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找上门:妈咪,请签收 第518章 丢人现眼
作者:叶蓁的小说      更新:2019-08-08
    想到江瑟瑟母女,沈淑兰的心思都被打乱了,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的。

    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恍惚地跟在他身后走着。

    她还想看看江震接下来要去干嘛。

    江震从医院出来的时候,隐约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但他没有声张,不动声色地上了车子。

    司机把车启动后,江震一直盯着后视镜看。

    片刻过后,他的视线锁定了跟在他们后边的一辆计程车,眉头紧皱,“后边那辆车子,好像从医院出来就一直在跟着我们。”

    司机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也发现了端倪。

    江震阴沉着脸色,想到自己模模糊糊瞥到的身影,眼底泛起一片冰冷。

    他沉声吩咐道:“进左侧道试试他们。”

    司机点点头,临时向左变更了车道。

    不一会,后边的计程车也跟着变换了车道。

    并且以一种均匀的速度在路中间行驶,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见后面一直有车辆跟随,司机的额头冒出汗珠,惶恐地看向江震。

    “这……我们怎么办?要绕路甩开他们吗?”

    “不用,按既定的路线走。”

    江震眼神凌厉地盯着后视镜里倒映出的车子。

    二十分钟后,车子在江家大门口稳步停下。

    后视镜里的那辆车子,也停在他们后边不远处,但车上的人一直没下来。

    推开车门,江震没有直接进家门口,而是笔直地朝计程车走去。

    司机手足无措地想要喊住他,但没有用。

    沈淑兰本来是打算等江震进去后,迟一会再进去的。

    这会看见江震笔直地朝这边走来,吓得脸色直发白。

    她猫着腰把头埋在膝盖间,慌张地指挥司机师傅,“快走快走,师傅,快点开车。”

    不过车子没来得及发动呢,江震就到了跟前。

    江震在看清车子里面的人影后,确定了自己的猜想,对着车门用力地拍打起来。

    “沈淑兰,你给我下来,我知道是你!”

    闻言沈淑兰面色如死灰一般,迟疑间,又听到江震的怒喝,“给你三秒钟,立马滚下来!”

    沈淑兰见躲无可躲,咬咬牙,推开门下车。

    她瑟缩在一旁,不敢说话。

    江震见着她,更是火冒三丈,气得肝肺都要炸了,“还学会跟踪了,你可真是给我丢人现眼!”

    沈淑兰搓着手心,就要求饶,“老江,你别生气……”

    “唉,你们是两口子吧,先别吵啊,谁把车钱结了?”

    一旁的司机师傅朝两人吆喝了句。

    沈淑兰脸上一烫,嗫嚅地对江震说道:“我,我没带钱……”

    江震老脸一红,气得指尖都在发颤。

    在把车钱结了后,用力拽着沈淑兰进了房子里面。

    进了客厅,大门重重一甩阻隔掉外边的世界。

    沈淑兰被摔门声惊得浑身一凛。

    看着江震发怒的场景,沈淑兰心生恐惧。

    她紧紧拉住江震的手腕,眼泪唰唰往下掉,“老江,我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然而江震已经不吃这套了,他手上一个用力,把沈淑兰甩了出去。

    沈淑兰一个踉跄,狼狈地跌坐到地面,膝盖擦破了皮。

    “这句话你已经说过上百遍了,我上次已经说过了,再犯一次,直接离婚吧,我们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

    “离婚?”

    沈淑兰一下慌了神,她战栗着嘴唇,爬过去扯江震的裤腿,对着江震下跪。

    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不行,江震,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不同意离婚!”

    离了婚她就什么都没了。

    她辛辛苦苦爬上来的正牌夫人的位置,为什么要拱手让人!

    不过江震却不为所动,看着沈淑兰的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冷漠。

    “你不同意也没有用,我会让律师来拟离婚协议,你好自为之吧!”

    沈淑兰闻言,哭泣的声音也没了。

    她火气一下蹿上心头,站起来瞪着江震,歇斯底里地问道:“江震,你好狠的心啊。

    咱们这么多年夫妻情,你说我哪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江家了!”

    沈淑兰这会只觉得心寒得很,什么也不顾了。

    江震不过去见了方雪曼一面,便这么坚定要和她离婚。

    理智被妒火烧得一点都不剩。

    “真是可笑,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害臊吗,这些年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暖暖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也是因为你的纵容!”

    听到江震提起江暖暖,沈淑兰心中仿佛被扎进一根刺。

    她颠笑了起来,神色近乎癫狂。

    “江震,你别拿暖暖当借口,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那对贱母女才这样对我的!”

    沈淑兰眼里泛着恶毒的光芒,力竭声嘶地朝江震喊道,“那对母女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你要这么袒护她们!我诅咒她们,不得好死!”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空气中。

    沈淑兰捂着左边脸颊,被打蒙了。

    江震的右手悬在空中,匈脯剧烈地起伏着。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沈淑兰,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么恶毒。

    “你,你给我滚出去!”

    如今算是彻底看清了身边人的真面目。

    片刻后,沈淑兰被扫地出门……

    第二天,江瑟瑟刚吃完午饭接到了江震的电话。

    不过她不想理会。

    但在第二次响起的时候,她迟疑了会,还是接了起来,不过语气冷淡。

    “喂,有事吗?”

    “瑟瑟,你现在能过来律师所一趟吗,我给你发地址,爸有事想和你说。”

    江震的语气带着些许的祈求。

    “我没空,不去。”

    江瑟瑟下意识拒绝就要挂电话。

    江震苍老的声音响起,哀求她道:“最后一次,瑟瑟,算我求你了,和我见一面吧,我保证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

    江瑟瑟拧紧眉头,到底心软了下来,点头答应了。

    有了之前绑架的事,靳封臣草木皆兵,并不让江瑟瑟独自出门。

    她刚踏出门口,紫风就默默跟了上来。

    到了律师所,一进门,就看见江震和一名律师坐在里面,面前还放着一堆文件。

    瞧见江瑟瑟的时候,江震竟有些不知所措,“瑟瑟,你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