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星空 第二卷血龙血光荡 第七十四章他乡遇故
作者:我吃冬瓜的小说      更新:2019-11-04
    云晨面色一动,一群可怜人,为了生存,迫于无奈,低三下四,摇尾乞怜,

    武者修炼,确实有驻颜知晓,

    有的80岁看起来也如20岁青年,却是有不少,小爷确实15岁。

    右手一动,白芒一闪出现一黑色小袋子,右手一动,

    金芒荡漾,圣力翻涌,嗖,的一声袋子激射而出

    ,滴溜溜一转,砰,的一声清脆响声,

    在空中爆炸开来,洒下一枚枚天元币,

    犹如蒙蒙金钱雨轻飘飘洒落,还有一枚枚一品下段丹药,散落其中,

    上面有一层层波波的金芒流转,

    落去人群手中。不多不少每人一枚。

    “感谢大哥恩情我们会一直记得您,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一名60男老者双眼喊着泪水,一脸感动,跪倒在地上似乎见到神仙一般。

    其余人也是一脸感恩戴德。

    云晨身影双目蓝芒一闪,不在停留,前方似乎一股微弱气,似乎随时可能完全熄灭一般。

    脚下波纹涌动,施展飞流决,快如闪电,

    白虹骤然一闪,出现前方50米后的一条偏僻小巷里。

    蓝芒一动,右上方墙角里,有

    一个应该处在花样年华的孩子,

    小女孩的脸上满是灰尘,

    已经看不清真正的面貌,

    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一脸的惊恐,

    嘴唇上也没有血色,头发似乎打了千万个结。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

    手臂上和脚上仿佛没有肉,

    身体薄的好像一张纸,一阵风就能把她刮跑。

    一头像鸟窝似的头发。身上的衣服满是灰尘。

    还有那细如竹竿的手和脚,令人为之可怜。跪在那,

    面前一个破碎破碗,里面只有几滴晶莹的泪珠。低下头,

    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只碗,来来往往的人们,

    不少人从身旁穿过,木若无事,

    她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孤苦无依,

    风餐露宿,似乎每日都呆坐在那里,

    长时间的独处使得她变得木讷,眼神呆滞,

    残缺的袖口布满了污渍,深陷的皱纹,

    足以证明她,经历了世间太多的风雨。

    黄色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

    手中端着一个缺了口的破瓷碗,

    面前摆着一张纸,纸的四角用几个小石块压着,上面写着:

    “因家父得病,无钱治疗,故外出乞讨,请各位好心人帮帮忙。”

    前方还有不少路人看了反应不一,有的说:

    “这孩子真的很可怜哪。”然后扔下几毛钱匆匆离去;

    有的人一脸轻视:“哼,一看就是个骗子”;

    有的人撇撇嘴,有的人朝地上吐唾沫,

    更多的人像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径直从他面前匆匆走过,

    其中一名黄头衣服脏乱的中年男子面露嗤笑,

    走上去,右手一朝着碗里伸几毛钱也不放过。

    女孩子表情惊恐,一天下来也就赚个几毛,要是丢了,今天就得挨饿,

    怪叫一声,瘦弱的身体扑上去。

    “不要动我的钱。”

    中年男子冷笑一脚,快速踢出,砰的一声,

    旁边还有一名绿色雕云纹华服少年面露嘲讽之色,似乎在看戏。

    云晨冷笑

    食指一弹,捡起一块石头,隔着30米距离,一块闪烁金芒的石头,快如闪电朝着中年男子面部飞来,

    砰,咔擦一声,爆裂开来,捂着面露痛苦之色,表情扭曲,面目全非转身怒视右边,

    “是谁。”

    云晨冷笑一声道

    “是你的收命人。”

    脚步连动,纵身式,一步十米嗖嗖嗖,三息,来到中年男子面前,

    右脚一动,金芒耀眼,迅雷般踢出,砰,的一声,落在男子的腹部,

    嗖,如破麻袋飞出去,半空十米出,口吐鲜血,

    砰,重重落在四上,四肢抽搐,鲜血染红地面,

    双目一睁,似是想要死死记住打他之人,可惜一股无力感传来,双目一闭,彻底身亡。

    云晨冷笑

    “一击而亡,真是弱。”

    转头看向少女,见正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

    不禁心中动了几分恻隐之心,

    好可怜的女孩子,

    算了遇到我

    就顺手帮你一把,

    右手一动,轻点戒指,

    嗖嗖嗖,一枚天元币出现,缓缓走过去,

    放在落在碗口中,轻轻道

    “小妹妹收好。”

    少女双眼一亮,连连投点,

    右手一伸抓中,拿到破旧的衣服里,小心翼翼的藏起来,表情珍惜至极,生怕丢了,

    旁边三米处,华服的年轻人,

    露出恐惧之色,脚步颤抖想要离开,不过眼神盯着天元币,眼睛发直,目露思量,随即一咬牙,

    ,直接走过来,砰,跪在身下,

    “公子可以赏赐我一个吗?”

    云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道

    “滚”一脚迅雷般踢出,砰,的一声,

    年轻公子如同断线的风筝飞出去,重重砸落地上,

    鲜血纷飞,腹部出现一个碗口大的凹洞,双眼突出,瞳孔布满血丝,一口血突出,

    身息全无。

    云晨嗤笑这人真是该死,不给女子钱,还见钱眼开,跪下乞讨,

    若是不给事后极为可能,动了歪心思,抢劫女孩,不如顺手解决掉。

    路上乞丐颇多,他顺手又打赏了七人 ……。。

    一路前行,嗖嗖嗖,

    三百米后,

    远远的看到面前一群人,其中正有

    一名身穿浅蓝色对振式收腰托底罗裙,水芙色的茉莉淡淡的开满双袖,

    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戴上绘银挽带,腰间松松的绑着墨色宫涤

    ,斜斜插着一只简单的飞蝶搂银碎花华胜,

    浅色的流苏随意的落下,在风中漾起一丝丝涟漪面容有几分姿色年轻女子.

    嗖,一名中年瘦长方脸男子面露淫笑,

    右手一动推出,砰的一声,

    将少女推到在地上,沙土纷飞,尘烟滚滚。

    少女俏脸抽动双手撑着地面,双脚连连退后哀求道

    “放过我,我刚来的,放过我,放过我求求你。”

    “嘿嘿,门多没有,小妞长得挺水灵,大爷开开荤。”

    一名在身上还压着身穿巨鲸帮衣服,双手齐动正扒扯女子的衣服

    少女身体剧烈挣扎, 躺在地上四肢狂动

    “放开我,老娘死也不会让你如愿。”

    话音刚落,女子俏脸一变,竟咬自己舌尖,猩红的鲜血,顺着嘴流缓缓出来。          ”

    “哈哈,好一个烈女子,想咬舌自尽做梦,等老子开开荤,便送你上路。”

    男子面色一变,右手一动,拍击朝着女子头部拍去,似乎是想打晕她。

    云晨冷笑捡起一个小石子

    右手一动,食指一弹,嗖!一颗石子燃烧着熊熊金芒,

    快如闪电飞出,风声阵阵,眨眼飞跃10米之距,千钧一发之际,砰的一声,

    集中男子的头颅,蹦,一声在头脑中爆炸开来,

    脑浆飞溅,血水狂涌,还有两颗眼珠,滴溜溜一转掉落地上,

    上面满是焦痕,黑黑的夹着着缕缕血迹,

    还残留着一丝淫笑之色,一息后,快速闭上,没有声息。

    倒在地上,死了。”

    云晨嗤笑,一击就死,脚步一迈,缓缓走过去,砰,

    一声脆响,右脚踩踏中一颗眼球,爆炸一团团血花,

    接着,砰,又是一团血花飞溅。仔细看下,面前一米处女子颇有些眼熟,

    似乎在哪见过?对了这不是正是大荒村的少女楚念,她怎么会来此处?

    女子转身看到云晨,顿时眸子一亮“多谢少侠相救,

    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给你磕头答谢,你的大恩大德。”

    话音刚落,从地上站起来,就要双手趴地就要跪拜起来。

    “姑娘请起,不必多礼,你为何出现在此地?'云晨笑着问道

    “少侠,不知怎么滴,小女子觉得你的声音有点耳熟,似曾相识,

    我之前在大荒村,只是一个弱女子孤苦无依,村长见回来,

    说是要给我介绍丈夫,坐着马车赶路,路过一条山路,车上跌破,

    见到一个男子却是矮小丑陋,还是山贼一个,抢劫娘家妇女不少,

    我趁着他们疏于防备跳进进一条河流中,等我醒来就发现在这地方。

    云晨面露沉吟之色

    “既然姑娘来到此地,便好自为之,这是一把黄圣下品小刀,便赠与你护身。”

    话语刚落,右手一动,白芒一闪,

    掏出一把红色精美小匕首递了过去,里面还给了一个黑黑干面包,还有一枚天元币。

    “多谢公子。“楚念伸手接过,

    望着他目露思索之色,似乎想努力想起眼前人。

    “茫茫人海,似曾相识多了去,姑娘保重,有缘再见。”说完,云

    晨脚步一动,波纹涌动,便脚踏飞流决消失。

    留下楚念看着他远处的身影,目露光芒,

    似乎记忆中一个白衣少年的身影脚踏波浪,身骑猛虎.........

    10分钟后,云晨

    来到一家写着如意酒楼,前面有一个十层木梯,

    酒楼外人声嘈杂,喧闹非凡,小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不过脸上有一丝担惊受怕之色,左顾右边,似乎像警惕什么人一般,

    楼宇内女子艳丽,琴奏舞曲甚是美妙,吸引众多欣赏着。

    旁边的茶楼小坐,古香古色,韵味十足。淡淡的清香传来,

    茶楼字画四壁、古筝清幽、茶香淡淡,

    淡雅的气。

    走上木梯,来到酒楼大堂,远远的听到,

    几位男子的声音传来

    “什么破差事,好处多给别人捞了,留下我们清理座城战场。”有名嗓音粗糙的男子抱怨道

    “是啊,老子闲的蛋疼,没事就杀人取乐,你们猜猜我今天杀了几人。”粗糙的男子嗓传来

    “切,阿猪你小子,平时怂蛋一个能杀几个?”男子嘲讽的传来

    “哈哈,我告诉你,我刚才杀了一百普通人,

    看到他们死前凄厉绝望的眼神

    ,我就感到心情无比苏畅,连受到的气也消了不少。”

    ”云晨面色一冷,双目蓝芒闪动望去,前面五名穿着巨鲸帮服装的男子,正喝着小酒谈着天,

    一群人渣,竟然比起杀人来了找死,

    脚下波纹涌动,嗖,快如闪电

    速度骤然提升,眨眼间

    来到五名男子身前。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