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志 第806章 心月狐
作者:风斯在下的小说      更新:2017-01-22
    愛♂去÷小?說→,。

    阎鸣筝微吃一惊,连忙离座而起,正色道:“大哥,咱们是兄妹,你怎么能有这等想法。父亲也不会同意的。”

    阎好勇面孔涨红,情绪激动的道:“你我又不是同胞兄妹,为何不能相亲相爱。你听我的,大婚之日海王寨定然疏于防范,便好一举荡平之。到时我禀明父亲,你我亲上加亲,岂不是两全其美。”

    “大哥,我劝你以大局为重,不要为儿女私情所误。我这就修书给父亲,陈明利害。决不允许你在婚礼上乱来。”

    阎鸣筝说完拂袖而去,留下阎好勇站在当地,脸色阵红阵白,阴沉的可怕。

    明钦侦知箕水豹的来历,心知阎氏兄妹谋图不小,镖局中还藏着一个心月狐,必须设法找出来。

    明钦估计阎氏兄妹暂时不会变更住所,腾身掠到半空,记住宅子的位置,返回镖局而去。

    这一来一回费了不少时候,回到镖局的时候,水靖波去世的消息已经传开,镖局上下缟素白幡,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

    明钦本是回来探望水靖波的,哪知一面未见,便成永诀,世间之无常,让人叹惋。

    水澹将水靖波的遗体移到前庭,召集水家的子弟回来操办丧事,水柔风、谢瑶红和水澹的妻子叶秀容都守在遗体旁边,一个个眼目红肿,等待入夜后成敛。

    明钦走到门口朝水柔风招了招手,水柔风和姜瑶快步迎了出来,院中人多眼杂,三人走到僻静之处,水柔风抹了抹泪痕,询问道:“钦之,找到凶手了吗?”

    明钦点头道:“是天罗殿的人干的。”

    水柔风咬牙切齿的道:“又是天罗殿。我家和天罗殿无怨无仇,他为何要害死我爹。”

    “天罗殿要一统元洲,控制元仙会,野心大得很呢?我打听到镖局中还有天罗殿的内应,这些话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明白吗?”

    明钦叹了口气,镖局中除了水靖波的儿女,恐怕人人都有可能是天罗殿的内应,如果让心月狐探听到行踪败露,说不定会铤而走险。

    “那我们该怎么办?”水柔风六神无主的道。

    明钦沉思着道:“我打听到阎不谷的儿子、女儿就在城中的一处宅院里,对了,那阎鸣筝就是今天上门挑衅的颜铮。依我之见,这件事一定要保密,然后让你大哥秘密召集人手,抓住这两个人,揭破天罗殿的阴谋。”

    “对。”水柔风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道:“咱们这就去和大哥商量。”

    水靖波遇刺之后,水澹也立即找来相熟的缉查灵官缉拿凶犯,但那箕水豹非常干练,没有留下什么线索。缉查赶来的时候水靖波的遗体都凉了,只是记录了一下回去研究,说到缉拿真凶就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了。

    水澹要操办丧事,又要缉拿凶犯,忙的焦头烂额。

    水柔风和明钦在前庭找到水澹,“大哥,我们有事跟你谈。”

    水澹瞄了明钦一眼,点头示意,处理了一下手边的事,引着三人找了一间静室商谈。

    水柔风将明钦打探到的信息说了一遍,水澹继任水靖波成为长风镖局的总镖头,到底见多识广,思虑周密,又不像水柔风对明钦毫无保留的信任,自然要盘根究底。

    水柔风急切的道:“大哥,钦之已经查探到阎好勇、阎鸣筝,还有刺杀爸爸的箕水豹三人的住处,你赶快召集人手抓住他们呀。”

    水澹皱着眉头左思右想,叹口气道:“我不是信不过钦之,但是咱们长风镖局跟天罗殿不一样,虽然有几个能耐不错的镖头,能不能抓住阎氏兄妹,还没有把握。再者那心月狐就潜伏在镖局中,万一走露了风声,岂不是打草惊蛇?就算拿住了阎氏兄妹,若无真凭实据,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而且和天罗殿为敌,恐怕没多少人会真心帮我们。”

    天罗殿势焰极盛,虽说在三大道派中规模宏大不如造化门,人脉广阔不如神秀宗,天罗殿对帮派的渗透却非造化门和神秀宗可比。

    神秀宗走的是上层路线,精英治派,造化门走的是中层路线,细大不捐,门下弟子三教九流无所不包,鸿蒙道人也被称为一代宗师,中兴道术的大家。天罗殿走的则是下层路线,大肆兼并旧有的帮派,顺者伏之,逆者击之,无往不胜,长风镖局行走江湖,和各处帮派颇有来往,大家私底下谈到天罗殿都是敬畏有加,若非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想和天罗殿为敌。

    以往长风镖局和海王寨联手,仗着蓄积的人脉在元仙会还能令行禁止,共同抵制天罗殿的势力进入海王城。自从海仞岳死后,两家的关系越来越差,海王寨作为屹立海王城数百年的一大势力,更是深切感受到天罗殿的威胁。夏坚冰自知不足与天罗殿相抗,元仙会不过是乌合之众,难以倚恃,于是也和天罗殿暗通款曲,做了天罗殿的客卿。

    水靖波和海仞岳交情深厚,两人在元仙会互通声气,左右大局,海仞岳死后,水靖波颇想成为元仙会的会长,夏坚冰则想让儿子海刚雄继任,水靖波是力持抵制天罗殿的,两家的分歧越来越大,不可调和,夏坚冰自然对水柔风百般苛责,逼得她离家出走。

    阎不谷对夏坚冰颇为礼遇,海王寨是元洲修行界的一大标志,早在仙魔两道围攻公孙家族的时候,海王寨就是其中一员。现在太玄都、紫府宫都深隐无名,龙湖派更是早就烟销云散,相比之下,海王寨能始终屹立不倒,可谓是异数了。

    如今连海王寨都依傍于天罗殿门下,夏坚冰做了天罗殿的客卿,这对树立天罗殿一方大派的形象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阎不谷任人惟亲,几个儿女都在门中担任要职,夏坚冰赶走水柔风后,一直想和天罗殿结亲,阎鸣筝虽非阎不谷的亲生女儿,在阎好勇、阎好生几个儿子之外,要算是极为得宠的。而且她并未婚配,和海刚雄的年纪相差不远,也算较为合适。

    “大哥,你害怕天罗殿?”

    水柔风听出水澹的意思,分明是不敢和天罗殿为敌,这可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岂有瞻前顾后的道理?

    “我……我……”

    水澹面孔涨得通红,颓然道:“这事还得想一个万全之策,先想办法把心月狐揪出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办了丧事再说,小不忍而乱大谋,切不可打草惊蛇。我还有事,钦之,你照顾柔儿一下,别让她太过悲痛。人死不能复生,这仇咱们迟早要报。”

    水澹心中羞愧,交待了一下便匆匆离去。

    水柔风面如死灰,伏到明钦怀里嘤嘤痛哭起来。

    明钦抚着她的香肩安慰道:“你大哥说的也有道理。天罗殿太过强大,只有将他们的阴谋公之于众,让更多的帮派携起手来,才能遏止天罗殿的扩张。单靠你们长风镖局恐怕是螳臂当车,你大哥作为总镖头,责任重大,不能让你们水家几十年的家业毁于一旦。”

    “钦之,爸爸死的好惨……”

    水柔风仰起俏脸,泪眼模糊的道。

    明钦叹了口气,帮她揩拭面上的泪光,想起水靖波的死状,也觉得难过。

    “咱们先设法揪出那个心月狐,这人给你爹用了天蝎粉,用心十分歹毒。不找出他来,下一个受害者还不知是谁?”

    “对,我非把这个心月狐碎尸万段不可。”

    水柔风抹去眼泪,化悲痛为力量,虽然不能直接对阎氏兄妹下手,先找出心月狐也能给他们一个警告。

    “马上要成敛了,咱们先出去吧。”

    入夜之后要祭拜入敛,水柔风的姐姐嫁得远,未必能及时赶回,她自然不能缺席。

    明钦让姜瑶陪着水柔风,庭院中人头簇拥,除了镖局的镖头、镖师,亲朋好友都来了不少。

    明钦送水柔风返回前庭,发觉不见了谢瑶红的踪影,遗体旁边多了一个衣着朴素的老妇人,叶秀容陪在一旁,小声说着话。

    “娘——”

    水柔风看到老妇人,顿时又悲又喜,连忙上前叙话。原来这老妇人就是水靖波续娶的妻子,也是水澹、水柔风的养母。她和谢瑶红不睦,负气而去,水澹特地派人把她接了回来。

    老妇人看到水柔风,也是眼泛泪光,拍着她的香肩情绪激动,“柔儿,你何时回来的,怎么不告诉娘一声?”

    “娘,柔儿不孝……”

    水柔风暗觉惭愧,她回到水家虽然时日尚短,和谢瑶红关系还不错,虽有打算前去探望养母,还没有机会动身。

    明钦心头一动,如若水靖波的继妻还留在镖局,恐怕心月狐就没有机会将天蝎粉下到水靖波的药水中,这中间是否有所联系,还不得而知。

    水靖波的药水都是谢瑶红掌管,她应该会知道谁有机会在里面做手脚。

    二夫人一回来,谢瑶红便返回西园,两个人照面免得生出事端。

    明钦退出厅堂,往西园走去。喧嚣的声音渐远,西园中静悄悄地,丫鬟都被调往前厅操办丧事,水靖波居住的房间一团漆黑,明钦是修道之人,自然不怕鬼怪,他心头微动,顿时有了主意。

    谢瑶红住的是两层阁楼,房间里灯火通明,她一个独身女子,住在这么大的园子里,难免有些发毛,亮着灯大概是为了壮胆吧。

    明钦收敛神魂化作一团淡淡的光影,找了一圈,终于在楼下的卧房里发现了坐在床边的谢瑶红。她面前铺开了一张巨幅图画,就是在春涛阁拍下的神洲真形图。就见她抚摸着图画凝眉苦思,口中念念有辞,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明钦悄然退出房间,弹出指风将头顶的壁灯打灭,谢瑶红听到异响慢慢回过神来,看到外面漆黑一团,不由悚然一惊。

    明钦返回卧房,这里面珠灯甚多,平时也不必全开,今晚不知谢瑶红要查看真形图还是有别的原因,将房顶和四壁的珠灯全部打开,明钦如法施为,先打熄头顶和远处的壁灯,只留下谢瑶红身边的灯檠。

    “谁?”

    谢瑶红娥眉微蹙,珠灯不比油灯火烛,就算刮风也不会熄灭,如果的是坏了的话,也不可能短短片刻,全部坏掉。

    明钦冷笑了两声,先前在狼牙洞他借着麻雷子的肉身也玩过借尸还魂的把戏,但现在水靖波已经在入敛,不可能偷走他的遗体。好在明钦有太阴炼形术,对形貌略微能变化一些,不说形神毕肖,体型有几分相似还比较容易。再加上云梭玉步、鹊踏枝之类的身法,不让谢瑶红看到正面,应该能蒙混过关。

    明钦故意阴阳怪气的冷笑、咳嗽,等到谢瑶红扭头找寻的时候迅速遁去形迹,只让她看到一点残影。

    “老爷,是你吗?”

    谢瑶红深吸了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你死得冤,你若是知道是谁杀了你,就说出来。我让大爷替你报仇。”

    明钦想不到谢瑶红颇有胆色,并未吓得惊慌失措,反而条理清晰,让他抓不住破绽。

    “谁要害我,你不知道?”

    明钦沙哑着声音道,他没怎么听过水靖波说话,不可能学得惟妙惟肖,但是这人做了鬼,声音想必有些失真,只要低沉苍老一些就可以了。

    “我……我怎么会知道?”谢瑶红勉强一笑。

    明钦冷哼道:“我问你,是谁在我的药里下了天蝎粉?”

    谢瑶红微吃一惊,眸中闪过一丝慌乱,颤声道:“什么天蝎粉?你的药都是丫头们熬制的,难道她们敢在药里下毒。你不是被枪铳抢死的吗?”

    明钦看出谢瑶红言不由衷,倏然侵到近处,耳听的啪啪两响,谢瑶红娇呼一声,面颊上多了两个红艳的掌印。

    “贱人,死到临头你还敢嘴硬。你胆敢勾结天罗殿谋害于我,我问你,今天藏在你房中的是什么人?”

    明钦灵机一动,想起他和水柔风回来的时候,谢瑶红躲在楼上的房间不出来,当时他便觉得有些蹊跷,不久水靖波就遇刺身亡。(。),。