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807章 差错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愛♂去÷小?說→,。

    “你可别冤枉我,哪里有什么人?”

    谢瑶红矢口否认,明钦用上了金刚法相,浑身明光流溢,看不清面目,谢瑶红望了一眼,便觉得头晕目眩,一阵烦恶。

    谢瑶红虽然在水靖波的药里下了天蝎粉,其实并不想弄死他。她来到长风镖局时日不长,还没有什么根基,水靖波一死,她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天蝎粉是一种慢性毒药,长期服用会渐渐破坏身体机能,甚至看不出中毒的迹象。

    白天箕水豹找谢瑶红商议,让她加大剂量药死水靖波,除去这个心腹大患,谢瑶红不肯答应,两人不欢而散,谁知箕水豹一意孤行,悍然将水靖波刺死。

    谢瑶红看不清明钦的面貌,但她心思缜密,自然不会不打自招。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宁错杀,勿放过’,不管你是不是心月狐,今天都是死路一条。”

    明钦几乎可以肯定谢瑶红就是心月狐,但却没什么真凭实据,如果谢瑶红就是心月狐,必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杀掉她并不容易。

    明钦手臂一长,朝着谢瑶红修长的粉颈抓去。

    谢瑶红修为不高,远不是明钦的对手,似乎明白反抗是徒劳的,任由明钦卡住脖颈,反问道:“你真的要杀我?”

    “没错。”明钦语气森然道。

    “那总该是让我死个明白,你到底是谁?”

    谢瑶红早知来的不是水靖波的鬼魂,也不可能是天罗殿的人,那就只能是水家的人了。

    明钦灵机一动,煞有其事的道:“实话告诉你,你已经没用了,我是来杀你灭口的。”

    谢瑶红叹口气道:“既然你认定我是心月狐,怎么不来摸摸看,我有没有尾巴?”

    明钦愣了一下,二十八宿只是阎不谷麾下干将的代号,至于这里面有没有妖魔鬼怪,他也不得而知。

    谢瑶红狡黠一笑,屁股后面倏然窜出一条毛绒绒的尾巴,明钦急忙伸手挡格,顺手一抄将雪白的狐尾抓在手中,不妨狐尾中传出一道电光,明钦猝不及防,顿时如遭雷殛,脑袋一蒙,倒在床榻上。

    明钦只觉得四肢麻痹,连小指都动弹不得,使不出法相之力,现了本相。

    谢瑶红看清明钦的面貌,恍然道:“原来是你小子。看来你知道的不少呀。”

    明钦试着调整道息,双目微阖并不搭理她。

    谢瑶红冷哼一声,手掌连扬,打了明钦两记耳光。这真是风水轮流转,不过明钦神坚魂牢,这两下就像打在铁板上,明钦脸色不变,谢瑶红却震得掌心生疼。

    明钦淡笑道:“心月狐,你不要枉费力气了。我劝你还是赶快逃命吧。水家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谢瑶红从身上摸出灵犀佩,笑吟吟的道:“你想如果柔儿看到你躺在我的床上,她还会相信你吗?”

    谢瑶红在灵犀佩上拨动了两下,调出水柔风的通灵符,祭出符音,故作惊慌的道:“救命啊,不要……明钦,你这个禽+兽……”

    说着次剌一声将襦衣撕开,露出紫色的抹胸,和玉雪般的肌肤相映成趣。

    明钦面孔一黑,水柔风若是真的赶过来,他可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想不到谢瑶红那条狐尾竟然是件厉害法宝,连他的金刚法相都抵受不住。

    谢瑶红将灵犀佩扔到一边,上前解明钦的衣服。

    “你这么做可是两败俱伤,我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你还能在水家呆下去吗?”

    明钦心想水柔风就算听到谢瑶红的喊叫,应该不会带很多人过来,但他受制于人,让水柔风看到他和谢瑶红躺在一张床上,这人可就丢大了。

    “你怕了?”

    谢瑶红眼波荡漾,吃吃笑道:“柔儿是个聪明人,你做出这等丑事来,她是不会声张的。不过你的鬼话可就无人相信了。”

    “你这狐尾到底有什么门道,为什么我动弹不了?”

    明钦默察道息,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恢复灵力要紧。

    “这狐尾上有雷罚之力,少说也让你浑身麻痹一个时辰,到时修自然无事。不过这段时间你可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谢瑶红修为平平,能在二十八宿中占据一席之位,关键就在这件狐尾上。

    谢瑶红将明钦的衣襟拉开,手指在他胸口的肌肤划过,眸光露出几分迷离之色。

    水靖波年纪老迈,又服食天蝎粉精力衰退,两人也没有什么房事,这方面难免有些压抑。

    谢瑶红想到那天明钦和水柔风在房中按捺不住,兴云布雨,心口怦怦直跳,玉手顺着明钦的裤带滑了进去。

    明钦怔了一怔,面孔涨得通红,“妖妇,你给我老实点。”

    谢瑶红咯咯笑道:“你也不怎么老实呢?信不信我给你拽下来,让你做一个活太监。”

    “你到底想怎么样?”

    明钦不知狐尾的电力消退是否真要一个时辰,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若是惹毛了谢瑶红,真的坏了他的宝贝,可就欲哭无泪了。

    谢瑶红凑到明钦耳边吹了口气,舔着粉唇道:“想要吗?”

    明钦让谢瑶红撩拨的心浮气躁,咬牙道:“上来。”

    “便宜你了。”

    谢瑶红解下罗裙,露出修长笔直的玉腿,跨坐到明钦腰间,粉颈上扬,仿佛中箭的天鹅。

    让明钦意外的是水柔风并没有过来,两人肌肤相贴,引动了明钦体内的两仪气,比预想中更快的恢复了灵力。拿起床上的灵犀佩一看,才发现谢瑶红并没有祭出符音,原来方才只是她自导自演的独幕剧。

    谢瑶红趴伏在床榻上,掠起发丝回头看了明钦一眼,抿嘴笑道:“是不是很失望?这么精彩的一出戏竟然没有观众。”

    明钦冷哼一声,抓着谢瑶红的胸脯道:“捏爆你的假胸。”

    谢瑶红娇啐了一口,发怒道:“放屁。老娘的胸可是货真价实,臭小子,你连柔儿的姨娘的都敢***我非告诉柔儿不可。”

    明钦抬手在她丰软的臀丘上拍了几掌,谢瑶红连声娇呼,蹙着娥眉道:“轻……轻点……”

    谢瑶红的身段玲珑饱满,好像熟透的果实,极耐挞伐,远非水柔风和竹那样的娇嫩少妇可比。她又是久旷之身,需索无度,两人只顾偷欢,早将水靖波的死和阎家兄妹的计划抛在脑后。

    水柔风在前院守灵,今晚估计是不会回来了。

    “你也看到了,水靖波是箕水豹下的手,我虽然给他下了天蝎粉,那都是大公子的指使。我还偷偷给水靖波服了解药,我是不愿意害他的。”

    谢瑶红的父亲原本也是一个小帮派的头目,后来这个帮派被天罗殿吞并,由于平衡势力的需要,她才成了心月狐。

    明钦道:“不管怎么说,你是天罗殿的人。如果让柔儿和水澹知道了,肯定不能容你。”

    谢瑶红嫁给水靖波,本来就是天罗殿控制元仙会计划的一步棋,她当然不会安什么好心。

    “所以我希望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求你了。”

    谢瑶红不想离开水家,她在天罗殿的境遇并不好。

    明钦微微苦笑,两人方才还抵死缠绵,他总不能转过身就去告发谢瑶红。

    “你好自为知吧。”

    明钦准备穿衣下床,谢瑶红扯住他的手臂,期期艾艾的道:“今晚别走了,留下来陪陪我好吗?”

    明钦叹口气道:“你真想被捉奸在床呀。”

    水靖波刚刚去世,他在谢瑶红这里留宿,若是走露了风声,可就难看了。

    谢瑶红眨巴着眼眸笑道:“如果真的被抓到了,我正好跟你远走高飞呀。”

    明钦微笑不语,谢瑶红露出失望之色。

    明钦岔口道:“对了,你买这幅真形图到底为了什么,莫非也是天罗殿的授意?”

    谢瑶红摇了摇头,默然道:“这幅真形图是我娘绣的,后来三十万钱卖掉了。过了这么多年,想不到还能再见这幅图。”

    “原来如此。”

    明钦大感意外,敢情中间还有这么一层渊源,只是不知真形图是否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明钦跟着水柔风回来,原本是想和水靖波谈一谈,让他安心,料不到出现这样的事。他无意在海王城久留,天罗殿试图控制元仙会,成为元洲修行势力的雄长,这跟他没什么关系,他也没什么力量阻止。

    第二天一早,明钦便离开长风镖局,他无法揭破谢瑶红的身份,水澹也不打算向阎家兄妹下手,接下来就是处理水靖波的丧事,他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

    昨天庞子歆和竹去见南枝,也不知回去了没有。南霜拿走了他的天孙锦,这在离开海王城之前应该讨回来。

    明钦让姜瑶留在镖局陪着水柔风,两人也好有个照应。他脚力甚好,又有神飞之术,无须安排什么仙车,出了镖局大门,便直奔五芝玄涧而去。

    路过春涛阁的时候,明钦脚步一拐,走了进去。

    春涛阁收藏了不少仙宝,里里外外有许多护卫,南枝的管家老焦是个头发斑白的老者,他记性颇好,认得明钦是姜瑶的爸爸,拱手道:“公子有何贵干?”

    明钦道:“我来找你们霜小姐讨回一件东西。”

    “请屋里奉茶。”

    老焦将明钦让进去,踌蹰道:“我今早也没看见过霜小姐,公子稍坐,我帮你问一问。”

    大清早的阁中没什么生意,明钦估摸着庞子歆和竹已经离开了,只不知南枝叫庞子歆来有何要事商议。

    明钦在墙角的红木坐椅落坐,刚端起茶杯来,门口人影一闪,走进来一个红衣少女,看到明钦眸光一亮,讶然道:“你怎么来了?”

    明钦抬眼一看,来的正是南霜。这真是巧的很,省他不少功夫。起身道:“我是来拿回天孙锦的。”

    南霜轻哦了一声,眯着眼笑道:“你上次救了我,我还没好生谢过你呢?中午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吃什么随你选。”

    “改天吧,我还有点事。”

    明钦和南霜交情泛泛,自然没兴趣和她吃饭。救她只是适逢其会,明钦也不想因此和地煞宗结仇,惹来麻烦。

    “这样啊。”

    南霜略感失望,微笑道:“天孙锦让我姑姑借去了,她也想见见你呢?你跟我来吧。”

    从白云山回来,南枝对南霜的管束严格了许多,这几天她一直留在春涛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南霜不是个安份的主儿,虽然对六合魔君颇为忌惮,几天过去,也有些好了疮疤忘了疼,总想出去转转。今天明钦上门,他本领高强,遇见六合魔君也不怕,南霜本想趁机溜出去,可惜被明钦一口回绝,郁闷不已。

    南霜引着明钦来到后院,这里便是上回举行拍卖的地方,迎面撞见老焦从屋里出来,看到明钦和南霜走在一起,呵呵笑道:“霜小姐,明公子说来寻你。我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你,你自己倒跑出来了。”

    “打住。我就在院里转了转,你别瞎嚷嚷,让姑姑听见了,以为我跑出去玩了呢?”

    南霜前次落到六合魔君手里,差点吃了大亏,连带南枝也遭了算计,回来之后没少受南枝教育,就差将她送回南海了。南枝身边人手不足,无法护送南霜回去,害怕道上遇到危险,这才网开一面,让她留在阁中闭门思过。

    “我姑姑呢?”

    南枝生意颇忙,一天到晚见不了她几面,现在天色尚早,南霜估摸着她还没有出去。

    老焦讪笑道:“大小姐正在会客,要不要我通传一声。”

    “你让姑姑把天孙锦拿出来,人家来讨要了。”

    南霜倒没有说谎,她看南枝对天孙锦颇感兴趣,为了讨好她便把天孙锦奉上,南枝一高兴,便不再坚持送她回南海。

    “公子稍等。我这就去通禀。”

    老焦跑到楼上汇告,明钦和南霜便在楼下坐候,厅中的桌椅都光洁如玉,雕镂着精巧的花纹,一尘不染,非常清新雅致。

    “昨天见到子歆姑姑,你和姜瑶怎么没有一起过来?”

    南霜提起姜瑶还不能毫无芥蒂,其实姜瑶不来,她还是心头窃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