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升维 第449章 万梅山庄
作者:呓梦痴人的小说      更新:2019-12-12
    有一种人,已接近神的境界,因为他已无情!

    有一种剑法,无人可见,因为曾经有幸目睹之人均已入土!

    有一种寂寞,是无法描述的,因为它源自灵魂深处。

    西门吹雪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甚少在江湖走动,但他的剑法却威震江湖。

    他生性冷僻、不苟言笑。

    他嗜剑如命,取人性命在电光火石之间,视杀人为艺术。

    他英挺俊逸、长身玉立、白衣似雪。

    他的剑却是黑的,漆黑,狭长,古老,乃天下利器。剑锋长三尺七寸,净重七斤十三两。

    他家世很好,所居万梅山庄中的富贵荣华,绝不在江南花家之下。

    ……

    万梅山庄现在没有梅花。

    因为这是一年中的第四个月,正是桃花和杜鹃开得烂漫的时候。

    山坡上,一个四条眉毛的人和一个俊秀儒雅的男子站在一起。

    四条眉毛的陆凤抬头看着山顶的万梅山庄,一脸忧色。

    而儒雅男子却与之不同,他面对着满山遍野的鲜花,安详而宁静的脸上有着无法形容的光彩,宛如初恋的少女深情注视着自己的情。

    陆凤忍不住道:“花兄,虽然我并不想煞风景,可是天一黑,西门吹雪就不见客了。”

    花兄头也不回道:“连你也不见?”

    “连天王老子都不见。”

    “若他不在呢?”

    “他一定在,每年他最多只出去四次,只有在杀人时才出去。”

    “所以他每年最多只杀四个人。”

    “也不一定,有时一次也多杀几人。但杀的都是该杀的人。”

    花兄沉默良久,叹息道:“谁是该杀之人,谁又是不该杀之人?谁来决定?”

    陆凤没有回答,因为他没有答案。花兄好像也不需要他的回答,径直道:“你去找他吧,我情愿在这里等你。”

    陆凤对着他的背影点了点头,拾步上山。

    陆凤没有打招呼,因为知道他能“看”得见。

    陆凤也没有劝他一起上山,因为陆风太了解他。

    从来没人见过他发过脾气,可是他若决定了一件事,也从来没有人能够改变他的主意。

    他果然知道陆凤已经走了,依然面对着满山鲜花,徐徐道:“你见到他时,最好先试试我的法子,再试你的。”

    陆凤“哈哈”一笑,右手在身后摆了摆,继续上山。

    通报过后,陆凤被引到了一间庭院里。

    庭院没有花,却充满了花的芬芳,轻柔淡雅,正如西门吹雪。

    但是,在这满庭的花香中,陆凤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他谢过带路庄丁,不客气地坐在一张用长青翅编成的软椅上,凝视一身白衣的西门吹血。

    西门吹血仿佛不知道陆凤来了,仍然抬头看着天边的云彩。

    一阵轻柔的笛声如风拂来,似近实远,吹起了陆凤的愁绪。

    只听他叹道:“你受伤了?”

    西门吹雪左手摇晃着洒杯,碧绿的酒在其中荡漾,回答道:“是,我受伤了。”

    陆凤皱眉道:“谁能伤到你?”

    西门吹雪摇晃的酒杯停止了,淡淡道:“一个人,一个用飞剑的人。”

    “用飞剑的人?”陆凤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是。他的飞剑比我的剑快,相信你的灵犀一指也夹不住。”西门吹雪并不痛苦,反而目含憧憬。

    陆凤沉吟道:“一个道装的青年男人?”

    西门吹雪终于低下高昂的头,惊讶道:“你认识他?”

    陆风笑了,身体一软靠在椅背上,道:“司空摘星的秘密藏宝洞被人抢了。被抢不奇怪,打他藏宝洞主意的人太多,但奇怪的是司空摘星想跑没跑掉,还迷迷糊糊地主动带人去抢的。”

    西门吹雪道:“抢他的人也是一个道士?”

    陆凤点头道:“正是,五天以前。”

    “哦”西门吹雪应了一声,提杯喝酒。

    陆凤道:“他还让司空摘星给我带个话,一个月后会来找我。”

    “哦”西门吹雪再次应了一声。

    陆凤不满道:“哦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为我着急吗?”

    西门吹雪轻轻搁下酒杯,道:“我为什么要着急?反正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陆凤苦笑道:“本来我还以为我是你的朋友,你会为朋友出手呢?”

    西门吹雪摇头道:“我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帮之无用。”

    陆凤脸色更苦了,叹道:“那你总该和我这个道人的武功吧,我总得提前做好赴死的准备!”

    “可以。”西门吹雪爽快答应。

    他讲的故事很简单。

    一个道人来到万梅山庄,指名道姓邀战西门吹雪。仆人见过太多想要通过挑战庄主成名之人,遂直接推却。

    哪知,道人从怀里拿出一截木头递给了仆人,还西门庄主见了必会同意。

    仆人看着这块有手腕粗平平无奇的木头,将信将疑地送到了西门吹雪的手上。

    西门吹雪一见之下见猎心喜,因为他从这截木头上看出了绝世的剑法。

    光滑的木头截面平整,外皮并不是刨去的而是用剑削去的,西门吹雪甚至能数出使剑之人一共出了七剑。

    每一剑都好似庖丁解牛,入于木皮与木肉之间,不伤木肉分毫。

    西门吹雪知道遇上了对手,但这个对手不正是他所希望的吗?

    于是,他吩咐仆人以礼想待,引进了道人。

    道人进来后,打了个道教稽手,然后就表清冷漠地了一句话:“贫道海川,特来请教西门庄主剑法,请!”

    罢,他从背后抽出了一把普通的精钢剑。

    西门吹血也不是多话之人,遂拨出乌剑相应。

    道人抢攻,他的剑法轻灵诡异,往往于人想不到处攻击。

    西门吹雪连退十二步,终于摸清了道人的剑路,一剑刺出。

    从来没有失过手的西门吹雪失手了。

    其实也不算失手,他的乌剑还是刺中了道人心口。但是,乌剑好似刺中了泼了油的冰,从道士腋下滑过,并没有血花盛开。

    西门吹雪一愣,却见道人突然退后很长的距离,摇头道:“看来贫道的剑法尚有不足,此战是贫道败了。”

    西门吹雪心里暗道可惜,此道人已是他自五岁练剑以来见过的最强剑客,现在听他的意思似有退意,不由得感叹对手难寻。

    正当他要礼送道人时,却峰回路转。

    道人又道:“剑法并不是我的最强武功,不知西门庄主可敢再试?”

    西门吹雪难逢对手,此时当然闻战则喜,没有丝毫犹豫地同意了。

    (感谢书友“汉王路牙医”投出的月票!同求订阅、收藏、推荐票。)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