看过去,果真在十来米开外有两座砖瓦房,和这青松村的土墙房格格不入。

    只是一座稍高一些,一座稍微矮上一些,两座砖瓦房鹤立群鸡在周围的泥墙木头房中间。

    方荣也顺着李心的视线看了过去,李心解释道:“我们村的人外头挣了钱,出息了,都是回来把房子翻新一遍,一来住着舒服,二来也算是有面子的事。”

    方荣点点道:“应该的,毕竟落叶归根。”

    话间就到了一座矮简陋的茅草屋面前,屋顶因为年久失修,已经给积雪压出一大个大洞,上面只是简单的压着一些稻草,还是亲爷爷让李忘川给弄好的。

    书客居网址: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