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章 葫芦河
作者:无心匪类的小说      更新:2019-07-20
    独孤达说完登上城楼,夜色之中城外自然是看不到半点人影,他略有失望的下了城墙。

    他不知道玄奘三人出了城门就下了官道,躲在一旁。

    这是铁定的主意,他担心独孤大人到了追究李昌的责任不说,肯定还会派人出城追捕大家。

    所以躲在城门附近,这就是灯下黑,最危险地方最安全。

    可是三人躲在附近等了半天,也没见有人出来追捕他们。

    过了三更,天气愈发寒冷,要么走路会暖和一些,要么就得生火取暖。

    生火肯定不行啊,暴露目标,所以只得启程赶路,又不敢离官道太远,怕迷了方向。

    这样走了大半夜,天亮时分,他们已经非常困乏,于是就找了一个背风地方休息一下。

    石磐陀找来一些荒草,生起了火堆,三人围坐在一起。

    铁定又拿出地图,仔细的研究起来。

    按照史书记载,玄奘是绕过了玉门关,直接到了烽火台的第一台。

    原本路线是有五座烽火台,这烽火台是建在水源地,若要西行,必然是要经过那里才行。

    石磐陀看铁定的地图和平日里所见有些不同,也凑了过来。

    “武兄弟,你这地图画的好详尽啊!”

    铁定撇了他一眼,这家伙估计今晚可能就会动手,我得想办法麻痹他一下。

    “这地图是新版地图,凉州到处都有卖的。”铁定说完从怀中又拿出一张,扔给了石磐陀。

    “凉州城里买的?”

    “是啊,就是那个老李杂货铺。”

    “噢,他家还开着呢。”

    “对了,石大哥,你看下是不是这么走就可以绕过玉门关?”

    石磐陀此时发呆没听到铁定的问话,玄奘又追问了一句,他才把眼光放在地图上。

    “这么走需要渡过葫芦河,这样就可以绕过玉门关了。”

    “那河的水量如何?”玄奘问道

    “此时冬季,水量应该不大。”

    “好,就走这里。”

    三人休息了一阵,铁定不敢睡去,一直搁在玄奘和石磐陀之间。

    到了临近中午,玄奘和石磐陀二人睡醒,三人又开始启程向葫芦河进发。

    铁定则是一直让自己把石磐陀和玄奘隔开,只盼这他快些动手,否则一直拖下去,自己的体力有限啊,总有要睡着的时候啊。

    傍晚时分,三人抵达了葫芦河边,但是天色将黑,过河不安全,就觉得夜宿河边,明日再过河。

    昨夜就没休息好,白天又是一路奔波,铁定疲乏的撑不住了,趁石磐陀去河边打水之时,铁定低声说到:“法师,这石磐陀心中有鬼,我们两个只能轮流睡觉,上午我隔在你们两人之间,一直未睡,现在我要先睡一会了。你千万别睡,要睡一定叫醒我。”

    铁定说完倒地就睡着了。

    玄奘上午都睡了差不多两个时辰,所以此时虽然也是疲乏,也还可以坚持一下,于是生起火堆,在旁打坐诵经。

    石磐陀则在一旁,用不多时也睡着了。

    铁定睡了一会儿,体力刚刚恢复一些,因为心中始终有个担忧,所以很快就惊醒过来。

    火堆已然灭掉了,还有未燃尽的火星冒着一丝青烟,天上半个冷清的月亮。

    铁定看玄奘呼吸深沉,似乎睡了有一会了。

    唉,这家伙不听我的话。

    我说要轮流睡,他还是自己睡下了。

    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呢?

    铁定想坐起来,把火堆复燃,却看到那边石磐陀先起来了。

    铁定急忙装的还在睡的样子。

    石磐陀走过来查看一下,见铁定和玄奘都睡的很沉。

    他轻手轻脚的从一个包裹里抽出了一把短刀,还有一截绳子,他又走到玄奘身旁。

    “佛祖宽恕,并非我心有歹意,实在是迫不得已了。”

    铁定一看似乎石磐陀就要动手了,马上要站起,背后偷袭石磐陀,却突然听到玄奘说话了。

    “佛陀提倡的修行,就是以戒、定、慧克服自身的贪、嗔、痴,使众生心趋向于佛菩萨的圣者心,石磐陀,我收你为弟子,想去除你的凡心欲念,你做得到吗?”

    “师傅,弟子对不起啦……”

    石磐陀刚刚说一半,就被后面冲过来的铁定撞飞了,手中尖刀也掉在了地上。

    借着月光,铁定直接去抢那把尖刀,石磐陀则在地上一脚把尖刀踢进了河里,然后站了起来。

    铁定马上摆出一个搏击的架势,凝神应战。

    石磐陀看身手也是有过训练的,他几拳打过来都被铁定闪躲过去了。

    很明显石磐陀有些吃惊,没想到铁定闪躲的非常灵活,并且他这垫着脚跳来跳去的打法以前也没见过。

    “特么的,我就说你心里有鬼。”

    铁定呼呼两拳打了过去,石磐陀没有躲闪,而是用胳膊硬生的抵挡。

    打的铁定手很疼,这就有一点乱了身形。

    石磐陀趁机飞起一脚,铁定急忙后退,但是脸上还是被脚尖扫到了一点,登时火辣辣的疼痛。

    石磐陀见铁定受伤,马上又是加紧攻击。

    铁定节节后退,然后摔倒在地。

    石磐陀用力的向铁定胸口踩去,铁定急忙向旁翻滚,此时感受到怀中有一物硌了自己一下,他才想起,自己怀中有一把红姐送的匕首。

    铁定那急忙掏了出来匕首,在空中刷刷比划几下。

    石磐陀见铁定手中多了匕首,攻击势头停了下来。

    铁定站起来,迅速退到玄奘身前,继续拿着匕首指着石磐陀说道:“我不想伤你,你拿着你的东西赶紧走吧。”

    “石磐陀,我诚信待你,你为何如此行为?”

    玄奘此时也站了起来,把铁定从自己身前拉到一旁,直面石磐陀。

    “我必须抓你回凉州。”

    “回凉州干什么?”铁定问。

    “李大人发出追捕师傅的官文,我若能抓你回凉州,李大人会算我将功抵罪。”

    铁定心想这石磐陀看样子一定是被时空破坏者忽悠了。

    李大人虽然发出追捕令,但也是程序上的一个形式公文吧,玄奘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犯。

    “谁和你说抓回法师会将功抵罪,你又是犯了什么罪呢?”

    “这是因为,你看那边……”石磐陀说着手往侧边一指,铁定和玄奘都朝那边看了过去。

    结果石磐陀趁他们回头时突然攻击,用手拿住铁定的手腕,接着用力,把刀夺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